爸爸哥哥,不要了! 作者:草草鳥事07

61。攻“欣”計兄妹

    “欣兒……我想要你的愛……即使要死……也想真真切切感受一次被你愛的滋味……”

聽到男人悲傷的音調,甄欣情不自禁的撫上他脆弱的容顏,吻上他漆黑深情的墨眸。為什麼平時那麼優雅出塵的男人,竟然會為了她變得如此的患得患失呢……

“大哥,你的傷口裂開了,來,讓我為你重新包紮好,再好好的睡一覺好嗎。”

輕聲細語只為眼前的這個大小孩能乖乖聽話。

“不要,只要一睡著了,你就會走的。”

  不依不饒,他就是害怕失去她。

受不得他痛苦的樣子,沒辦法,她在床頭櫃裡找到醫藥箱,小心翼翼的拆開他腰側已然鮮紅的繃帶,再用輕柔的力道謹慎的把傷口消過毒,只是那些宛如刻在他身子上斑駁的口子竟會讓她揪疼得掉淚。

“欣兒……我好冷……能不能抱著我……”

  他繼續哀求。

“大哥……你發燒了,冷靜一點,別亂動……不然傷口又會裂開的。”

擔心他因為傷口裂開而發炎,憂心忡忡的她在不知不覺中已經無法對他設防。

無視她好心的安撫,他的身子偏要一次次的粘上來,看著他朦朧渙散的溫潤眼眸,偏生她又無法狠下心來把他推開

  “幫我……”

“等等……衣服別脫啊……會著涼的!”

  天哪!終究還是太遲了呢,大哥竟然把自己脫了個一干二淨,這可怎麼是好呢。

  “欣兒……你好暖……”

滿足的感受著懷中的嬌軟,甄帝只覺得自己的心終於回到了歸屬的地方。

男女曖昧糾纏的軀體,點點輕聲細語,是不是的溫潤眼神交流……所有的一切都為臥室裡的氣氛打上了旖旎的記號。

“大哥……先把手移開行麼……”

過於親密的接觸,讓她幾乎被他的氣息灼燒。

  “不行……你會逃走……”

  哼,就不放!

被他一雙沒有焦離的黑眸水潤的盯著,甄欣竭力的想保持著鎮定,而身為傷患的男人,很是自覺地把手滑入懷中人兒的衣服裡,然後慢慢的點點沿著她的手臂往上,直到把她緊緊地禁錮於懷中。

  “……我好冷……”

所以哇,她必須得乖乖的給他抱!

  “……”

既然冷,為什麼又要把衣服脫掉,而且明明都那麼滾燙。

在甄欣的記憶中,從小到大兩位哥哥都沒有向她撒過嬌。強壯的身子,更是從來都沒有病過,面對著眼前纏人的大哥,她還真的不知道應該怎樣做才好。

“欣兒……幫大哥……大哥好冷……”

他的唇更是不由自主的在她的肌膚上尋求著溫暖的慰藉。

緊緊地纏著她的身體,如玄鐵般灼熱,粘著她不放的男人睜著一雙迷離的黑眸,高挺的鼻尖不斷的在她的胸前和頸側輕磨。

  “啊……大哥……不可以……”

  她驚呼。

一再的後退,可是男性的軀體卻是不斷的逼近,退無可退,甄欣只得被堵死在結實的胸膛和身後的大床之間。

“可惡……欣兒……為什麼不理大哥……”

  他哀怨的控訴。

“哪有……我才沒有不理呢……”

  絲毫沒有底氣的辯駁。

被甄帝健壯的身子如蛇一般的死死纏住,身體之間的摩擦,使得她的整個臉孔都漲紅了起來,身體躥升而起的熱流,聲音也開始因為底氣不足而微微的發顫。

因異常灼熱的體溫而通紅的俊臉,汗濕的漆黑髮絲黏在玉白的額際,平添了幾分誘人的魅色,半壓著甄欣的身體,開始在她身上誘人的扭動,黏膩的汗液,更是有種別樣的曖昧……

62

“大哥……你先別動……我幫你擦擦汗……不然又要著涼了……”

“欣兒別走……”喃喃的哀求,聞者無不憐惜。

灼燒的手,摟著嬌人兒的纖腰,甄欣不懂,明明是暈得迷迷糊糊的大哥,怎麼會還有意識來進行不依不饒的挽留……

“……怕了你了……欣兒……欣兒不走……”一旦承諾,她也會履行到底。

被纏得緊緊地,只得既無語又無奈的咬了咬下唇,放任已經燒的亂七​​八糟的大哥懶懶的賴在柔軟香甜的嬌軀裡。

還不止​​如此呢,毫不饜足於目前的親近程度。男人的腦袋已經自動自覺的在軟軟香香的酥胸處找了個舒服​​的位置枕靠著,滾燙的喘息,曖昧的在她已經微微濕潤的花蕊處輕輕地撩撥……

“欣兒是不是想要了?”暗啞的男聲邪惡得令人尖叫。

帶著幾分邪魅的嘶啞聲線,朦朧的黑眸閃爍著別有用意的邪光,匍匐在嬌軀上的身子慢慢逼近美顏,雙臂也隨之緊摟住了那人兒的腰。天哪!向來優雅從容的大哥竟然把頭埋入她的一雙柔軟奶子之間!

“哦……欣兒的奶子……好香……好軟……好甜……”男人一臉陶醉癡迷。

一張俏臉本就被曖昧的氣氛熏得通紅,現下又被大哥如此淫靡的玩弄,甄欣原本一張白嫩嫩的小臉此時足以與龍蝦媲美。

大哥的臉色看起來不像騙人啊,明明都被燒得迷迷糊糊了,可是,為什麼他還有力氣這樣那樣的對她呢? !甚至,在大哥的撩撥下,她覺得絲絲的瘙癢從下體處開始蔓延……

感受著嬌人兒的輕輕顫抖和毫無知覺的退縮,甄帝迷離的黑眸越發的晶亮深邃,修長的手臂甚至纏上了甄欣的腰,強勢一扯,直把那嬌人兒置於他的身下。

“欣兒……給大哥好麼……大哥好難受呢……”

聽著他的哀求,她竟不自覺的伸出手安慰似的抱緊了他,似是知道甄欣心軟了,兩片薄唇隨即湊近了那軟軟的耳垂,伸出舌尖留戀的摩挲片刻之後,才戀戀不捨的舔咬著一路來到了敏感的頸項。

  “欣兒……”他低低的喚她。

  “嗯……”她暈乎乎的應著。

“欣兒……我想……”狼尾巴終於露出來了。

“別想了……睡覺……”她違心的拒絕。

“能不能……”他無視她的言不由衷。

“不能……”她仍在做無謂的反抗。

“欣兒……我只是想你親親我……”哼哼,跟他鬥,她還嫩了很多呢。

“不可以……”糟了啊,在他的攻勢之下,她快撐不住了。

“為什麼不可以……”努力發揮好奇寶寶的精神。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她被他逼得強詞奪理。

“哼!欣兒居然不講道理……”他委屈的指控她的暴行。

  “對!”她底氣不足還死撐。

  聽到這話,甄欣頓時無力。為什麼明明說著這麼幼稚無奈的話,大哥的表情居然還可以這般的出塵清逸?

“是不是親了,你就會乖乖的睡了……”好吧好吧,她的挫敗感統統被大哥給激發出來了。

“嗯……”天可以作證哦,他只是哼了一聲,什麼都沒答應。

“那你閉上眼睛……”她還傻傻的履行著所謂的承諾。

“好……”他樂得有香吻送上門。

重大聲明:“簡潔”從12月10日入v,小草在這裡作一個遲來的道歉。

V了以後,關註三賤客的親們會有所減少,但是哦,會有番外免費回饋給親們的

簡潔已經到了快7W字了,一直以來小草都堅持著碼出用心的文給大家看

所以哇,小草拼命地挖坑再拼命填坑,絕不棄坑!希望寶貝們理解草,支持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