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江湖H版 下

劍湖山莊。

    莊內張燈結綵,一派喜氣洋洋。對於劍湖山莊來說,今天可是一個好日子。

    今天是劍湖山莊少莊主蕭天凌的大喜日子。蕭天凌今年24歲。12歲時就被蕭驚鴻送到了武當,拜在了沖虛門下。十年藝成下山,兩年就闖出了神劍公子的名號,在青榜上排名第五,大有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趨勢。而今天的新娘也是大有來頭,孫劍屏,20歲,乃青城派掌門千金,江湖人稱青城飛燕,年輕美貌而又有煊赫的家世,追求之人自然不少,不過蕭天凌最終勝出,抱的美人歸。

    蕭天賜站在劍湖山莊門外,心裡思緒萬千。兩年了,他終於又回來了,有句話叫近鄉情怯,他現在也不知道是否該進去。兩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兩年有可能什麼也不會變,也有可能使一個人有翻天覆地的變化,比如說他。他已經不再是兩年前的蕭天賜了,玉雅呢,她是否還是兩年前那疼愛自己的玉雅姐,或者像他一樣變了很多呢,他不敢多想。既然來了,終究是要進去的,現實總是要去面對。他搖了搖頭,往門口走去。

    門外迎賓的總管蕭三爺也看了蕭天賜好久了,他本來以為蕭天賜是來賀喜的,可是來了很久卻始終沒有進來。奇怪的是他看著這人總覺得有點眼熟,但卻總想不起來。這時看蕭天賜走了過來,便問道:「請問公子是來賀喜的嗎?」

    「三叔,你不認識我了?」蕭天賜微微笑了笑,「我是天賜啊。」說起來蕭三爺其實對蕭天賜也算不錯,雖然對他不好。卻至少沒刁難過他,所以蕭天賜對他還是挺客氣的。

    「三叔,我先進去了。您慢慢忙。」蕭天賜見他還沒回過神來,就先走進去了。

    「天賜,就是那個被稱為廢物的蕭天賜嗎?他不是死了嗎?他怎麼回來了?」

    他心裡驚駭莫名,他是山莊的總管,所以蕭天賜失蹤的事情他還是知道的,剛開始只是以為他一時跑哪去了沒回來,後面幾個月也沒見他人,莊裡的人都以為他死了。不過正如當年梁其松說的那樣,蕭天賜的失蹤沒多少人放在心上,連蕭驚鴻也只是問了問。現在蕭三爺見本來以為死了的人居然回來了,心裡隱隱覺得會出什麼事情,不過他來不及細想,因為又有客人來了。

    「白公子,您來了。快請快請。」

    白玉樓,25歲,人稱白馬公子,英雄盟盟主,青榜第二高手,英雄盟發展很快,現在正是如日中天,盟中多為青年高手,未來發展不可限量。

    蕭天賜找了一個角落坐了下來,裡面人很多,也沒人在意他。蕭天凌正在接受客人的道喜。其實蕭天賜對蕭天凌沒什麼印象,蕭天凌離開山莊的時候蕭天賜還小。現在看看,蕭天凌倒真是一表人才,英俊的面孔,頎長的身材,正是大多數少女喜歡的那種,更何況他還是劍湖山莊未來的莊主。

    蕭天賜在人群中搜索,然而他失望了,他並沒有找到想要找的人,看來玉雅並不在大廳裡。難道她哥哥的婚禮也不參加嗎?蕭天賜暗想,雖然他知道蕭玉雅不喜歡熱鬧,不過今天是蕭天凌的大喜日子,她不可能不出現吧。她的妹妹蕭玉茹倒是在大廳裡,旁邊圍了一群年輕人,沒辦法,美女就是有人喜歡啊。

    蕭天賜終於忍不住了,他偷偷的退出大廳,直奔蕭玉雅的閨房。

    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似的。蕭天賜終於提手敲了敲房門,兩長一短,然後是三長兩短,這是他們當年約定的暗號。

    「乒~~~」的一聲,好像是杯子的破裂聲,然後響起了一個微微有點顫抖的聲音,「誰?」

    「玉雅姐,是我。」蕭天賜忍住了心中的激動,盡量以平靜的聲音回答。

    門突然開了,現出一張熟悉的面孔,良久,兩人相對無言。

    突然,蕭玉雅撲進了天賜的懷裡,響起了無聲的抽泣。蕭天賜緊緊的摟住佳人,再也忍不住,吻了過去。

    一時間,天地旋轉。兩年的相思,今朝夙願得償。

    「先進來把門關好。」嬌喘噓噓,蕭玉雅勉強推開了蕭天賜。

    蕭天賜依言進了房裡,關好門,重又吻住了她。一隻手摟著她的纖腰,另外一隻手開始不老實的在她身上游動。「不,不要」感覺蕭天賜在解她的衣服,蕭玉雅終於從激情中回過神來。「天賜,現在不要這樣。要是那樣姐姐等會怎麼出去見人。」蕭天賜也想到等會玉雅還要去婚宴,停了下來,不過手還是不老實的到處亂摸,蕭天賜已經不是兩年前那什麼也不懂的蕭天賜了。

    「老實點啦,你先跟我說說你這兩年幹了些什麼?兩年前你怎麼突然就走了,也不跟我說一聲,害得我一直在擔心你,他們說你死了,我不相信,可是你一直沒有音信,我到後來都要以為你是真的死了。」蕭玉雅幽幽的聲音滿含著情意。

    「小姐,白公子來了,莊主叫您去。」外面傳來了一個丫鬟的聲音。

    「知道了,小翠。你告訴我爹,我等會就來。」蕭玉雅應了聲,臉色變了變。

    「白公子是誰,師傅他為什麼要你去?」蕭天賜覺得有點不對。

    「他叫白玉樓,爹希望我嫁給她。先不說了,你和我一起出去。」蕭玉雅看來下了不小的決心。

    蕭天賜和蕭玉雅兩人來到了大廳,一位黃衣青年滿面笑容的迎了上來。但他突然臉色一變,因為他看到了蕭天賜,更重要的是蕭天賜居然拉著蕭玉雅的手。

    不過他畢竟不是一般人,臉色微微一變就恢復了正常,「玉雅,你不為我介紹一下你這位朋友嗎?」

    「在下蕭天賜,兄台想必就是白玉樓白盟主了吧,果然是氣度不凡。」蕭天賜搶先說話。

    「哦,閣下也姓蕭,不知道你和玉雅是什麼關係?」開門見山,倒是很爽快。

    「玉雅姐即將是我的妻子,你說我和她會是什麼關係呢?」

    「玉雅,他說的是真的嗎?」白玉樓就是涵養再好,這時也忍不住了。

    蕭玉雅沒有說話,不過她既然沒有反對,白玉樓就認為是默認了。其實蕭玉雅不知道該不該承認。否認吧,怕天賜不高興,再說她心裡也希望是這樣。只是她和天賜其實是無名無份的,承認又好像不怎麼對,所以乾脆不承認也不否認了。

    「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請玉雅代我像蕭伯父說聲抱歉,小兄先走一步。」

    白玉樓一怒離開了劍湖山莊。

    「天賜,我們這樣是不是不太好?」玉雅有點不安。她沒想到白玉樓會一氣之下就走了。

    「玉雅姐,這樣不是更好嗎?我們之間的事情就好辦多了。再說了,有什麼事情也跟你無關,你可什麼也沒說。」蕭天賜低聲安慰她。

    「不說了,婚禮開始了。」人群突然靜了下來,原來是新娘子出來了。

    婚禮在正常的進行之中,「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新郎新娘對拜了下去。

    「啊~~~~」一聲痛哼,蕭天凌捂著胸口向後飛退了一丈來遠,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屏妹,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蕭天凌一臉痛苦的樣子,不知道到底是心痛還是身上的傷口痛。

    「可憐死到臨頭了居然還不知道殺你的人是誰。蕭天凌啊,我真為你感到悲哀。」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來,伴著聲音飛進來一條人影。「蕭天凌,不知道本少爺送你的這份大禮你是否滿意呢?」

    「笑蒼天?」蕭天賜認出來了,兩年沒見他沒有多大的變化,只是看武功似乎更見精湛了,「玉雅姐,你以後碰到這個人可要小心點。」

    「笑蒼天,屏妹在哪裡?你把她怎麼樣了?」很顯然,既然這個和自己拜堂的不是孫劍屏,那她很可能被笑蒼天弄了什麼手腳,一個漂亮女子落到了魔門的人手上,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你的屏妹啊,我想,雲七一定會好好的招待她的,他一向憐香惜玉,絕對捨不得傷害你的好情人的。」笑蒼天一臉曖昧的笑著。

    「你~~~~~」蕭天凌氣急之下噴出一口鮮血,仰身向後倒了下去。

    雲七,天欲宗弟子,貪花好色,試想一個美貌少女落在他手裡會有什麼下場。

    蕭玉雅看見兄長受傷,嫂嫂也被魔門的人擒了去,一時氣急,就要衝出去找笑蒼天算帳,卻被蕭天賜一把拉住,「玉雅姐,你不是他的對手的。」

    「我不管,我看這人就討厭。」蕭玉雅在情郎面前也不由得使起了小性子。

    前來賀喜的人是很多,可是大多人不敢惹上魔門,加上笑蒼天武功太高,一時之間居然沒人敢出頭,蕭驚鴻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居然沒現身。

    蕭天賜歎了一口氣,沒辦法了,他已經快拉不住蕭玉雅了,便站了起來。

    「笑蒼天,快兩年不見了,沒想到你還是像以前一樣的無恥啊。上天真是白給了你一副好皮囊,可惜啊可惜。」蕭天賜發出感歎。

    「你是誰?」笑蒼天沒想到居然是一個這樣默默無名的人出來,不禁有點意外。

    「閣下可真是貴人多忘事啊。沒想到你不僅只會欺負不會武功的人和知道趁人之危之外,記性也不太好啊,還真是草包一個啊。」蕭天賜有點刻薄。

    「臭小子,原來是你。你還沒死啊,你不要以為攀上了那兩個臭女人我就不敢殺你,今天我就送你見你祖宗去。」笑蒼天終於想起來了,恨恨的說著。

    「誰勝誰負還不知道呢。你放心,我不會要別人幫我的。」蕭天賜淡淡的道。

    滿堂的賓客都在猜測這個少年的身份,只有梁其松驚駭莫名。其實梁其松一直在大廳,不過卻沒有看到蕭玉雅,他本來以為蕭玉雅肯定和白玉樓在一起,想起白玉樓他就恨,本來他以為沒有了蕭天賜蕭玉雅肯定是他的,哪知道憑空又冒出來了個白玉樓,這些天他老在想怎麼算計白玉樓,卻沒想到蕭天賜居然沒死,而且現在似乎看起來不是以前那個廢物的樣子了。

    「你跟劍湖山莊什麼關係?你居然為他們出頭,連蕭驚鴻都躲在背後不出來,你居然跑出來找死。」笑蒼天似乎對蕭天賜還是有點顧忌,說實話他並不清楚蕭天賜和東方璇璣和夜冰瑩有什麼關係,只是蕭天賜突然冒了出來,以他的功力也看不出現在蕭天賜到底會不會武功,但是既然他敢出頭,應該不會是兩年前那什麼武功也不會的樣子了。但是如果要用不到兩年的時間練成絕世武功不太可能,所以他不得不懷疑蕭天賜和東方璇璣和夜冰瑩的關係了,因為他覺得只有她們才有可能讓蕭天賜短時間內成為高手。

    「有句話叫師傅有事弟子服其勞,我是劍湖山莊三弟子,當然要先替我師傅來打發你了。我師傅不出來只是覺得跟你動手有失身份,你就只能跟我動動手而已。」蕭天賜說話,心中想起了一個曾經令他又愛又恨的女人,她在他來這裡之前跟他說:「你現在在江湖上寂寂無名,如果想光明正大的娶蕭玉雅,你必須在江湖上闖出一個名號。但是你不宜鋒芒太露,所以你就以你劍湖山莊弟子的身份行道江湖,不到萬不得已,就只用驚鴻劍法和璇璣步兩種武功,不過你也不用擔心,表姐的璇璣步基本上可以使你立於不敗之地。」雖然他對她有點不滿,不過她的話他絕對會聽,因為她是南宮小雨——才傾天下的天下第一才女。

    蕭天賜話音剛落,人群裡響起了一陣嘈雜聲,「劍湖山莊什麼時候有了一個三弟子了?」笑蒼天問出了差不多所有人的疑問。

    「那只怪你孤陋寡聞,如果你願意趁早放出我們少莊主夫人的話,我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蕭天賜說話口氣越來越大,他是想逼笑蒼天出手,因為今天可是他成名的好機會。

    「既然你要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了。」笑蒼天如果還不動手,那他以後就沒辦法在江湖上混了。「你先退我後面去。」原先刺傷蕭天凌的那女子早就站在了笑蒼天後面,臉上的紅紗也取了下來,人長得挺漂亮,只是看起來太妖媚。

    突然圍觀諸人感到一孤陰邪的氣息充斥大廳,原來笑蒼天已經提起了他的天邪真氣,一些功力低的人已經感覺抵擋不住,笑蒼天的功力果然不同凡響。

    然而看蕭天賜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難道他武功已經高到這種程度?連笑蒼天也對他造不成威脅?

    其實。蕭天賜並不是不在乎,相反他比別人更清楚笑蒼天的可怕。南宮小雨告訴過他,笑蒼天雖然只排名黑榜第三,然而實際功力跟他的師傅蘇破雲不相上下,由於夜冰瑩很少插手魔門中的事情,現在笑蒼天已隱隱成為魔門第一人。

    只不過蕭天賜修煉的內功乃是逍遙真經,講究隨心隨意,所以別人感覺不到他的變化。高手對招,勝負往往在一刻之間,笑蒼天終於出手了,因為他發現越拖越對自己不利,蕭天賜看似全身破綻,儼然不設防一樣,然後似乎又沒有任何破綻。

    敵不動,我不動;敵若動,我先動。蕭天賜在笑蒼天出售的同時也出手了,腳踏璇璣步,撤出長劍,劍光熒熒,一道劍氣以驚人的速度射向笑蒼天,正是蕭驚鴻的成名絕學——驚鴻一瞥。據說很少有人看見蕭驚鴻用這一招,大多數看見的都死在了這一招下,今天算是讓大家都飽了一下眼福。

    笑蒼天如果這麼容易就被刺中,那他也就不是笑蒼天了,不過也驚了他一跳,看來果然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蕭天賜果然不再是昔日吳下阿蒙。心裡想著,手上可是不含糊,攻勢一波強過一波,可惜每每在緊要關頭都被蕭天賜用那奇怪的步法躲了過去。突然,心裡一陣不安,因為他感覺有一個高手正向自己逼近,想想蕭驚鴻一直沒有出現,這個人極有可能是他,如果他們兩人聯手,他可沒把握全身而退。想想今天的主要目的也差不多達到了,還是走為先。

    「少爺我今天沒空奉陪了,下次再來找你這個臭小子算帳。」笑蒼天想到做到,虛晃一招,拉起那妖媚女子,飛出了大廳。

    「天賜,你果然不負我一番栽培,武功越來越精進了。」居然是蕭驚鴻出現了。更令蕭天賜驚訝的是他居然承認蕭天賜是他的弟子,他有什麼目的呢?

    7作者:平行世界「天賜,你沒事吧?」蕭玉雅跑了過來。

    「放心,我沒事。」蕭天賜捏了捏她的手,「參見師傅。」既然蕭驚鴻當眾承認了蕭天賜是他弟子,那蕭天賜就順水推舟,本來他就計劃留在這裡,只是沒想到這麼順利。

    「現在是非常時期,你就不用這麼多禮了。」蕭驚鴻一臉慈祥的樣子。

    「孫兄,找到屏兒沒有?」外面進來一40上下的男子,氣度不凡,蕭驚鴻趕緊過去招呼,看來他就是青城派掌門,蕭驚鴻的兒女親家—孫玉璽。

    「沒有」孫玉璽很焦急的樣子,畢竟唯一的女兒被人擄了去,而且落到了一個著名的採花賊手上,能不急嗎?「天凌的傷怎麼樣?」看來他對女婿也挺關心的。

    「傷的不是很重,休養幾天就可以了。幸好他發現不對往後退了幾寸,要不然……」蕭驚鴻沒有接著往下說,話頭一轉,「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到屏兒,我已經把莊裡的人手都派出去了。希望能盡快找到她。」

    「真是麻煩蕭兄了,為了小女……」沒說完就被蕭驚鴻打斷了,「孫兄不用客氣,你儘管放心,不管怎麼樣屏兒都是我的兒媳婦,現在我們先找到她再說,希望她沒什麼生命危險。」蕭驚鴻給了孫玉璽一顆定心丸。

    「各位來賀喜的朋友,今天我們蕭家遭受魔門的暗算,因此可能造成對各位招待不周,請各位見諒」蕭驚鴻聲音不高,但是清晰的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