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畜 01-07

家畜 01-07

作者:青龍

(一)

 「小傑,你去把母狗的狗穴撥開」一個個頭較高的小孩命令另一個小孩。

 那個叫小傑的男孩很快地把小君的淫穴撥開,明顯地可以看到小君處於極度發春的情況,淫水沾滿了整個淫戶,淫亮亮的淫水不斷地從小君的陰戶流出。那個帶頭的男孩隨手撿了根樹枝,伸進小君的陰戶內攪弄,這一攪似乎騷到了小君的癢處,小君陰戶開始收縮,肥白的臀部顫抖個不停。

 「賤狗,我有叫你高潮嗎 ?」帶頭的小孩踹了小君一腳。

 「嗚,啊啊啊…」小君悶哼一聲。

 「小練,我看這頭母狗在發情了,我們應該帶她去打種」另一個小男孩說道。

 「有道理,把她鬆綁吧」那個叫小練的男孩發出命令。

 很快地,小君被鬆綁了,一被鬆綁,小君很熟練地趴在地上,像狗一樣對這三個男孩獻媚,一下子晃著屁股,一下子用頭去磨擦男孩們的褲管,男孩們絲毫不理會地邊吃零食邊聊天。

 「這母狗學得倒挺快的,完全是條狗了」小練斜眼看了看小君。

 「想當初她還自以為是的想教訓我們 」另一個小男孩說。

 「是啊,結果還不是一樣,女人就是這樣,只要能讓她爽,甚麼都會做」

 「母狗你說是不是」小練踢了一下小君的臀部。

 「嗚,汪汪」小君一臉愉悅地狗叫了兩聲,還露出舌頭,像狗一樣地對著三個男孩獻媚。

 「好了,該走了,這母狗的老公也快回來了,我們帶她去公園溜溜吧」說完小練拿出一副狗鍊和項圈。

 一聽到要去公園,小君似乎很興奮地繞著三個小男孩爬來爬去,簡直和真正的狗沒兩樣。扣好項圈後,小君就一路狗爬地和小男孩到附近的公園,我也尾隨過去,一到公園後,男孩就把鍊子和項圈分開,小君很服從地趴在地上。小男還吹了聲口哨,一條黑壯的黑狗從公園深處跑了出來。

 「黑豹,你老婆來了,好好玩吧」小練摸了摸黑狗的頭。

 黑狗走到小君身後,聞了聞小君的陰戶,小君也努力地搖晃著白嫩的臀部,最後黑狗騎了上去,天啊,我老婆竟然被黑狗幹了,邊被幹小男孩還拿出DV邊拍,小君似乎爽昏了,口裡不斷發出似人似狗的聲音。

 「嗚….汪..喔喔,好爽喔,小君是主人們的母狗,是黑豹主人的老婆,汪汪汪,請主人好好欣賞,啊啊…….啊」

 我應該要感到憤怒的,奇怪的是,我竟然勃起了,看到小君像母狗一樣被玩,我竟然會如此地興奮。我決定先回家等小君回來,再找機會問個清楚。

—————————————-

 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坐在客廳的沙發等待小君回來。

 「喀啦」一聲開門聲,我知道她回來了。

 「啊,老公,妳回來了啊」小君對我的早歸似乎有點驚訝。

 「嗯,今天沒甚麼事,所以早點回來了,妳去那了 ? 」我故意問道。

 「我去找隔壁的王太太聊天」小君趕緊答道。

 「喔!這麼晚,以後別這麼晚出門」

 「嗯,遵命,老公」小君報給我一個甜美的笑容,

 「那我去洗澡了,流了一身汗」小君匆匆地走向浴室。

 看到小君的笑容我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趁著她去浴室洗澡的時,在她的書桌上翻找,看能不能找出一些線索,小君不是呆子,結果當然是啥都找不到。我當然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我慢步走回客廳坐在沙發上思考該如何進行下一步。就在我思考的同時,小君洗完澡了,微濕的頭髮加上修長的美腿,讓我實在無法和今天看到的小君接連在一起,究竟這些小男孩對她做了啥,讓她願意心甘情願地當母狗供他們淫樂。

 「老公,你在想啥」小君窩到我身邊來,陣陣的香氣向我襲來。

 「沒,我在想最近附近那些小鬼老是在我們社區惡作劇的事,該想個辦法來治治他們。」我故意提到那些小孩

 「對啊,前陣子聽說還在王太太家門口噴漆」真不愧是我聰明的太太,一點都不會感到慌張。

 「好啦,不提這個了,前陣子有鄰居向我反應,社區公園內好像有不少野狗,我看我明天找捕狗隊的來好了」我決定下狠一點的藥。

 「野狗?有嗎 ?我都沒看過耶,找捕狗隊會不會太誇張了」小君有點緊張地說道,我就不信你這母狗不會現出原形,我繼續說。

 「不管有沒有,找捕狗隊的來找找好了,這樣我這個社區主委才不會被抱怨」

 「喔!」小君沒再答我。

 「嗯,好啦,該我去洗澡了」我起身走向浴室。

—————————————

 「喂!喂!是小練嗎 ? 是我!小君」

 「喔!是母狗啊,甚麼事,又想被玩了嗎 ?」

 「不是,主人您快把黑豹帶離社區公園吧,我老公明天要找捕狗隊去那邊抓野狗」小君緊張地說道。

 「喔!我知道了!這麼擔心妳的狗老公阿!」小練不忘羞辱小君。

 「主人,拜託你了」小君紅著臉回答。

 「好啦!就這樣吧」小練掛了電話。

 「希望黑豹不會有事!」小君心裡想著。

 「老婆!我洗好了!」我走浴室,看了看電話筒,似乎有被動過的樣子,於是故作鎮定地對小君說。

 「老婆!我想喝茶,你去幫我泡一壺吧!」

 「好!! 馬上來」小君立刻走到廚房。

 小君一到廚房,我立刻把預藏在電話下面的 mp3 錄音筆拿出來,重放一次,果然小君有打電話出去,這下次我有物證了。

 我並不打算用這個來和小君離婚,相反地我有更好的計劃,我打了通電話給公司的秘書,要她幫我明天向公司請個假,然後就等明天了。

                    (二)

  一早,我還是如往常般準時地出門,只是我並不是去上班,而是去那些小孩常會聚集的場所 — 社區公園。到了社區公園,我點了根煙,坐在鞦遷上晃著,等待這些小鬼的出現,看著眼前的景像,腦海不禁浮出昨晚小君放蕩的樣子,心裡有些刺痛,但刺激感卻超越了這種感傷。10點多時,那三個小孩出現了,那個叫小練的還牽著昨晚那隻黑狗。他們看到我在那邊,似乎很是驚訝,但還是很鎮定的從我面前走過。

 「你叫小練是吧 ?」我沈穩地問道。

 「啊 !! ?」小練驚慌地轉過頭看著我。

 「過來一下,我想找你們聊聊」我招了招手。

 「我們又沒做壞事」這幾個小孩怯生生地說道,和昨晚玩弄我老婆時的模樣相差甚遠。

 「我沒說你們做壞事,只是我有事要問你們」

 我的身材相當高大,練空手道出來的體格讓這些小孩對我深為懼怕,只好乖乖地走到我面前,一字排開聽我問話。

 「我問你,你叫小練是吧 ?」我指了指小練。

 「嗯!」

 「你過來,我有有趣的東西給你聽」

 我把 mp3 錄音筆錄到的內容放給小練聽。他一聽臉色立刻大變,噗通一聲地就跪倒在地。

 「對不起,我們不是故意的,是你老婆她自己願意的」

 其它小孩看到小練跪下,也慌忙地跪下,哭了起來。

 「胡說!我老婆怎麼可能會是自願的,你們不要哭了,我不會對你們怎樣,但我要你們把事情給我說清楚!!」

 聽到我這樣說,這幾個小孩停止了哭泣,看了看對方,小練首先開口。

 「你自己說的喔,不過我們說的真的是真的,你老婆真的是自願的」

 小練開始從頭對我述說。

——————————————-

 小君畢業於國立大學的心理系碩士班,現在在附近的國中當心理衛生的老師,最近一直想再念心理系博士班,有一天她在瀏覽網路時,無意間看到了一個SM網站,這網站的主人飼養著一條母狗,這網主還把每天的飼養心得和照片都寫在網路上,這當然不是普通的母狗,而是由女人裝扮成的母狗,這母狗也會在網路上寫她被調教的感受,其中有幾個感想深深的觸動小君的心。

 「真的可以從被貶抑的角色中得到快感嗎 ?」「照片中的女人看起來的卻是很快樂的樣子」「可是快感是從何而來 ?」「看起來好丟臉」「不過好像很刺激」….

 種種不同的念頭快速地閃過小君的腦海,之後,小君開始針對「女犬」「SM」「支配/服從」等等進行資料的研究,越是研究,越是好奇,於是小君決定以這個當成她的研究主題,她想探討當女人處於女犬狀態時的心理,但光是從網路上的資料並無法讓小君真正了解這些女犬的心理狀態,於是小君進入了一個SM聊天室,化名「母狗」。用這種化名進聊天室,果然成功地成為了整個聊天室一堆急色鬼的目標。大部份的訊息都無法引起小君的興趣。正當小君準被離開聊天室時,有一個人傳了一句問話

 「母狗,有沒有想過母狗為何會是母狗 ?」

 這話引起了小君的興趣,於是回他。

 「為何呢 ?」

 「打個賭,只要妳願意聽我的話,很快你就會知道」

 「憑甚麼我要相信你」

「隨便你,不要也行」

 小君思考了一會。

 「那….要怎麼做 ?」

 「呵呵!你每天7點,記得上線,我會交待妳一個指令,你必須盡最大的可能去完成,若無法完成,調教就中止,我也不會再給你任何的指令了」「但若你能堅持下去,你將會發現難以言喻的美妙滋味在等著你」

 「那今天你有指令嗎 ?」小君問道

 「今天的指令是: 明天找一間公共男廁,進去後,把衣服脫光,趴在地上,陰戶對著門外,等待3分鐘,然後就可以回家了」

 「不要,好丟臉」

 「我說過,要不要隨你,若沒完成,調教就結束了」對方說完就下線了。

 小君心裡不斷地掙扎是否要去執行指令,也許這個人真的可以讓她了解她想知道的事,在不斷的心理交戰中,小君進入了夢鄉。

                    (三)

 隔天,小君整天都心神不寧,每次去上廁所時,都會特意注意一下男廁的情況,終於,在中午時,她發現男廁似乎沒有人進出了,於是小君躡手躡腳地走了進去,左右觀望後,她迅速地把衣服褪下,然後跪趴了下去,就在隨時可能會有男人進來的男廁中,小君赤身裸體地,像條狗般地趴在地上,陰戶對著門口,這時只要有人一進來,馬上就可以看到這淫靡的景象,小君意會到她現在的處境後,身體不斷地發熱,淫汁也慢慢地從豐美的陰道口溢出

 「啊,好丟臉!!,我竟然在學校的廁所做這種事!可是為何做這樣的事,讓我這麼有感覺」小君紅著臉不斷地問自己

 也許是這種隨時都可能被看到的刺激感,小君開始覺得需要被插入,她不斷幻想,有人剛好走進來,發現了她,然後她不斷地被陌生人輪姦。三分鐘的時間很快就到了,小君依依不捨地穿上了衣服,走出男廁。

 「好下賤,我竟然真的做了,而且還這麼有感覺,難道我真的是個變態?」小君對自己的行為感到不安與疑惑。

 當晚7點,小君準時上線了,她一上線,另一頭馬上丟來訊息。

 「母狗,做了嗎?」

 「嗯」

 「哈哈哈,我就知道!很好,覺得如何?」

 「好丟臉,但好刺激」小君照實回答

 「乖狗,聽好,明天的指令是買一條項圈和狗鏈,把自己鏈在樹下10分鐘,這10分鐘內不能穿衣服,行為舉止都要跟狗一樣,當然規矩和上次一樣,妳一樣可以不做 」

 「知道了」小君似乎下定決心了「我試試看」

 「好,期待妳明天的報告」對方說完就下線了。

 隔天,小君故意選擇學生上課時間,走到校園的一個鮮少人會去的角落,那裡雜草叢生,有幾顆小樹稀淩地散布,她一到馬上拿出事先購買的項圈和狗鏈,把鏈子綁在一顆樹上後,便戴上項圈,褪去衣服,然後鎖上狗鍊,趴了下來,就在這一刻,小君真的覺得自己是條狗,她感到無比的自由與解放,她像頭狗般地到處聞,還赤身裸體地在草地上翻滾,最後甚至還學母狗趴著撒了一泡尿。這時小君真的希望有個主人能夠出現,撫摸她豐滿的肉體,牽著她到處遊走,滿足她濕潤的蜜穴。十分鐘一樣很快就過了。小君似乎意猶未盡,她解開狗鍊後,還故意爬行到比較有可能有人經過的小徑,在那邊像狗一樣地東聞西聞,34E白嫩的乳房受著地心引力的影響,有力地晃動著。

 「啊!我是一隻狗,是一隻隨便可以讓公狗上的母狗」小君不斷地在心裡貶抑自己。

 「噹!噹!噹」下課鈴響起了,就在下課鈴響的同時,小君感到自己的陰戶一陣緊縮,一股熱流也隨著噴發出來。

 「啊…………高潮了….」小君喘息片刻後,就趕快跑回樹下,穿戴整齊,然後走出還飄散著淫騷味道的草地。

 小君當晚7點依然準時上線聽取命令,對方依然會給她一個指令。很快地,經過了半個月的調教,小君已經對這些自己進行的小調教無法感到滿足,她期待著對方能夠命令她做出更多能夠讓她更墮落的事,於是當晚7點

 「母狗,妳想更刺激嗎 ?」

 「是的,主人,母狗希望能夠體驗更多的刺激」小君喜出望外隔天。

 「那好,這次的命令有點不同,之前只是要妳躲起來對自己進行調教,就我的觀察,妳應該對這些小菜沒甚麼胃口了,所以,這次的命令是,去找一個13歲左右的男童,讓他把項圈戴在妳脖子上,然後牽著妳爬行10分鐘,這次的指令期間是一星期,其它的規定和之前一樣,你一樣可以不做,了解了吧」

 「小孩?主人,這樣不好吧」小君雖然對這樣的調教似乎已經期待許久,但對方的要求讓她有些為難

 「我說過,你可以不做,那麼調教就結束,自己看著辦吧」對方說完就下線了

 小君心裡十分掙扎,她想要進行更淫蕩的調教,但被一個小孩當狗一般地玩弄,這已經不是普通的羞恥了,更何況上哪找這樣的小孩呢 ?小君陷入了苦思。

[授權轉貼]:家畜4-6 作者:青龍

作者:青龍

                    (四)

  這幾天小君總是一付心神恍惚的樣子,常常一個人看著操場上的孩子發呆。

  「究竟有甚麼方式可以履行主人交待的事呢 ?」小君很是煩惱。

  這天小君提早回家,正準備煮飯時聽到門外有小孩的嬉鬧聲,伴隨著好幾聲犬隻的唉嚎。

  「一定是附近那些小鬼又在捉弄野狗了」小君心裡很是生氣,於是便出門往空地走去。

  果然,附近那些調皮搗蛋的小鬼用繩子綁著一隻小狗的脖子,死命地拖著牠走,小狗顯然不願意,拼命地掙扎著。

  「快給我住手!你們這些小鬼!做些甚麼好事」小君嚴厲地訓斥著小練那一夥人。

  一看到有大人出現,這些小孩馬上停下動作,一哄而散,唯獨小練一個人還是站在原地,繼續拉著小狗。

小君看到,生氣地走向前,搶下小練手中的繩子。

  「你是沒聽到是不是!這樣子牠很可憐耶」小君生氣地說。

  「妳會不會管太多了,牠是我的狗,我要怎樣就怎樣」小練理直氣狀地說道。

  「你這小孩怎麼這樣!小狗是有生命的!你怎麼可以強迫牠做牠不想做的事。」

  「誰叫牠不聽話!我只是想牽牠散步而已」小練還是繼續反抗。

  「你這樣那叫散步,這是虐待動物,知道嗎,狗狗是有生命的,你要善待牠,對牠好,牠自然就會跟你互動」小君試圖勸阻小練。

  「煩耶!我只要可以有一條狗陪我散步就好了!講那麼多!囉哩八唆地」小練不耐煩地說。

  「散步」!「狗」!「小孩」,這幾個詞忽然出現在小君腦海裡,小君忽然覺得下體一濕,

  「這不就是個大好的機會嗎?」小君邊想著邊打量著眼前的這位男孩,小君決定放手一博。

  「只要有狗可以陪你散步就好了嗎 ? 你就不會繼續欺負這些小狗嗎 ?」小君問道。

  「是啊! 只要有狗願意陪我散步就好了」小練心不在焉地說著。

  「好!今晚 9 點!你在公園等我,我找一條狗給你」小君有點顫抖地說著。

  「真的嗎 ? 不能騙我」

  「真的!但你要答應我不能再欺負小狗!」小君說道。

  「知道了!那我走了!小狗我帶走了」小練說完抱起小狗後就跑掉了。

  小君此時的心臟噗通噗通地跳個不停,她很想收回剛剛說的話,但同時確又十分地期待被一個孩子當狗溜的感覺。

-----------

  很快地指針此時指著 8:50 分,小君穿上性感的連身短裙後,把項圈和狗鍊放入牛皮紙袋就出門了。到公園時,小練已經在那邊等了。小練一看到小君開口便問。

  「狗呢 ? 」

  「別急,跟我走」小君把食指放在嘴唇示意小練不要講話。

  「真是的!搞甚麼」小練嘟噥著。

  「跟我來!」小君把小練帶到公園一個極少人會去的角落。

  「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會有狗」小練說道。

  「有的!而且是條很漂亮的狗!」小君微笑地看著小練

  「在哪 ? 我怎沒看到?」

  「就是我!」

  小君指了指自己,然後把牛皮紙袋交給小練後,就像狗一樣地趴了下來。

  「怎了,我不夠漂亮嗎? 現在我是你的狗了!你不是要散步?」小君媚笑著看著小練,還像狗一樣地搖了搖豐美的臀部。

  「真的可以嗎?」小練有點膽怯了

  「我答應你的事就一定做到,來吧!別害怕」小君把頭髮撥開,露出白嫩的脖子。

  小練心一橫,拿出牛皮紙袋的項圈,套在小君的脖子上後,再扣上狗鏈。

  「走吧!陪我散步去!小…..」小練不知該如何稱呼小君。

  「看你皮膚這麼白!就叫小白吧!」小練戲謔地笑道

  「汪!!」小君愉快地回應著。

  「小白!走!」小練拉了拉鍊子,小君卻不肯移動。

  「怎了」小練疑惑地看著小君。

  「汪!」小君叫了一聲後,又拉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小練很快就明白了!

  「對喔!那有狗會穿衣服的,脫掉衣服」小練命令道

  「汪!」小君答了一聲後,很快地把衣服脫光,邊脫小君邊覺得下體傳來陣陣酥麻的快感,等到脫完最後一件後,小君雪白豐美的肉體就完全暴露在冰涼的空氣中。

  小君可以明顯地感受到小練熱烈的目光,畢竟對一個這樣的男孩來說,豐美的女體是多麼大的刺激。小練目不轉睛地瞪著小君熟美的肉體,每一吋肌膚,碩大的乳房,淫亮亮的女陰,再再都讓小練捨不得移開目光。

  「汪!」小君提醒小練該走了。

  小練回過神後,反而有點不好意思,便輕輕地拉著小君,別過頭後說。

  「走吧!」

 小君此時也處於十分伉奮的情緒,這是她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裸體,還像狗一樣給一個小孩牽著,被貶低的恥辱,不斷地襲向小君的每一吋腦細胞,小練拉著小君走了 1分多鐘後,小君就達到了高潮,淫水像溪流般潺潺地從大腿跟部流下。小練此時也發現不太對勁,因為小君全身不斷地顫抖,小練畢竟還是個男孩,便緊張地問道。

  「怎麼了?不舒服嗎?」

  「沒事,繼續好嗎?」小君強忍著發抖雙腿,繼續向前爬動。

  小練看小君沒事,於是繼續牽著她爬行 。走到一片稍大的空地後,小練從懷裡拿出一個飛盤。對著小君說。

  「小白!去把飛盤撿回來!」說玩便把飛盤擲出。

  「汪」小君也很認份地像狗一樣地跑出去,用嘴巴把飛盤咬回,每次回來,小練都會摸摸小君的頭,說

  「乖!小白」小君也會像狗一樣搖晃著雪白的屁股,回應小練。

  玩了10分多鐘,小君氣喘噓噓,小練看小君氣喘不已,便收起飛盤,然後拿出一個狗食盆,裝了些水,對小君說。

  「喝吧!」

  這水盆原本是買來給狗吃飯喝水用的,因此看起來很是骯髒,但此時小君似乎已經完全投入她的角色了,她毫不猶豫地就把頭埋入盆內舔起水來。

  「哼!真是賤!」小練心裡忽然有一種看不起這個女人的感覺。他一想到這女人白天盛氣淩人的樣子就有氣,於是他決定要好好地作弄她。

  「喝完了嗎?」小練拿起水盆,把剩下的水往小君頭上倒,「不可以浪費啊」

  「啊~」小君有點嚇了一跳,但還是順服地讓小練把水倒在頭上。

  倒完後,小練命令小君,「小白!去撒泡尿吧」。

  「撒尿?這麼羞恥的事!還要我在這小孩面前做嗎?」小君有點不願。

  看到小君有的遲疑,小練一巴掌就打在小君肥白的臀部上,白嫩的美臀馬上出現鮮紅的掌印。

  「賤狗!都已經這樣了還怕啥羞」

  這句話像利刃一樣刺入小君嗜虐的心,小君覺得自己的自尊不斷地崩解。

  「啊!!是啊!都已經這樣了!還差撒尿嗎?」小君恍惚地往前方的樹爬去。

  「啊!主人!請看著我!」小君擡高了左腳,一條金黃色的水柱從淫亮亮的陰戶部位噴流而出。

  「阿!主人!!!!!!!!」就在小君尿完的同時,她竟又達到了另一次的高潮。

  「哼!以後你就是我小練養的狗了!知不知道」小練看著小君冷冷地說道。

  「是的!小練主人!我是小練主人養的母狗」小君嘴裡不斷地喃誦著,向是催眠似的引領小君墮往深淵。

(五)

 自從上次被小練當母狗調教過後,小君對自己的反應很是害怕,怕自己越陷越深,難以自拔,她已經好幾天都沒有上網了,而且也過了應該上網向網主報告的日子,網路現在對小君來說就像是個潘朵拉盒子,一旦開啟便無力挽回,小君極力地壓抑自己那些洶湧澎湃的慾望,可是慾望這種東西就像彈簧一樣,越是壓抑反彈也是越高。

  這天,小君收到了一個包裹,黑壓壓的,感覺很是神秘,於是她小心地拆了開來,一看到內容,小君差點暈倒,內容物是一疊照片和一張光碟,照片中的女人不知羞恥的展露出自己的私處,還做出許多淫穢的動作,更糟的是,照片中的女人就是自己,原來自己的所作所為都已經被拍下來了,倒底是誰做的?小君六神無主,只好顫抖地把光碟放到撥放器中,螢幕中出現的就是自己那天被小練當狗淫玩的過程,看完光碟後,小君既羞恥又氣忿又害怕,包裹中完全沒有留有任何其它的訊息,這就像是一種警告,告訴小君,她的一切都被人掌握在手裡。

  很直接地,小君馬上想到這應該是主人做的,一想到這,小君忽然覺得下體一熱,一股熱流漫延到整件內褲,延著大腿滴落了下來。小君坐到了電腦前,開了電腦,連上了聊天室,螢幕立刻閃出一行字。

  「收到了吧?妳不可能離得開我的。」

  「快把底片還我!你究竟是誰!」小君逞強地打出這行字。

  「我看你就別逞強了,收到包裹後很興奮吧!你要是敢不聽我的話,以後各大貼圖網都會有你這些照片,那你就出名囉。」

  「不可以!求求你別這樣做。」

  「要不要這樣做的決定權在我,妳沒得選擇。」

  「怎麼這樣….」小君態度軟化了下來。

  「別怨我!這一切都是妳自己選擇的。」

  「現在,我要你去找小練,他會告訴妳,你該怎麼做。」

  「找小練..? 求求你不要」小君對自己那天的樣子很是羞愧,這是她最不想面對的現實。

  「妳沒得選擇!」說完對方就下線了。

  小君眼神呆滯地看著螢幕,回想起那從認識主人那天起的事情,小君不覺地熱了起來,雙手開始不安份地往蜜穴深處探索,小君用力地搓揉已經溢滿了水份的陰戶,肥美的女陰就像是不滿小君的壓抑般不斷不斷地流出淫汁,但不管小君如何地用力,她始終無法達到高潮。

 就在指針指著9點08分時,小君散亂著一頭的秀髮,衣衫不整地連內褲都沒穿就往公園走去,任何人在這時看到小君都不會覺得她是個正常的女人,小君已經被高漲到極限的慾望弄得不知所措了,她現在腦子裡唯一的念頭就是趕快找到小練,就在小君走到小公園時,小練就站在那天調教她的地點。

  「小白,過來」小練對著她招手。

  小君聽到後,想都沒想,立刻跪趴在地上,朝小練爬了過去。小練立刻拿出狗練,套在小君雪白的頸上,然後朝公園深處走去。

  「哇!!真的耶!小練你果然沒騙我」

  「沒騙你們吧!這女人是我的母狗」小練得意地說道。

  小君這時已經被性慾沖昏頭了,她像狗一樣伸出舌頭,舔著在場每一位小朋友的小腿,還用細嫩的臉龐去磨這些孩子腳。

  「真沒家教!!」小練拉了拉狗鍊,踢了小君的屁股一下。

  小君立刻對著小練晃動著屁股,小練做了個手勢示意小君趴下,小君立刻聽話地伏在地上。

  「這母狗很好玩喔!!首先先把她的衣服扒掉吧!!」小練手一揮,一群小鬼立刻擁上前,東扯西弄地,就是無法把小君的衣服脫掉。

  「唉呦!笨耶!我來」小練很快地就把小君的衣服脫光,潔白豐美的身體,像犬畜般地趴在地上,乳房因為地心引力的作用,更是顯得碩大,小練拉了拉乳頭。突如其來的刺激,像電流般地傳到小君的腦裡。

  「啊∼∼嗯∼∼∼」小君悶哼了一聲。

「好好玩∼∼」其它的小鬼見狀,也七手八腳地在小君身上隨意抓捏,原本就性慾高漲的小君,被弄的嬌喘噓噓,淫聲不斷。

  小練不愧是有經驗的孩子王,他把小君像母豬一般地踩在地上後,翻轉過來正面朝上,然後把小君的雙腿像青蛙般地張開,小君私密的部位一覽無遺的展露在一群孩子面前。被窺視的快感加上背德的行為,小君很快地覺得眼睛一黑,無與倫比的高潮向小君襲來。

  「這麼快就高潮了!真是賤!就像那個人說的一樣」小練喃喃地說道。

  「好啦!剛剛各位不是想上廁所 ? 現在這裡有個廁所,你們就上在這吧!」小練指了指正在地上抽慉的小君的陰戶說道。

  「這樣好嗎?」一個孩子擔心地問道

  「我說這樣就這樣!不尿就算了」小練有點生氣「尿就是了∼∼」

  於是一群小鬼便圍著小君把剛剛積存已久的尿液全部噴灑在小君的身上。

  「啊∼∼∼ 謝謝!謝謝!請多給我一點…啊…」小君像瘋了似地,不斷地在地上抽慉並囈語著。

  「嗯! 11點了!該走了」小練看了看手錶後說道。

  「那她呢?」

  「別管她」說完小練掉頭就走,其它小孩見狀,也跟著一哄而散」

  「啊∼∼主人∼∼別走!!主人!我還要!!」小君聲音漸漸地微弱,也許是高潮的滿足釋放了積存的性慾,小君覺得身體好重,眼皮也是。

 就在半夢半醒時,小君聽到了一些腳步聲,她覺得自己被放上一個平面後,被人推動著,也許是因為太累了,小君始終無法把眼睛張開,忽然,她覺得身體好溫暖,有好幾隻手不斷地在她身上揉來搓去,小君絲毫不想移動,只是乖乖地任由擺布,就在小君覺得通體舒暢,似乎連心靈都被洗滌過一般的時候,她聽到了敲門聲

  「小君!你在洗澡啊!?」聲音是小君的老公。

  小君努力地把眼睛張開。

  「咦!?這不是我家浴室嗎 ? 我怎麼會…」一大堆的疑問湧上心頭,門外的敲擊聲越來越快了

  「是…是我啦!我在洗澡」小君趕緊回答。

  「喔!叫那麼久都不回答!該不會睡著了吧」丈夫嘟噥著念著。

  「快好了∼∼我馬上出去」小君答道。

  「難道剛剛是在做夢?不過就算是夢!也太真實了吧」一想到剛剛的事,小君不禁羞紅了臉。

  「若不是夢!我怎會在這呢?」小君抱著滿腹的疑問,走出了浴室。

               (六)

 經過上次似夢似醒的調教後,小君已經漸漸承認自己的奴性,現在她很聽話地每天晚上都上網和她的主人聊天,也定期地執行一些調教,讓小君很驚訝的是,小練似乎和她的主人已經取得某種程度的聯繫,現在調教的內容很多時後是由小練進行的。小君心裡雖然疑問重重,可是她並不敢直接問她的主人。這天小君的螢幕上閃出了一串指令。

  「明天週六,有一家幼兒園需要一個代課老師,妳去當代課老師吧,明早8點會有一輛車來接妳,妳直接上車就可以了。還有,記得把陰毛剃乾淨,好好表現,別讓我失望喔。」

  「是!主人」小君心想,反正明天老公還要加班,自己也沒啥事做,於是便答應了,隔天一早,果然有一台黑色的高級轎車停在門口。

  「哇! 看來主人是個非常有錢的人」小君不禁在心裡暗暗幻想主人的種種,梳洗打扮好後,小君選擇了淡雅高貴的套裝,齊膝的短裙讓小君看起來更是端莊,小君開了車門後,本想看看司機的長相,但這台車是改裝過的,乘客座位被一片漆黑的玻璃檔住,完全和前座分隔開,小君有點嚇到,呆立了一會,直到聽到司機說「請上車」小君才顫顫兢兢地坐了進去。等到車門一閉上,整個後座是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突然一個聲音傳了出來。

  「母狗,我也在這裡」

  小君很快就認出這是小練的聲音,她朝著聲音的方向轉過頭去。

  「啪!」小君被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賤狗!太久沒被調教!忘了怎麼打招呼了嗎?」小練大聲地說道。

  小君馬上跪在座位上,朝著聲音發出的方向猛磕頭。

  「汪汪汪!」

  「嗯!這才像樣,待會妳要去當一群幼稚園的小朋友的老師,我呢!則是班長,所以待會要請老師多多指教了。」

  小練邊說邊把手伸入小君的套裝內,揉捏著小君豐滿的乳房。

  「是…是的….啊….我會…努力的…啊….」小君就這樣一路被小練揉揉捏捏地來到了幼兒園。

  一下車, 小君往週糟瞧了瞧,發現這座幼兒園竟然是座落在深山裡,除了幼兒園外,四週都是一片荒煙蔓草。

  「這種地方倒底是怎樣的小孩來上課的阿??」小君心裡滿是疑惑。

  「走吧!老師」小練推了小君一把。

  「喔!嗯」小君應了聲就隨著小練往園內走去,在辦完一些手續後,小練領著小君來到教室。

  進了教室,小朋友們嘻鬧成一團,似乎完全沒注意到小君進了教室,直到小練拍了拍手。

  「好了!上課囉。」

  小朋友們這才安靜下來,一起看著小君。

  「看起來很正常嘛∼」小君暗吐了口氣。

  「各位小朋友好,我是今天的代課老師……」小君簡短地自我介紹後,就開始上課。

  畢竟是幼兒園,上課的內容無非是陪小孩玩玩遊戲,做做勞作之類的課程。上到一半,小君覺得索然無味,心想為何主人會叫她來做這種無聊的事。忽然,有個小朋友舉起了手。

  「老師,我想上廁所」說話的是一個長的清秀娟麗的小女孩。

  「嗯!好!快去快回」小君笑著應著。

  「可是!」小女孩看了看自己的腳。

  這時小君才發現,這小女孩的腳裹著紗布,無法自行走路,只能透過輪椅行動。

  「可以請老師推我去嗎?」小女還央求著,小君心裡一酸。

  「嗯!小朋友們先自己做,有問題問小練班長,我送這個小朋友去上廁所」小君看了小練一眼,小練用奇怪的笑回應了她。

  「好!!」小朋友們天真地回答著。

  小君小心地推著小女孩的輪椅,途中,小女孩對小君說。

  「老師,我叫珊珊」

  「喔!好可愛的名子喔」小君答道。

  「老師好美喔!」

  「啊!那會!妳也很漂亮,一定很受班上同學的歡迎吧?」小君趕忙說道她。

  「嘻嘻!老師真可愛!」珊珊詭異地笑著。

  被一個幼兒園的小女孩說可愛,小君覺得十分地怪異,這小孩會不會太成熟了點?

  「嘻嘻!老師!廁所到了,可以請妳抱我上廁所嗎 ?」

  「喔!好阿」小君趕忙說道。

  畢竟還是小女孩,小君輕鬆地就把珊珊抱起來,幫她把內褲脫掉後,抱到馬桶上坐著。然後小君就把門關上,在外面等著。

  「老師,妳有沒有男朋友 ?」珊珊俏皮地問著。

  「阿!老師年紀都這麼大了,老師結婚了喔」小君笑著答道。

  「才怪!那老師為何沒有陰毛呢 ?」

  小君的頭像是被榔頭重重地打了一下,以為自己沒聽清楚。

  「你剛剛說啥 ?」小君訝異地問著。

  「沒阿!我說妳說妳年紀大,但為何沒有陰毛呢 ?母狗」聲音從廁所內傳來。

  「我說!妳這沒禮貌的母狗!還不知道我是誰嗎 ?」珊珊稚嫩地聲音高分貝地響著。

  小君嚇得坐到地上,反射性地喊出。

  「主…….人??」

  「沒錯!那個人就是我」

  「怎麼…怎麼會…」小君結巴地說著。

  「怎樣!不滿意嗎?」珊珊厲聲地說著,口氣就和網上的主人一樣地蠻橫不講理,小君忽然覺得下體一濕。

  「沒…沒有…..」小君趕忙像狗一樣地趴著。

  「我們回去吧!」珊珊說道。

  「是!」小君小心地把珊珊放回輪椅上後,準備推她回教室。

  「等等!」

  「衣服脫掉!」珊珊命令著。

  「可是…」小君正想回話,忽然又想到接下來可能的調教,下體氾濫得更是厲害,於是聽話地把衣服脫光。

  等到小君脫光後,珊珊從輪椅上站了起來,走到小君面前:「母狗,坐下」

 珊珊命令著,小君聽話地擺出狗坐的姿勢。珊珊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用幼小的手在小君的身體遊走,就像在審查牲畜般地,這邊捏那邊摸的。小君被珊珊摸的興奮異常,這種被小孩當畜牲玩弄的異色世界,讓小君幾乎達到了高潮。摸弄後,珊珊拿出了一套馬鞍,合了合小君美麗的肉體後,很快地把這具馬鞍安裝好。然後珊珊還在小君的口裡塞了個口啣,這個口啣兩邊個連接著一條線,功能就像韁繩一樣。小君很快地意識到自己即將成為珊珊的座騎。想到這附難堪地模樣萬一被其它小孩看到,那該會是如何地羞愧!在小君沈浸在變態的幻想的同時,珊珊拿出一條像是馬尾的東西,這條馬尾的根部是一個像三角椎形狀的按摩棒,珊珊拿這按摩棒在小君濕透了的淫戶抹了抹後,快速地插入小君的肛門。小君還來不及反應,馬尾巴就固定在她肛門裡了。

  「好了!這樣好多了!畜生就該有畜生的樣子」珊珊嘲笑著說道,聽到珊珊這樣說,小君漲紅了臉,低了下頭。

  珊珊笑了笑,就跨坐到馬鞍上,用腳踢了踢小君的肥乳拉了拉韁繩後說。

  「走了!」

 就這樣,小君慢慢地爬向教室。一路上,似乎所有的小孩都見怪不怪地看著小君像頭母馬般的樣子,正常地玩耍著,就連其它的老師也視若無賭,珊珊甚至還停下來,騎在小君身上和一個老師聊天,所有的人似乎都認為小君這種樣子是很正常似的,終於回到了教室,剛剛還站著上課的老師,現在去像頭畜牲般地被騎了回來。

  「我回來了!」珊珊大聲地說道。

 小朋友們個個都望向她們,小君羞愧地頭低低的,但陰戶卻不爭氣地滴著淫汁。珊珊下了「馬」後,把小君牽到教室後面,然後把她練在垃圾筒旁邊。小君就這樣袒露著豐滿的乳房,濕淋淋的淫戶,像頭畜生地被綁在教室後,所有的小孩都不把她當成人,下課後還牽著她到處逛,還有小朋友把吃剩的午餐伴在一起給她吃。小君在這種異樣的氣氛下似乎漸漸地認同了自己的身份,一頭實實在在供人使用的家畜。

家畜(七)

「小君快去撿」一個小男孩用力地甩出一塊飛盤後,對著赤裸著身子蹲坐在一旁的小君叫喊著

小君聽到後,立刻甩動著白嫩的肥臀帶動著插在肛門上的假尾巴,如同犬隻般四肢著地地跑了出去,那對34E的肥奶也跟著不斷地甩動著,撿到飛盤後,小君努力地用小嘴咬著飛盤跑回小男孩站立的地方,然後擡起上肢,吐出舌頭不斷地對小男孩獻媚。

「好了!下一個」珊珊坐在草地上的一個優雅的圓桌旁喝著香甜的紅茶。

珊珊說完,另一個小女孩很快地上來,把小君的鍊子從小男孩手上接過來,撫摸著小君漂亮的臉蛋和身體。

「小惠!你想怎麼玩?」珊珊優雅地問著

「嗯!我想要看狗狗交配」小惠開心地說著

「這好辦!阿威你去把黑豹牽過來」珊珊吩附隨侍在一旁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很快就把一頭雄偉黑狗牽了過來,即使小君再怎麼投入母狗的角色,此時也嚇得直發抖。畢竟真的要和一條狗交配已經超出了她心裡的界限。

「求求你!不要讓我跟狗交配」小君幾乎快哭了出來

「哼!不要以為黑豹說幹你就幹你!他可是會挑的!」珊珊怒道

被珊珊這樣貶抑,小君心裡一酸,畢竟自己也是個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竟然被說得好像連狗都不想幹。豆大的淚水不斷地從小君美麗的大眼睛中竄出。忽然小君覺的臉上有一股暖流,溫柔地洗滌著她的淚水,原來是那隻叫黑豹的狗,伸著舌頭不斷地舔舐著小君的臉龐,舔完臉後還直接往小君的陰部舔去。

「啊!哈哈!阿!哈!不要!好癢」小君微微地抵抗著。

小君心裡開始有了一股異樣的感覺,她覺得好溫暖,厚實的舌頭不停地舔著早已氾濫成災的陰戶,心裡那個空虛似乎已經被填補,小君竟然開始自動地擺動著腰肢,迎合著黑豹的舌頭。

「哈哈!看來黑豹還挺中意這條母狗的」珊珊拍手高興地說道。

「是阿!之前那幾頭黑豹都沒這麼溫柔呢!」小惠在旁附和著。

「啊!不要再說了!求求你們!不要讓我被狗幹啊!」小君言不由衷的哀叫著

「少來!我看是妳這頭發情的母狗勾引我家黑豹吧!」珊珊捏著小君的肥乳說道

「嗚嗚嗚∼∼」小君已經快被情慾擊潰了,忽然,身子一抖,一股透明的液體從陰道噴出

「啊阿啊!!」這母狗竟然被狗舔到潮吹了,小君訕笑著。

「嗚∼哈∼嗚∼∼汪汪∼,再快一點∼啊啊∼哈哈」小君伸著舌頭,屁股不斷地搖晃著,妨彿使盡所有力氣地想要讓狗莖能更加深入。

「小君要求求黑豹呀!這樣黑豹才會插快一點」珊珊撫摸著小君扭曲的臉龐說道

「黑…黑豹老公,求求你再用力插我這隻母狗∼哈哈∼啊啊∼我願意當你的老婆∼哈哈∼一輩子給你幹∼汪∼哈∼哈∼」小君不段地叫喊著。背德的淫樂將她不斷地帶上無止盡的高潮。而這一切都被在一旁的黑衣人手上的DV拍了下來。

過了好一陣子,黑豹才和小君分開,此時小君已經不省人事,珊珊交待了黑衣人一些事情後,就離開了。等到小君一醒後,已經在自己家裡的床上了。一切就像是一場夢般,但小君此時已經不再懷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