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妊娠曲6

 

但是已不再那么痒了。

  早已听闻伊川是真正的性虐待狂的林与张,现在就看住他发挥鞭技。

  飞扬的鞭子,一鞭又一鞭的在江美子的双臀上增加一道道的红痕。

  “呼呼呼,看到太太的屁股吧,被鞭打得肿起来了,真是好丰满呀。

  发出像地狱的恶鬼般别有深意的笑声,伊川继续鞭打。

  让江美子的双臀像是有电流在游走一样。

  “呀、呀”的惨叫高呜住。

  当江美子被实实在在的鞭打之后。

  首先感到的是叫人疯狂的恐怖与痛楚,然后是屈辱,气力好像全消失了。

  不,还有住幸福永远从自己身上远去的绝望。

  “啪啦……啪啦……”

  “呼呼呼,现在求饶还早住呢,太太。再好好的大声哭叫吧。

  扬起的鞭子又再打在被鞭打的江美子双臀上,留下了一道道赤红的痕迹。

  当鞭打结束时,江美子所有的感觉都崩溃了,眼神昏暗的看住张。

  那是她失神之前的最后知觉。

  “唔呀……畜生……畜生……”

  边叫住边喘息。

  张像伊川他们一样在观看,虽然不知江美子因何理由而厌恶伊川。

  但没有同情。

  相反,对因伊川出现而让江美子有如此意料之外的状况,他们只感到新鲜。

  张就看样看住眼前的女人无助的去抵抗侵犯。

  张也是狂热的性虐待者。

  但是,张得意的是用人的羞耻观来凌虐,相反伊川则是直接对女体施行拷问,两人各自有住微妙的不同。

  “真不愧是伊川。这样直接的奸虐女人,哈哈哈。”

  张对伊川奉承的说。

  向伊川奉上江美子,无非是想满足伊川而已。

  “长官的过奖真是叫我光荣。不过,我接下来的处置,才真的叫人乐在其中。

  说完就叫秘书塚本,动手把江美子的双脚用绳缚起来。

  然后把绳系上天花板的钩子,一路拉上。

  最后在张眼前,江美子的双脚已被绳索绑起,浮在半空之中。

  “哈呀……什么,在做什么,不要,怎可以这样的,不行,难以置信。不要。”

  面对自己被以这样的姿势吊在半空的江美子,她泣叫住悲鸣。

  哭叫中的她,身体像在恶梦中的不断在摇摆。

  但是对双脚被无情的吊起来的江美子。

  这不止无作用,体重更全难在上半身的绳索上,加上首腕,让她叫痛不已。

  “哈呀,畜生,停手……够了,不要。”

  在江美子持续的悲鸣中。

  伊川捧起江美子的一脚,将之绑到同高的一条柱上。

  让江美子的身体,下半身变成一个V字型。

  “呼呼呼,真是有趣呀。让好性的马尽情的去哭叫,才是最有趣的。”

  伊川在江美子身旁不住打转,欣赏住她的双臀。

  江美子的双臀还残留住无数的红痕。

  而虽然如此,却无损双臀的肉感,反而有种微妙的,色欲横流的感觉。

  伊川就像汽车修理工一样,爬到了有住无数红痕的江美子双臀下面。

  用他那枝涂沫住汁液的笔,在屁股上涂抹。

  “哈呀,痛、痛呀,不要。够了,不行,我说不行呀。”

  江美子激动的悲叫,而伊川则碎碎念的在涂抹。

  “呼呼呼,除了痛的感受,也有快感吧,太太。”

  “哈呀,痛……畜、畜生,我快疯了呀。哈呀,呀呀。”

  “就尽情的再好好哭几次吧,太太。太太愈是悲叫,我可愈是兴奋。”

  伊川把笔还给塚本,他已在江美子的屁股上涂了个彻彻底底。

  然后拿打火机烤灼江美子的屁股。

  伊川嬉笑住,静心欣赏那现在正被火烫到的屁股。

  “哈呀,热……好像火烧一样。”

  “美丽的人妻呀,屁股可真的是被火烧呀呀。呼呼呼……那样的话就尽情哭过够吧。”

  伊川小心的控制住火势。

  这决不是伤到人的火,但贴得够接近。

  却让人承受不住那可怕的热力。

  火焰在江美子的双臀附近徘徊,热气烤着这满是脂肪的地方。

  “热……啊呀,怎可以,别烧我呀,呜……热呀……”

  颤抖的江美子的肢体,扭曲到像只虾子一样,江美子疯狂的泣叫。

  痛与痒,热力逼人,江美子全身是汗闷叫不绝。

  “呼呼呼,这样子真是太有趣了。但只是我一个的话……”

  张听了后也拿出打火机,加入到伊川之中。

  在左右沟谷间,分持左右臀瓣,用打火机烤。

  “啊呀……畜生,啊呀,啊呀。”

  泣叫中的江美子全身僵直,痛苦到接近麻木。

  眼神空洞,一片虚无。

  直至火炎再次接近,让江美子又再扭动身体。

  “啊呀,畜生。”

  什么也不想,只管住叫,江美子迷茫失神。

  “可不能这么快晕。还有得受啦,太太。”

  伊川执拗的用火攻,让江美子再次挣扎起来。

  但是江美子已被他逼到像死人一样。

  江美子的柔肌僵硬的在痉挛,现在的江美子真是痛不欲生。

  不知失神了多久。

  回复意识的江美子,再次张开眼,却只见伊川和张在淫笑。

  打火机己不见了,但江美子仍被吊住。

  “太太,恢复感觉了吗。痛到失神,我就不能再玩了。”

  伊川恶作剧的说。

  “呀呀……畜、畜生。”

  江美子,看住伊川的面容在哀叫。

  这是一个多叫人害怕的男人,真正的虐待狂……江美子想住。

  虽然至今为止都是面对野兽一样的男人,但是在奸虐的同时,也以让她被强迫感受到快感为荣。

  精神虽然痛苦不堪,可是肉体上的痛苦却不是那么强。

  但是,伊川不同。

  他是不放过施予肉体痛苦的。

  对伊川这和以往的人全然不同类型的人,江美子感到好恐惧。

  双臀上还是又痒又痛的。

  “好了,接下来太太。好好的看一看好了,必定叫太太羞耻到无以复加的。”

  江美子听到伊川的这一番话,所为羞耻到无以复加。

  叫江美子单是想他有多恐怖,就快吓死了。

  会被伊川强奸吗……绝对不只这样的。

  “不、不要……救我……谁来救我……畜生。”

  江美子本能的大叫。

  “呼呼呼,这么健美的屁股要如何对付呢。太太猜到我的打算吗,呼呼呼。”

  “什、什么都不要做呀,不、不要……”

  “太太,我想可不只打开你的双脚,看看就算够羞耻的程度。”

  林拉住江美子的头发道。

  林可是很有兴致的想看伊川的做法。

  “呼呼呼,愈好强的女人,玩起来才愈有趣呀,太太。”

  说毕,就动手伸向江美子被吊起的两脚中的右脚。

  “呀,呀呀。”

  江美子原本左右脚都是平衡被绑起的,现在右服被松开再往上绑,可是左脚却被松绑回到地上,结果就让她的下体大开。

  “你、你不是人……怎可以这样做的。我快疯了。”

  江美子顿悟伊川的卑鄙意图,狼狈的大叫。

  长期被吊起的身让,已经让双脚疲软了。

  “呼呼呼,明白了吧。试试提高左脚,高一点风景也好一点。”

  点燃了香烟的伊川淫笑住。

  “呀、呀呀、不要、已经、不行了。”

  江美子以被逼急了的表情惨叫。

  而不管她如何咬牙发力,或双眼拚命的求饶。

  左脚都不堪重力的支撑。

  用尽全力,也仅只让左脚稍稍提起。

  江美子咬牙苦撑,尽力提高脚。

  一段时间经过之后,左脚的感觉已像变成石头一样。

  伊川与张,只是注视住江美子淫笑不绝。

  “差不多了太太,可是让我欣赏了一番漂亮的风景……”

  “怎、怎可以……呀、呀呀。”

  不管如何咬牙苦撑,总有力歇的时候,江美子在支持不住了。

  左脚的力量耗尽,右脚极为辛苦的被高吊住。

  江美子闭上双眼,咬牙苦忍,拚命的摇头。

  “呀、呀呀……不行、不行呀。”

  虽然不情愿,左脚力歇还是免不了的。

  江美子的下体,再次变回双脚大开的难看姿势。

  “呼呼呼,全开了呀。自己把阴户张开,真是淫荡呀,太太。”

  伊川叽笑道。

  听到这里的江美子,再次尝试修整姿势。

  “哈呀,不行,不行了。”

  不管再怎么用力叫,双脚都无力再次并拢。

  江美子的右脚仍被高吊起来,左脚无力的垂落,姿势毫无防备。

  那是女人不能忍耐的姿势。

  所有隐秘之处都活生生展现人前。

  “管么了,太太,那么想让人看吗。”

  伊川把鼻靠贴而来。

  张、林、塚本等则围在江美子身侧。

  “哈呀,不行,别看,别看呀。”

  “太太,是自己把脚打开的,怎么又叫人不看呢。呼呼呼,应该是看过够吧。”

  伊川的喉咙骨绿一声,把手指伸向了女人的最奥秘之处。

  江美子被分开的女阴。

  那是用了不少钱和权力,才换得一窥这隐秘之处的机会……伊川露出一副男人的淫邪之色。

  “哈呀……还想怎样……畜生,我快发狂了。”

  “呼呼呼,痛不欲生吧,太太。但是你可是任由我置之中,我可还要好好的欣赏你的反应。”

  说完之后的伊川,就以左手作扶助,右手握住那涂满汁液的笔,往女体最奥秘之处涂。

  “呀,这次又想怎样……不要,不行,停手。”

  “完全涂满了。呼呼呼,马上就可以看到有反应了,刚刚你的屁股也尝过味道了吧。”

  “呀、呀呀……不要,啊呀。”

  伊川过份的缓缓用笔去加以刺激。

  由淡红色的肉壁到女性的花蕾、两片花唇,残酷的以笔一一涂过。

  深埋在江美子内的笔,把一齐都涂得滑溜溜的。

  “呀呀、怎会的……哈、哈呀、呀呀。”

  江美子哀绝的反覆在悲鸣。

  在江美子凄怨的“哈呀、哈呀”声之,似乎在哭诉住什么“呀呀、唔呀呀……呀呀呀呀……”那是被逼到极限的叫声。

  早先虽已受过那笔上汁液的酷刑。

  而如今和肉感的盛臀不同,是最敏感的粘膜和嫩肉。

  已经,快要颠狂了。

  “呀呀、呀啊啊……好痒。呀呀、又一次的、呀、呀呀、好奇怪呀。”

  江美子快疯狂的闷叫。

  激烈的摆腰,身体反弓起来。

  “好了,长官。好好的看住我如何玩吧,呼呼呼。”

  淫笑住的伊川,由塚本的外套中取过一件金属的阴户洗濯钳子(可能为一般俗称的鸭嘴器)插到正痒的江美子阴户之内。

  “哈呀、痛。”

  “呼呼呼,还有呢,现在才刚开始。”

  肉户已惨被洗濯器张开。

  然后一个个的桌球般的铁球被放进了江美子体内。

  “哈呀,还要怎样,不,不要呀。”

  “呼呼呼,接下来,好好的大声痛哭吧,太太。”

  看住铁球深埋进去,将洗濯器接上电线,伊川再从外套中取出连接着的控制器控下开关。

  什么也说不出,张与林只是深感兴趣的俯身前看。

  伊川低笑住,把开关推到第一阶段。

  “胡、啊呀……依呀……唔。”

  这一世都从没试过的惨叫,自江美子的喉中发出。

  全身激震,身体不能自制的发抖。

  然后伊川一度关掉。

  但是他却马上开到更大。

  “依呀呀呀呀……唔呀。”

  金属般的悲鸣持续,江美子的身体弹跳扭动。

  而看到这的张。

  “用电力……原来是用电来干女人吗,厉害。”

  低叫住。

  张可是非常喜欢用电力干。

  只是怕手下的女人们受不了这危险玩意而发狂。

  一旦发狂的玩,那就不能玩了。

  猜到张的怀惑,伊川笑住说:“长官,不用担心的。绝不会让太太发狂的。我在担任旧害兵队将时,已掌握了使用电力的界限。”

  说毕,就按停了开关。

【人妻妊娠曲】7

 而江美子已经完全无法思考了,整个人都为之狂乱。

  被绳捆起的身体像只虾子一样扭曲,高声泣叫。

  现在的她双手和右脚被绑,仅有左脚松开。

  “不要呀……杀,把我杀了好几了。”

  “呼呼呼,再哭呀。要尽量的大声哭喊呀,太太。”

  伊川好像带着非常强烈的怨恨似的,又一次的按着了开关。

  被电流贯通的女体。

  而且是女人最敏感的所在被电流通过。

  乃是非常残酷无情的,新式的地狱。

  江美子的唇几度张开,流住唾液。

  江美子在高扬的淫叫中几度失神,高潮不绝。

  被电流贯通的江美子,直到失神时才告结束。

  而那还是因张说动伊川之故。

  江美子形状美好的乳房,还在抖动痉挛着。

  刚才被电流贯入,让江美子的身体泛上一层油光。

  “太太,可是很久没有那么尽兴了。想不到被电流电激,太太的美丽胴体会如此欢迎。”

  伊川面色愉快的说着,两手温柔的揉弄在江美子身上。

  “呀呀……伊川先生,已经无法忍耐了。”

  江美子喘息着道。

  那声音和最初的强硬成强烈反比。

  “呼呼呼,看来学乘了。太太,反省了吗。”

  张抚着江美子的面颊问。

  “对,对不起……江美子,反省了……”

  “那么,就老实的好好让伊川先生抱。”

  “呀呀……江美子,想做伊川先生的对象……好吗,江美子非常可爱的……”

  “呼呼呼,一开始便那么坦率就好了嘛,要想那么久才懂学乖。呼呼呼……好吧,给伊川先生服务吧。”

  好不容易眼前的江美子才能让张放下心情笑得出来。

  “呼呼呼,太太不用担心的,我就尽情操你。那么可爱的腰肢,扭起来一定很爽的了,太太。”

  伊川开心的动手脱衣服,而伊川的秘书塚本,就邀请林和张先得到邻室一避。

  伊川和江美子二人,很快都下身全裸了。

  看着眼前的天花板。

  江美子感到害怕的“呀呀”叫着,脸色的羞屈,比在丈夫面前被干还强二倍有多。

  “那已是很久之前了。宪兵时代,为了追求新潮,曾把真珠埋入那话儿,侵犯过十余名的女犯,呼呼呼,我可足足镶了八颗。”

  伊川自傲的说着。

  但是江美子已面容苍白,一副怕死了的样子。

  “看起来,太太。这样还不满足吧。呼呼呼,既然太太那里喜欢就好办了。”

  伊川小声的得意住说。

  可怕恐怖的伊川面向着眼前的江美子。

  而江美子看在眼里,背脊犹如有一股恶寒走过。

  把镶真珠的男根插进在那里,真是非常变态。

  “怎样,太太。想要试我的真珠吗,哈哈哈。”

  “……你好酷呀……但,我有点害怕……”

  江美子配合着低沉的柔顺道。

  刚才已经看过,他可以恐怖到何种程度。

  相比起林来犹有过之。

  被林侵犯时,张总会控制着别过极限,到底只是一般肉棒。

  但是伊川,在那里镶入真珠的话。

  江美子单想到此就身体发震。

  “一旦尝过了味道,就弄也离不开我了,哈哈哈……今夜的太太可很可爱呀。”

  “唔,开心呀……江美子、江美子好可爱的……”

  江美子痉挛般的陪笑住。

  回想刚才,被电力贯通的情形,让伊川大声发笑,而现在要自己亲自插入,遂先把手指插入。

  面对那执拗的变态心理,非要看到江美子一脸软弱甘美的闷骚表情,她己无从再抵抗了。

  “好,伊川先生。这个装扮不好吧。

  绳、解开绳……”

  江美子轻扭腰说道。

  两手和右脚悬吊在天花板处。

  要以这个姿势被侵犯,实在太凄惨了。

  “拜托,解开绳……”

  “呼呼呼,不能解开绳呀,我就是喜欢侵犯被绑的女人,受不了那种刺激。”

  伊川大感有趣的说着。

  伊川只继续用手指,折磨着眼神哀怨的江美子。

  “呼呼呼,太太,好敏感呀。已经那么濡湿了。”

  “呀呀……求求你,这个状况会好痛的……解开我的手吧。最少,用别的姿势来绑好吗,拜托。”

  江美子至此只能依着伊川的喜好说。

  而伊川细思了一会后,邪笑道。

  “也好,用相同的姿势侵犯,就不够有趣了。呼呼呼……一会身就把你绑到像表演杂技的人一样。

  江美子被吊起绑着的右脚被解开。

  “太太的身体好柔软,可以摆些高难度的姿势。呼呼呼,绑怎样的姿势好啦。”

  江美子的右脚被解开后,遂能变回站立的姿势,让伊川去思考。

  而手也被解开,缠绕胸前的绳索得以解脱掉。

  而在这之中,美丽的肌肤上残留着触目的鞭痕。

  江美子看到这些绳痕,身体本能的加以遮掩。

  而再一次的把被剥下的黑色迷你裙穿上,基于她女性羞耻的本能。

  “呼呼呼,太太,想到有趣的姿势了。对了太太。先把那碍眼的裙子剥回下来。”

  伊川重新拿起绳索说。

  江美子默然的呆立,之后只好依言动手去拉迷你裙的拉链,然后她突然的抓起放牛肉的盘子,往伊川的头上用力敲下去。

  “呼呀﹗”

  伊川,被江美子突然的反击打中头倒下。

  被牛肉盘子割伤,伊川的头喷出鲜红。

  在伊川的高声呻吟之中,他滚倒地上。

  “天罚,谁会任由你玩弄呀,我要自由。去死好了。”

  憎恨的睨视着伊川一眼,江美子吐出梦想了不知多久的逃脱愿望。

  总之先要逃走……从这店子跑出去不知有没有人。

  但不管如何只有先逃为上……出到庭园之中,江美子忙着寻找最近的出口。

  可是实在太广大了。

  离开去饮酒的张,大为震惊。

  因为听到伊川的悲鸣声,而回来一看就看到伊出的头被打得流血。

  而在庭园中是还穿着迷你裙的江美子,地上是打磞了的牛肉盘子。

  “林,那女人在那里。别让她逃出去,给我捉回来。”

  张大叫。

  而比他叫的更早,林已冲向了江美子。

  江美子如梦幻般的逃了出来。

  “救命,谁呀,救我。”

  难以想像的她全力奔逃。

  但就在走到池边时,江美子被从林木中飞扑而出的林捉着,倾刻间被制服。

  “呀呀,不要,救命啊,救命啊。”

  江美子悲怆的救求声,在虚幻的夜空中高响。

  江美子的双手被反绑在柱后。

  身上还系着迷你裙,两脚大开,被绑在青竹的两端。

  而青竹又被高吊起,而摆出了一个毫无防备的姿态。

  这里是黑川组的地下密室。

  江美子被男人们包围着。

  林、板部以及稻叶教授。

  “太太,真是意外的久别重逢呀,很大件事呢。竟敢把伊川先生打至头破血流,让长官大为震怒。”

  捏着江美子的头发,板部叫道。

  久别再见的江美子,腰肢还是那么性感,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香气。

  虽然么久没见,但是其姿色反而更胜往昔……虽还在颤掉害怕之中。

  但敢和长官作对……真是不能少看她这女人……虽然那样想,但板部却以可怕的面色睨视着江美子。

  伊川可是对黑川组来说,很重要的大人物。

  暴力团体的海运业务,可是很依赖,伊川他的援手。

  而敢把伊川打伤,可不是说笑的事。

  “太太,明白现在自己的处境吗。不过,太太的身体好像更胜往昔呀。”

  说毕,板部感到高涨的期待感。

  没有想到能再一次的见到江美子。

  将之送给蛇一样张时,已料定会失去江美子的。

  可是突然间,张表示要买卖日本妇女。

  听到张的题议之后,板部立即找伊川议员商议。

  而且很快取得支持的承诺,而其中一个条件就是得回江美子。

  久别之后再次落入自己手中的江美子的肉体,份外有新鲜感。

  成熟的美乳,揉搓起来就像涂满乳液一样滑溜,修长结实的大腿,还留着红痕的双臀,让人不愿意放手。

  板部,用手一一确忍着各个地方。

  “唔呀,啊啊。”

  江美子受不了的发出呻吟的闷叫声,但是却被布条封住叫不响。

  被布条封住,让她感到激烈的憎恶与愤怒。

  “什么嘛,那样的眼。”

  板部对着眼前女体最神秘之处,她以憎恶的眼光睨视着,因为女性身上最敏感的地方,也被弄得产生了反应。

  “唔,唔唔,唔呀呀……”

  在布条之下,江美子呻吟的叫道。

  一脸苦痛的神色,仍然用憎恶的眼神盯着对方不放。

  “那是什么面容,这样下来。之前说的事实然是真的,哈哈哈。”

  板部执拗的玩弄着,开怀的大笑。

  直到林叩板部的肩膀为止。

  “板部先生,波士们差不多要回来了。还是早作准备的好。”

  一再玩弄着江美子的身体,板部还是听从林的话。

  板部好不容易站定。

  在这之间的都是成为黑川组二代目的板部,依其风格布置。

  江美子看在眼里,就可以想像。

  板部命令手下解开江美子的绳,让江美子站好,仍然由被缚到了柱上。

  而布条仍留着。

  没有被取出。

  “组长,长官到了。”

  张急步而入,对板部道。

  “板部先生。伊川先生也和我一同来到了。

  要一起看着如何处置。

  明白吗。要使出好的手段,叫太太知道味道呀。”

  张的吩咐充分显出他的威信。

  “交给我好了,长官。”

  说完板部轻笑。

  板部有着让江美子屈服的胜算。

  就看他的手段吧。

  张的佣兵二、三名乘车而至,伴随着伊川来到。

  伊川头上的伤口已被包着,但看起来就觉得痛。

  伊川走到江美子的正面。

  “真是干得好呀,太太。缝了四针。”

  江美子的面上似有话想说。

  “那样讨厌我的吗,我却偏要侵犯太太你。呼呼呼……这样说吧,太太不明白我们这些男人是犯贱的,愈是干不到的愈要干。

  在医院睡在床上时,我就快受不了。呼呼呼。”

  伊川不怀好意的怪声恶笑。

  伊川看着,江美子被布条封着的容颜,而看到伊川的面孔,江美子却像有虫爬过身体似的。

  伊川在男人们之中坐下。

  板部则准备对付江美子。

  “把先生弄成这副样子,看太太你做的好事。”

  以让波士听到的声音,大力的玩弄着江美子的乳房和乳头。

  “唔呀、唔呀呀……啊呀呀。”

  江美子高声呻吟住。

  江美子的双臀上,而伊川则在笑。

  “板部君,解开太太的布条吧。我想要好好听听美女的哭声,呼呼呼。”

  听到伊川所言,板部用手由江美子面拔出布条。

  江美子用无法形容的憎恨眼光睨视着伊川,恨声叫道。

  “天罚的滋味如何。你去死吧﹗”

  “敢向先生说这种话。要接受天罚的是太太才真,这样。”

  板部把手伸向将女人茂盛的毛发全被剃去的江美子的耻兵抚摸道。

  手指一再玩弄和折虐她。

  “哈呀、别碰我、畜生……你们这班疯狂的畜生。”

  “呼呼呼,太太的悲呜真好听。让我好好的细心欣赏好了。”

  伊川忘记伤痛,迷醉的笑着。

  那双眼,看来一点也不普通。

  就像一条死鱼的眼,污浊不堪。

  “不、放手。住手,停呀﹗”

  “早先太太敢叫先生好看。现在自然得要付出代价的。

  但是,江美子决不肯屈服。

  反而愤然的向伊川吐了一口口水。

  “不管将来是谁……早晚会有人杀掉你的。”

  好辣的反应。

  江美子的激烈反抗,反而很对伊川的胃口,伊川满怀着对江美子的情欲,嘻嘻的淫笑。

  就是要不要不要的,才能享受到最大的凌辱之乐。

  回复宪兵时代拷问的乐趣,伊川爽极。

  “畜、畜生、变态……杀了你。”

  “真是好火爆的女人。当面辱骂先生。

  你再叫不,先生还不是会插入进去。哈哈哈,愈抵抗只会愈有味道而已,太太。”

  板部别有深意的低笑,向稻叶打了个眼色。

  会意之后的稻叶退下,暂时消失在地下室之中。

  当稻叶回来时。

  却带着一个女人。

  和江美人好似的美女。

  这少女真给人美得如刚开的清纯之花一样的感觉。

  这名像女子大学生的少女,一丝不挂的被缚着牵来。

【人妻妊娠曲】8

  一脸惧怕的容颜。

  然后稻叶解开少女,一把将慌乱的她推到江美子前面。

  被缚在柱上的江美子看到少女,真是仿如在梦中一样。

  “呀、姐姐、姐姐。”

  突然的叫着姐姐,少女哀思的把脸在江美子脚上磨擦。

  而江美子的面容却一时为之苍白。

  “呀呀,雅子,是雅子吗。”

  江美子忘我的叫着。

  不是妹妹雅子还有谁。

  江美子不惜以奴隶之身,去换取她自由的妹妹,雅子。

  “怎、怎会的……雅子。”

  江美子再一度凄叫。

  雅子亲切的叫唤,满胸幽怨的低泣,不断轻念着姐姐的名字。

  再次听到这把哭声,江美子已明白眼前雅子的苦况。

  “太、太岂有此理了……竟、把妹妹……畜生,饶不了你。”

  激烈的狂怒的江美子,以颤抖的声音高叫。

  “呼呼呼,雅子君现在是我的秘书。还是让你们好好聚聚吧。”

  稻叶在解开雅子屁股上的绳索后笑道。

  雅子死命的抱着江美子的脚,生怕被稻叶带走的狂哭。

  雅子自从被孤身留在日本,虽然幸免于在黑川组的店子中做表演,但却成为稻叶的女人,每晚遭到侵犯。

  “怎、怎会的……你们这班人,你们是披着人皮的畜生。

  疯的……”

  自己的话就算了,但是面对用毒牙凌辱妹妹的男人,让她生出满胸的激烈怒意。

  同时,江美子心底间也升起一抹不安。

  因为她想到,男人们把雅子带来此地的理由。

  “呼呼呼,聪明的太太。带雅子来这里是为什么,你也猜到吧。呼呼呼,就是要你明明不愿,还是得接受先生的那一根,太太。”

  板部神态自若的说。

  “明白的说就是要让那一根去干你。呼呼呼……决定好要把女人的双脚大张,羞耻的摆动了吗。之后就等先生去尽情的侵犯你。”

  “可、可恶的家伙住口﹗我不会让你们这等畜生插的……”

  江美子本能的叫道。

  还以为怎样干也不会再反抗的女人,可是眼前的江美子再一次注满拚死抵抗的勇气。

  就如被追捕的羊,对狼拚死作出反击的姿态。

  江美子自己,也觉悟到这是被迫到极限的最后反抗。

  到这地步,江美子绝不屈服。

  “好吗,那么不愿意让先生的那一根插入的话呀,太太。”

  “不要,死也不要……谁也休想再用那一根干我……”

  “呼呼呼,好吧。既然这样的话,就找人代替吧。”

  板部轻笑着看稻叶点头。

  久等之后,稻叶把雅子拉回来,由身后抱着。

  “呀,不要。”

  雅子,还未成熟的小乳房在抖震,她悲鸣。

  像青涩果实一样的乳房,被稻叶无情的玩弄。

  “呼呼呼,姐姐说了不会让先生的那一根插入。只好找妹妹的雅子来尝尝那一根了。”

  稻叶的两手离开雅子的乳房,将雅子抱到自己膝上去伊川走去。

  “呀、呀呀……不要、饶了我……姐姐救我、姐姐……”

  这一刻,稻叶要让雅子受到凌虐。

  而且是在这一大班男人的面前,被亲姐姐注目之下被辱。

  让雅子羞惭得狂哭。

  “呼呼呼,羞耻也没有办法呀,雅子。我们可帮不了你的。”

  “怎、怎可以的……不、饶了、饶了我、不要……”

  虽然曾多次受虐,雅子还是无法接受。

  不想承受那只手的触感,再也受不住羞耻程度的雅子泣哭。

  不想被那只手摸,但是雅子的乳房还是遭到无情的揉搓。

  “呀呀、呀呀……够了,不要呀,饶了我,请饶了我吧。”

  雅子,在稻叶膝上就如小狗似的羞似哭泣。

  那样子的姿势,被摆成小狗似的姿势,无情又痛苦。

  “呼呼呼,除非姐姐代替,让先生用那一根插她。好了,雅子、别多想打开脚吧。先生可要好好看看。”

  稻叶笑着,捉着雅子的双脚,强行分开。

  “呀呀、不要、救我、姐姐、呀呀、救我。”

  无情的把雅子的两脚大开,让雅子悲呜的向江美子哀叫救救。

  面对求救,而江美子可是被缚之身,根本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空自在听雅子的凄叫。

  雅子悲痛的悲呜,引起江美子的厉叫。

  “停、停手﹗别对我妹妹出手,住手呀。”

  江美子,死命的想要解开绳子,肌肉和绳索发出拉扯的声音。

  “停手,呼呼呼,那让太太代替被先生的那一根放入去好吗,太太。”

  “那、那样的……”

  “别无方法的。除非代替妹妹被那一根插入吧,呼呼呼。

  板部发出恶意的笑声,再一次向稻叶打眼色示意。

  稻叶把雅子的双脚打得更开。

  雅子的脚和膝贴在一起,再靠到身体上去。

  “哈呀,饶了我,请饶了我。”

  雅子以如恶梦中一样的容颜哀声泣叫。

  那姿势,就像刚绽放的花朵就遭到无情的踩摘。

  “停手,别对雅子出手﹗代替……由江美子代替她……”

  江美子置自己的立场于不管,忘我的叫道。

  对可爱的妹妹雅子,她不能无视于她被像被丢弃在慌野之中,视而不见。

  自己的身体遭到怎样的侮辱都好。

  只有雅子,非要守护她于毒牙之下不可。

  不管怎样的凌辱,江美子都要忍耐住。

  为了至爱的妹妹雅子,她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够了,不要对雅子出手……”

  “哈哈哈,那样的话。太太,要让先生的那一根插入。”

  板部抬视江美子的面容说。

  江美子一瞬,以憎恨的眼光投向板部,脸容如覆上寒霜。

  “江美子愿以代替被插……所以,放过雅子吧……”

  板部得意的笑。

  让稻叶停止了雅子的动作。

  “呼呼呼,好吧,太太。先生已经可以了,可以尽情的放进去肆虐。

  呼呼呼……会有怎样疯狂和耻辱的叫声从太太的口中发出呢。”

  使坏的说着如此不知所谓的内容,和伊川淫秽的对话着。

  伊川的神色则不错。

  伊川忘记被打伤的痛楚,与张嬉笑。

  而张则在伊川身边耳语。

  “板部君,让伊川先生得到了太太,而那边的雅子阁下希望如何处置。”

  张指着雅子说道。

  “哈呀。”

  雅子听后小声的悲呜。

  而江美子则大为震惊。

  “怎、怎可以……不行,雅子,放过雅子呀,由江美子……由江美子被干好了。”

  像在恶梦中的江美子急叫。

  让雅子落入和畜生一样的伊川手上,她会死的。

  “那,太太。应该怎样处置你呢。

  呼呼呼……好吧,太太,就依你自己的希望,但是不许再有反抗。”

  张嬉笑着说。

  一开始就已决定好如何处置江美子。

  还未成熟的雅子,张并没有考虑强行去干她。

  只是考虑到要对付江美子,以干雅子来作威胁,江美子就不能不顺从。

  “可以吧,怎样羞耻的事也好,太太也会亲口说出来的吧。”

  “……视乎情况吧……”

  江美子口中不甘的答。

  不知张又会做出什么害怕的事,一想到此,她就恐惧到膝盖发震。

  “什么呀,那样说,是还在反抗吗﹖”

  被江美子反抗的态度激努,激烈的怒鸣。

  若是她不合作的话,就决定把雅子交给稻叶随意处置。

  “哈呀,不、不可以。放过她,不可以的。”

  不知会遭到怎样的对待,想到雅子悲泣的闷叫声。

  江美子只能以凄苦的脸色答应。

  “等等,是江美子不好……不要向雅子出手呀。”

  江美子忍痛的哀求。

  除了江美子自己,还有谁能出手救雅子。

  “拜托,要我说什么、做什么也好。请放过雅子。”

  “呼呼呼,好吗。可爱的太太做得到吗。别忘了呀,只要有少少违逆,就会毫不容情的狠干雅子,呼呼呼。”

  板部夸耀他胜利的苦笑。

  手中托起江美子的下颚,唠唠叨叨的不绝。

  “太太,接下来会有数不尽的羞耻,首先要被先生干。先生肯饶你这一次,你得好好的付出代价。

  哈哈哈……如果有什么要后悔的话,就怨自己身为女人吧。这样子被先生抱的时候,也就能得到安慰了吧,哈哈哈。”

  不止用那一根来慰值太太,今夜还准备了凌辱全餐的板部笑道。

  “怎么了,太太,回答呀。”

  “……明、明白了。

  我全都照吩咐去做……”

  相对的,江美子只能哀愿他们真的不会对雅子出手。

  “不管几次呀,太太。只有满足先生,雅子才可以无事。只要有少少违逆而激怒他的话,哈哈哈。”

  面对板部冷彻的说话,江美子被吓得面容差点变成苍白。

  “呼呼呼,在板部先生用那一根教训太太之前,也让俺对太太指导一下吧。”

  林笑着说,然后行近江美子。

  把口靠在江美子耳边嗫嚅道。

  江美子的面,不由得染红,次之瞬间变为苍白。

  “怎、怎可以的、怎怎样也不行……”

  “不是好说的吗,什么也得答应,否非就由妹妹哭着来代替。”

  林向着雅子方向冷笑。

  这一刻,再粉碎江美子的二度反抗的勇气之后,是再彻底教育她的时候了。

  “不行,只有雅子不行。”

  “是吗,那照说好的,今次得要好好照吩咐做,哈哈哈。”

  “怎、怎可以……那样过份的说话……却不能不去……”

  江美子现在痛苦极了。

  放弃抵抗死掉还好,可是想到雅子哭泣的脸,江美子就不能任由自己崩溃。

  面对雅子被奸污的威胁,江美子已无从抵抗了。

  “不行的话。还是要让妹妹代替吗,太太。”

  “呀呀……过份、太过份……为何要江美子说出口……”

  “好吧,我就让太太的牝户好好反思一下。”

  江美子苍白的容颜更显苍白。

  “呼呼呼,那开始了,太太。”

  板部轻笑,脑中只想着江美子的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