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學生宿舍

今天506寢室早早就熄了燈,而且,大家也不說一句話,各自睡覺。因為今天她們寢室留宿了一位家長,他說是王小蓮的父親王炳。

由於那次玩了說實話的遊戲,全寢室的人都知道王炳每次來看女兒都會和女兒做愛。有一次何靜還代替她接待了王炳,後來帶回了一罐香噴噴的鹹肉,所以全寢室的人都對他有好感。

於是有人就提議:「以後小蓮的爸爸來了,就到寢室裡來好了,不用再去什麼老人公園了。」

誰知道這次外面下起了傾盆大雨,他回不去了。在沒人開口送客的情況下,王炳在這個女大學生寢室裡住了一夜。

大約快半夜了,躺在女兒身旁的王炳陽具也已經翹了半夜了。聽聽寢室裡已沒有了聲音,於是他慢慢地開始行動了。

懷裡的女兒似乎已經睡著了,他輕輕地在她耳邊叫了聲:「小蓮。」

王小蓮迷迷糊糊地回應了一聲:「爹。」

王炳輕手輕腳地脫掉女兒的內褲,爬上她的身子,堅挺的陽具抵在女兒的陰道口上,屁股輕輕一壓,「唔……」女兒有了反應,她摟著父親的身子,雙腿搭在父親的屁股上,細腰輕扭,迎合著父親的抽插。

皓月當空。月光下這間大學女寢室裡,一位老實的農民父親壓在自己的女兒的身體上,正耕耘著女兒青春美麗的身子。王炳叼住女兒的一隻乳房,大口大口地吸著、咬著,屁股不停地上下起伏,陽具在女兒的陰道中進進出出,就像活塞一樣,出入之間帶出了女兒晶瑩的淫水。

不知不覺中,王炳加大了抽插的力度,木架床受不住這額外的衝擊力,「吱勒……吱勒……」地發出了聲響。陽具和陰道快速的摩擦帶來了強大的快感,王炳喘著粗氣,身子上下起伏,狠狠地撞擊著女兒嬌柔的身子。

王小蓮在父親的抽動下嬌喘吁吁,挺動小巧的屁股迎合父親,她已迷失在父親帶給她的快感之中了。

在一百幾十下的抽插之後,小蓮達到了高潮,淫水透過陽具和陰道的間隙流到外面,又滑過暗紅的菊穴,滴在白色的床單上,濕濕的一片。

王炳知道女兒已經洩了,可他卻還在興頭上,陽具依然堅挺粗壯。女兒在高潮的刺激下已經迷迷糊糊了,他看著女兒疲倦的樣子,不再忍心去弄她。

忽然,一滴涼涼的東西滴在了王炳的背上,他伸手一摸,黏糊糊的還有一股腥騷氣味,如同女兒的淫水一般。難道上面……王炳輕輕地下床,探頭向上舖看去。

睡在王小蓮上舖的是錢蘭,她此時正自摸自樂呢!

原來,錢蘭並沒有睡著,下舖翻天覆地,淫聲大作,叫她哪裡睡得著啊?此時,她正自己找樂子呢!只見她一手撫摸自己的乳房,一手伸入內褲裡摳弄,臉上迷醉的模樣讓人看了心癢癢。

忽然,她似乎感覺到有人在看她,睜眼一看,王炳正目不轉睛地盯著她呢!一時間,她羞得不知如何是好,內褲裡的手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只有閉緊雙眼假裝看不到,那樣子真是能迷死人了。

王炳爬到床上,一把拉下了錢蘭的內褲。她的手還捂著自己那少女的重要部位,藉著月光可看到她手指上晶瑩的汁液。王炳輕輕拿開她的手,只見烏黑的陰毛被淫水浸得發亮,一縷縷地貼在陰唇上。

「這丫頭流了不少水啊!」王炳看到這淫糜的景像,陽具再次舉了起來。他也懶得做什麼前戲了,雙手架起錢蘭的雙腿,立馬就把暴脹的陽具插入了她早已潤滑得足夠了的陰戶中。

「唔……」粗壯的陽具帶著熱力進入了自己的體內,錢蘭禁不住發出了一聲呻吟。在同學父親的面前露出這副淫蕩樣子,讓她異常害羞,她抓過被頭摀住自己的臉。

淫水氾濫的陰戶和火熱的胴體告訴王炳:身下的這位元美少女需要他有力的撞擊!他跪在錢蘭的兩腿間,雙手揉捏著她發育得比小蓮好的乳房,屁股大幅度地前後運動,一下下有力地把陽具插入那好像他女兒一樣的少女的陰戶中。

「噢……唔……」錢蘭扭動著細腰,一雙大腿無力地分在兩邊,雪白的屁股嬌羞地迎合著王炳的衝撞。

錢蘭的乳房比女兒小蓮的要發育得好,女兒的乳房一手抓下去就全蓋住了,而她的卻無法用一手握住。「城市的姑娘營養好,奶子也特別大。」王炳心想,雙手更是大力地搓捏起來。一會兒,他伏下身子,拿開她捂在臉上的被子,只見她已是香汗淋漓,一縷秀髮黏在額頭上,雙眼微瞇,一排雪白貝齒緊咬著下唇,彷彿是想堵住那銷魂的呻吟聲,可是那聲音還是從不停張翕的鼻孔中鑽了出來。

王炳親吻著錢蘭,不,確切地應該說他舔著她的臉,啃著她的嘴,弄得她滿臉都是他的口水。

錢蘭只覺得一股濃烈的男人味道撲面而來,下身強力的快感已使她迷茫了、迷失了,她飢渴萬分,不由自住地張開小嘴尋找那瓊漿玉露,貪婪萬分地吮吸著王炳的口水。她已忘記了羞恥,雙手緊緊抓著王炳的背脊,兩腿夾在他的腰上,雙腳不住亂蹭,小腰更是不停地扭動,迎接著他愈來愈猛的撞擊。

王炳吮吸著少女甘甜的汁液,結實的屁股不停地上下起伏,陽具進出陰戶間帶出大量的淫液,滑膩而火熱的陰戶令他快感倍升,他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

忽然,他感到身下的少女一陣痙攣,陰道像小嘴一樣不停吮吸著他的陽具,強力的快感頓時傳遍了全身,他剎間停下了動作,喉嚨裡傳出低低的吼聲。他洩了,滾燙的精液深深地注入了少女的體內。

王炳從錢蘭濕濕的陰戶中抽出陽具,翻身下床,走到門口,「啪」地一聲打開了燈。剎時,七具少女的玉體便呈現在他的面前。錢蘭和女兒小蓮已經慢慢進入了夢鄉,而其餘的五位正慾火中燒,雖然也都閉著眼睛,但她們不是在睡覺,而是在等著王炳爬到她們的床上。

王炳就近爬上了孫麗麗的床,坐在她的身邊盡情欣賞她那充滿青春氣息的少女胴體。

雪白的乳罩裹著豐滿的乳房,同樣雪白的內褲在她兩腿間勒起一個迷人的三角形小山丘,中間濕了一大片。她的腿光滑而修長,在燈光下閃著迷人的光澤。

由於剛才是在手淫的緣故,她的臉紅紅的,猶如春天的海棠花,小巧可愛的鼻子下面那張殷紅的小嘴此時正不安地顫抖著。

(二)

孫麗麗才覺得床搖了一搖,緊接著就有一具男子氣息很重的身子靠近了她。

她心如鹿撞,屏息等待,可是情況和她想的有點不一樣,對方卻遲遲不見行動,她幾乎要睜眼去看了。

忽然,一雙粗糙的手解開她的乳罩,蓋在了她的乳房上。那手上的老繭擦過她嬌嫩的乳房,令她酥癢難當。這雙手搓著她的乳房,捏著她的乳頭,使她禁不住呻吟起來,她感到乳房要被搓破了、捏爆了,可她又渴望著他那粗魯的動作。

一會兒,這雙手從她的乳房上移了下來,滑過平坦的小腹,來到她豐滿的臀部,輕輕褪下了她的內褲。

孫麗麗一絲不掛地暴露在這位同學的父親面前,她感到他好像停了一會兒,似乎被什麼東西迷住了。但只是一會兒,一隻粗糙的手便蓋在她嬌嫩的陰戶上,它輕輕地撫摸她的秘處,手指滑過她的陰唇,在她的陰溝裡上下撥弄。

「噢……」孫麗麗低低地呻吟著。

王炳低著頭仔細欣賞著這個少女的禁區,她的陰阜很有肉感,像個肉包子似的高高墳起,烏黑的陰毛已被淫水打濕,伏伏貼貼地黏在上面,她的陰毛很濃,把她的陰唇也包裹得嚴嚴實實的。

王炳仔細地撥開陰毛,找到那個紅豔豔的小洞,它就像一張嬰兒的小嘴,正向外流著口水呢!

王炳射了兩次精的陽具在這迷人的景色下又漸漸地翹了起來,他壓到孫麗麗的身上,肉棒藉著淫水「滋」地一聲直入她的陰道中。「唔……」火熱而粗壯的肉棒像燒紅的鐵棍一樣杵入了她的最深處,一下子填滿了她所有的空虛。

王炳輕輕地挺動屁股,讓陽具在她的陰道中慢慢地來回抽動,他一手撐在床上,一手搓捏那飽滿的乳房,一張嘴同時在少女的臉上亂舔亂啃。

「嗚……嗚……」她輕輕地呻吟著,那根又粗又燙的棍子一下一下地頂入她的深處,點觸她的敏感處,引得那淫水不住地往外流。

乳房又彷彿似人家手中的麵粉團一樣,不停地被捏圓搓扁。身上強壯的男人壓得她無法動彈,她只有叉開雙腿任人魚肉了。只見一條白嫩的大腿從床沿上掛下,不停地顫抖。

王炳慢條斯理地姦淫著身下美麗的姑娘,他在享受著,享受那靈活的丁香小舌,享受那滑膩芬芳的肌膚,享受那溫暖緊窄的陰道,享受這一切帶來的快感,射了二次精的陽具異常耐久,讓他有足夠的時間好好享受。

過了一會兒,王炳抬起上半身,把孫麗麗的一雙粉腿最大限度地分開,由於房內燈火通明,王炳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陽具在這位姑娘粉紅的陰戶中一進一出,那源源不斷的淫水被抽動的陽具一撥一撥地帶出了陰道口,順著那溝子往下流,流到了早已水跡斑斑的涼席上;原本雪白的乳房被他捏得通紅通紅,乳頭凸起,硬硬的一顆如同花生米。

孫麗麗此時已是香汗淋漓,雙頰生霞,殷紅的小嘴嬌豔欲滴,整個是一個慾焰高漲、春潮氾濫美嬌娘!

王炳看著她這副誘人的模樣,很是受用,不知不覺地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唔……唔……嗚……噢……噢……噢……」銷魂的感覺從孫麗麗的內心深處發出,通過她的小嘴和秀鼻發出了聲音,她瘋狂地扭動腰肢,迎合著王炳強而有力的撞擊。

王炳抱著孫麗麗的雙腿,滿是鬍渣的粗臉在她光滑的小腿上磨蹭,屁股快速地前後運動,狠狠地抽插著身下的美嬌娘,他的小腹與她的屁股碰撞時發出了富有肉感的「啪!啪!」聲。

他的陽具在她那如洪水氾濫般的陰道中進出,每一次的進入必定鑽入她最深的地方,那是她的手和她自己的父親都未曾到達過的地方,那裡深藏著她最強的快感。當然,王炳不知道這些,他只是一味地姦淫著她,一味把他的陽具侵入她的體內。忽然,他感到她的陰道強力地收縮起來,一股熱流從她的深處湧出,包裹著他的肉棒。

他看到了孫麗麗緊咬著下唇,美目緊閉,秀眉緊鎖,全身如抽搐一般不停顫抖。她高潮了,在這個第一次見面的農民伯伯身下,她高潮了。

王炳又抽動了幾十下,才從她的陰戶中退了出來。孫麗麗白嫩的雙腿無力地分叉著,白色的液體從她兩腿間汩汩地流出。她全身酥軟,癱在床上,只有胸膛在不停地起伏,惹得那對飽滿的乳房顫悠悠地抖動。

王炳看了一眼被他幹得奄奄一息的姑娘,心裡很是有種滿足感,他把陽具在她的大腿上抹了抹,站起身來。他的陽具依然堅挺,直愣愣地朝天翹起,他從她的頭上跨過,跨到了緊挨著她舖位的那個上舖。

那個舖位是張小藝的,那個被封為校花,並且被公認為全校最有氣質的張小藝!

張小藝的身子直稱得上是粉雕玉啄,雪白的肌膚在日光燈下如凝脂一般,全身上下找不出半點瑕疵,淡淡的蛾眉如遠山上的一抹輕煙,一雙美麗的單鳳眼加上長而翹的眼睫毛,黑珍珠般的眼珠正閃著誘人的光澤,小巧的鼻子有點兒挺,讓人覺得很秀氣,迷人的小嘴唇紅齒白,還有那圓圓的臉蛋和小小的下巴,一切的一切都搭配得那麼完美、和諧。

當然,王炳這位農民伯伯他不懂得欣賞這些,他只覺得美!他覺得如果有仙女的話,那麼這個美麗女孩就是掉落凡間的仙女。

燈光下的張小藝溫順而美好,兩隻不加海綿的乳罩包著她引以為豪的乳房,平坦光滑的小腹,蕩起一個小小的漩渦,一條白色純棉的內褲裹著她渾圓結實的屁股,白嫩的大腿靜靜地分叉著。

王炳輕輕地撫摸這雙嫩滑的玉腿,生怕自己粗糙的雙手會擦破了她那剝殼雞蛋般的肌膚。小藝豐腴而不失苗條的身子不住地輕顫,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正幽幽地看著眼前這位強壯的農民伯伯。

王炳慢慢地把手移到了那層薄薄的布片上,高高墳起的小丘似的陰阜很有彈性,這種彈性和著熱力透過布片傳到了王炳的手上,這熱力還有內褲上的水跡充分表露了她的需要,她需要一個男人。

她需要,所以她配合,所以王炳就輕而易舉地褪下了姑娘的禁區上唯一的一塊布片。

他把她的雙腿最大限度地分開,她的陰部在燈光下毫髮畢現。她的陰毛相比孫麗麗要少得多,只在陰阜上有少量覆蓋,但是分佈很有致,甚至可以看清楚潔白陰阜上的青黑色毛根;烏黑的陰毛沾了淫水而發亮,柔順貼在陰阜上面,兩片肥厚的大陰唇上沒有一根毛髮,中間那道鮮紅的溝子充滿了晶瑩的淫液。

這景色真是太誘人了,王炳情不自禁地把頭伏到她的兩腿之間,一股醉人的幽香鑽入他的鼻子,他大嘴一張,包住整個陰戶,舌頭沿著溝子上下翻捲,瘋狂地舔吸那蜂蜜般的汁液。

「啊……」小藝舒服極了,陰道口的那條舌頭像泥鰍一樣地亂扭亂鑽,舌頭上的味蕾蹭過陰蒂時那酥麻的感覺令她快感疊生,一股股熱浪湧出了陰道口。

她白嫩滑膩的大腿緊緊地夾住了王炳的頭,臀部不停地扭動,讓自己的嬌嫩之處迎合他那舌苔很厚的舌頭。

王炳嘴巴忙活著,雙手也並沒有閑著,乳罩已被推到了小藝的脖子下面,那雙粗糙的大手抓住了小藝的兩隻乳房,飽滿而有彈性的乳房在他手中變幻出各種形狀,雪白的乳肉從他的手指縫中綻出,粉紅的乳頭在他手掌上的老繭的刺激下已經突起像花生米般的一粒。

王炳的舌尖鑽入她的陰道口,一個勁地往裡頂,可是光靠舌頭的力量無法頂開她陰道的肌肉,他被擠了出來,只能在離陰道口一點點深的地方卷一下,帶出一股蜜汁然後大口的嚥下。

也不知道嚥了多少口了,王炳總算抬起了頭。

「哦……」銷魂的聲音從小藝的喉嚨中傳出,充實的感覺傳遍了她的全身。

王炳全身壓在小藝身上,剛吻過她陰戶的大嘴此時包住了她的小嘴,胡亂地啃,寬闊黝黑的胸膛擠壓在她雪白的乳房上,結實的屁股來回做著運動,陽具一下一下地杵入她的陰道中。

小藝的陰道很緊,陰道嫩肉緊緊地裹著他的肉棍,兩片肥厚的陰唇在他刺入抽出間不停翻動,由於淫水的滋潤,王炳的大陽具順利地進出著。

迷亂的小藝不自覺地伸出她的丁香小舌,任由王炳肆意的吮吸,同時又絲毫不覺噁心地嚥下他的口水。她雙手緊緊纏繞著他的脖子,雙腿夾著他強壯有力的蠻腰,又白又大的屁股不時地向上抬,迎合著他的抽插。

王炳從沒想過自己能和這麼美麗的姑娘做愛,鄉下的女子不是樣子差就是烏漆抹黑的,哪裡會有這麼白嫩又這麼美麗的姑娘啊!他告訴自己,他要在她的體內射精,要她永遠留有他的味道。他決定要好好玩弄身下這位小綿羊般的姑娘。

一陣正面的抽插結束後,王炳翻轉她的身子,讓她跪在床上,性感的圓臀高高翹起,粉紅的穴口從後面露出,那裡正流著晶瑩的泉水。王炳對準了那個小口再次把陽具刺入她的體內,他捧著她的雪臀賣力地抽送著,小腹撞在她屁股片上發出「啪啪」的聲音。

小藝此時香汗淋漓,全身如發燒似的熱力逼人,原本整齊的劉海淩亂不堪,她把臉埋在了枕頭裡,不時發出「嗚……嗚……」的呻吟聲。她全身已經沒有一點力氣了,要不是王炳提著她的臀部,她早就趴在床上了。

這樣的姿勢幹了一會兒後,王炳又讓她仰躺著,提起她柔弱無力的雙腿,往外分開,一直到達最大限度,使得她肥美的陰穴完全從腿間凸了出來,他握著肉棍又一次進入她的身體。

王炳特別喜歡這種姿勢,因為這樣不僅能夠完全進入,而且可以清楚地看到陽具在陰道中進出的情景,這使他非常的興奮。他低著頭看著自己粗壯的肉棍在這個美麗的姑娘穴中進進出出,看著她那兩片紅紅的陰唇不停翻動,看著那淫水從兩人性具的縫隙中滲出。

他享受著她的身體,欣賞著她的表情,雙重的快感讓他不停地加快速度。

小藝已經魂飛九天了,她的意志已經模糊,只有雙腿間傳來的快感是她唯一的感覺,她的兩隻小白兔似的乳房在王炳有力的碰擊下不停跳動,她雙頰緋紅,星眼迷離,一副欲仙欲死的樣子。

高潮就快到了,王炳粗重的呼吸聲、小藝銷魂的呻吟聲、陽具快速進出陰穴所發出的「滋咕滋咕」的水聲,還有他小腹撞擊她屁股發出的「啪啪」聲交織在一起,形成一幅淫蕩的肉慾畫面。

終於,在王炳重重的一記頂入後,兩人都靜了下來,他如願以償地把精液注入了她的體內,而她永遠留有了他的味道。

(三)

王炳在小藝的床上足足休息了十五分鐘,然後他才有了力氣爬到下鋪。他剛到下鋪,一具火熱的少女胴體就貼在了他的身上。

小藝的下鋪是李紅,一個前衛且嫵媚的少女。打從王小蓮的床鋪上傳出男女急促的喘氣聲開始,她的手就未曾離開她的下體。可是纖細的手指無法滿足她體內膨脹的慾望,她需要,她渴望一個強壯的男人、一支粗壯的肉棍來擠壓她、填滿她。所以當王炳爬到她的床鋪上時,她主動地抱住了他,把他壓到在床上,然後翻身坐在了他的身上,急切地想把那支肉棍兒導入自己的體內。

王炳還沒坐穩就被壓到在床上,這到是出乎他的意料,不過他連番征戰正好覺有點累,索性就讓她主動。

傍晚來的時候他沒有特別注意這個女孩,只記得她身材苗條,不過現在脫光的樣子(她習慣裸睡)看起來到覺得太瘦了點。她一頭烏黑的秀髮保養得很好,如一道瀑布飛墜到她光滑的肩頭,她的乳房不大,但是尖尖的,猶如兩支竹筍,纖細的小腰,白白的屁股,修長的雙腿,別有一種誘惑力。

此時,她正用手扶著王炳的陽具,想把它塞入自己的體內,可王炳的寶貝就像軟綿綿的麵條,根本無法擠入她的陰道中。王炳發現她的陰毛很豐盛,黑鬱鬱的一片,上面粘滿了亮晶晶的淫水。李紅見他的陽具猶如死蛇,無法進入她的體內,便伏下身頭埋到他的胯下,張嘴含住了那條死蛇,全然不顧它身上凝結著一層王炳的精液和小藝的淫水的混合物!

王炳感覺到自己的寶貝進入了一個溫暖潮濕的空間,一條小魚兒般靈活的小舌在他的寶貝周圍不停打轉,把那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舔得乾乾淨淨。她美麗的長髮,掛落在他的小腹上,隨著她頭部的上下運動,輕輕磨蹭著他的腹部,癢絲絲的很是受用。

趁這個機會,王炳環視了一下宿舍,最先被征服的女兒小蓮和上鋪的錢蘭好像已經進入了夢鄉,靠窗的二個舖位下鋪是何靜,她的床被窗前的桌子擋住了,看不到,上鋪是高芳,一個運動型的女孩。王炳記得來的時候她紮著馬尾辨,跟著她的身影蹦來跳去,很是可愛。

而現在她的頭髮淩亂地散落在枕頭上,前面有幾縷被汗水浸濕,粘在了額頭上。她有著健康的膚色,兩條健美結實的大腿此刻夾得緊緊地,彷彿是想阻止兩腿中間那隻手的蠕動,飽滿的乳房在她另一隻手的揉捏下不停地變換著形狀。緋紅的臉頰,微微張翕的小嘴,一雙快要滴出水來的大眼睛正幽幽地看著王炳。她全身上下充滿著渴望,充滿著誘惑!

不知不覺中王炳的陽具再次舉了起來。李紅吐出他的寶貝,一條亮晶晶的絲在她的嘴和他的陽具之間拖得好長。她兩腳跨在他的屁股兩邊,一手扶著陽具坐了下去。

「哦」李紅長長出了口氣,暴滿的感覺讓她酥爽無比,她雙手撐在王炳的胸膛上,臀部開始了上下運動。與其說王炳在幹她到不如說是她在操王炳,因為她完全掌握了主動,王炳有幾次想起來親吻她,都被她按回到床上。她不停地聳動著身子,下體像一張貪吃的小嘴,拚命地吞入大它幾倍的香腸。一股股淫水從縫隙中滲出,順著王炳的陰囊流到涼席上,弄得他的屁股底下涼嗦嗦的。

王炳完全被動了,但是他並沒有閑著,他那雙結滿厚厚老繭的手一會兒抓住活蹦亂跳的乳房,揉捏一通,一會兒又蓋在她白嫩的屁股上,搓磨一番,又或是輕捏她細膩修長的雙腿。正是既輕鬆又快活!

漸漸地,李紅的體力支持不住了,動作明顯緩慢下來,可她仍有一下沒一下地套弄著,為的是尋求那要命的快感。

王炳也感覺到了這一點,他馬上一個翻身把她壓在了身下。休息了這麼久,他的體力又回來了,他強壯的身子整個壓在了她的身上,結實的屁股開始上下運動,陽具一下下杵入身下少女的陰道中。

「唔!……嗚……哦……」受到王炳強有力的碰擊,李紅口鼻間發出了令人銷魂的聲音,她緊緊抱住他寬厚的肩膀,指甲嵌入了他背肌,雙腿上提夾在他的腰上,使他的陽具能完全進入自己的體內。她沉浸在快感之中,當王炳把他在大嘴蓋在她嘴上時,她毫不猶豫地開啟了殷唇,伸出丁香小舌,仍由他吮吸。

王炳吮吸著少女甘甜的汁液,下身買力地抽動著,粗壯的陽具在兩片肥厚的陰唇中間不停進出,每一下都頂到李紅的最深處。

王炳黑黝黝的粗糙皮膚和李紅雪白細膩的肌膚形成了一種強力的視覺上的震撼力,再則,試想一下,一個五十幾歲的老農民壓在一個青春貌美的女大學生身上且肆意姦淫著這具晶瑩雪滑的胴體,這又是一種怎樣的刺激啊!

高芳認為這可比看A片要刺激得多了。她的床鋪靠著窗,有點兒風從窗口吹入,但這夏夜的絲絲涼風卻怎麼也吹不息她身上熊熊的慾火。

她香汗淋漓,連乳罩搭在胸前都覺得熱,被她脫下扔到了床後,內褲早就退下,掛在了腳踝處。

她的雙腿夾的緊緊的卻絲毫阻止不了胯下的那隻小手,被淫水弄濕了的小手在陰戶上來回撫摸,滑膩的淫液塗滿了整個陰戶,烏黑柔軟的陰毛濕濕地粘在陰阜上面。她另一隻手正揉捏著自己飽滿的乳房,兩隻乳房都已被揉的通紅,乳頭就像花生米似的,硬硬的一顆。

她的眼睛一直跟隨著王炳的身影,從錢蘭的床上到李紅的床上,她都緊緊地盯著他,她火熱的情慾渴望自己就是下一個被他壓在身下的人。但是王炳卻按部就班,有次序地一個個地姦淫著,無發渲洩的情慾在她體內積聚,熊熊的慾火燃燒著她,使得她雙臉通紅,唇幹舌燥。男人,她需要男人,只要是男人就行,她真想現在就衝到街上,隨便抓個男人來澆滅身上的這股火。

可是!她怕黑!她這麼大的人睡覺還要開一盞燈,試問她又怎麼敢半夜三更黑漆漆地一個人出去呢?

正當她胡思亂想的時候下鋪的何靜從床上下來了,她二話不說就走到門口,打開門跑了出去。高芳看到她的身上只穿了一條內褲!

王炳正起勁地姦淫著身下的美嬌娘,享受著她那滑膩緊湊的下體帶給他的陣陣快感,卻看見曾和他做過一次愛的何靜赤身裸體地跑了出去,胸前的一對乳房像小白兔一般跳動。

他忽然想起那次在老人公園,他坐在長椅上,何靜坐在他身上,陽光下她的乳房白的耀眼,在他有力的聳動下,她的乳房就像她跑動時一樣跳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