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婦的哀羞(一)

美少婦的哀羞(一)

  「你們……你們想干什麼?這是我們之間的事,和小依沒有關系!你們先讓

她走……」

  玉彬和小依這對俊俏的夫妻,被一群男人強行擄到一座鐵皮工廠內,小依被

阿宏和麥可推到在牆角,玉彬被山狗從背後扭住手腕,痛苦的對著袁爺等人叫罵

著。

  袁爺不懷好意的冷笑著道:「哼!放了她!你把欠的錢拿出來我就放人!」

  玉彬臉上一片慘白,嘶啞的說:「現在……現在我沒錢!不過我一定會還。

你們先放小依走!不關她的事。」

  「哈……」六個男人面目猙獰的大笑起來。

  「沒錢……也可以!反正很多人從很早前就已經喜歡小依了!不如……讓大

家快樂快樂吧……嘿嘿。」

  「你……你們原來……是有預謀……畜牲!讓她走!大不了……大不了我的

命賠給你們……」

  玉彬到現在才發現原來袁爺和沈總設下了陷阱讓他投資,導致今天負債累累

而被綁來這裡,原來都是為了染指小依,不禁又氣又急的發抖起來。

  袁爺拿起一把鐵棍往玉彬的肚子上一捅,玉彬慘叫一聲,蒼白的臉痛得扭曲

變形,雙腿都軟了下來,山狗拎著他的頸子,強壯的手臂從他跨下穿過抓住他的

要害狠狠的把他瘦弱的身體提起來。

  「哎啊……」男人最脆弱的部位受到攻擊,玉彬更凄厲的哀號起來。

  「安靜一點!」泉仔怒斥一聲,雙手左右開弓。

  「啪!啪!啪……」不斷落在玉彬的雙頰,打得他臉上都是鮮紅的掌印,鼻

子和嘴角都噴出鮮血。

  「住手!」小依沒有辦法眼睜睜的看著丈夫被凌虐:「不要再打他了!」

  她知道自己的身體才是他們想要的,為了丈夫的安危,她努力的壓抑自己激

動的情緒,流露出恨意的大眼睛瞪著袁爺一群人。

  「你們放過他吧……我知道你們要什麼,我人就在這裡……隨便……隨便你

們想做什麼都可以,只要先放了我丈夫。」

  小依雙唇蒼白的顫抖著,透明的淚水已經在眼眶內蕩漾開來。

  「坐下!」袁爺冷酷的命令小依。

  小依像待人宰割的羔羊般並著修長的一雙腿,緊靠著牆壁順從的坐到地上,

一大截白皙的大腿從掩不住的短裙下暴露出來,原本可以展露動人雙腿的穿著,

現在竟然成為她心中最後悔的事。而那六只禽獸看到這個美麗的少婦被迫順從的

動人模樣兒,加上她丈夫將在一旁眼看著妻子任人淫虐的玩弄肉體,更讓他們無

名的興奮起來。

  麥可和山狗搬來一張桌子,阿宏走到縮在牆角的小依前面,龐大的身影籠罩

住她的視線,小依心中充滿了恐懼,但倔強的個性仍使她強裝鎮定。

  阿宏看著跪坐在他腳邊、明明已經害怕得發抖,卻還任性的瞪著大眼睛的美

人,興奮之情更逸在他肥胖的臉上。他淫笑著彎下腰,兩只魔爪伸向怯生生的小

依,小依本能反應的往牆角縮,但是後面已沒有退路了!

  她嫌惡又害怕的揚起下巴盡量將臉轉向一邊,光是看她這種樣子,阿宏胯下

的那根肉棒就早已硬梆梆的頂起褲子,汗濕的巨掌撫摸到小依光滑修長的大腿。

  「哼……」小依緊緊的閉上眼哀喘一聲。

  這是第一次被厭惡的男人碰到不該碰的肌膚,阿宏卻無恥的以為她的反應是

因為他的愛撫,反而更輕薄的愛撫起來。他的呼吸濃濁而急促,聽在小依耳中覺

得好可怕和惡心,她咬著唇身體控制不住的顫抖起來、背部也緊貼在牆上拼命的

屈起雙腿,阿宏在她大腿上亂摸,最後竟還要伸進窄裙內。

  「不……」

  手指撫到滑嫩臀肉的剎那,小依再也無法忍受的喊叫出來,阿宏看到她如受

驚小鹿般的反應,更加故意的用力的捏撫豐滿的屁股肉。

  「不要了!……你住手啦……」

  小依哭著哀求,雙手拼命的壓著自己的裙子,但是一點也擋不住男人霸王硬

上的蠻力,阿宏汗濕粗糙的手掌硬是伸進她兩條死命夾住的大腿縫隙,大腿內側

的肌膚更是粉嫩。

  「張大一點!臭婊子!」阿宏食髓知味的扳開她一雙修長的腿。

  「嗚……住手……」

  曉伊兩只玉手緊緊的扯住裙子的兩邊,但是裙擺已在拉扯中被褪到接近大腿

根部,雙腿間白色的內褲早被看到了,阿宏喘著氣眼中布滿血絲,一只手扳住小

依的膝蓋、一只手掌在她大腿根部恣意撫摸著柔滑的肌膚。

  「不要……住手……」小依仍不認命的在掙扎。

  被厭惡的男人摸著這種地方,讓她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阿宏!抱過來大家一起玩嘛!自己一個人享受啊?」袁爺突然出聲了。

  「是!」阿宏放開小依恭敬的回答。

  剛被欺負過的小依屈著身子縮在牆角,激動的啜泣著,一手壓著裙子一手護

著胸口。

  「臭婊子!合作點!不然先修理妳的男人。」阿宏轉過身來大聲的對著她斥

喝。

  小依嬌軀不住的顫抖,淚水收不住的滾下來,阿宏彎下身抓住她的腿彎和肩

頭,小依本能的縮緊身子屈起雙腿想要躲開。

  阿宏怒斥道:「妳不想讓妳老公活命了嗎!」

  小依從沒感到自己這麼無助和害怕過,周圍的男人對她的身體虎視眈眈,自

己如果反抗還會為丈夫帶來不幸,腦中一片混亂和空白,只能放棄掙扎,閉上眼

任由他們處置吧!

  阿宏抱起她,走到屋內中央的一張大桌上將她放下。小依怯生生的斜坐在桌

上,她沒有勇氣看周遭的人事,男人的身影從四面向山一樣的籠罩著她。

  袁爺奸淫的笑著說:「那妳就先讓我們看看妳的身體吧!自己脫,一件都不

能留,不然我就剁掉這個男人的老二。」話說完就一刀揮下,在阿彬的大腿上劃

了一條血口子,玉彬馬上抱著腿哀號了起來。

  袁爺殘忍的笑著道:「這是給你妻子看的,叫她要乖乖聽話,不然你就有苦

頭吃。」

  小依眼睜睜的看著丈夫被刀割,不禁失聲的哭喊起來:「住手……求求你住

手……我會乖乖聽話的!只要你們能高興,要我怎樣都可以。」

  看到丈夫被這些人殘害身體,原本強裝的鎮定再也無法襟持下去了,失聲的

哀求著眼前一班凶淫的男人:「我脫,我會乖乖的脫……你們不要再害他了。」

  她怕這些人一不滿意又再對丈夫下毒手,於是慌忙的開始解開胸前的鈕扣。

上身穿了一件貼身的粉色上衣,下半身是白色的短窄裙,豐滿的酥胸緊緊裹在衣

服內,腰身卻是細瘦而欣長,使人不禁想強行從背後摟住讓她無法抵抗。芳心大

亂的小依一邊解開鈕扣、還不時緊張的扯扯裙子怕曝光。

  但悲哀的是,裙子實在太短又太窄,她一坐下來就不聽話的往上縮,誘人的

大腿幾乎要露出到臀部了,這樣性感又美麗的少婦就被他們圍在中間任由他們處

置,所有男人一時間亢奮的盯著她直吞口水,現場只有濃濁的呼吸聲。

  胸前的鈕扣一顆顆松開,原本緊繃的衣襟愈來愈往下的向兩邊敞開,被乳罩

包圍住的乳房白皙豐滿、乳溝又深又緊,沒想到她的肩膀和腰身如此纖瘦,乳房

卻這麼飽滿豐潤,彷佛要將衣服繃裂般的誘人。

  在場的男人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小依一顆心撲通撲通的跳著,一想到是在

丈夫面前被別的男人逼迫寬衣,就讓她羞得全身發熱。

  『……原諒我……玉彬……』

  對不起丈夫的愧疚感從心中擴散開來,難過的感覺使她周身盜汗、連頭皮也

開始發麻了,她沒有勇氣抬起頭,垂著淚珠在男人們注視下,一寸一寸剝開自己

的胴體……

  扣子都解開後,她咬了咬唇深吸了一口氣、從香肩上解下衣服,再慢慢的從

手臂上褪下來,冰肌誘人的胴體上還有一襲細肩帶低胸的絲薄內衣,小依忍不住

雙臂環抱住自己的胸前,飽滿的乳房卻被壓擠的更誘人。

  「抬起頭來!」袁爺用手指抬高小依的下巴。

  她噙著淚,目光哀羞的望著桌面,一邊的肩帶悄悄的從雪白的香肩上滑落下

來,女人最性感的部位吸引住這些人的目光。

  但是袁爺一點也沒被她動人的神情所感動,他粗暴的捏著她俏麗的臉頰淫虐

的道:「再脫啊!想撒嬌嗎?先把裡面的奶罩脫下來,再脫裙子!」

  小依羞得哭泣起來:「可不可以這樣就好?人家……會難為情。」

  「住……住手……小依……快穿上衣服……不要聽這些禽獸的話……」看到

妻子被這些淫匪強迫寬衣取樂,玉彬不禁又羞又憤的狂吼起來。

  「住嘴!廢物!」

  山狗一回身用腳狠狠的踩住玉彬的下體,玉彬馬上雙眼翻白痛苦的哀號。

  「住手……住手……我知道怎麼做……」

  山狗踩著玉彬,淫笑的看著衣衫凌亂的小依,小依避開男人們邪惡貪淫的目

光,認命的伸手到衣內解開無肩帶胸罩的勾子,豐滿柔挺的兩團乳房立刻彈跳出

來。悶熱的天氣加上羞恥,使得身體被汗濕透了,飽滿的肌膚黏在襯裡內面而印

出若隱若現的肉色,微微顫動的肉團上,有兩點可愛的粉紅凸起。

  「為什麼……為什麼這樣對我……」小依羞得渾身發燙顫抖,緊緊的擁著自

己柔軟的酥胸,悲傷的抽咽起來。

  她無助的模樣卻只是增加別人眼中的性感和亢奮,山狗激動的吼道:「繼續

脫!讓我們欣賞欣賞妳每天跟妳老公抱在一起干那種淫蕩勾當的身體,嘿嘿!」

  袁爺興奮的滿臉通紅。

  小依的淚珠滴在胸前浸濕了薄衫,乳房誘人的肉色變得更透明,她知道自己

已經完全沒有逃掉的可能了,即使哭的再傷心還是要繼續脫下去,一直到一絲不

掛為止。她認命的解開裙鉤,伸直修長的雙腿用腳尖踮高臀部、咬了咬唇、顫抖

的脫下窄裙……

  「哇……真美!」只聽男人們發出興奮的嘆息。

  一雙均勻而修直的美腿完整的展露出來,從腳趾、小腿、大腿到臀部呈現出

完美而賞心悅目的線條,小依羞慚的轉過臉,現在她的下身只穿著一條性感高岔

的蕾絲內褲,緊張和悶熱使得大腿內側濕黏黏的都是汗水。

  「真是正點,該怎麼開始才好呢?」袁爺一手放在小依的肩頭上,自顧著說

著。小依顫抖的摟著胸口,近乎半裸的甜美肉體,在那麼多男人面前被殘忍的觀

賞。

  「脫掉身上這件礙事的東西,臭婊子!穿那麼多干嘛?」袁爺突然大聲的在

她耳邊咆哮。小依被突如其來的斥喝嚇了一跳,袁爺卻已扯住她肩頭兩邊的細肩

帶用力往下扯。

  「呀……」小依哀叫一聲,身上的遮蔽應聲的被扯裂開來。

  袁爺將手中的兩片薄布扔在地上,凌亂而驚慌的小依雙手緊緊的護衛著豐滿

的酥胸。山狗斥喝道:「手放下來!」粗暴的抓住她的細腕將她的手拉開壓在桌

子上。

  「不要看……」小依又羞又怕的閉起眼睛,將臉轉向一邊。

  迷人的胴體已經赤裸裸的暴露在男人面前了,富有彈性的豐滿乳房還在顫動

著,粉紅的乳尖更是吸引住大家的目光。

  「讓大家鑒賞鑒賞妳的身體吧!」山狗緊緊的挽住曉伊的雙臂,使她肩頭不

得不往後縮,更加的挺出誘人的乳房。

  「真是淫蕩啊!這種乳房一定常被男人吃豆腐吧?」

  「乳頭的形狀很不錯、顏色也很漂亮,一定常去保養吧?」

  男人們一言一語的討論著,可憐的小依羞得玉指緊緊掐住山狗的手臂。

  「不要看了……求求你們……」她拼命的搖頭乞求。但身體一動,那兩粒飽

滿圓潤的乳房也跟著晃動起來,綴在上面的粉紅嫩蕾起讓人眼花撩亂。

  泉仔興奮而結巴的說道:「干!這妞其它地方這麼苗條,奶子竟然這麼有份

量,真是難得的好貨。」

  小依的肩膀相當纖瘦,有兩個深深的肩窩,但乳房卻是豐滿而堅挺。腰身纖

細而欣長,綴在平坦小腹上的小巧肚臍眼兒緊實細致。沿著動人的曲線看下去,

細腰到圓潤的臀部展現優美的弧度,股溝又緊又深,這樣飽滿的屁股使得修長的

雙腿更加迷人。而美腿盡頭的裸露玉足上各踏著一只黑色細邊的高跟涼鞋,鞋帶

已經松掉了,玉雕般的白嫩腳趾一根根勾住鞋緣,更加引人興起蹂躪她們主人肉

體的欲望。

  小依當然不想去激起或挑逗這幾只禽獸的淫欲,但是她天生的美麗動人,還

有現在這種又羞又恨的迷人模樣,卻讓這五只禽獸變態的淫欲愈來愈高張。

  「我可以先來嗎?」阿宏猴急的看著袁爺,萬般期待的問道。袁爺微笑的點

了點頭,阿宏迫不急待的撲到桌上,小依一直往桌邊縮,但是桌子面積不大,跟

本沒讓她有閃躲的空間,因此一下子就阿宏抓住壓在桌子上了。

  「不要……求求你……」

  她拼命的轉過臉去避開阿宏的臉,阿宏怎可能放過到手的美人。他毫不客氣

的摟起她纖細的腰身,將溫暖的胴體擁向懷裡,緊貼在自己的胸膛上,滿足的享

受著溫香肉體的美好觸感,小依感到自己赤裸著身體在丈夫面前被別的男人摟得

緊緊的,一種極度的羞辱和對丈夫的歉疚讓淚水忍不住一直湧出來。

  「張開嘴!我們來親一個。」阿宏將她的臉轉正命令著。

  小依怎可能願意和他四唇相接,更何況還在丈夫面前。於是她倔強的緊抿著

朱唇,眉頭也因用力而蹙起來。

  「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罰酒。」他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兩邊的頰骨。

  「唔……」小依痛得屈服而張開小嘴。

  「真不錯!舌頭也要伸出來!」阿宏大聲的斥喝。

  曉伊眼角流著淚,怯生生的吐出濡濕的嫩舌,潔白可愛的貝齒和粉紅香滑的

嫩舌引起阿宏強烈的欲望,他喘著氣低下頭、雙唇對著小依的小嘴壓下去。

  「唔……」

  先用舌頭輕輕的舔著她的嫩舌,可愛的舌頭上豐富的津汁又甜又甘,阿宏興

奮的氣喘如牛,而可憐的小依也惡心的直發顫,舔遍了整條舌頭後,阿宏進一步

將那條香滑的嫩舌吸入口中。

  「嗯……」

  曉伊痛苦的皺緊眉頭發出悶叫,阿宏的嘴發出強大的吸力,幾乎要將她的舌

頭吞進去,男人口鼻的臭味直接灌入她的鼻孔和小嘴,口水也流進她的口中。

  「唔……啾……唔……」

  他上上下下的吸吮著小依的舌頭,好像永遠都不會吃膩似的。

  「真好吃……」

  折磨了一陣子,阿宏終於松開小依的舌頭,小依激動的想轉過臉去吐乾淨口

中的唾液,但是阿宏並沒給她機會,他再度占據住她的小嘴,這次是直接吸住柔

軟的雙唇,舌頭頂開她潔淨的齒床,深深的攪入香軟的口腔內。

  「唔!……啾……」

  小依真想就此死去,舌頭在自己的口腔內和男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那肥粗

的臭舌像肌渴的泥鰍,貪婪的在她口中索求,每一顆珍珠般潔白的牙齒都被舔過

了,甚至還伸到她食道入口處蠕動。自己的唾液被吸走、男人的唾液湧進來,小

依想吐出流入她口中的肮髒黏液,但小嘴卻被緊緊的占據,只能往內吞而吐不出

來。

  「真好……」阿宏痛快的強吻了小依後,邊舔著嘴角殘留的津液,邊用意猶

未盡的語調贊嘆著,小依只能在他懷中委屈的啜泣。

  「來吧!不能只有我們兩個快樂!妳要讓大家都滿足才可以!」阿宏對著小

依說。

  小依慌亂的搖頭:「不可以……不要。」

  阿宏粗暴的把她壓在桌上狠狠的對她說:「妳敢不聽話!妳的男人就會……

嘿嘿。」

  一提到會對她丈夫不利,小依只感到自己是如此的孤立無援,一個柔弱的女

子根本無法和這些禽獸對抗,唯一能幫丈夫解圍的就只是讓他們盡情的糟蹋自己

的身體,但是……要在丈夫面前活生生的被……

  一想到這裡,小依根本不敢再往下想。

  怎麼辦呢?小依可憐的咬緊下唇低頭啜泣起來。

  阿宏用恐嚇的語氣說道:「到底怎樣?妳要回去可以啊!現在就走!明天再

來幫妳的男人收屍。不過可能要分好幾個地方才找得齊哦!」

  玉彬憤怒的掙扎吼叫:「不要聽他們的!妳快把衣服穿起來快走!妳再這樣

讓別人隨便動身體……我……我永遠都不會原諒妳的!」

  原本已芳心如麻的小依,又聽到丈夫說的話,一時間更是六神無主的不知如

何是好,她委屈的垂著淚柔聲的對玉彬傾吐:「玉彬,人家……該怎麼辦……」

  此時山狗突然衝過去一腳踹在玉彬的肚子上,玉彬發出像殺豬般的哀嚎,小

依目睹丈夫又被痛毆,心疼又著急的哀求著這些男人:

  「不要!不要再打他了!求求你們……我是你們的……隨你們怎麼樣吧……

你們不要再打他了!」

  山狗這才抬起踩在玉彬肚子上的腳,玉彬像條垂死的魚一樣捧著肚子在地上

抽搐。

  「來吧!躺下去。」阿宏抓著小依纖柔的肩頭將她壓倒在桌上。小依柔順的

躺了下去,但是淚濕的俏臉卻自始都轉向一邊,桌旁的地上都是從她身上被脫下

撕裂的衣服。

  小依幾近赤裸裸的躺在桌面上任人宰割,現場充滿了野獸般的喘息聲和說不

出的殘虐煽情氣氛,麥可在桌子一頭握住小依兩腿的細踝,慢慢的向兩邊拉開。

  「不……」小依哀羞的輕喊著,但是並沒有太大的反抗。

  小腿先被分開,大腿還矜持的緊夾著,但已看得到腿根中間被內褲裹住的肥

美秘境。

  「不要出力!大腿也要張開。」麥可命令小依。

  小依咬著唇忍受這無邊的恥辱,她知道自己不合作丈夫就會吃苦頭,只好認

命的松開大腿根。

  「嘩!濕了耶!原來她也蠻喜歡的嘛!」一群男人湊過來看小依胯股,白色

褲底在裂縫的中央位置上竟有一點濕漬。

  麥可改抓住她的雙膝將她的腿向兩邊推開。

  「啊……不要……」小依羞的想用手去遮掩,但雙手馬上被拉到頭頂壓在桌

上。

  麥可跟旁邊的人說:「看清楚點!不要客氣。」

  「嗚……」小依除了啜泣外,一切都無能為力,兩條腿成M字型的在空中分

開。

  「摸看看會怎麼樣。」阿宏伸出手指壓在濕掉的那一點上。

  「哼。」小依的腰脊馬上往上挺起來。

  「好軟!燙燙的。」阿宏一邊用手指壓按著飽滿的部位,一邊向其他人說。

  「不……哼……不可以……哼……」小依難堪的哀求著。

  「這樣有什麼感覺呢?」阿宏問著小依,手指沿著裂縫的位置不停的來回劃

著。

  「不行……嚶……啊……」小依的呼吸愈來愈急促,長腿細腰豐乳的身體在

桌上扭動。

  

##################

如果喜歡,請獻上你的“感謝”!

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動力!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