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屍人

  癞子懶洋洋地斜躺在門前的青石板上,一邊望著坡下的吳家祠堂,一邊曬著

太陽。他感到挺惬意,因爲保長來告訴他,明天一早去法場背屍,這樣一來,他

至少好幾天可以不必去撿剩菜剩飯吃了。

  癞子本來不癞,出身于一個小康之家吃喝不愁,十五歲就娶了個漂亮媳婦,

要不是打仗的時候一顆炮彈掉在他家院子里,他本可以是鎮上過得最舒坦的小財

主,可惜,那一炮炸塌了他家的老宅子,炸死了他的父母和妻子,只剩下他一個

人,從此生活就再不一樣了。

  他從小識字讀書,父親想讓他長大了一鳴驚人,所以不會種地,不會作工,

什麽營生都不會,沒有人雇他,他只能靠撿人家倒掉的剩菜剩飯勉強糊口。

  起初,鎮上的人看到他還都咂著舌頭感歎幾聲,漸漸地也沒有人再答理他,

孩子們見了他也毫不尊敬,只叫他作癞子,再后來,大人們也開始叫他癞子,叫

得多了,連他自己都忘了自己本來姓甚名誰,也不再願意同人說話,甚至討飯的

時候都只是把碗伸出去而已,懶得動一動嘴了。

  這背屍的活兒不知道是從哪一年干起來的,原來,鎮西五里的山窪子里是民

國開始使用的法場,每年都會有死刑犯在那里被槍斃。這里殺了人是不讓家里人

收屍的,就近雇上幾個人把屍體擡到附近的小山頂上扔進后面的深溝中,那時候

癞子沒飯吃,又沒有人雇他作工,湊巧有一次處決犯人,保長就讓他去了。

  那次他是和別人一起擡了一個血淋淋的屍體上山,一具屍體給兩毛錢,一毛

錢就可以買好幾升包谷呢。本來這種活兒別人就不願意干,是保長硬給拉來的,

但癞子覺著這個活兒挺合適,回來就求保長讓他把差事給包下來,山里人力氣還

是有的,那小山也不算太高,他一個人背一具屍首上去也難不到哪里,倒可以獨

得兩毛錢,何樂而不爲呢。從此,他就成了這里的專業背屍人。

  自打家遭不幸后,他二十多年都沒有笑過,只是半年前,他住的茅草棚坡下

書。朗朗的書聲打破了他生活的寂寞,使他的心情漸漸開朗了許多。

  那個小學教員是個二十二、三歲的姑娘,每天都打整得利利落落的,最開始

因爲太遠看不清,有一次他出門回來從祠堂前過,正好那姑娘送孩子放學出來打

了個照面,天呐,那姑娘和自己死去的妻子簡直就象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他站在

那里好久沒動地方。

  倒是那個姑娘挺大方,主動同他打招呼:「大叔,您有什麽事要找我嗎?」

  「啊,啊,沒有,沒有。孩子們讀書讀得好聽,我在這兒聽聽。」

  「那明天就進來聽吧。」

  「啊不,謝謝,我還得出去討生活呢。」

  「噢,那有時間來坐坐。」

  「好,好。」

  回來以后,癞子激動得直流眼淚,倒不是因爲她象自己過去的妻子,而是因

爲自打家人死后,還從未有人對他這麽客氣過。從此,躺在青石板上看那姑娘領

孩子們出操就成了他生活的一大樂趣。

  有她在,日子就象抹了蜜一樣,就算一天不吃飯都不會覺得餓。最近,那小

學校有半個月不開課了,那個女教員也不見了,她去哪兒了?還回來嗎?他告訴

自己,快了,就快回來了。

  早晨,天剛蒙蒙亮,癞子就爬起來趕往法場,他有一塊專門的腰牌,可以進

出法場。一到法楊的山口,就看見路邊停著兩輛頂棚上帶燈,窗戶上有鐵條的汽

車和一輛挎斗摩托車,兩個警察人站在那里。他心里頭樂了,因爲今天這里看不

見全副武裝的士兵,那就是說,今天是保密局秘密處決犯人。

  癞子沒有親眼見過殺人,但聽管刑場的警察說過,平時殺一個犯人要讓他反

綁著跪在地上,有好多當兵的拿著長槍站在十幾步外用排子槍打,犯人渾身上下

打得篩子一樣,血肉模糊,背的時候都下不去手。

  而保密局殺人都是將犯人反綁了,按趴在地上,如果是男犯,就由兩個槍手

一邊一個用膝蓋跪在他們的后腰上使他動彈不得,其中一個槍手用一只手抓著他

的頭發讓他稍擡起頭,另一手拿著短槍頂著犯人的脖子后面打,保證一槍就能解

決問題,而且也出不了什麽血,如果是女犯,那麽只要執行的槍手自己壓住她的

后腰就可以了。

  別以爲拿槍殺人挺容易,要不是保密局那幫人受了多少年的訓練,殺人不眨

眼,一般人象殺雞一樣頂著人腦袋開槍是根本不可能的。保密局殺的人出血少,

癞子背完屍回去就不用費太大的事兒洗自己那件破墊肩和背架。

  癞子不知道,這些人爲什麽被槍斃,也不知道保密局爲什麽專練殺人,只知

道這里有人殺他就可以掙到錢,就可以不必去揀剩飯,更不必去乞討看別人的臉

色。

  他知道規矩,行刑的人不出來他是不能進去的,所以得耐心的等。平時他到

這兒最多兩袋煙的功夫就能聽見槍響,今天殺人比往常花得時間長,一直等到日

上三竿了,才聽見第一聲槍響。他默默地數著:「一槍、兩槍、三槍、四槍。」

  因爲他知道,差不多每一聲槍響就會有具屍體,而對他癞子來說,就意味著

兩毛錢到手了。

  半盞茶的時間,十幾個戴禮帽的人從山坳子里面走出來上了車,才要走,前

面車上一個領頭的探出頭來對一個警察說了點兒什麽,然后癞子便被叫了過去。

  「你是背屍的?」

  「是。」

  「里面有四個。你想干什麽都行,」他向山坳子的方向呶呶嘴,伸手掏出幾

張小額鈔票遞過來,癞子伸手去接,那人的手突然又抽了回去,表情突然變得很

怕人:「不過,不許對任何人說這里的情況,不然的話,我就讓別人到這兒來背

你,聽懂了嗎?」

  「不說,不說。」癞子急忙小雞啄米般地點著頭。癞子沒有什麽朋友,即使

不囑咐,他也根本不可能對別人說什麽。

  車走了,那兩個警察也騎上摩托走了,拿到錢的癞子拎起背架,另一手把披

肩往肩頭一拾,一路唱著走進了山坳。

  到了每次殺人的地方,只見地上鋪了四張大竹席,四具屍體一字排開,頭朝

山坡趴在地上,雙手水平交叠反綁在背后,全身都光著,露著一身白花花的肉,

雖然看不見臉,但僅從那光滑的皮膚和玲珑的身體曲線就能看出四個都是女人,

而且都是非常年輕的女人。

  癞子背屍這麽多年了,秘密處決犯人時,行刑前劊子手們把犯人身上好一點

兒的衣服扒去賣錢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過那些犯人大多是男人,女的本來少見,

而且,劊子手們也只要值錢的西裝、旗袍、皮鞋、手飾、手表之類,象這樣子連

內衣都剝了拿走還是頭一次。

  那光光的女人身體讓癞子的心「怦怦」地狂跳起來,下面不知不覺中已經脹

得生疼。癞子知道剛才那人話中的含意,自己一個早年喪妻的老光棍,趁背屍的

機會在女犯的屍體上動些手腳也是人之常情,反正她們都死了,不會喊他強奸,

而且屍體一丟進山溝,便一切痕迹全都消失了,不用說這是秘密行刑,就算是平

時正常的執行,屍體也是他這個背屍人獨自處理,沒有人去管他。

  癞子不是正人君子,而且,象他這樣窮得連家都沒有的人,還有什麽體面可

言,他也同別的男人一樣需要女人,但沒有一個人把他當人看,更不會把女兒嫁

給他了,所以,那個劊子手頭頭猜得不錯,每次處決的犯人中有女性的時候,癞

子都決不會放過她們。

  山上丟屍的崖邊有一塊平平的大石頭,那就是每次癞子享用女屍的地方,他

會在那里把女犯的屍體剝光了,發泄一通之后,拎著兩只腳直接扔下去,而她們

的衣服,他就帶回去,或賣或撕了當補丁。

  癞子玩兒女屍是不會挑挑撿撿的,無論是四五十歲的半老徐娘,還是十來歲

的小女孩兒都行,實際上他也沒有挑挑撿撿的資本,除了屍體,他還能找誰發泄

呢?

  今天,這四個可不一般,從背后看去,腰兒細細的,臀兒圓圓的,除了脖子

后面那一個不大的槍眼還往外冒著鮮血,整個肉身粉捏的一般白白嫩嫩,一看就

知道最多不會超過二十五、六歲,而且都是城里人。看那齊耳的短發,是女學生

嗎?不知長得怎麽樣?

  人就是這樣,有吃食的時候撐死了都吃不完,沒吃的時候牙縫都塞不滿。平

常日子里,一年一年都趕不上一個女犯,難以解渴,今天一下子就是四個,根本

吃不下,如果不是因爲屍體放不住,癞子真想把她們都搬回自己的茅草棚里面慢

慢享用。唉,沒法子,自己天大的本事,也總得放棄兩個,不過,不知道哪一個

最好看。

  癞子站到四具女屍的腳后,一個個仔細看著,想先從背影找出一個最好的。

  最外邊一個個頭不高,但身兒細溜溜的,屁股窄窄的緊緊夾著,一看就是十

幾歲的小姑娘,他還記得,自己那個十四歲時嫁過來的小媳婦的身子就是這般樣

子;

  第二個,身體雖然長開了,臀兒寬寬的,但腿子細細的,中間留著寬寬的縫

子,應該也是個剛剛發育完,肉還沒有填實的稚嫩少女,這種樣子多半是個十七

八歲的姑娘;

  第三個和第四個都已經長成了,寬寬的臀部和豐腴的大腿顯示著成熟女性特

有的媚力。看來看去,這四個各有千秋,難分上下,要說身條兒好,還得是那后

兩個歲數大一些的,但兩個小的那一身肉嫩得能掐出水來,也割舍不下。

  他又轉而去關注她們的年齡和姓名,因爲好的名字也能使女人的美麗增色。

  一般的犯人行刑時,背后有亡命招牌,秘密處決的只在腳腕上拴一個小紙牌

子,那是用來驗明正身的。他讀過書,雖然離舉人進士差得遠字到還識得幾個。

  他先拉起最外邊那個女孩兒小小的腳,那腳丫滑滑的,軟軟的,讓他愛不釋

手,拉過上面的小牌子,寫的是「吳小婵,十五歲,學生……」,他伸手捏了捏

那圓圓的小屁股蛋兒,軟軟的,滑滑的,捏起來非常舒服,隨著那屁股蛋兒被捏

得變形,他看見一個黑黑的小屁眼兒。「不錯,真不錯,不知那個怎麽樣?」

  他又來到第二個女屍后邊,同樣的兩只嫩腳丫,同樣的嫩肉,她叫趙青蓮,

十八歲了,也是學生,這一個不用捏屁股,由于腿太細並不攏,她的屁眼兒就露

著,也是小小的,黑黑的。「好!也好!」

  第三具和第四具女屍都相對豐滿些,兩腿並得很緊,一點兒縫隙都沒有,不

過仍然不失于苗條,屬于那種漂亮女人的真正美體,那兩雙腳也軟嫩得很,而且

十分纖細,屁股比兩個小姑娘更圓,更有光澤,捏上去彈性十足,這兩個一個叫

筱紅英,二十四歲,職員,一個叫那麗,二十二了,小學教員。「嗯,這四個都

不錯,可讓我挑哪個呢?看看下身兒吧。」

  癞子站起身來,用腳把四個女屍並攏的腿都分開,讓她們的私處露出來。

  只見兩腿分處,四個女人的私密之處全都暴露出來。吳小婵的陰唇薄薄的,

白白的,生著一點兒又細又軟的茸毛;趙青蓮的陰毛很濃密,把整個腿裆都給占

滿了,雖然掩住了陰唇,但黑黑的反而更加吸引人的目光;

  筱紅英的陰唇比較厚實,呈暗褐色,象男人的卵子般帶一點兒皺紋;而那麗

的陰唇不薄不厚,顔色也是白白的,羞處的毛不濃不淡地分布在陰唇前半部分。

除了筱紅英的兩片陰唇稍稍裂開,露著里面的小陰唇和那個深深的洞口外,其他

三個女人的陰唇,無論厚薄都那樣夾得緊緊的,一看而知被抓來之前還都是大姑

娘。

  「狗日的!我說殺個人怎麽花這麽長時間!」癞子嫉妒地低聲罵起來。他不

是在罵四具女屍,因爲他喜歡,還喜歡不過來呢。他罵的是保密局那幫劊子手,

因爲不管少女也罷,少婦也罷,四個女屍的私處都是濕濕的,沾著大量粘粘的液

體,癞子是過來人,當然知道那是什麽東西,再看那三個大姑娘的肉縫后邊,還

都帶著一絲鮮血。

  「老子不過弄弄死人耍耍,這群狗日的,活生生就把四個女伢子給日了。看

流了這麽多東西,也不知道幾個男人弄一個女伢子。唉,要是老子會殺人多好,

也整個活的耍耍,也不用這麽辛苦地背死屍了。」

  他實在是嫉妒得不得了,蹲下去仔細查看四個女人的私處:「這一個血往屁

眼兒流,一定是躺著被日的;這一個橫著流到大腿上,應該是側躺著讓人家給壞

了;這個也是躺著干的;嗯,這個那麗怎麽前后都有血,看來是先躺著日,換了

人又趴著日的。」一邊判斷,一邊心里想著當時的樣子,癞子覺著渾身的血都湧

到腦袋上去了。

  「該老子了。」他有些頂不住了,趕快把那個最小的吳小婵翻過來,細長的

脖子前面被炸開了一個大洞,使她的脖子幾乎斷了半邊,小巧的圓臉白白淨淨,

微顯露出兩道淚痕,一直流到耳朵后邊。

  「一定是被男人日的時候哭的,挨,別想了,睡吧。」他對她說,然后給她

把眼皮合上。再看她的身子,兩顆奶子白白的,小小的奶頭尖尖的,粉紅色,非

常誘人,不過,奶子小得象山芋蛋子,抓不住,「算了,換一個看看吧。」

  那又翻過趙青蓮,瓜子臉,直直的鼻子,小小的嘴,眼睛長長的,彎彎的,

挺立在胸前,扁平的小肚子上有一個圓圓的。深深的肚臍,高高的陰阜上一叢黑

毛一直延伸到長長的兩腿中間。

  「嗯,這一個不錯,先來她吧。」癞子把她的兩腿盡可能分開,然后跪到她

的兩腿中間。他的身體早就準備好了,三兩把扯下身上的破布片,露出一個髒兮

兮的光身子,挺起已經脹得生痛,黑乎乎,象小杠子一樣的陽具,然后一手分開

姑娘的陰唇,一手扶住陽具插了進去。

  「嗯,還是溫溫的。」他很興奮,先慢慢磨了磨槍,感覺里面滑溜溜的挺順

當,便奮起雄威,長趨直入了。不知弄了多久,他感到那姑娘緊緊的洞穴已經夾

得他快要放了。

  「不行,不能就這麽完事,還有兩個更好的呢。」想到這兒,他停下來強忍

住沖動把自己抽了出來,跪在那里忍了半天,直到那股難以駕馭的勁頭兒過去。

  轉身翻過筱紅英,她長著一張胖乎乎的圓臉,是那種最典型、最傳統的美人

形的腹股溝交彙的三角地帶,無論什麽樣的男人都不能不說一個好字。「這一個

更好。」

  癞子立刻撲上去,一下子就趴在她身上,急不可待地抽插起來。這一個的洞

穴不如趙青蓮緊,這也正常,她不是處女,也許還有過孩子,但那肉乎乎的身子

卻給了癞子更好的感覺。癞子發瘋般地折騰了許久,直到自己快射了,這才又停

下來,他還想要那第四個。

  翻過那身子,果然,她的兩乳又圓又挺,又白又嫩,頂著兩顆粉色的葡萄珠

兒,身子的曲線非常順暢,陰毛也不疏不密恰到好處。

  「這個最好!」癞子撩起她長長的頭發,露出被遮住的臉龐,然后他就愣住

了。那是一張多麽漂亮的臉,長圓的臉蛋兒,尖尖的下巴,圓圓的耳朵,彎彎的

一雙秀目還含著淚水,仿佛向人傾訴她的不幸遭遇。

  然而,那又是一張多麽熟悉的臉啊!早在二十年前,他就在自己的婚床上見

過,他曾經親著這張冰冷的小臉,伏在她赤裸的身上,把男人的一切力量都放在

她兩腿間,二十年后他又見到她,笑得是那麽溫柔,那麽迷人,重新給了他生活

的樂趣。

  是的,她就是那個小學教員,那個與癞子的媳婦長得一模一樣的年輕姑娘,

那個曾經叫癞子作大叔的姑娘。

  象一盆涼水澆在身上,癞子一腔的欲火滅了。他怔怔地跪在那里,不知出了

什麽事。她是個多好的姑娘啊,從她來了,就從未與人爭吵過,大人們喜歡她,

孩子們喜歡她,癞子更喜歡她,她究竟得罪了誰?!爲什麽要殺了她?!爲什麽

臨死還讓她飽受羞辱的煎熬?!這都是爲什麽呀?!

  從那天回來,就沒有人再見過癞子,直到幾個月后,保長去茅草棚通知他背

屍的時候,才看到癞子已經躺在亂草堆中成了一具白骨,手里還捏著那天掙來的

八毛錢。他的身上伏躺著另一具骨骸,不知是男是女,頸骨有兩節已經成了小碎

塊。

  死了人,保長得去報官,警察局來堪查的人說,那具骨骸是個女人,是被子

彈打斷了脖子死的,應該是被保密局處決的政治犯,但保密局比警察局地位高,

他們的事情屬于軍事秘密,警察局無權過問,此事就這樣罷了。

  從此,這里再沒了背屍人,保長又得挨家挨戶地找人去擡死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