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麗人生16-21

  第十六章 傳授床技

  在美國的時候,我也上過不上洋妞,像麗莎這種標準美國麗人,絕對是大多

數男人獵豔的目標。麗莎若不是我的母師,像她這樣的金發尤物我是不可能放過

的。此時坐在沙發上抽著煙,聽著浴室裡傳來的沐浴聲,幻想起麗莎曼妙的胴體,

令我不由得一陣心猿意馬。

  手裡的煙頭上的煙灰已經積了老長,忽然浴室的水聲停了,我才醒過神來,

連坐將煙頭滅掉,從沙發直起身子,正襟危坐。只見麗莎裹著一件潔白的浴發,

金色的秀髮上掛滿了水珠,漫步從衛生間走了出來。

  「陳,幫我把空調調低一點。」麗莎與我的關係比較熟了,所以才是這般隨

意地穿著浴袍就走了出來,她在我對面的床邊上坐了下來,用毛巾搓了搓頭髮,

微笑著對我說道,「想不到上海這邊的天氣比加州還要熱一些。」

  見到這麼一出美人出浴的景象,我也感覺到身體有些燥熱,連抓了遙調器,

將空調調低了幾度。麗莎正坐在我對面,身上除了浴袍,裡面可什麼也沒穿。而

那件浴袍很寬鬆,一對雪白傲人的雙峰若隱若現,我稍稍低頭,若不是她雙腿並

隴,幾乎能看見她那片金色的小叢林。實在是太誘人了,師母她不是會想引誘我

吧,我忍不住嚥了嚥口水。

  「陳,你也很熱嗎?」麗莎輕聲問道。

  「呃……」我有些尷尬地連忙將目光移開,換了一個話題,問道,「麗莎姐,

你這次來中國是辦什麼大案子?」

  「我這次是來奉命追查一個歐洲的犯罪組織,這個組織名叫『黑天使』,在

歐洲已經橫行了半個世紀了,主要從事軍火買賣、暗殺等犯罪活動,這些年歐洲

警方動用了很大的人力、物力卻一直沒法將其剿滅……根據國際刑警最新的情報

顯示,這個『黑天使』的一二號人物最近都潛入了中國,好像是和日本的一個恐

怖組織有交易。如果能抓到他們的頭目,就能將這個犯罪組織瓦解掉。」麗莎說

罷,毫不避忌地從皮箱中取出一份文件遞給我看。

  我接過文件,隨意地翻看了幾頁,上面有「黑天使」組織的兩名頭目的資料,

其中一張照片,是個面貌削瘦的白人男子,戴著金絲眼鏡,看上去很文弱,資料

上顯示名叫托尼,是個意大利佬,下面則是一長串的犯罪記錄,是這個組織的二

號人物,而一號頭領的照片竟是一個生著一頭銀白色秀髮的年輕美女,名字叫伊

莎貝拉,是個德法和猶太混血兒,難怪是個美女,而其資料上的犯罪記錄比那個

托尼還多出一大串。

  「呵!這麼一個美女,竟然是犯罪組織的頭目。」我將資料遞還給麗莎,開

了個玩笑道,「我說麗莎姐,你們國際刑警的情報不會是出錯了吧。」

  麗莎微笑著回答道:「陳,你可別小看這個女人,她的外號叫『銀蠍子』,

曾經是這個組織上任頭目的女兒,是個心狠手辣又極度狡猾的殺手,在歐洲的殺

手界裡很有名號。她的祖父是個納粹,曾經還是希特勒的近臣,也是『黑天使』

的創史人。歐洲不少的政要和富商死在這個女人的手上,她的身手可比一般男人

強多了,而且擅於使毒,還聽說她可以在和男人做愛的時候,用雙腿夾斷對方的

尾骨,而現在她已經繼承了首領的位置。以前在美國,我曾和她交過一次手,可

惜讓她給逃掉了。不過這一次,我一定要親手抓到她!」麗莎說到最後,一臉自

信的神色。

  聽了麗莎的介紹,我卻不以為然,我在眼裡,女人終究是女人,就算再厲害

的女人,還不是要給男人肏,於是笑了笑,說道:「麗莎姐,你果然是來辦大案

子,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麗莎回答道:「陳,你的身份只是個大學生,這種事是我們警察應該做的,

就不需要你來插手了。你的任務是等我做完了工作,好好給我當幾天嚮導。」

  「那是當然,有麗莎姐你親自出馬,這種案子自然是手到擒來。」我小小地

拍了個馬屁。

  「好了,不談工作的事了,先陪我喝一杯吧。」

  麗莎收起了文件夾,然後又從皮箱中取出了一瓶拉菲,在酒櫃上拿了兩個高

腳杯,斟上了鮮紅的美酒。師母她很喜歡喝紅酒,說是可以養顏,所以不管去哪

兒,總是習慣隨身帶著一瓶。

  「Cheers!」

  陪著麗莎喝了一杯酒,又隨便閒聊了兩句,近距離地看著她浴衣微微敞開的

領口,我感受到的誘惑都大了,自從佩戴了家傳戒指後,不僅性能力增強了,感

覺自己的性慾比從前更強了,要是再這麼待下去,我肯定會犯錯誤了,於是便準

備告辭。

  「麗莎姐,你坐這麼久的飛機也累了,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等你做完工作

再聯繫我吧。」我放下酒杯道。

  「等一下,陳,我還真有件事想請你幫忙。」麗莎開口挽留了我。不知是否

喝了酒的緣故,她的臉上泛起了一絲紅暈之色,神色還有些躊躇。

  見麗莎神色有異,想來以她的身份,應該不會有什麼難事要求我幫助的,更

別說她還有安東尼這樣的大靠山。我心裡雖然疑惑,還是毫不猶豫地回答道:

「麗莎姐,你有什麼吩咐直管說好了,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一定能幫你做到!」

  麗莎輕舒了一口氣道:「陳,事情是這樣的。你知道這些年來,安東尼給了

我很多幫助,也為我付出了很多,而我不僅沒為他做過什麼,還親手把他送進了

監獄。我們馬上要結婚了,我想給他一個完美的新婚之夜。不過……」她頓了頓,

接著說道,「我在性愛方面沒有什麼經驗,所以我想找個人先練習一下。」

  「這個……麗莎姐,你這是?」我聞言,不由得一陣愕然,沒想到麗莎會說

出這樣的話來,師母竟然要我給他指導床技,這真是個意外驚喜。我不覺疑問道,

「難道你以前就沒和其他男人做過愛嗎?」

  麗莎輕輕捋了捋秀髮,自嘲地笑了笑道:「我讀書的時候曾交過一個男朋友,

一個很帥氣的小夥子,令還是小姑娘的我很著迷,我們交往了很長一段時間,他

對性方面從沒有提要求,甚至都不主動吻我,最後有一次是我提出想嘗試做愛,

結果他告訴我他其實是喜歡男人的……噢!上帝!我當時受了很大打擊,差點去

看心理醫生,有了這麼一段很糗的初戀,後來我也沒找過別的男人了。陳,跟你

講了這些,你可別笑話我。這些年我的性伴侶一直就是兩根電動自慰棒,所以從

嚴格意義上來講,我還是個處女……」

  聽完麗莎的講敘我真有點忍不住要發笑,只是強忍住問道:「麗莎姐,這個

……你為什麼想到要找我?」

  「做這種事當然要找個關係很熟的朋友。」麗莎一本正經的回答道,「而且

我知道你對女人很有手段,性愛方面的經驗應該很豐富,所以才想找你幫忙。」

  要是換了其他女人向我提這樣的要求,我肯定立馬就答應了,不過顧忌到麗

莎畢竟是我師母,我對安東尼這個老師還是很尊敬的,可不想給他戴綠帽子,於

是只好又說道:「麗莎姐,本來你有什麼要求,我都應該幫助的,可是這種事…

…嘿!這樣子做,我怕對希斯老師很不尊敬……」

  麗莎微笑道:「陳,你不必擔心,我來之前已經把我的想法跟安東尼說過了,

還是安東尼向我推薦的你。」

  我聞言又是一愣,難道昨晚在網上和老師聊天的時候,他還說如果麗莎有什

麼要求,叫我一定滿足她。安東尼老師果然是高人了,境界都是一般人不一樣。

既然老師都不介意,我自然不會有顧忌了。

  「那個……既然是這樣,小弟就義不容辭了。要說別的方面我或許不行,但

要說性愛能力,我絕對沒問題,保證麗莎姐你滿意。」我自信滿滿地拍了拍胸脯。

  麗莎嬌聲笑道:「咯咯,瞧你說的,我又不是什麼慾求不滿的淫婦,只不過

是想你幫助我學習點性愛經驗。」

  見到麗莎笑靨如花,格外美豔誘人,我更是心中大動,輕咳了一聲道:「咳!

那個……麗莎姐,你說的這個事什麼時候做?」

  麗莎爽快地回答道:「當然就現在,明天我和中國方面的國際刑警聯絡後就

要正式工作了,可沒有那麼多閒時。」

  我心裡已是迫不及待了,但此時也不好表現的太過急色,於是問道:「既然

如此,我們現在就開始吧,你要我怎麼做?」

  麗莎笑了笑道:「這個問題要問你,現在你是老師。」

  我又輕咳了兩聲,裝作一本正經地說道:「做愛是一個全套過程,並不是指

單純的活塞運動。想要完成一次美妙的性愛,需要雙方培養感情,達成默契。一

般男女上床,會先調調情,培養一下氣氛。比如事先喝一點酒,談談情。」

  「剛才我們不是已經喝過酒了嗎?」麗莎挑逗地眨了眨。

  「嗯,那我們就進入下一個步驟,親吻和愛撫吧。對於做愛來說,這也是非

常重要的前戲。」我說著望了一眼麗莎那誘人的紅唇,問道,「麗莎姐,接吻的

經驗你應該有吧?」

  「那個當然。」麗莎點了點頭,同時說道,「我說陳,你別把我當成初中女

生好不好,我只是缺乏性經驗,不是缺乏性知識,不需要你給我上性教育課。」

  「哦,好吧,我們先從接吻開始!」

  我說罷上前一步,將麗莎攬入懷中,埋頭吻住了她那誘人的紅唇,很快舌頭

便突破了她的齒關。麗莎下意識地閉上雙眼,雙手環住了我的脖子,吐出小舌頭

與我展開了豔香的舌吻。我自然是毫不客氣,一邊吸弄著麗莎舌滑的舌頭,一邊

伸手探出了浴袍中,把玩那對凸起的雙峰。

  麗莎的乳房碩大渾圓,令我愛不釋手。在我熟練的挑情手段下,那兩顆乳頭

已經變得非常堅挺了,她的鼻息越來越急促,發出了幾聲誘人的嬌哼。

  我最後輕輕咬了咬麗莎那紅滑的嘴唇,有些戀戀不捨地鬆開了嘴,輕笑道:

「麗莎姐,你的吻技很不錯嘛,看來不需要多做練習了,我們進入下一步驟吧。」

  「嗯!」麗莎輕輕哼了一聲,因為剛才的激吻,餘韻未消,她的眼神有些迷

離。

  「現在先讓我欣賞一下你的身體怎麼樣?」我用充滿魅惑的聲音道。

  「嗯!」麗莎又嗯了一聲,伸手解開腰帶,讓浴袍從她身上滑落下來,很快

一具成熟、豐滿,而且性感誘人的胴體呈現在我面前。

  師母的身材絕對是一級棒,一般歐美女性都很豐滿,而麗莎由於經常鍛鍊,

身體上的肌肉非常勻稱,絲毫不見一點墜肉,白皙的皮膚在燈光的映照下格外耀

眼。胸上那一對美乳雖然碩大,但一點也不下垂,反而是微微上翹,一雙美腿修

長圓滑,三角地帶上那一小撮金色的毛髮最為吸引我的目光,因為剛剛洗浴過,

身上還帶著一絲沐浴露的香味。

  欣賞了一翻師母完美的身體後,我忍不住讚歎道:「麗莎姐,你的身材可真

棒,簡直就是上帝賜給男人的恩物!」

  第一次將全裸的身體呈現在男人眼前,麗莎雖然性格豪爽,但臉上還是浮現

出少許羞澀,聽到我的讚賞,不由微笑道:「陳,謝謝你的恭維。」

  我連忙道:「麗莎姐,我這可是真心話。見到這樣美麗的身體,世上沒有哪

個男人不心動的。」

  男人是視覺動物,而女人是聽覺動物,這真是不變的真理,沒有哪個女人不

愛聽別人的讚美的。於是麗莎臉上已沒有了羞澀,很是自滿地笑了笑,又說道:

「好了,我們繼續吧。」

  我點了點頭,又繼續講解道:「前戲除了親吻和愛撫,還有一種最常用的方

式……」

  麗莎接過話道:「你是說口交吧?」

  「賓果!」我彈了個響指,壞笑道,「麗莎姐,你可真聰明。」

  麗莎白了我一眼道:「男人好像都很喜歡口交。」

  我解釋道:「口交也不只是男人喜歡,如果採用69式的話,雙方都會很享

受。」

  麗莎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道:「好吧,不過這方面我是真沒有經驗,讓我先試

試吧。」

  我坐到了床上,拉開拉鏈,將早已硬起來的陰莖露了出來。麗莎見狀,有些

驚訝地道:「陳,你的東西可真不小。我知道一般東方男性的陰莖尺碼比較起歐

美人來說要小很多,不過你的絕對夠大了。」

  我嘿嘿一笑道:「多謝師母誇獎,不過我可不只是大,等一會兒你就會知道

它的厲害之處了。你看它已經都向你致敬了,快用你的小嘴來伺候它一下吧。」

  麗莎聞言,雖還有點羞澀,但卻沒太多扭捏,慢慢跪在我面前,埋頭將我的

龜頭一口含住。感受到麗莎檀口的濕度與溫暖,我舒服地哼了一聲,同時不忘指

點道:「陰莖是男人身體最脆弱也是最敏感的部位,所以需要女人最溫柔的呵護。

注意不要碰到牙齒,要用嘴唇和舌頭,慢慢地往裡面吞。男人最喜歡深喉了……

喔……對,就是這樣,你做的很好。」

  麗莎的悟性很高,她的口技開始還有些生澀,但在我的指點下,很快就能熟

練地吞吐我的大肉棒了。我用手按著她的頭,幫忙她一點一點吞末我的陰莖,龜

頭幾乎要抵到了她的喉嚨上。

  第一次深喉未能成功,麗莎感覺呼吸困難,吞出了沾滿口水的雞巴,喘了口

氣道:「等我再試一次。」

  隨後麗莎經過一翻努力,終於成功地用小嘴將我那近三十釐米長大肉棒完全

吞入了喉嚨裡。令我舒爽非常,同時又不得不佩服師母的天賦,想當初姐姐給我

做深喉的時候,也是練習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將我的雞巴完全吞下去,而且那

時候我的寶貝還沒現在這麼粗大。

  「麗莎姐,你真是太厲害了,一學就會,而且做的非常棒。這樣的深喉,一

般的女人可都做不到的。」我又讚歎道。

  「咳咳……陳,是你指點的好。」麗莎吐出我的大肉棒,謙虛地回答道。

  「麗莎姐,我們繼續吧。」

  「繼續,沒必要了吧?」麗莎俏皮地笑道,「我已經掌握要領了,以後多先

自慰棒練習就好了。」

  教會了徒弟,師父就沒的吃,這種事情我可不干,於是我訕訕笑道:「麗莎

姐,做事要有始有終。你要幫我口交,讓我射出來,才算是真正學會了。」

  「你說的也是。」麗莎想了想又道,「可是你射精了,一會兒還怎麼和我做

愛?」

  我得意地笑道:「麗莎姐,你可別小瞧我,說地性方面我很厲害的,射過之

後馬上就可以硬起來,不信的話你可以馬上試試。」

  「好吧。剛才你教得我這麼認真,我是應該讓你滿足一下的。」

  麗莎說罷又重頭埋頭含住我的龜頭,同時手口並用,套弄起我的大肉棒了,

隨著快感不段積累,我也沒有忍耐,輕哼了一聲,精關一開,在麗莎的小嘴裡暴

發了。

  麗莎第一次給男人口交,又被口暴,有點猝不及防,被我猛烈噴射的精液給

嗆住了,捂著嘴一陣咳嗽。

  「抱歉,麗莎姐,剛才太興奮了,射得時候忘了提醒你。」

  「咳!沒事……不過精液的味道可真不怎麼樣。」

  「嘿嘿!你以後就會習慣了。」

  我起身脫掉衣服,展現出完美的身體,然後將麗莎放倒在了大床上。回想前

幾天,就在這張床上,我連續推倒了兩個美女,馬上就會上演帽子戲法了,心中

忍不住得意。

  我分開麗莎的雙腿,並沒有急於提槍進入,而是將龜頭抵在她美肥的穴口上,

上下摩擦,同時用手指挑逗陰戶上那已經漸漸勃起的陰蒂。麗莎在我的挑逗下已

是漸漸動情,雙頰越來紅潤,蜜液不斷地穴口溢出。

  「喔……陳,別弄了……好癢,快來吧!」麗莎嬌喘著向我發出了請求。

  接到麗人的命令,我哪還會客氣,伸手抓住麗莎的雙腿,將屁股稍稍擡起,

然後一口氣刺入那肥美的陰戶中,頓時引得蜜汁四濺。

  受到到下體的充滿,麗莎頓時美美地呻吟了一聲道:「喔……好燙!真東西

果然是電動棒的感覺大不一樣。」

  「嘿嘿,師母,爽的還在後頭,好好享受吧!」

  我說罷開始了埋頭苦幹,以我現在的性能力,不管是三十如狼還是四十如虎

的女人都能輕鬆擺平。麗莎雖然有三十多歲了,不過性經驗幾乎為零,所以很快

便被我肏得高潮叠起了。

  「喔……喔……」

  我抽插的速度極快,陰囊不停拍打在麗莎的屁股上,在強烈的快感下,麗莎

緊緊地咬著嘴唇,只發出一聲聲低哼。

  我見狀說道:「麗莎姐,你別忍著啊!男人都喜歡聽女人的叫床上,你要是

舒服就大聲叫出來。這樣才能讓男人更有征服欲。」

  「啊……」

  麗莎聽了我的話,開始放聲呻吟,同時扭動起腰肢,配合起我的抽插來。充

滿彈性的陰道緊緊地收縮,令我倍感插起來倍感舒服,不由得更加賣地肏幹起來。

  「Oh Yes!Oh My God!Oh……」

  麗莎的叫床聲漸漸變得了英文,這令我更加的興奮,開始不停變換抽插的節

奏,很快將麗莎送上了第一波的高潮。

  麗莎尖叫了一聲,身體一陣痙攣,陰穴中噴出大量的蜜汁,我也在同時低吼

了一聲,埋頭一口咬住她堅挺的乳頭,同她一起雙雙達到了高潮。

  我們相擁在床上休息了一會兒,我輕輕愛撫著麗莎掛著微汗的胴體,笑問道:

「麗莎姐,做愛的感覺怎麼樣?」

  麗莎剛剛享用完高潮的餘韻,舒服地呻吟了一聲,回答道:「很棒!陳,你

真的很厲害!不過剛才我只顧著享受性愛了,忘了學習技巧了。」

  我捏了捏麗莎的奶頭,輕笑道:「沒關係,我們可以多做一次,做愛有很多

種體位。在我們中國的很多古書上都有描述和講解,比如最出名的《素女經》上

記載了九分方式,分別是:龍翻、虎步、猿博、蟬附、龜騰、鳳翔、免吮毫、魚

拉鱗、鶴交頸,此九法各有妙處。不僅可以享受到性愛的美妙,還有益於心身。

素女經云:黃帝曰:陰陽交接,節度為之奈何?素女曰:交接之道,故有形狀,

男致不衰,女除百病,心意娛樂氣力強;然不知行者,漸以衰損。欲知其道,在

於定氣、安心、和志。三氣皆至,神明統歸。不寒不熱,不飢不飽,定身定體,

性必舒遲,淺內徐動,出入欲希,女既快意,男盛不衰,以此為節,慎無敢違…

…」

  麗莎這樣的大洋馬聽我講起《素女經》的玄妙,不由感嘆道:「做愛都有這

麼大學問,中國的文化果然是博大精深。陳,你剛才說的那些我聽不大明白,你

快仔細給我講講,我想好好學習一下。」

  「呵呵!聽不明白沒關係,我們可以實際演練。」

  隨後我將麗莎抱了起來,開始使用各種體位來肏幹她,前後兩三個小時,把

她肏得不知高潮了多少回,直至麗莎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如軟泥般癱軟在床上,

微微地喘息著。

  我將麗莎抱進浴室,泡了個熱水澡。麗莎漸漸恢復了一點氣力,主動吻了一

口道:「陳,真是要謝謝你。看來找你幫忙真沒找錯人,你不僅讓我享受到性愛

的美妙滋味,還教會了我很多技巧。」

  「呵!能夠幫親愛的師母做點事,是我的榮幸。」我笑了笑,伸手探入水中,

很快摸索到了麗莎的菊穴,手指輕輕挑逗著說道,「麗莎姐,還有一種性愛方式

你還沒學到哦。」

  「陳,你是說肛交嗎?」麗莎很聰明,立刻明白了我指的是什麼,詢問道,

「除了陰道的性愛,男人也喜歡肛交是嗎?」

  「我想大多數男人都喜歡吧?肛交最能滿足男人的征服慾望了,那是生理上

和心理上的雙重滿足。」我繼續挑弄著麗莎的菊門,詢問道,「麗莎姐你想試試

嗎?」

  麗莎想了想道:「如果你能保證不會太疼的話,我想可以嘗試一下,照你說

的,安東尼他應該也會喜歡的。」

  「嘿嘿!剛才做了那麼多次,師母大人你還不相信我的性愛技術嗎?」

  「Come On Baby!Fuck My Ass!」

  麗莎說了一句放蕩的英文,然後慢慢欠身,從水中擡起了屁股,正對著我。

那渾圓的大屁股充滿了彈性,濕露露地臀肉,入手十分滑潤,尤其是那掛滿了水

珠的褐色小屁股了,簡直是無比的誘人。

  此時我哪還忍得住,扣了一點浴液,塗抹在麗莎的屁眼上做潤滑,然後便從

浴缸中站起身來,開墾起師母那誘人的小菊穴。

  歐美女人的肛門可不比東方女性那麼嬌嫩,對異物的適應能力要強不少。麗

莎的小菊花雖然是初次被開發,但在大量浴液的潤滑下,她並沒有太多不適應,

肛門上的肌肉充滿了彈性,很容易就容納了我整根陰莖。

  「麗莎姐,你要調整一下呼吸的節奏,然後隨著節奏收縮屁眼兒,這樣就不

會痛……喔,對就是這樣,你學得真快!」

  麗莎在我的指導下,很認真地收縮肛門來迎合我的插送,她那彈性驚人的小

屁眼兒夾得我的雞巴說不出的舒爽。我用力掐住那的臀肉,大力肏幹起來,麗莎

也隨之發出一陣陣浪叫……

  整整一個下午,我和麗莎呆在酒店房間內,從大床到浴缸盤腸大戰,等我離

開的時候,麗莎滿臉倦容地倒在床上沈睡了過去。她明天還有沒有精力去工作我

是不知道了,不過我今天可以爽歪了。特別是臨睡前,她還和我約定,等她辦完

了案子,在中國休息幾天,再好好和我溫習一下性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