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麗人生11-15

 第十一章 再續前緣

  吾兒:當你讀到此信時,為父已不在了。請不要驚訝,我就是你的親生父親。

  至於我為何一直不與你相認,這要從我們家族的歷史講起。我們家族有著千

年的傳承,在一千年前,先祖降服了一條神龍,之後每一代子孫靠著神龍之力的

庇佑,無不是風流人傑。然而盛極必衰,天理循環,祖上曾留下遺訓,家族在第

一百代子孫會有一場劫數,若是無法避過,家族血脈將會被終結。為父正好是第

九十九代子孫,為父開始並不相信這個遺訓,然後你的十多為兄長都未能成年便

先後夭折,直到為父六十歲才生下你。為了傳承家族的唯一血脈,為父請了一名

道家仙師為你改命,並將你遺棄。這些年後為父一直默默關注你的成長,最後終

於未忍住與你見了一面,但我仍然不能與你相認。如今天劫已應在為父身上,你

可重獲新生,並將家族的輝煌延續下去。為父也沒有別的東西留給你,些許錢財

只是身外之物,最重要的是這杖家族傳承的寶物,那是青龍碧血所化,你佩戴在

身上,可強身健體、消災解禍,只要你戴上此物,便可受青龍傳承,正式成為家

族第一百代傳人。

               乃父絕筆

  讀完這封信件後,我忍不住長籲了一口氣,沒想到自己的身世竟是如此離奇。

  自己的家族原來是如此傳奇,而自己的生父也是個了不起的人物。保險貴中

除了這封信件,另外還有一個小木盒,打開來看,裡面裝一杖碧玉指環,上面隱

約可以見到一道血痕,心想這應該就是家族傳承的寶物了。

  雖然自己從小成了孤兒,不過後來養父的收養讓自己也得到了家庭的溫暖,

而且自己的生親雖說遺棄了自己,卻是不得已而為之,況且還有自己留下了天文

數字般的遺產,並且還有這塊家族傳承的寶物,自己對他並無恨意,反而有些景

仰,難怪當初見到吉容昌那老頭兒,會感覺親切。

  仔細把玩著手中這塊青龍碧血玉的指環,瞧不出有什麼奇妙之處,不過既然

傳承了千年,那肯定是寶物。我深吸了一口氣,將指環套在了左手中指上。指環

上頓時泛起一道紅光,只感覺有一股神奇的氣息擴散到我的全身,令我神清氣爽,

倍感舒暢。

  過了一會兒,那股神奇的氣息在我身上加速,我感覺身體有些躁熱,便去衛

生間洗了個澡。隨後我竟發現自己身上脫下不少死皮,全身的皮膚像是新生了一

般,我頓時感覺精神百倍,彷彿自己脫胎換骨了。這家傳寶物果然很神奇。

  望著鏡子裡自己完美的身體,我心頭不由大喜,繼承了千年的傳承,自己的

華麗人生真正要拉開序幕了。

  離開外灘別墅後,我驅車來到希爾頓酒店,今天晚上約了一幫老同會聚會。

  離開中國兩年,有些老同學也沒有聯繫了,所以那天我只是打了電話給周宇

耕,讓他小子聯繫其他人。

  說起周宇耕,和我也是關係很鐵的兄弟了,除了謝文東和康浩兩個孤兒院長

的兄弟外,我們初中就認識了,後來高中又同班,還進了同一所大學,本來他老

爺也想安排他和我一樣出國留學的,不過那小子不願意,說要早點開創自己的事

業,所以他大學沒畢業就自己開了公司,到現在已經掙下了上億身家了。

  這倒不是因為這小子有多大本事,而是因為他有個當官的老爺,而他則是個

十足的紈袴。周宇耕的父親周剛在官場上也算是個人物,野心很大,又懂得媚上

謅下,很會鑽營。我認識周宇耕的時候,他爸還只是個小處長,而現在已經爬上

了上海副市長的寶座了。上海是直轄市,副市長已經是正廳級別的官員了,而且

他年紀剛過五十,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在政壇上也算小有影響力,周宇耕靠著

他老爸的萌蔭,年紀輕輕就在上海混得風生水起。

  由於之前通了電話,剛走進大堂,周宇耕那小子已經來門口迎接我了。那小

子頭個和我差不多高,一身的名牌,一副鑲金邊的眼鏡,十分張揚,五觀也還想

端正,就他這種富家公子的形象,絕對夠能招攬到很多的拜金女,我剛進門,就

見到他和一個身材不錯的妙齡女郎正在勾搭。

  我吹了聲口哨,周宇耕回頭見到我,笑了笑,這才撇下那個女人,大步向我

走過來,給了我一個熱情的擁抱。

  「哈哈!兄弟,好久不見了!在美利堅肯定玩了不少洋妞吧?滋味怎麼樣?」

  「呵!我可沒你行,到底也不忘泡妞!」「剛才那小妞是影視學院的,聽我

說認識幾個導演,就想打我的主意。不過我要申明,是她想泡我,不是我想泡她。」

  「影視學院嗎?那可是未來的明星。我看身材還不錯,嘿!有殺借,別放過。」

  「操!現在兄弟我可是有身份的人,不是什麼妞都上的。走吧,今天我先安

排好了,去包廂裡聊。」我倆說笑了幾句,周宇耕便帶著我進了他訂好的包廂。

那是希爾頓酒店最頂級的包廂,在這裡消費可不是小數目,那天我打電話給周宇

耕說想找老同學聚一聚,那小子就立馬拍胸脯說他來包辦了,這小子愛顯擺,所

以我也沒和他爭。

  包廂裡已經坐了兩個人,是一親密的年輕男女,男的叫韓大可,女的叫袁潔,

也是中學時關係很好的同學。他倆初中就交往了,到現在這麼多年,也是很難得

的一對。二人見了我,立刻從沙發上站起來,笑著打招呼。

  「喲!子淵,這兩年不見,你可是越來越帥了!」袁潔性格開朗,一張口便

和我調笑。

  我也是微笑著打趣道:「小潔,可別這麼說,一會兒大可要吃醋。」「哈哈!

子淵,我是沒你帥,可咱們家小潔就喜歡我這樣的。」韓大可賊笑著摟住袁潔的

腰肢,「你說是不是啊,老婆?」「我說你們什麼時候辦喜事?」看他們恩愛的

模樣,我隨口問了一句。

  「快了,大概明年吧。大可他們單位很忙,他又剛升職,所以婚事要拖一拖。」

  袁潔一臉幸福地回答道。

  「子淵,你和宇耕都跑不了的,我會給你們發貼的。」韓大可也笑道。

  服務員奉上茶水後我便坐下與他們閒聊,韓大哥畢業進了海關,現在已經是

個小有實權的科長了,袁潔也在一家外企上班,小兩口日子過的不錯。

  隨後又陸陸續續來了不少老同學,大家都笑著寒暄敘舊,其中一個,個頭矮

小,尖臉猴腮,樣子很是委瑣,一身衣服很不整潔,進來了除了打聲招呼,就沈

悶不語了,看上去一點都不像是來參加聚會的。

  「叫你來聚會,你就不知道把自己收拾乾淨點嗎?操,你這小子沒救了。」

  周宇耕上前,一巴掌拍在那傢夥頭上,一副教訓自己兒子的模樣,大家都哄

笑了起來。

  我會心一笑,招呼道:「王小明,怎麼還是老樣子,坐過來聊聊吧。」這個

其貌不揚的傢夥也是我最早初中就認識的同學,他父親是個有名的醫藥博士,醉

心於醫學研究,後來他媽受不到這性格,就與其離婚了,然而其父卻是變本加厲,

後來瘋狂研究藥物以至中毒身亡了。王小明受他父親的影響,性格內向、懦弱,

在學校裡早被人負責,都是我和周宇耕還有謝文東幫他出頭,所以後他就成了我

們的朋友,或者準確的說是跟班。

  說起來這個王小明也不是一無事所,或許是受他老爸的影響,他從小就喜歡

搗鼓一些藥物,而且在這方面很有天賦,讀高中的時候,他就能從藥店裡買些簡

單的藥村然後配製成各種迷藥和春藥,周宇耕就是靠這些藥上了不少女同學。

  「小明,記得你去讀醫大了,你小子現在是不是繼承你老爹的遺志了?」想

起往事,我笑著問道。

  「我在仁愛醫院當藥劑師。」王小明木木地回答道。我愣了愣,沒想到他還

和姐姐在一家醫院。只聽他又接著說道,「我爸一生的願望就是研究一種讓人快

樂的藥,他雖然沒成功,不過我有他留下來的研究筆記,我會完成的。」「嗯,

有志氣,繼續努力吧!」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勵道。

  王小明嘆氣道:「可惜我沒有那麼多錢買材料,而且醫院的器材又不能亂用。」

  「沒錢你找耕耕給你贊助啊!他現在可是大老闆。」我笑著說道,「嘿嘿!

而且他最喜歡用你的藥了。」「去你的!老子現在可不需要那麼東西。」周宇耕

又拍了王小明的頭,笑罵道,「你小子早晚和你爸一樣,自己吃藥吃死!」眾人

都上了餐桌,圍坐了十來個人,這些都是我以前讀書時一個圈子裡關係的朋友了,

除了一個在讀研究生,其他人都有了各自的事業,當然這其中最「成功」的就屬

周宇耕了。我和周宇耕以前就算是這個圈子的核心,所以大家的話題多是在我和

周宇耕身上。

  「子淵,你快畢業了吧。有什麼打算?不如回國和我一起我混吧。你也知道,

我老頭子在上海說話還算管用的。」

  周宇耕這傢夥雖然很多壞毛病,不過還算很講義氣,至少對我是這樣,這也

是我為什麼和他相交這麼久的原因,如果是以前肯定會是周宇耕所說,回國家借

助周家父子的關係,幹一翻事業,但我現在繼承百億遺產,並得到家族傳承後,

心境早已經不同了。

  「以後再說吧。準備先在國內街一段時間,改天我去拜訪一下周叔。」「嘿!

  老去你自己去,我家老頭子一見我就只會罵我。「又閒談了一會兒,我見桌

上都坐滿了,便問道:」人都到齊了吧?「」嘿!沒,還有一個呢?「周宇耕嘿

嘿一笑道。

  「誰呀?」以前關係好的同學在上海的基本上都到了,也不知道周宇耕還通

知了誰。

  「你猜!」周宇耕賣了個官子。

  「男的還是女的?」我疑問道。

  「嘿!是你的老情人。」周宇耕一臉淫笑道。

  「林夢如?」我腦海中突然閃過這個名字,「你和她還有聯繫。」周宇耕繼

續笑道:「其實我都很久沒聯繫過她了。說來也巧,那天你給我打電話,我下午

就碰見她了。一聽說你回國了,我們搞聚會,她就說一定要來參加。看來這麼多

年了,咱們這位班花對你還是舊情難忘啊!」正談笑間,服務員推開包廂大門,

伴隨著一陣清脆的高跟鞋聲,一個靚麗的妙齡女郎走了進來。身材高挑,刀削般

的雙肩上披散著一頭烏黑的秀髮,輕紗吊帶裙裝,配上性感的黑絲長襪,美豔不

可方物。

  「大家好,好久不見了。」林夢如一出場,立刻將眾人目光吸引了過去,幾

年沒見了。在我印象中,高中的時候,她雖然就很漂亮,不過還略顯青澀,不過

現在已經變成了更加成熟豔麗的都市女郎了。

  「哈!說曹操,曹操就到。」周宇耕笑著腳了我旁邊的王小明一腳,「小明,

沒點眼力見嗎?還不快點給美女讓座。」王小明木訥地起身讓座,林夢如抿嘴笑

了笑,也不客氣,落落大方地坐到了我身邊。周宇耕拍拍手道:「人都齊了,服

務員,上菜吧!」「夢如,好久不見了,你還是這麼漂亮。」我微笑著誇讚道。

  「謝謝,子淵,你看上去氣質更成熟了,更有男人味了。」林夢如在和眾人

打過招呼,坐下手,目光便只落在了我一人身上,那脈脈含情的眼神倒是令我不

由得憶起了往事。

  話說林夢如和我是高中同學,當時只有十六歲的她已經是學校裡出名的美女

了,追求的人很多,可她偏偏就是喜歡上了我。俗話說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

層紗,當時我雖然已經有了姐姐,但並不代表就不會喜歡別的女人了,於是從高

一開始,林夢如就成了我的女朋友。我們在一起兩年多,當時在學校裡是很多人

羨慕的一對。不過高中畢業後,由於上了不同的大學,我便得出了分手,雖然是

和平分手,但林夢如明顯對我十分癡戀,記得講好分手的那個晚上,她纏著我瘋

狂做愛。我們一晚都沒睡,我以前和姐姐也沒有如此瘋狂過,我破記錄地做了一

夜七次郎,不僅把林夢如的小穴幹得紅腫出血,自己小弟弟也足足疼了兩三天。

  之後我們便很少有聯繫了,不過想起那個瘋狂的夜晚,還是能令我回味無窮。

如今再見林夢如,她今天似乎刻意打扮過,而且那神態好像是對我餘情未了,看

來自己還是很有魅力的,想到這裡我暗自得意地笑了笑。

  「有幾年不見了吧,你過得怎麼樣?結婚了沒有?」我很隨意地問道。

  「一般般吧。」林夢如語氣平淡地答道,「讀完書就回上海找了個工作,沒

什麼太大的經歷,你知道的,我喜歡這種平淡的生活。其實這幾年我也交了兩三

個男朋友,不過都不太合適,所以都分手了。你呢,去了美國讀書,過得如何?

  現在有新的女朋友了嗎?「我微微笑道:」還好吧。呵!不過和你分手後,

我可沒有再交過什麼女朋友。「」哦,真的嗎?「林夢如眨了眨眼。

  「哈!他是沒交女朋友,不過炮友肯定不少,洋妞很熱情的!」周宇耕插話

道。

  林夢如白了周宇耕一眼,又問道:「你是畢業了,還是回來度假的?」「算

是度假吧。準備在上海待一段時間。

  「我答應了一句,也詢問道,」夢如,記得你念師範的,現在當老師了嗎?

  「」是的,我在十七中當英語老師。工作還算不錯吧,不過現在的學生可沒

我們那時候那麼老實了,還好我不是班主任,不然有夠受的。「林夢如說話時捋

了捋秀髮,嗅到她身上散發的香水味,很有一股成熟的女人味。

  「真是巧了,我妹妹就是那所學校上高一。」「我知道,陳子霎,小姑娘很

漂亮,人也聰明。」我和林夢如閒聊了幾句,服務員已經開始上酒菜了,周宇耕

點了一桌子海鮮大餐,非常豐盛。周宇耕率先舉了杯子道:「我們這些老朋友難

得聚一次,今天別說不醉不歸,就是喝醉了也別走,哈!我已經開好了房間了。」

  隨後,眾人開始相互敬酒,大家一邊聊著當年的校園生活,一邊交杯換盞,

氣氛非常愉快,這一頓飯鬧下來,足有兩三個鐘頭,直到晚上九點過了,在座的

無論男女一個個都喝差不多了。

  周宇耕醉醺醺地打了個電話,不一會兒,一個中年男人領了十來個打扮的花

枝招展的美女進了包廂。一眼就能看出這些女人是從事性服務行業的,但從氣質

上分別,可以劃為高級的公關小姐。

  周宇耕首先摟過兩名女公關,笑道:「哈哈!酒飽飯足,我給大家晚上找了

點娛樂活動,今天我給安排的夠周道吧?」袁潔笑罵道:「你們男人真沒一個好

東西。周宇耕,你自己想鬼混,別拉我們家大可。」「你急啥,我又沒給大可安

排。」周宇耕笑著將房卡分給眾人,最後只給了我和林夢如兩人一張房卡,還對

我擠了擠眼色,然後又拍手笑道,「好了,大家各自活動吧,我得先去按摩一下,

醒醒酒。」「我扶你回房間休息一下吧。」林夢如喝了不少酒,雙面坨紅,流露

出幾分醉態,很是誘人。

  我雖也喝了不少,不過酒量還不錯,頭腦也很清醒,於是起身扶了林夢如道:

「呵!瞧你這樣子,還是我來扶你吧。」一路扶著林夢如,她綿柔的身子靠在我

身上,不由勾起了我幾分慾火,進了房間後,我把好輕放在床上。感覺有點口渴,

便逕自倒了杯口喝,剛喝了兩口水,林夢如已從床上坐了起來,一把撲到我懷裡,

滿裡酒香的火唇熱情的貼了上來。

  剛才吃飯的時候,林夢如言語間就透露出一點想與我再續前緣的信息,現在

到了房間,她變得十分的主動、熱情,我自然不會拒絕,放下水杯,雙手摟住她

的纖腰,貪婪地吮吸她的香舌,與她熱吻起來。

  情慾的火苗逐漸在房間內漫延,我們糾纏了一陣,最後雙雙倒在了大床上,

在經過了長達十多分鐘的激吻後,林夢如這才稍稍仰起了頭,嬌聲喘息起來。

  「子淵,你知道,這麼多年了,我時時會想起你。前天聽周宇耕說你回來了,

我真的很高興。或許很多女人都永遠忘了掉她的第一個男人……」林夢如望著我,

眼神有些迷離,動情地說道。

  「我也是。」我輕輕吻了好她一下,雙手也開始在她的嬌軀上摸索,調笑道,

「你的身材可比以前好多了,嘖嘖,真是讓人蠢蠢欲動啊!」「那你還等什麼。」

  林夢如媚眼如絲地笑道。

  我立刻動手脫去她的衣裙,解開胸罩,一對傲人的雪乳立刻彈現在眼前,兩

粒深紅的乳頭十分惹眼,我俯下身去,口手並用,先將那一對豪乳美美玩弄了一

番,引得林夢如嬌喘連連,然後再發扯下她的小內褲,只留一雙美腿上的性感黑

絲和紅色高跟鞋,伸手探向她的雙腿間,那裡已是春潮氾濫了。

  「呵!都濕成這樣了,夢如,你還是像以前那麼敏感啊!」我舔了舔手指,

繼續調笑道。

  「還不是因為你,快來吧,要我!」林夢如情難自禁,主動伸手解我的皮帶。

  沒幾下我也被她剝了個精光。

  我並沒有急著提槍上馬,而是將堅挺的肉棒湊到了林夢如的嘴邊,笑道:

「別急,先幫我含一下,讓我看看這麼多年你的技術進步沒有。」林夢如拋給我

一個媚眼,隨後埋頭將我的肉棒吞入小口中。我的身體因碧血青龍玉的神奇能量

脫胎換骨後,就連雞巴也比以前強勁了,直接將林夢如的小嘴塞的滿滿的。

  林夢如因為春情難禁加上又喝了不少酒,所以她比我印象中開放了不少,埋

頭在我胯下,十分賣力地給我口交,鼻子時還不明發出嬌媚的喘息聲。我感覺自

己的慾望比以前更強盛了,胯下的小兄弟也比以前更加敏感,林夢如的口技並不

算太出色,至少比不上我可愛的姐姐,但她只吞嚥了一會兒功夫,我就感覺到了

無比強烈的快感。

  我心想這或許也是傳承戒指帶來的奇效,於是並沒有強忍噴射的慾望,很快

便在林夢如的口中暴發了。林夢如也沒想到我竟這麼快就射精了,猛烈的噴射下

令她有點猝不及防,一股股濃烈的精液全部射進了她的喉嚨裡。

  「咳!咳……」她咳嗽了兩聲,擡起頭來望著我,眼神中似乎有些不滿,

「你怎麼這麼快就……」「嘿嘿!」我冷笑了兩聲沒有答話,她低下頭去,頓時

驚訝地瞪大了眼睛,原來我剛剛才發射過的大肉棒竟然無沒半點癱軟的跡象,反

而變得更加堅挺。

  「你敢小瞧我嗎?現在就讓你知道厲害!」我一把將赤裸的林夢如按倒在床

上,抓住她的腳裸,將她的兩腿高高劈開,挺著雞巴,一口氣狠狠地刺入了她的

淫穴中。

  「嗚啊!」林夢如像是被一股強勁的力量貫穿了全身一般,發出了一聲高亢

的呻吟。而我則用力挺動腰桿,開始了激勵的征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