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人的繼母媽媽(3)

  宏遠初次見到巧蝶時,從她飄乎不定的媚眼,及象征淫亂女的散亂眉角,就

知道她將是他命中注定的性夥伴,當時宏遠與妻子結婚15年了,雖然有一個兒

子李英杰,但是夫妻之間只有平淡的性生活,每當宏遠向妻子貞貞要求做愛時,

心性保守的妻子只是被動的回應。

  夫妻敦倫時她只願關著燈,用單一種性姿勢做愛,性交過程中連呻吟聲都不

常聽見,更別說是肛交或是使用情趣用品,讓步入中年的他,感到性生活非常的

乏味與不滿足,更別說是幫他吹喇叭這種苦差事,無論他是如何的懇求,妻子始

終不願配合他。

  爲此而讓宏遠有向外發展的借口,他這時已經有好幾次外遇經驗,可惜這些

外遇的女人,熱情有余但是大膽不足,經過幾次性交之后,宏遠藉機拿出按摩棒

來,打算要拿來?盡情玩弄一番,女人一見到這麽粗大的玩具,馬上竟嚇得花容

失色,罵他變態色鬼什麽的,害他連肛交都沒機會做看看,更別說是像A片一樣

的情節,有女人願意讓他用繩子捆綁起來,再用按摩棒來挖穴了。

  有一天宏遠在公司下班之后,參加公司一次緊急會議,會議剛結束之后,宏

遠到公司洗手間上廁所,突然聽見隔間內發出唏唏唆唆的聲音,很像是有女人在

低吟的樣子,他好奇的鎖上門之后,拿著水桶墊在腳下,然后爬上門板偷看,果

然看見一個年輕的女職員在里面手淫。

  (啊!是她……真的太幸運了……)

  巧蝶是公司新召募進來的電話秘書,當時才23歲的她,是全公司男生最傾

心的對象,雍有美麗的臉蛋加上迷人的大眼睛,長發飄逸,身材姣好玲珑有致,

說起話來輕聲細語的,身旁總是不缺男性搭讪。

  只見她把裙子內褲脫到腳底,赤裸著下半身坐在馬桶上面,手指伸進下體陰

阜上面,指頭輕輕磨擦著陰核,另一只手捏著乳房,臉上露出既痛苦又舒爽的表

情,彷佛是在自己家里房間手淫般,獨自沈醉在淫欲的快樂當中,臉上那種淫蕩

的表情,馬上讓宏遠的雞巴激烈的翹起來。

  宏遠當然不會錯過這場好戲,他把這個女孩手淫的模樣,從頭到尾看的仔細

后,就躲在廁所外面等她出來。

  「關小姐,你好……」

  臉上還帶著疲憊又滿足的神情,突然間被人叫住,巧蝶臉上露出來詫異的表

情。

  「關小姐……剛才你在廁所內的一切……全部被我瞧見了……喔……」宏遠

故意拉長尾音,臉上露出暧昧的笑容。

  「你……」巧蝶又羞又憤的想要離開,卻讓宏遠一把捉回來。

  「關小姐……以后你一個太寂寞,可以來找我啊……如此美麗的小姐……我

怎麽好讓你一個人,獨自在廁所內手淫呢……對不對啊……」

  宏遠的手輕挑的撫在她的臉上,讓巧蝶一時間羞的無地自容,臉一陣紅一陣

白的呆立在原處。

  「拜托……請不要告訴任何人……好嗎……」隔了許久時間,巧蝶呐呐吐出

這句話來。

  「好……不過……你該怎麽做……你知道嗎……」

  巧蝶想了一會兒功夫,輕輕的低下頭來,就像做錯事的小孩般,等著接受處

罰。

  「跟我來……」

  宏遠粗暴的把她拉進自己的辦公室,鎖上門之后馬上露出猙獰的表情。

  「把你剛才在廁所里頭手淫的事情……再做一遍給我看……」

  「這……」

  「難道……你想要我明天說出去……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嗎……」

  被宏遠惡狠狠的恐嚇,巧蝶一時慌張起來,在宏遠的眼神注視之下,無奈的

掀起裙擺,把手輕輕蓋在內褲上面,不太情願的亂撫一通。

  「認真點……知道嗎……」

  宏遠嘴里這麽恐嚇著,心里是比誰都要急,宏遠一輩子都不曾親眼見過女孩

子手淫,更何況是如此貌美的年輕女孩,心髒噗通噗通的跳著,額頭的汗珠都興

奮的冒出。

  「把你的內褲脫下來……穿著褲子怎麽辦事情……」

  巧蝶聽見宏遠的命令,她哭喪著一張臉,慢慢的把絲襪及紅色底褲脫下來,

內褲才剛從腳邊離開,馬上被宏遠給搶到手中,很快的放在鼻尖嗅著。

  「嗯……真香喔……內褲都濕的不像話了……」

  屬于女人最私密的東西,被男人拿在手中又嗅又端詳,巧蝶感到羞愧的無地

自容。

  「你不做……我來幫你好了……」

  宏遠急吼一聲,緊緊的抱住她,他把巧蝶剛脫下的內褲,用力的塞進她的嘴

里頭,用脫下來的絲襪捆綁住她的雙手,然后把她壓制在桌面上。

  「嘿嘿……乖乖聽話……否則……后果你是知道的……」

  說完,馬上用力扒開她的大腿,一頭鑽進她的跨下腿根的地方,把臉貼在陰

毛上面磨擦,他撥開細細卷毛,把陰唇扒成V字形的模樣,仔仔細細觀看屬于年

輕女性的密處,巧蝶下體傳來一陣濃烈的腥氣味,那是剛才手淫時留下的淫汁,

經過長時間的發酵之后,變成一股又臭又鵲呐?帱叮?赀h一聞到這股氣味,顯

得興奮極了。

  「啊……喔……哦哦……」

  巧蝶被粗暴的控制著,無力的呻吟。

  宏遠就這麽趴在她的腿根處,伸長著舌頭輕輕的舔著唇瓣,在宏遠的巧舌吸

吮之下,巧蝶的陰阜潺潺的流出水汁來,花蕊中央的一粒陰核,動情的凸出包皮

外面,閃著潤澤的水光,引誘人一口吞進去。

  「啊啊……哦……哦……啊啊……」

  陰核被人吸吮著,巧蝶全身一顫,高潮來到的一瞬間,忘情的呼喊起來。

  聽見她高潮的呻淫聲,宏遠馬上拉下褲子,掏出一根粗黑的肉棒來,對著濕

滑的陰道口,用力頂進去。

  「嗚……啊……啊啊……」

  宏遠的一根大雞巴,粗魯的沖進巧蝶窄小的陰道里頭來回沖刺,把巧蝶干的

唉聲連連,她好不容易才從高潮的情緒中恢複過來,馬上又再度面臨挑逗,宏遠

一根又熱又硬的肉棒,就這麽急速的進出陰道做活塞運動。

  「啊……哦哦……啊啊……」

  經過一陣美妙的沖撞,巧蝶也漸漸感到身體的喜悅,她抛棄剛才的矜持與嬌

羞,主動的扭動下體,配合他的陰莖節奏挺起下體,希望對方的陰莖能夠更深入

一點。

  「啊……我要射啦……」

  宏遠發出一陣低吼,精液就射進巧蝶的子宮里面。

  兩個人在辦公室里頭,經過剛才一陣激烈的交歡之后,總算一切都恢複了平

靜。

  「巧蝶……做我的女人……好嗎」

  「嗯……」

  剛才經過狂風暴雨式的性交,巧蝶完全臣服在他的性暴力之下,從此以后,

巧蝶心甘情願成爲他的性奴隸,任他亵渎的性玩具。

  「巧蝶……去把內褲脫下來給我……」

  「嗯……」

  上班的時候,正埋首在電腦桌前的巧蝶,被宏遠用內線電話召喚,馬上扭著

屁股進到女廁內,把最貼身的那一層衣物脫下,趁著還有體溫趕快交給他。

  「嗯……好香好香啊……」

  宏遠在她面前誇張的嗅著內褲,他那種癡迷模樣,讓巧蝶臉龐馬上抹上一層

紅韻,發出嬌媚動人的銀鈴笑聲。

  巧蝶只要一想到,宏遠每天拿著她的內褲,放在鼻子上面嗅她身體的味道,

下體不知不覺就會濕濡起來,非得要躲進廁所,偷偷手淫一番,才能減輕心理的

騷動。

  「下班之后,我們再去老地方……」

  「嗯……」

  下了班之后,兩個人馬上又燃起熊熊欲火,急忙找一間賓館,在里頭昏天暗

地的糾纏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