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的淫蕩女友

  (一)醉酒被奸我叫阿傑,跟阿杉是十多年的朋友與同學,而他有一個交往了多年的女友香琳,是在我們倆當兵時認識並開始交往的,當我知道時,他們已經交往一段時間也因爲阿杉常常跟香琳提起我這個相交多年的同學與好友,於是當香琳初次 見到我時,便刻意地親近討好我,而我對香琳的那也一直不錯,剛看到時就有想上她的沖動了,只是畢竟是朋友的女友,直到發生了某件事,才讓我如願地上了 這個沒干過不知她真的那麽騷的香琳。爲何說親近討好我呢?因爲那時的香琳對阿杉的了解絕對不會比我多,所以 總是喜歡趁阿杉不在時問東問西的,比如阿杉以前是不是有很多女友啦、以前在學校時怎樣之類的事…… 介紹一下阿杉的女友香琳,長得蠻漂亮的,身高不是很高,約160公分,三圍是33C、25、34;小穴上的毛有些少,但是小穴是嫩又緊,還會一張  一合的吸著進入到小穴里的東西,且淫水多又敏感……別問我爲啥會知道,都又 干又摳的那麽多次了,還能不熟嗎?您說是吧?客倌。接下來讓我們來說說爲啥香琳會被我這個與阿杉多年朋友給上了甚至是淩辱 吧!事情是發生在我們退伍之後,香琳也從她家搬出來跟阿杉同住後的某一天去 KTV唱歌後…… 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大夥在幾天前就已約好了要去幫我慶生。說起我這人 啊,長相還算不錯,但對女孩子體貼又溫柔,所以很有女孩子的緣,所以免不了 的當然有很多妹妹來幫我慶生羅!}{#但是就這樣的不巧,阿杉的前女友小慧也來幫我慶生,因爲我們大家都是同 學的緣故,所以都認識了十幾年,於是就聊了開來,而阿杉更是回想起以前的點 滴,忽略了現任女友香琳。小慧:「阿杉,好久不見啊!近來過得如何啊阿杉:「還不錯啊!退伍不久,找了份工作正在做。」阿杉:「怎麽只有你一個人來,你男友呢?」小慧:「酸溜溜的,你很在意嗎?嗬……好啦,不逗你啦!已經分了。他背著我找別的女人,被我抓到,所以分羅……也許是報應吧!就像當初的我看到舊情人多喝了幾杯、已經有點醉的阿杉說著:「算了,事情已經過了那 麽久了,就別再提了……其實這些年來,你還是在我心中占了很大的地位……你小慧聽了後感歎說了聲:「如果……一切可以重來的話……但你的身邊已經有了陪伴你的人了在旁的我看到他們兩人說完後,兩人對望著都陷入了沈思中……我也替他們 感到可惜,曾經以爲他們兩人真的可以一起步入禮堂的,誰知出現了一個橫刀奪愛的公子哥,仗著有錢加上花言巧語,硬是騙得阿杉的前女友小慧暈頭轉向的離 開了阿杉,才有現在的情形出現。唉…… 突然間,我看見了這時坐在阿杉旁的香琳,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我看見了憤 怒、不甘、與哀傷……才發現,阿杉不該在女友在的時說那些話的。

  也許是阿杉有些醉了,所以慧忘了他的女友香琳還在旁邊啊!這下慘了,等 等恐怕又要當和事佬了。唉…… 我努力地向阿杉眨眼,不知是沒看到還是已經醉了,總之阿杉只顧著跟小慧 說話。卻忘了正牌女友香琳正在旁邊的事。唉……兄弟,我幫不了你羅,自求多福吧!

  我只好跟香琳東聊西扯的聊了起來,試著讓她忘了剛剛所聽到的那些事,但是香琳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我陪她喝酒,這可難爲了我啊!我知道香琳是不太會喝酒的女孩子,也知道她這樣喝很快就會醉倒的……這時,阿杉終於發現了香琳怎麽一直喝酒?趕緊叫她不要喝了,還看著我示意我勸勸她,這時的我也只能搖頭苦笑。

  終於,喝了過多酒的香琳醉倒了,這時小慧也說時間晚了,她該回去了,而我們也差不多快要散場了。 阿杉:「小慧,我送你回去好嗎?這麽晚了,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回去小慧:「這樣好嗎?你女友不是在那?我想我還是自己坐車回去好了阿杉:「不行,我不放心,我送你回去好了。阿傑,香琳已經醉了,你看是 不是能……」我:「行了,行了……我知啦!你就把小慧安全的送回家吧 阿杉:「謝了……這樣可以吧?小慧。」小慧眼中帶著複雜的深意看了阿杉一眼,說:「好吧,那就麻煩你了。」說 完後兩人起身準備要離開之時,我拉住了阿杉小聲說道:「你小子可要早點回來 啊!香琳擺明不太高興了,別害我到時又不知怎麽對她說。」阿杉:「去去去∼∼放心吧!我能去多久?她家在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好啦,好啦。你也喝了不少,路上小心點。」就這樣,阿杉跟小慧還有其他的朋友都一一的走光了,就只剩下我跟香琳。我試著叫了叫她,但真的醉 到不醒人事,只好先讓香琳在包廂內休息。

  想想還是再去加點時間讓她休息一下好了,這時,服務人員以爲我們都走光了,要進去整理收拾環境,而我也沒發現有人進了包廂,就這樣去了櫃台準備延 長時間。

  別問我爲啥不用服務鈴或對講機,就是這樣剛好,前一個客人搞壞了,只好親自跑一趟了;但我也很感謝前一個客人搞壞了它,所以才有機會看到香琳淫蕩 的一面啊!我們所在的KTV是X櫃,在15樓,我下去直到延長完時間後再到我回到 包廂花了我快三十分鍾——不曉得是哪個該死的一直占住電梯不讓它下來,害我 等了半天。

  上去後回到包廂前卻發現,怎麽門沒關好?我記得我下去前有關上啊,難道 我沒關好嗎?真是怪了! 忽然間,我聽到了包廂里面傳來「嗯……嗯……啊啊……嗯……」的微弱聲 音。這時我心里面覺得很奇怪,里面不是只有香琳在嗎?怎會有淫叫聲呢?莫非香琳在自慰?這也太大膽了點吧!於是我輕輕的將那未關的門推開了更大些點門 縫,看到了讓我差點噴鼻血的一幕:

  香琳的短裙已經被脫掉丟在一旁,而上半身呢,只剩一件胸罩,胸罩已被推 到上面去,兩個乳房已經出現在我的眼前,兩個乳頭被一隻一張嘴又吸又舔的。

  而內褲更是已被脫到挂在腳邊了,我更發現,那毛不多的小穴正插著兩根手 指在抽動,小穴上的陰蒂有一隻姆指正在揉又搓,且一直在那進進出出的抽插不停。這時我發現那兩根手指上,在每次抽出時,總帶出大量經過燈光反映的淫水流出。

  而香琳的口中已經開始發出「嗯……啊……啊……嗯……嗯……」的呻吟聲 音,並越來越大聲……突然間聽到了「啊」的一聲,香琳竟然高潮了!噴了一堆 陰精出來後,無力地在喘息著;下面的小穴及菊花濕得一塌糊塗,小穴還一直不停流出證明她爽極了的淫水……這時趴在香琳身上的男人出聲了:「哇靠!以前每次都聽一些做得比較久的 服務員說有時有免費的漂亮妹妹可以爽,沒想到今天真的給我遇到了,而且還那麽騷,隨便挖她小穴幾下就流得一地的水。而且小穴還一夾一吸的吸著我的手,真像上面的嘴巴。爽死了,真是個騷貨啊!不曉得等等雞巴干進去時,一吸一夾的感覺,那會怎樣的爽?雖然等一下清理麻煩了一點,但是值得。嘿嘿……」 E聽到這的我,終於知道包廂內的這名陌生男子是哪來的了,原來是個服務人員。他準備整理客人離去的包廂,進來後卻發現包廂內還有一個女客人躺在椅子上,呼喊幾次後發現是個喝醉的妹妹。

  看著姿色不錯的醉美人,心中的淫念便浮起來,加上聽過那麽多服務員說曾 {遇這種好康的……好不容易自己遇到了,怎會如此容易地放過呢?

  就在這時,那個服務員還在努力地挑逗著香琳,剛剛高潮過後的香琳,在服務員努力地舔著她那嫩得像小女孩似的小穴穴及陰蒂時,強烈的快感又再開始襲來……我只聽見香琳在那迷迷糊糊、斷斷續續的呻吟聲。一直在叫著什麽聽不太 清楚,只聽得到:「嗯……嗯……啊啊……啊……嗯……嗯……好舒服……」那個男服務員還一邊舔,一邊把香琳的小穴吸得「啧啧」有聲,還一邊說: 「果然是夠騷,才剛泄過又濕成這樣!」還說:「我不叫阿杉啦,你別叫錯。正 準備干你的我叫阿賢,想被插的話叫聲『賢哥哥』、『親哥哥』還是『親老公』 來聽聽,別一直叫什麽杉啊杉的,我保證用雞巴讓你欠干的小穴爽上天啦!」說完還順便把他那早硬了半天又黑又粗的雞巴拿了出來,塞進了香琳的口中。

  我看著塞入了香琳口中一根又黑又粗的雞巴,聽著香琳口中發出「鳴鳴」聲而呻吟不出來的香琳,心里面在想著:『也沒多大啊!我的小弟還比他大多了。嘿嘿……』在我正得意之時,突然想到,那個服務員剛剛說什麽「我不是阿杉,我叫阿 賢」是啥意思?難道是我剛剛聽不清楚香琳在叫什麽的呻吟聲,她是在叫阿杉?

  壞了!原來是香琳還在醉酒中,根本不在發騷,想被人干,敢情是她把現在 趴在她身上的服務員當成了阿杉正準備要跟她做愛。

  她雖然氣歸氣,但心里還是有阿杉的存在啊!作爲她老公朋的我,怎能這樣 看著她被人給上了?而且還是個不認識男人。就算要上,也是我來啊!這樣我怎 麽對的起阿杉,怎麽對得起十幾年的朋友,又怎麽對得起香琳對我的信任呢? 只是當我這樣想時,我所不知的是,阿杉這時也正跟小慧在附近MOTEL 的床上進行激烈的抽插運動中,正用那根插過香琳的雞巴,插入別的女人小慧的 小穴中。他也完全不知自己的女友香琳正在思念著他,也正面臨著屬於他才能插 的小穴穴正要插入一根比他還大的肉棒,造成往後的香琳成了一個只愛大雞巴干 她小穴的淫女正當我準備開門沖入阻止那個服務員的時候,卻聽見長長的一聲「啊……」 慢慢地越來越小聲……而雞巴已頂入濕答答小穴的男人,則是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後說:「噢……從沒干過這麽爽的小穴,太爽了!沒想到這麽緊,還一張一合地 吸著我的肉棒。干了那麽多女人還沒干過這種的,原以爲這麽騷的女人應該被操 到都松了,沒想到會是這麽緊,爽啊!」 ; 聽到這話我知道,來不及了,唉……插進去了!阿杉,我幫不了你了。這時的我什麽也不能做,就算叫他拔出來,也是被干過了,索性繼續看著那個叫阿賢 !的男人用他那粗黑肉棒奸淫香琳好了。反正都插進去了,看個免費的秀也好。興奮下的我,漸漸地忘了剛剛覺得對阿杉的抱歉心情了。

  這時的香琳還沒酒醒,若她醒來後發現正在插她小穴的人不是阿杉的話,會 怎樣呢?管她的,想也沒用,反正我現在聽到的都是香琳淫蕩的呻吟聲音,這代表她也很爽啊!清醒後時,反正她也爽過了,能如何呢?現在我就看這場現場秀 吧!

  這時從包廂內開始傳來了兩個人有規律的肉體拍打節奏聲,「啪!啪!啪!

  啪!」的響,而且一直不斷地聽見阿賢的肉棒與香琳小穴抽插時「啵……啵……啵……」的聲響,及每次抽出肉棒與插入小穴時帶出淫水的「唧……唧……」聲音。

  而且我一直看見那黑得發亮的龜頭頂開小穴口把肉棒插進陰道時,把小陰唇 的嫩肉擠入小穴內;抽出雞巴拉出那油亮龜頭時,又把那嫩肉用龜頭冠拉出小穴 外的景色而使我興奮不已,大雞巴肉棒也硬得發痛。 而香琳也一直在「啊……嗯……好爽……好大……插得我好深……嗯……」 i的叫,並且努力地跟趴在她身上、雞巴正在她穴內沖撞的男人舌吻,還未完全清 醒的香琳被插得一直叫說:「阿杉……哦……你插得我好舒服……」其實這時的香琳經過一次的泄身後,已經清醒多了,但是經過剛剛高潮泄身後讓她很懶得起身,於是便一直躺著閉目休息。但她總是覺得怪怪的,爲何阿杉突然干上了自己呢?前一刻阿杉跟前女友說的話她還未消氣啊!爲何現在還敢趴在她身上就干起來? i可是當聽到趴在自已那美妙身體上的這個男人說什麽他不是阿杉,而是叫阿賢時,她已經想睜開眼來看看這個聲音不一樣、說自己不是阿杉的人到底是不是 在開自己的玩笑,但當她正想睜開眼睛看的那一瞬間,卻看見的是一支不算小的 黑色肉棒正往她的嘴里插去……加上敏感的她感受到小穴傳來那飄飄然的感覺, 便無暇細想了,也不想再去思考壓在身上的男人是否是自己的男友了。 可是當那個男人將火燙燙的肉棒插入到她那嫩穴中時,她馬上確定又清楚地 感覺到,正趴在她身體上面與那根插入她小穴的雞巴,絕不是她最心愛的男友阿 杉所擁有的那根細長的肉棒,因爲正插在小穴內的雞巴,粗得太多了!雖然沒男 友的那麽長,但絕對不是同一個人,所以她一直不敢睜開眼睛看;加上她的小穴 也已經被挖到很癢,她也很需要。到後來的舌吻,更是確定了趴在她身上正用雞巴抽插她的人肯定不是自己男友,只因男友是不抽煙的,而這個人則滿口煙味。可是事已至此,也只好繼續裝 ~!著不知情地喊著阿杉的名字。

  實際上小穴內卻插著一個叫阿賢的男人的粗肉棒在幫自己小穴止癢,自己只 !能放聲地淫叫來舒緩她內心的不安與激情,也將錯就錯地藉酒意未退,讓那根雞 巴繼續奸淫自己的小穴,以解決小穴那又麻又癢的感覺。 但香琳不知的是,在這間她被干得淫聲浪叫的包廂門外,一個她男友阿杉的 多年朋友正看著她被奸淫後而淫浪的一舉一動,沒有遺漏地全收進他的眼底,還興奮得拉出了他那根又粗又長及硬得發痛的肉棒在自慰著……經過那男人在香琳小穴中努力地抽插了十多分鍾之後,香琳的陰道已經濕透了,里面更是極度的酥麻,大小陰唇也因興奮而充血腫大,淫水流得整個菊花都濕透了,這時的香琳只知呻吟浪叫:「好棒∼∼用力∼∼啊∼∼嗚∼∼哦∼∼太 美了∼∼你好棒∼∼啊∼∼啊啊啊∼∼把雞巴用力地干我啊∼∼嗚哦∼∼啊啊啊啊∼∼用力地插爆香琳的小穴啊∼∼啊∼∼嗯嗯嗯∼∼啊啊∼∼」阿賢淫笑著:「小騷貨,被雞巴一插就變成如此淫蕩。我干!干!哈哈爽不爽啊?」邊說的同時,還用他雙手用力地抓著香琳那33C的雙乳,搓圓揉 ;扁的讓雙乳變形,並用力地吸舔那已充血直挺站立的乳頭,吸得「啧啧」有聲, 讓香琳爽到不能言語,只知無義意地浪叫呻吟。

  這時香琳的臉上跟胸前已開始開始出現紅暈,並開始大聲的呻吟著:「啊啊 啊啊∼∼你干得我好爽!我好喜歡∼∼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啊啊∼∼ 我∼∼啊∼∼要∼∼飛了∼∼啊啊啊啊啊∼∼」在她歇斯底里的叫喊中,並努力地扭著自己的腰,讓那濕透的小穴與那粗黑 的雞巴更緊密地結合及磨擦之時,香琳的小穴再次湧出大量的淫液,香琳第二次泄了。

  香琳本來夾緊阿賢腰部的美腿,此時已經無力再夾了,整個人攤在椅子上無 力地喘息著,而阿賢的黑粗雞巴依舊在香琳的小穴中狂插猛抽中…… 終於在香琳高潮後的幾分鍾內,阿賢的呼吸越來越急促,雞巴插入小穴的動作也越來越快……聽著那急促的呼吸聲,快速地抽插的雞巴讓香琳的小穴又酥麻了起來,而香琳也知道阿賢就要射了。

  快感一波波傳來的香琳並沒忘記這幾天是她的危險日,急忙喊著:「不行,你不能射在里面啊!快點拔出來……快啊……我這幾天是危險日,不能射在里面 的,快拔……啊……好燙……啊啊啊∼∼啊啊……」在香琳還沒說完時,阿賢已經忍不住地在黑粗雞巴筋肉暴跳一抖一抖下,在 香琳那溫熱的小穴里將那一波又一波滾燙的精液射進了香琳那滿是淫水的小穴里面深處,燙得香琳是浪叫不止。

  而香琳更是在短短的幾分鍾內,因爲阿賢那滾燙的精液灌澆,再次迎來了小穴的高潮,及再次噴出了像山洪暴發的淫水陰精,也讓香琳爽到都虛脫了整個躺在那,心里在想著跟阿杉時從來沒有過這感覺。

  當那變軟的肉棒滑出小穴時,還發出「啵」的一聲;而被干得激烈的小穴整 個都合不上,一張一合地就像在喘息似的,隨之而來的是慢慢從小穴流出的白色精液與混合的陰精…… @當我看到這一幕時,太刺激了,精關一松,精液馬上一噴而出……這時,從我去續加時間後到現在已快兩個小時了,馬上續唱的時間又將結束了。那個奸淫了香琳後的阿賢慢慢地穿好衣服,淫笑地看著那還一張一合慢慢流 出他精液的小穴主人香琳說:「第一次遇到這麽騷的,爽死了!小穴還會一吸一 夾的,真是會夾雞巴啊!」「小淫婦,哪天想再干的話,記得來這找我,保證干到你爽得不知人事。記住,我叫阿賢,在這樓服務的。嘿嘿……要是覺得干不夠的話,我可以再幫你多找幾根雞巴一起來干你的。哈∼∼哈哈∼∼」說完即淫笑著開門離開。

  我馬上躲到旁邊的廁所里,而香琳則是不好意思地裝作高潮還沒過,不回答他的話,依舊躺在那,雙腳打得開開的,任由小穴中的白色精液及淫水慢慢地流出,等待那個男人離去看著小穴里精液流出的這一幕,我發現香琳竟是如此淫蕩,讓我開始也想要跟她搞上一次了,也想試試我的大雞巴肉棒插進那淫穴時的感覺。嘿嘿……我心里開始出現了邪惡的念頭。 (二)淫語戲弄當那個阿賢離開後,我偷偷的朝包廂內看去,發現小穴里還慢慢流出精液及淫水的香琳依舊是躺在那喘息,連衣服也還沒穿上,放著那渾圓的33C雙乳及慢慢消退的乳頭,還有那被干得太猛合不上的小穴,讓我盡收眼底……這樣也不是辦法,難不成要我等她回味完穿好衣服後才進去嗎?於是我開始故意先在外面大聲喊叫裝作好像跟人吵起來似的,讓她知道我將要進來,趕快整理。

  聽到我聲音後的香琳果然急了,馬上開始找她的衣服及裙子,由於剛剛被奸淫時,衣服都被亂丟,急忙之下,連小穴內的淫水及精液都來不及擦去,慌忙中卻沒有發現那被脫去的胸罩及內褲,於是只有將那在手邊抓到的衣服及裙子急急忙忙的穿上。

  正在這時,才剛穿好就看見我推門進來,心里跳了一下,臉紅的想說:『真是好險,再慢點就被阿傑看到我沒穿衣服的雙乳及小穴了。』看著推門進來後的我口中念念有詞,香琳想著:『不曉得阿傑會不會發現剛剛的事?』我念念有詞的看見衣服跟裙子都已穿上而臉紅的香琳,裝作什麽也不知道的說剛剛我去加時間,結果坐電梯時還真是倒楣,剛好故障……被卡在里面一個小時多……才剛被救出來,剛剛就是在剛他們吵這事……等等的。

  香琳聽了後以爲真的是如此,紅著臉心里面想著:『還好剛剛阿傑沒看到我被奸淫時那淫浪的樣子,不然真是羞死人了!』其實她哪里知道,我不止看了,還從頭看到尾呢!

  我看著香琳,她所坐的位置旁邊還有一大片的水漬,也就是剛剛躺在那被奸淫的香琳所流出的淫水,看來是來不及擦掉吧?我故意慢慢地走向剛剛香琳被奸淫的那張椅子,選在水漬的旁邊坐了下去,並將手無意地放了上去。

  「咦?怎會有水啊!香琳你剛剛是不是打翻東西嗎?」嘿嘿∼∼我這是明知故問啊!

  香琳看著我所摸的地方,那哪是水啊,明明就是剛剛她所流下的淫水,但她怎麽好意思說出來,於是臉再次紅起來的香琳支支吾吾的說:「好……好像……有吧!剛剛我醉了躺在椅子上時,翻身時……好像有去踢到茶水的樣子,可能是那時踢倒的吧!」我心里面想著:『是啊,是水沒有錯啊!只是那是從你小穴里流出的淫水罷了。』嘿嘿……但我當然不能說出來啊,於是點頭說:「還好不是熱水,不然燙到就不好了。」香琳怕我再問下去,突然想到,爲何不見她男友阿杉呢?於是開口問我說:

  「阿杉呢?爲何沒看到他?他去哪了……還有其他人呢?」我:「其他人早就先回去了,但是你喝醉了,又叫不醒你,所以想說讓你多休息一會,於是便跑去再加時間,誰知反而被鎖在電梯里面。真是倒楣,到現在才剛回來。」(其實我心里正在想,休息我看是不可能有啦,反而更累了是真的,被人干成那麽爽的樣子,不累才怪!不過也幸好有加時間,才能看到香琳被奸淫精采的一幕。嘿嘿∼∼雖然主角不是我。)香琳「喔」了一聲,但又想到我好像還是沒告訴她,男友阿杉呢?於是再次的問了我:「那阿杉呢?也跟其他人一起先走了?他爲何沒等我?就這樣丟下我一個人在這?」本來我是不太想說的,我知道說了香琳肯定會不高興,但眼見沒辦法瞞過去了,只好說出來了:「阿杉他說不放心小慧一個人回去,所以送她回去了。而他那時有交代我,幫他送你回家,所以才會只剩我們兩人。但算算時間他應該也快回到你們家了吧,所以我們差不多也該走了。」果然就如我所想的,香琳開始嘟起了那看似性感小小的嘴,臉整個都沈了下來。我不敢看著生氣的她,只好將眼睛四處看,逃避她那哀怨的臉色。

  就在這時,眼尖的我突然看到一件不該出現的東西,桌腳旁怎會有一件白色的內褲呢?奇怪,爲何那麽像剛剛被阿賢干的時候挂在香琳腳上的那件內褲?

  在我帶著疑惑的眼神看向香琳那穿著裙子的兩腿間時,我突然發現了香琳衣服上的兩個凸起的點,莫非……香琳剛剛身上內衣褲都來不及穿?而在桌腳旁的那件白色內褲正是她的?

  生氣地思考中的香琳一點也沒發現,男友的好友正兩眼貪婪地看著她胸前那兩個凸起的乳豆,正直挺挺的表示著……爲了證實我的猜想是對的,於是我急忙再向四周尋找,看是否還有胸罩的存在,好像不願令我失望似的,果然在旁邊椅子的角落找到了那個白色的胸罩。嘿嘿∼∼這時的香琳也發現了我怎麽好像在找東西的樣子,便問我說:「阿傑,你在找什麽啊?要不要我幫你找?」我回答說:「剛剛好像掉了十塊錢,想說找找看掉在哪了。」這時香琳突然想起,自己目前是胸罩跟內褲因爲剛剛一時找不到都沒穿,等等要是被阿傑發現了可就不好意思了……就在這時,香琳發現我的眼光看向了某一個地方,急忙順著我的眼光方向看去,這一看就發現了自己的胸罩就靜靜地躺在那椅子的角落,怪不得自己剛剛找不到,可卻偏偏被阿傑看到了。現在的她又不好意思去撿起來穿,這不等於告訴了阿傑她現在沒穿胸罩嗎?該怎麽辦好呢?急得香琳臉都紅了。

  這時的香琳只能祈禱阿傑別想到這胸罩是她的,更別想到現在她是沒穿胸罩的,香琳甚至忘了那還有精液在慢慢流出的小穴外沒有內褲的事。但早已猜到的我,當然不可能就這麽放過她啊!

  我笑著壞壞的看著她,開始想著要如何戲弄香琳了。於是我便故意裝作很驚訝地發現了胸罩,還大聲說:「怎會有一件胸罩在那?」並示意叫她來看,直把香琳羞得臉紅到可以滴出汁來了。

  我更順手撿起了那胸罩,說:「咦!爲何這里會有胸罩啊?香琳你來看,我記得剛剛來之前沒有啊!怪了,難道是香琳你的?」香琳紅著臉的說:「怎麽可能是我的!在哪里?我看看。」剛想站起身走過來拿的香琳卻馬上發現,她一動,那被灌滿精液的小穴里好像就有東西要流出來了,加上又沒有內褲穿在身上,只怕會順著流到裙子外的腿上……只怕會被阿傑看見。

  嚇得她馬上坐回椅子上說:「可能是前一個客人留下的吧!剛剛我們進來時燈光又沒多亮,就算多了東西可能也沒看清楚吧!」我心里面在想:『真能掰啊!服務人員都不會進來打掃嗎?不過我不會說出來的。嘿嘿……』這時我也想到爲何她剛站起來卻又馬上又坐回椅子上的原因,故意不說破。

  看她那個樣子真的很有趣,明明連她的小穴被插入了雞巴,還被射在里面的事都知道了,還得故意裝不知。但爲了要干到阿杉的女友——香琳,只能努力配合她,陪她裝傻羅!嘿嘿……等我干到你後,看你怎麽裝?騷貨裝清純,明明被干進去時就浪到不行!

  我裝傻的說:「哦!可能是吧,也許真的太暗了沒看清楚。」我拿起來晃一下,看她臉紅得跟什麽似的。

  當香琳以爲就沒事了的時候,我突然的一個動作,讓她的臉再次紅了起來,我:「哇!好香的味道啊!」我把香琳的胸罩放在鼻子上嗅了嗅:「還有乳房的香味呢!」香琳:「阿傑,你……你怎麽這樣啊!」我:「哪樣啊?」(我故意裝不懂的說)香琳:「你怎麽拿……拿……拿去……」說了半天終究還是說不出來,而且香琳整個臉都紅到脖子去了。我看到呆住了,真是太可愛了!跟剛剛淫蕩發騷的香琳簡直是兩個人啊!

  我再次決定,我一定要把她搞到手,看著她在我的大雞巴肉棒抽插下浪叫不已的樣子,讓她爽到不能自己。嘿嘿……(我是不是壞了點啊?客倌。)我:「你是指我拿去聞嗎?這是你的嗎?你剛才不是說了不是你的嗎?既然不是的話,應該沒關系吧?」香琳紅著臉的說:「就……就……就算不是我的,可是人家是女孩子啊,你怎能在女孩子面前做這樣的事呢?」我故意笑著說:「我可是只有在我信任的人、還是我喜歡的人面前才會做出這樣的事喔!」香琳有點吃味的反問我說:「那我算是你信任的人羅!總不可能是你喜歡的人吧?」我回答說:「不一定唷!自己猜啊,說不定你兩個都是喔!」香琳心里出現異樣的高興感覺說:「可是那個不知是誰的,你這樣做說不定有不好的事啊!」我:「怎麽說,什麽叫不好的事?你說個例子給我聽聽。」香琳又氣又好笑,看著哈哈大笑而帶著色色眼神的我說:「我……我……我不知道啦,隨便你啦!哼∼∼」就在她哭笑不得時,我突然又冒出了一句話:「如果這是我喜歡的人的胸罩該有多好啊!好香的乳香啊!真想就這麽輕輕的咬上一口乳頭,讓她感到這是幸福的事。」這時的我偷偷的看了香琳一眼,嘿嘿,她臉紅心跳,激動地看著我,眼神也漸漸地變得溫柔帶著絲絲的情意。

  當發現我用那深情的眼神在看著她時,緊張地趕緊避開了我的眼神,低著頭想著我剛剛說的話:『我會是他所喜歡的那個人嗎?會是他想輕咬我的乳頭的那個人嗎?』想到連小穴再次濕了起來也沒注意。

  就在香琳還在思考著時,我再次故意裝作不經意地「又」突然發現了一件她「也」不會承認是屬於她的內褲,讓原本已經恢複平常臉色的香琳,再次臉紅了起來。

  香琳心急的想著:『怎麽連內褲都被阿傑發現了?那他會不會也發現我剛剛正在這跟別人做著原本只有杉跟我才會做的事呢?』而我再次照舊把內褲拿起來聞,急得香琳不知該說什麽好,但心里卻想著:

  『啊……他的臉那麽靠近我小穴碰過的地方,啊……』想著想著,香琳的小穴更加的濕了起來。

  而更讓她驚訝的是,我居然去舔那經過小穴觸碰流下愛液而沾濕的的內褲,香琳不可置信地張大眼睛的看著我。但小穴內卻越來越濕,而且有種酥癢難耐的感覺一直從小穴里沖上腦中……怎麽辦?香琳的心里不安的慌亂了起來。

  突然想起了剛剛小穴被雞巴插入的那陣快感來:『怎麽……我怎會變得如此呢?才剛剛被奸淫,現在又開始想要根碩大的雞巴來插小穴了呢?』臉紅的香琳好不容易擠出了一句話:「你……你……爲什麽要舔那個啊?」問完後香琳已整個羞得頭低到不能再低,而且呼吸越來越急促。

  我:「喔,沒有啊!看到怎麽內褲會濕濕的?想說是不是你剛剛踢倒的水,於是舔舔看啊!不過好像不是水,有點酸酸鹹鹹的,還有點尿騷味道。」(其實在說這些話時,我下面的肉棒早就硬得不像話了,若不是剛剛已射過一次了,恐怕早就將香琳就地正法了。)香琳:「那你還舔它!你……你真是……」我:「難道內褲是你的?」我故意問道。

  香琳紅著臉說:「當……當然不是啊!我……我的有穿在身上啦!怎麽可能是我的……把它丟掉啦!」『哈哈∼∼這真是睜眼說瞎話啊!最好是穿在身上。』我心里這麽想著,但卻不動聲色的突然把胸罩跟內褲都快速地往我的包包里面收。嘿嘿!

  香琳:「你……你怎麽……還把它收起來啊!不丟掉嗎?」哈∼∼說話都不敢看著我了,這樣還學說謊。嘿嘿,我可不會笨到讓你拿回去有機會再穿起來呀,我就要你露點的走出去。嘿嘿!

  我:「啊,你都說不是你的了,我就留起來當紀念咩!來這種地方可以撿到這種東西還真是少見啊!你說不是嗎?」說不過我的香琳,又想不到辦法拿回來穿上,最後,沒辦法的她只好眼睜睜的看著我收起了她那兩件剛剛還穿在身上、帶有淫水的內褲及胸罩。

  正當香琳正在想著,等等該如何不被發現沒穿內衣褲的回家的時,我的話語在她耳邊響起:「我們該準備走了喔!時間差不多也該到了,再不走的話可能又要被收錢了。何況我也該準備送你回家了。」這時的香琳只好無奈地準備起身隨我一起走了。

  但她隨即又想到,沒有內褲套住的小穴,里面的精液還有剛剛又流出來的淫水,肯定會隨著雙腳的走動而流出來。可是不走又不行,阿傑一定會很奇怪的,於是只好努力地夾緊粉嫩的小穴站起來,慢慢小步小步的走著,有時還不穩的差點跌倒。

  我心里好笑的看著香琳慢慢小步小步的走著,心里當然明白她在想什麽,於是急忙上前扶住她,問道:「是不是酒醉還沒醒啊?」香琳只能支支吾吾的說:「好像是吧……頭還有些暈,謝謝你扶我喔!」我當然知道她不會說,其實是她的小穴有精液跟淫水會流出來……只是不扶還好,一扶之下香琳身體更軟了。聞著我身上散發出的男人味道,加上我扶她時故意剛好把手扶在靠近乳房的地方,還有意無意地用手指去輕拂她那乳房上的乳豆……見她沒有反對的意思,我更加的三不五時就故意碰到乳豆,讓她敏感的身體又再次熱了起來。而且我更故意加大腳步的走著,在我半扶半抱之下,香琳也只好跟著我稍微加大了腳步。

  但香琳自己也感覺到不知是精液還是淫水已順著小穴往大腿流了下來,有些都還滴到了地過的地面上,讓她是又急又氣,又不好意思的紅著臉。

  而我則是偷偷看著那滴在地的「精淫液」混合體,大雞巴又頂得老高,剛好香琳卻因爲害羞只好低著頭往下看,卻發現了我那頂得半天高的大雞巴帳蓬,更是不好意思了,那小乳豆還一直被阿傑有意無意地摸著。

  這時香琳猜想,也許……我已發現了她沒有穿胸罩在身上,說不定連她沒有穿內褲的事都知了。搞得她不要我扶也不是,會腳軟;扶了,被一直碰到乳房及乳頭,讓身體更是發軟,而且小穴里的淫水一直不受香琳那努力夾緊的小穴控制的流了出來……這時從我們面前經過的人都睜大眼睛看著這個胸前兩點凸的女人,看得目不轉睛的。如果這時有人走在香琳身後的話,更是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裙子後面有一堆很大濕濕的水漬及從行走的兩腿間滴落到地面的水滴。

  當然我也有注意到那些眼里發火的色狼,嘿嘿……要是現在把香琳放在這的話,我想那些色狼肯定馬上就掏出一根根的雞巴,當場奸淫起香琳了吧?

  而那些經過身邊的男人,不管是否有女友在身旁,每個人的褲子都被自己身上那根雞巴頂得高高的,就像隨時要探出頭似的。香琳看見一根根躲在帳篷後的雞巴,身體更加火熱了,開始想像著若是被那一根根的雞巴插入小穴,那感覺該是如何的舒服啊!

  看著香琳那迷失了眼神的樣子,我敢肯定若我把現在的香琳放在這的話,她肯定抓住肉棒就當場插起來了吧!但目前的我是不會這樣做的,因爲,要插她小穴的那根大雞巴……是我的!嘿嘿……好不容易走到了電梯口(也滴了一路)在等電梯時,出現了一個熟悉的人,這不正是那個剛剛在包廂里用他的粗雞巴插得香琳泄了三次並將精液灌進她小穴內,讓我看了一場奸淫秀的服務員阿賢嗎?

  當他看著香琳那一路滴在地面的淫水出現在電梯口時,裙子後面還一大片的水漬,下面的雞巴早就又硬了起來,心里面想著:『真想再把這個騷貨帶進包廂里好好的操個幾次啊,淫水滴成這個樣子,可惜旁邊站了一個男人。』就是我在香琳旁邊,他誤以爲我是她男友,只好心里想著:『你這馬子真不錯干啊!又騷又淫。』他一邊用色色的眼神看著香琳,並說:「先生,你女友長得真是漂亮又好看(干)啊!」看著我摸在她的乳頭上時又說了句:「謝謝你們光臨!希望下次能有機會再爲『你』服務。」我知道他這句是說給香琳聽的,這個「你」字還說得特別重。

  香琳想到小穴中還灌滿眼前人的精液,臉紅的低著頭不敢看他。我則是有意地回答他說:「她不是我女友喔,只是朋友而已。不過你真有禮貌,改天來還是會找你來服務的。」我淫笑地看著他說。

  那個服務員阿賢聽了後,更是淫笑地看著我那仍舊摸在被他親過的香琳乳頭上,心里想著:『果然是夠騷啊!不是男友也這樣被人家摸著乳頭,而且連胸罩都沒穿,還滴了一路的淫水……我看是客兄吧?還朋友咧!剛被我奸淫完就馬上又找了一個準備再干了。』就這樣看著我們走入了電梯中。

  直到好不容易終於走到了我停車的地方上了車,香琳的臉已經紅得不行,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當我把她的車門關上時,我向後看了一眼,果然後面那一堆人個個都頂著個帳蓬,用色迷迷的眼神看著身影消失在車里的香琳歎息啊!嘿嘿……『想爽嗎?

  若有機會的話會讓你們試的,反正又不是我女友啊!』我壞壞的看著車內的香琳想著。

  三)承認淫念當我進車里後,香琳依舊是紅著臉看著我,只因那從她小內內流出的不知是淫水還是精液的東西仍緩緩的流出,把我車的座椅都沾濕了,也讓一坐到椅子上的香琳馬上發現了她濕得不像話的裙子。

  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的樣子,發動了車子開始行駛……但眼尖的香琳卻也發現了我褲子那鼓起的帳蓬,所以臉更紅的轉過頭看著窗外,想像著我頂起帳蓬的那根巨物,是否也像那個阿賢一樣,能帶給她那羞人的感覺呢?

  就在這時,香琳的手機響了起來……看了號碼,是男友阿杉打的來。

  香琳生氣的接起了手機,酸溜溜的說:「這是誰啊?還記得打電話給我,還以爲你已經忘了我呢!我在哪里?正要回家的路上啊!……你怎麽了?爲什麽好像很累的樣子?還一直在喘氣呢?怎麽旁邊還有嗚∼∼嗚∼∼嗚∼∼的聲音?」「什麽?沒事?你說你不回去了……阿文說三缺一,要你去他那打麻將?你不帶我去就讓我一個人回去?讓我一個人在家嗎?」聽到這里的我只覺得,兄弟啊!你難不成正用你那根插過香琳小穴的雞巴正在前女友的小穴里抽插,還邊跟你現在的女友講電話?會不會太爽了點?

  其實跟我想的也沒差多少,差別是:不是插在前女友小慧的小穴里,而是她的嘴巴里面,剛剛射在小慧的小穴內,久未被插的小慧還意猶未盡,正努力地吸著阿杉的雞巴,想要再來一次,所以才會讓香琳聽到「嗚嗚」聲。

  聽著香琳說話的口氣,我知道,這架是吵定了。果然,沒幾句話就氣呼呼的挂了,唉……這下我該高興還是難過呢?

  過了一會,卻發現香琳一直都沒說話,可以想見她很生氣,以爲男友已回到兩人愛的小窩在等她。我不經意地看了香琳一眼,卻發現香琳已是哭得淚流滿面了,我只能安慰她:「別想太多,打個麻將而已,天亮就回來了啊!沒事的。」沈默,還是沈默。就在我覺得受不了的時。香琳突然開口問了我一句:「他(阿杉)是不是跟那個女人在一起?」有時真的不得不佩服女人的直覺。

  她見不我不作聲,彷佛自問自答似的說:「你就算不說,我想也知道一定是的。」這叫我怎麽回答呢?唉!

  再次的沈默了一陣子,就在我覺得是否該說些什麽之時,一個問句又這麽的突然出現了:「你喜歡我嗎?」聽到這句話的我一時呆住了,這……這……這叫我如何回答呢?

  香琳望向我再次說出:「回答我。」看著她的眼神簡直就像看到我內心深處去,我只好說:「若說不喜歡你是騙人的,但是你是我朋友的女友啊!」「前面那里右轉進去。」她說,我:「右轉?你家還沒到啊!而且前面右轉進去是……是Motel耶!你……你是不是搞錯了啊?」香琳:「他可以如此對我,我又何必守著他呢?既然他正在尋找他的快樂,我又爲何讓自己寂寞難耐?」聰明的香琳,想必也猜到那男友的喘息聲是代表著什麽。

  兄弟啊!你可怪不得我了,你以前常教我說:「送上門來的怎可不要?」雖說現在送上門的是你女友,但你也正在用你的雞巴插著『前』女友的小穴啊!既然你現在用不到,我就當個好人,用我的大雞巴肉棒幫你好好疏通你『現任』女友的小穴,並『照顧』跟『灌溉』的,嘿嘿……相信現在的你也正努力地把雞巴插進你那前女友的小穴內灌精才是……放心,做朋友的我不會讓她寂寞的。

  於是,我們便在香琳的堅持下進到了Motel其中的一間里面……當鐵門要完全關上前,我假意的問了香琳一句:「你真決定要這樣做嗎?不怕阿杉知道?」這時香琳反而一手就伸過來抓住了我那一直頂的高高帳篷的肉棒:「你早就知道那胸罩跟內褲是我的了吧?我早發現你拿我的內褲時下面就……」「而且阿杉自己也正在……哪會關心現在的我在做什麽,更何況我們只有一次,而你跟我都不說的話,他怎會知道?」香琳紅著臉說。

  「而且在我聽到你曾暗示你喜歡我的時候,其實我內心很掙紮。我是阿杉的女友,而你又是阿杉最好的朋友,我們本是不可能的,但他今天這樣對我,我實在覺得沒必要這樣傷心。因爲我還有你啊。你說是嗎?」說完後,香琳的頭更低了。

  我馬上高興的回答說:「這是當然的啦!」心里暗暗的想著:「真是多謝阿杉你的幫忙啊,讓我這麽快就有機會搞上你女友。但是絕不可能只有一次的,嘿嘿!就算以後要用奸的,也不可能讓你就這樣跑掉的∼∼」香琳聽完後開心的笑著。忽然她想到問了一句:「阿傑,你是不是有看見我在包廂里被……」我笑著不回答,反而問了句:「被怎樣?」我故意裝不懂的問著,「好啦!

  我們先上去再慢慢聊,你覺得如何呢?還是你打算要就這麽一直坐在車里呢?」打開心防後的香琳又想到她那濕得不能再濕的裙子,再也顧不得害羞地跟著我往房間走了上去。

  到了房間里,香琳急忙的進了浴室,因爲老實說,除了那個衣服上的激凸乳豆外,下身的裙子還真是濕得一塌糊塗,都黏在屁股及大腿上了,就連我的椅座上剛剛香琳起來時都整個濕成不像樣,也難怪香琳那麽急忙的要去洗澡了。

  嘿嘿!我也急忙的脫掉了衣服想進去來個鴛鴦浴,從浴室的外面玻璃上就能看得到香琳慢慢脫下衣服後那美好的身材了。看得讓我的大肉棒也快受不了啊!

  直想馬上插入那誘人的小穴內……我馬上跟著溜了進去,卻把香琳嚇了一跳,連忙趕我出去……說她不好意思啦!我心里明白,其實她是想把小穴里那個阿賢的精液洗掉,不想讓我知道她剛剛被人奸淫的事罷了!

  我笑著說了一句話:「都看過了,還怕啥羞啊,真是的!」可就是這麽一句話,讓香琳思考了起來:「你看過?你啥時看的?爲何我一點都不知呢?」想了想後,香琳突然意識到:阿傑該不會是在我被那個服務員奸淫時看到的吧?

  香琳帶著試探的口氣問說:「你該不是有看見包廂里發生的事吧?若你當時看到了爲何不救我,而看著我被他奸淫?還讓他把雞巴插進我的小穴里(雖然那時的感覺很舒服),你還說你喜歡我,怎願意讓我被他……你是騙我的是嗎?」聽著香琳那猜測的語氣,我邪惡地回答她:「我是真的喜歡你啊!不是騙你的,尤其是你被雞巴插進小穴時淫水流得滿椅子時那淫蕩樣子,我更是愛得不得了,就是喜歡那樣真實的你。」香琳臉紅地聽著我那令她羞愧回答的話,又問我說:「那你是什麽時候看到的?」我壞壞的想著:『其實從頭到尾都看了,連還沒插入前都看到了,但我怎能照實說呢?這不是讓她怪我還沒插進去就該救她了啊?怪我見死不救嗎?我可沒那麽笨啊!要是真的救了哪來後面的好戲可看?嘿嘿……』於是我回她說:

  「我從電梯出來後,要進包廂前聽到你的呻吟聲往里面看才看到的,那時好像正是你用雙腳用力夾緊那個人的腰而狂扭你的腰,後來你整個攤在椅上。那之後你也知的,一下就結束了,我想應該是他射了吧!」我裝作回想的樣子說出。

  香琳聽著我所說的情形,回想起那時好像正是自己第二次高潮要來之時,所以自己無法不拼命地扭腰,以求那快感來臨,幾乎連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會那樣做。『沒想到那淫蕩的樣子就這樣被阿傑看到了,他會不會認爲我真是個淫蕩的女人呢?自己真的是那麽淫蕩的女人嗎?』香琳不敢相信的在心里問著自己,也擔心阿傑將這樣的自己告訴阿杉。

  但想著想著,香琳又想起了當時插在自己小穴內的那隻粗黑肉棒,雖然沒有男友阿杉那麽長,但插入自己小穴時那雞巴塞滿小穴的充實感,卻怎麽也不是男友阿杉雞巴插進來時所能有的感覺……想到這,香琳的小穴內淫水又開始流了出來,臉也紅了起來……看著香琳那紅潤的臉色,卻又不說話的樣子,及在我眼前那毛不多的小穴上已經有一滴一滴的水珠像長絲一般的滴往地上,我知道香琳想起了被服務員的雞巴插入小穴時奸淫的快感,那誘人的小穴已反映出她的想法。

  但還在意淫的香琳並未發現這個情形,直到我喊了她後,才恢複那害羞的臉看著我說:「你確定你是那時看到的?如果是的話,那你救我也來不及了,都已被奸……奸……了……也插進小穴了,就算拔出來難道就不算了嗎?唉!」『何況那時我的小穴是又酥癢又麻,正需要那雞巴來止癢,怎會舍得他拔出去?』香琳紅著臉的在心里想著……又想到:『我真的是個淫蕩的女人嗎?』說完後,香琳又再次的沈默了下來。而我知道,香琳還是不願承認那時淫蕩的樣子才是真正的自己。

  此時香琳再次開口了,她害羞的問我說:「既然你有看到了我……被奸……奸了,你……真的……還會喜歡我,真的還會要我嗎?你會告訴阿杉嗎?」『那時的我是那麽的淫……淫蕩,那時的我真的是我嗎?』說完後,香琳的頭低到不能再低的問著自己。

  我用色色的眼神看著慢慢地接受那淫蕩的樣子才是真實的她說:「香琳,把頭擡起來看我。」「你知道嗎?喜歡一個人是要喜歡她的全部喔!並不是說只有喜歡你可愛時還是漂亮時的樣子,就算你那淫蕩時的樣子,我更是喜歡的不得了啊!何況我剛才不也說過了,就是喜歡你被雞巴插進小穴時那淫蕩的樣子啊!」「老實說,我在外面看到你被那個男的奸淫時,你知道我當時肉棒多硬嗎?

  多想就這麽的沖進去將我的大雞巴也插進你那誘人的小穴里……所以你認爲我會想告訴阿杉,說我親眼看著他女友被人奸淫而我在旁邊觀看嗎?」「何況一直看著那個服務員那沾滿你淫水的雞巴,一直將香琳你小穴的小陰唇插進穴里又抽出穴外,還帶出你的大量淫水,我多麽就想拉下他,換我將我的大雞巴插進你的小穴內啊!你知嗎?」香琳:「討厭啦!你這個壞蛋,不幫人家就算了,還想換你自己用你的大雞巴肉棒來干人家的小穴……阿杉真是白認識你這個朋友了。還想跟那個阿賢用雞巴……一起……奸……奸……我,哼……不理你了!」我:「別這樣咩……我說的是真的啊!不信你看,你看我光想到剛剛你那小穴被阿賢雞巴插的樣子,我的大雞巴肉棒就變成這樣了。」指著我那變大又變硬的巨大肉棒說著。

  香琳聽了我的話後,雙眼看向了我還穿著內褲的下體,不看還好,一看之下香琳就離不開眼了……想著:『就算會被阿杉知道,我也要試一試被阿傑的大雞巴奸淫自己的滋味。』香琳發現到,剛才還穿著褲子時摸到阿傑的雞巴就已經覺得很大了,而現在只穿著內褲的阿傑,那根巨大的雞巴看來更大了,而且好像還比男友阿杉平時插進自己小穴內的雞巴以及剛剛將雞巴干進自己小穴奸淫她的那個阿賢的黑肉棒還要更粗更長……看著我那比曾經插過她小穴的那兩根雞巴還大幾號的巨型肉棒,香琳已開始想像著被我那根大雞巴肉棒插入她小穴內時不知是何等的快感……香琳的小嫩穴又開始再次的流起了淫水。

  看見香琳望著我的大雞巴肉棒目不轉睛、眼睛發亮、猛吞口水的樣子,我笑笑的搖了搖頭,果然是騷穴遇浪女,不是淫女不夠騷,只要雞巴大,就怕不夠吃啊!看來……除了怕我告訴阿杉她被奸淫的事外,靠著我的大雞巴,也能讓她成爲我的專用『精』庫吧!嘿嘿……而且我想,若是不夠努力的話,可能是喂不飽這個騷貨啊,就像剛剛若不是親眼看見香琳被奸,還泄了三次的話,只怕會以爲她性欲只有這些而已。

  而結果卻是,剛剛已經被奸得泄了三次了,現在看見了我那大雞巴,小穴又開始滴出了淫水,這擺明就是她剛剛被插得還不夠啊!所以我可以想見,等等真是有得搞了。我真懷疑,阿杉平時真的滿足的了香琳嗎?如此重口味的香琳,恐怕不是一次兩次的高潮可以搞定的啊!

  而在聽了我的話後的香琳也開始想著:『既然阿傑對如此淫蕩樣子的我又不反感,反而還很喜歡,那我何必去壓抑我想要雞巴插進我小穴的樣子?我要做回自已,我就是要雞巴插我的小穴,不管阿杉會不會知道。』『反正阿杉這時也在用那根我感覺不到粗只有長而曾經只插我小穴的雞巴,不也正插在不是屬於我的別的女人的小穴里嗎?也許那個女人認爲阿杉的雞巴就夠她用了,但我知道我是不夠的,我要的是又大又粗的雞巴來插我的小穴。』這時的香琳想法已慢慢地改變了,但她還不知的是,這將爲她的生活帶來多大的改變啊!從讓我奸淫開始,直到後來被無數的雞巴插進她的小穴,始終最愛的還是我那根大雞巴肉棒,從沒變過。

  而我心里也正想著:『終於慢慢地讓香琳接受了那淫蕩樣子的自己。也知道了雞巴插入小穴時那難忘的感覺。阿杉,我可要感謝你啊!要不是香琳還很在意你的話,哪會如此順利,等你再次干上你女友的時候,你就知道香琳變得多淫蕩了啊!你也會知道你有多爽了。』香琳終於安下心來繼續看著我那大號的大雞巴,對我說:「你是說真的嗎?

  你不會不要我?不會怕我淫?」我:「當然不會啊!我還巴不得你更淫蕩點呢!你看我的雞巴硬成這樣子,不就是最好的證明了嗎?若我不想要你的話,又豈會硬成這樣?硬得我都發痛了呢!」看著站在我面前那衣服全都不在身上美好身材的香琳,已不再提阿杉會不會知道的事,慢慢地一點一點的,香琳漸漸的步入了被我鋪設的奸淫之路,我的心里升起了異樣的快感……而往後的日子里,更是經常用我奸淫過她及知道她被阿賢奸淫的事,強約她出來奸淫,而香琳更是常瞞著阿杉,欲拒還迎地偷偷讓我奸淫她……說是因爲怕被阿杉知道那些事,其實我看簡直是阿杉滿足不了她的樣子。

  而我的感覺就像是,我好像成了她的專用小穴補洞機啊!好像我才是那個怕被知道的人吧!哈哈∼∼一直到阿杉要離開故鄉到外地工作,香琳更是藉口說不想離開這里,她一個人留在這幫阿杉顧家好了。等阿杉一搬到外地工作時,更是光明正大的跟我一起住,方便天天等待我的大雞巴塞滿她小穴奸淫她的快感。

  而我更是故意地常帶著香琳光顧那曾用雞巴插過她小穴的阿賢服務的KTV唱歌,當然免不了的是,在我邪惡的計劃下,讓香琳又一次次的被奸淫啊!

  而且有好幾次還不止阿賢一個人,一個出去後一個進來,簡直像說好似的。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3_311:}{:3_311:}{:3_311:}

好文章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