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工小倩之喜憨兒之家

窗台上的蔦蘿攀繞在欄幹上,陽光從葉縫中篩了下來,夏季的清晨總是來得特別的早,現在是早上六點半。

倩如今天起了個大早,因為今天倩如要去孤兒院當義工。匆匆吃了早餐之後,便和啟民一同出門,由啟民開

車載她到公車站牌搭車。

約八點多到了孤兒院,問了一下裡面的行政人員今天的工作,原來今天的課程是戶外教學,要帶小朋友至淡

水海邊採集岩石標本。

「小倩啊!你今天可能要比較辛苦喔!」工作人員說道。

倩如略感疑惑地望著工作人員:「怎麼回事啊!不就是戶外教學嗎?」

工作人員回答:「是戶外教學沒錯!不過這次你是要帶兩位新來的喜憨兒出遊。」

「喜憨兒!?」

「就是一些智商比較低的人,雖通稱"兒",其實都已算大人了。」工作人員解釋道。

「因為你是所有義工中最溫柔、最有耐性的,而且又會開車,所以派你去。」工作人員補充道。

倩如聳聳肩:「Its OK!那讓我看看他們的資料好嗎?」

工作人員找出了兩份文件交給倩如,倩如看了看,兩位喜憨兒中,一位叫志鴻,今年二十一歲;另一位叫柏

榮,今年十九歲,他們都是孤兒。

「他們兩個,你可以叫他們阿鴻和阿榮,他們的智商只有幼稚園程度,所以你要有耐心一點。」工作人員又

說。

「好的。那我帶他們出發了!」倩如拿了桌上的車鑰匙,走到教室裡,向鬧哄哄的教室喊道:「哪兩位是阿

鴻和阿榮,請出來到老師這邊。」

由於倩如有個當學者的父親,爺爺又受日本教育,所以倩如的英、日文都還不錯,平常在孤兒院時,就教導

小朋友們英文,而小朋友們也習慣稱她為"小倩老師"。

阿鴻和阿榮走了出來,倩如看了一下,阿鴻理個小平頭,長得矮矮胖胖的,肚子有點大,穿著短褲和雙球鞋

,手上拿著不知是什麼的零食;阿榮則長得比較高些,身材算是魁梧,頭髮亂亂的,想必力氣應該不小。

「好,你們兩位跟我來。」倩如帶領他們往停車場走去。

一路上兩位喜憨兒吵吵鬧鬧,甚至有點調皮搗蛋,連倩如都覺得有點吃不消,但在倩如耐心的帶領下,快到

中午時,已採集了不少的岩石樣本。

「好了!阿鴻阿榮,回來吃午餐吧!」倩如在海邊喊道。

那是一處美麗的海邊,一眼望去海天連成一線,正前方是沙岸,右邊則有些岩石,由於並非例假日,整個海

邊只有他們三人。

阿鴻阿榮跑了回來,阿鴻問道:「老師,今天午餐是什麼?」

「是鮪魚三明治,很好吃喔!」倩如又露出了她那甜美的笑容。

阿鴻阿榮高興地吃了午餐,倩如則利用他們吃午餐的時間去了趟洗手間。看了看鏡中的自己,搖搖頭鬆了口

氣,時值夏天,倩如身穿著件無袖的T恤,再套上一件短袖絲質襯衫,下身則穿著一件淺藍色的A字裙。

滿身是汗的倩如,想了一想,索性將襯衫及內衣脫掉,反正這裡也沒人看到,只要在回家時再穿上就好了。

倩如邊走回到車上時邊思考著下午該帶他們做什麼,不知不覺的走到了車邊,阿榮一看見倩如,便大聲說道

:「老師,我想開冷氣睡睡。」

倩如正覺得熱:「好啊!那我們把窗戶關起來午睡吧!」

當引擎發動,冷氣打開時,倩如感到了沁人的清涼,原本惱人的黏膩感沒了,正想睡時,突然聽到阿鴻說:

「老師,我睡不著!」

倩如坐在駕駛座,轉頭看看後座兩位喜憨兒,苦笑道:「又怎麼了?要老師唱歌嗎?」

阿鴻說道:「不是,我想要老師抱抱睡。」

倩如臉紅了一紅:「不可以!老師是女生,你們是男生,男女授受不親喔!」

阿鴻幾乎委曲地快哭出來:「我不管啦!我就是要老師抱抱睡。」

阿榮也不甘示弱的道:「老師老師,我也要我也要。」

倩如扭不過他們,想了想,反正他們也只是小孩子,於是就答應了:「好!老師過去讓你們抱抱睡,不過你

們要乖乖的睡喔!」

阿鴻和阿榮滿心歡喜,臉上流露出純真的笑容:「是!謝~~謝~~老~~師!」

倩如打開了車門,請阿榮先出來並移到了後座,坐在兩位"小朋友"的中間,阿鴻馬上將他那擁腫的身軀往倩

如的右邊靠了過去,接著,阿榮也靠著倩如,並用雙手緊緊抱著倩如,三個人就這樣地擠在後座。

剛開始倩如很不習慣,覺得快被壓扁似的,但是或許是阿鴻和阿榮他們早上玩得太累了,沒多久就睡著,倩

如也不好意思打擾他們的睡眠,另一方面,他們身上特有的成熟男人的氣味也讓倩如的心中隱隱地騷動。

倩如也真的累了,索性閉上眼睛小寐一下,不知不覺的又夢見了啟民 — 她最摯愛的老公,睡夢中她夢見她和

啟民正裸身相擁,啟民輕輕地吹著她的耳朵 — 她最敏感的部位,倩如覺得自己已有點濕了,她的手慢慢地向

啟民的陰莖靠了過去,游移在啟民的兩腿之間,她也發現了啟民身體上的變化,同時享受啟民呼氣在她耳朵之

上的酥麻感覺。

「啊嗯!」倩如不自覺的輕輕低吟著。

倩如覺得全身開始發熱,從下體處傳來的某種感覺漸漸蔓延至全身,每個神經末梢都感受到無法言喻的輕悸,

似喜悅、似歡愉、似仲夏微風拂面、似初冬陽光輕 ,只是,只是好像還少了些什麼?

少了些什麼?

少了份空虛!

是的!少了份空虛,就像在 陽的炙熱之下,只能遠望著海邊,卻無法投身海中享受沁人的冰涼;無法在一波

一波的潮起潮落之間感受到大自然的韻律。

她想,她渴望,渴望盈滿這愈來愈強的空虛落寞,渴望著啟民已漸漸脹大的陰莖來填滿她,她不自覺地將纖

纖手指輕揉著她的陰核,另一隻手套動著啟民那另她垂涎的肉棒。

遙遠的地方忽然傳來一陣聲音,倩如不想管它,她只想好好享受啟民的溫柔、啟民的愛意,只是,那聲音愈

來愈大愈來愈大。

「老師~~~~~~老師~~~老師,您怎麼了?老師!」是阿鴻和阿榮的聲音。

睡夢中的倩如驚醒,望著右邊那天真無邪的眼神,是阿榮的眼神,帶著一份焦急與無助,眼眶隱隱帶著淚水

的眼神。

「老師,您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阿榮焦急的問。

倩如自知失態,但旋即正色道:「沒事的,老師只不過做了個惡夢。」

這時阿鴻插嘴:「可是可是,老師,我好像生病了耶!」

倩如大吃一驚,連忙問道:「阿鴻,怎麼啦?是不是著涼了?」

阿鴻扭扭捏捏地回答:「不是,只是人家人家這裡腫起來了。」

倩如順著阿鴻的眼神望去,原本已有點紅的臉蛋更加紅了,原來剛剛做"春夢"的同時,不自禁地用手撫摸阿

鴻的陰莖,所以它當然"腫"了。

「沒事的,等一下就會消掉的。」倩如也不知如何回答,只好亂躊一通。

阿鴻滿臉委曲:「可是可是好難過呦!老師。」

這時阿榮開口了:「老師,我也腫了個大包包,比阿鴻的還厲害,會不會死掉啊?」

阿鴻已開始哭了:「老師,我不要死掉!我不要死掉!」

被這兩個小鬼一吵,倩如頓時不知所措,遂板起臉孔:「好了!別吵了!我不是說過等一下就會好的嗎?」

阿鴻哭得更大聲了:「口圭~~~~~~~~~!老師,我不要死掉~~~~~~~。」

「老師,你幫我看看好嗎?」是阿榮的聲音。

倩如把頭轉向另一邊,眼前的情景讓倩如嚇一大跳,原來阿榮早把褲子脫了,黝黑粗大的陰莖昂然而立,倩

如從沒看過這麼大的肉棒,有點失神的瞧著,剛壓抑下來的慾火又熊熊燃起。

此時阿鴻哭著說:「老師,也幫我看看!」

倩如望著阿鴻的肉棒,尺寸雖然沒有阿榮來的可怕,但也只比啟民小了一點而已。

倩如伸出顫抖的左手,緩緩握住了阿榮的陰莖,她心想:要讓這種"包包"消腫最快的方法就是讓它快點"射"出

來。另一方面,她的小穴也隱隱傳來一種不安定的神經訊號至大腦感覺中樞。

「好的,老師幫你們看看,看能不能讓她趕快消腫,可是你們要乖乖坐好,不可以亂動喔!」想出解決法子

的倩如回復溫柔的語氣,並且為自己的"聰明"感到一絲絲的得意。

於是,倩如左手握住阿榮的肉棒;右手握住阿鴻的,賣力地上下套動起來。

同時,倩如陰道麻癢的感覺卻愈來愈強,好似無數小蟲在裡面攀爬著,她夾緊大腿並相互摩擦著想減低這種

酥麻的感覺,卻不料反而使自己愈來愈衝動,她覺得自己座位下已濕了一片,剛剛睡夢中的渴望再度燃起,

忍不住喉際發出輕微的呻吟聲:「啊~~~嗯~~~。」

阿榮此時說道:「老師,您是不是又又不舒服了?」被倩如打手槍打得正舒服的阿榮斷斷續續地說著。

「不不沒沒有老師老師只是手有點酸了。」倩如已開始有點無法抑制自己的回答著。

阿鴻說:「老師您您要不要要不要休息一下?」

倩如心想:休息一下!?那不是前功盡棄,到時還要重來一次。

手的確酸了,這兩個小鬼的"耐力"還真不錯,倩如苦思解決之道,同時,也不斷地和體內的慾火交戰著,愈來

愈渴望的感覺,愈來愈無法克制的需求,伴著這兩名成熟身體的男子,倩如愈發不可自拔,只覺得全身彷彿

有火在燒。

慾火,熊熊的慾火,熾熱地包圍了她的身心,她感到小腹有點微微的顫抖,陰道也時縮時張地流出氾濫的淫水

,雙手握著的兩根粗大陰莖給她的感覺愈來愈濃烈,倩如不自覺地漸漸將緊合的大腿微微地張了開來,

這個時候,她只需要男人,老的、少的、帥的、醜的、胖的、瘦的,不管是什麼男人都可以進入,進入她那略

緊卻又濕潤的小穴。

終於,倩如投降了!

「老師老師手酸了,用另一種方式幫你們解決吧!」倩如有點難為情的說著。

阿鴻一臉無辜:「謝謝老師!老師會不會纍纍?」

倩如甜蜜地笑著:「老師不累,只要你們快快好就好了!現在,你們先移開一點。」

阿榮和阿鴻聽話地向外離開了些,倩如抬起身,把已濕了整件的淺藍色內褲褪掉並丟向駕駛座。

倩如流露出嫵媚的眼神,聲音細細地向阿榮說:「來!阿榮,你坐好。」然後一手握住阿榮的肉棒,一手撥開

自己的花瓣,緩緩地將阿榮的肉棒塞了進去。

「啊!」終於得到男人陰莖的倩如歡愉地嗯了一聲。

「啊!老師,暖暖的!暖暖的!」阿榮直覺地說出他的感受。

倩如甜甜地說:「阿榮乖!等一下老師先動,然後你就配合著老師動好嗎?」

「老師,那我呢?」阿鴻緊張地問著。

「阿鴻乖!等一下就輪到你了。」倩如說罷,便上下扭動起來,左手並握著阿鴻的肉棒同時運動著。

「阿阿榮!你的你的好大!」倩如從沒被這麼大的陰莖插過,每扭動一下彷彿都能插到子宮最深處,一

波又一波的歡愉使她忘情地叫喊。

「好好阿榮、乖阿阿榮,你你插得老師好好爽你快點動快一點」倩如大喊。

「老師老師我我好像愈腫愈大包了。」阿榮聽話地賣力抽插著。

倩如內心更加歡喜:「沒沒關係,這這表表示表示快快好了。」

阿榮聽了更加用力的抽插,雙手扶著倩如僅23寸的細腰:「老老師,你你的屁屁好好大好白好漂漂

亮。」

愈來愈興奮的倩如啐了句:「壞阿榮!不不可不可以這樣對老對老師說話。」

倩如雖然只是撒嬌而已,但想了想:這小鬼要是要是以為我在罵他那怎麼辦?

果真阿榮停了下來:「老師,對不起。」話沒說完倩如就將鮮紅的唇吻了上去,並繼續上下套動著阿榮。

倩如靈活的小舌在阿榮的嘴裡狂亂地動著,兩人的唾液交纏在一起,阿榮的鬍渣及成熟男子的體味使倩如更加

狂放,倩如知道自己已快到高潮了。

一旁觀戰的阿鴻有點不平衡地說:「老師,我也要親親!」

瀕臨高潮邊緣的倩如說不出話,便將臉移向阿鴻,身體側了過去:「乖乖阿阿鴻,來來讓讓老師讓

老師親親。」

於是一幅春色無邊的影像在這不算大的車內呈現,倩如面對面坐在阿榮身上,小穴緊緊包圍著阿榮的肉棒,同

時並和阿鴻狂吻,香舌在阿鴻有點生硬的嘴裡靈巧地鑽動。

「阿榮,嗯你你你好厲害老喔老師快快不行了再用力點。」此時倩如就像只發情的母狗,只

要男人肉棒的雌性動物。

「老老師我好想想"ㄇㄧ ㄇㄧ"喔!」阿榮答道。

「口阿~~~~~~!!!」倩如高潮了!

這時,阿榮也將處男第一次的生命精華射在倩如的最深處,巨大的龜頭頂著倩如的子宮頸,感受倩如高潮時陰道

的收縮,彷彿要把阿榮的每一滴精液都"搾"出來似的。

過了幾分鐘,阿鴻不停地催促:「老師,換我了!換我了!」

兩腿酸軟的倩如緩緩地站起身來,由於車內空間狹小,倩如只能彎著身子坐到阿鴻的身邊:「阿鴻乖!老師用另

一種方式幫你好不好啊?」

阿鴻興奮的回答:「好的!好的!我不要和阿榮一樣。」

於是倩如左手撫摸著阿鴻的陰囊和肉棒,右手扶著阿鴻使他跪著並面向阿榮並囑咐阿鴻:「不要動喔!」,然後

倩如面對著阿榮趴下,將雪白的屁股對著阿鴻的肉棒。

「來!阿鴻乖!將你生病的地方交給老師。」倩如左手搭在阿榮寬厚的臂膀,右手向後握住了阿鴻的陰莖,幫忙

他"導引"到正確位置。

因為剛剛受到阿榮黏稠精液的滋潤,阿鴻毫不費力就進入了倩如的窄穴,倩如輕輕地開始前後移動:「來!阿鴻

,將你生病的地方來回地動動。」

阿鴻也聽話地配合著倩如指示,全身肥肉不停的抖動,倩如的慾望再度復燃:「喔~~~啊~~~乖乖阿鴻,就就

是這樣!」

倩如突然抓住阿榮還有點硬度的肉棒:「阿阿榮,你你好像好像還沒全好老老師再再幫你看看。」說

完便伸出丁香小舌,舔著阿榮的龜頭,將殘留的精液及其它穢物清理乾淨。

阿榮在倩如的挑動之下又逐漸硬了起來,倩如不禁讚歎:「阿榮,你真厲害!」

阿榮當然聽不懂倩如的"讚美",慌張地問:「老師!您說我病得很厲害!那怎麼辦?」

倩如心裡笑了出來,只是身後阿鴻的肉棒一陣陣地"攻擊"著倩如,無法言語的倩如索性不回答,自顧自的吸吮著阿

榮黝黑且愈來愈大的陰莖。

阿鴻賣力地抽插著倩如,倩如略大的臀部受到一陣陣的震湯,雪白柔嫩的粉臀泛起一陣陣的"臀波浪影",看的阿鴻

眼花撩亂,不禁呼吸急喘:「老師!老師!我好難過!我我我要」話沒說完,一陣快感襲上龜頭,阿鴻已

將精液射向倩如陰道深處。

倩如繼續含著阿榮的肉棒,直到阿榮再度射精為止,但是阿鴻和阿榮畢竟身體是成年人,體力恢復也快,整個下午

每人共射了三次才結束。

雖然累得幾乎走不動,倩如還是很有耐心的為兩位"小朋友"穿上褲子,哄他們睡覺:「你們兩個聽好喔!你們生病

和老師今天幫你們治病的事不可以對其他小朋友說喔!不然老師以後就不理你們了!」

阿榮和阿鴻拖著疲憊的聲音:「知道了!老師。」兩位小朋友倒蠻聽話的,倩如也相信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