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生涯

    經過了艱苦的大學考試之後,裕民終於考上了他心目中的第一志願--T大數學系

。但是迫於現實生活的無奈,使得他無法享受一般人的大學生涯。九月底辦理好入學登

記後,他便向課外輔導組尋求工讀機會。

    「林主任,您好!我是今年的新生,陳裕民。」裕民用很誠懇的語氣繼續道:「我

想申請工讀機會,不知該如何辦理申請手續?」

    「申請工讀!」林主任用很訝異的眼光看著站在面前的裕民,似乎是聽到了什麽奇

怪的話一樣。

    「是的。」林主任的反應讓裕民覺得有些緊張。「有什麽不對嗎?」

    「你爲什麽要申請工讀?」林主任用另一個問題回答了他的問題。

    「是因爲……家庭環境的關系。」裕民覺得受到了傷害。

    林主任知道他誤會了自己的意思,趕忙說:「年輕人靠自己的勞力賺錢是很值得驕

傲的事情,但是很少有新生要求工讀的。你有把握不會影響到學業嗎?大一的課程可是

很緊湊的哦!」

    裕民在一番衡量之下,相當堅定的點了點頭說:「是的,我可以。」

    沈思了一會兒後,林主任說道:「你拿這張表格去學生活動中心校外工讀組找張淑

華辦手續吧!」遞了一張申請單給裕民後,林主任又低下頭繼續辦公。

    「謝謝!」裕民道了聲謝後,便直奔學生活動中心。

                □              □              □

    呈上了申請單後,裕民便站在校外工讀室的小辦公桌旁等待分派工讀機會。

    「學弟,你真行耶!才大一就忙著找工讀,很缺錢用嗎?」剛升上大二的學姊--

張淑華,一邊翻閱資料一邊揶揄著他。

    「不是……只是想早點獨立而已。」不知怎的,裕民並不想在這位綁著馬尾巴的學

姊面前顯示出自己的窘境。所以,他換了另一種說法。

    張淑華長的很甜,人也很開朗活潑。使得每一個跟她相處過的人都很喜歡她,稱得

上是人見人愛的那一型了。當然裕民也不例外。如果不是家境困難,他很可能會提起勇

氣追她。裕民很認真的這麽想著。

    張淑華從一疊資料中抽出了兩張『家教申請單』,說著:「好啦!就是這兩份了。

資料你先拿回去看,明天我再幫你聯絡面談時間。OK ?」

    「是!謝謝學姊。」裕民接過了資料後道了聲謝。

    「明天見了,小男人。」張淑華揶揄的說著。

    原本已走到了門口的裕民在聽到這句話後,立刻回過身來說:「學姊,除了年齡之

外,我什麽都不小。」

    「哦,是嗎?好吧!那麽明天見了,大男人。」裕民哭笑不得的走出了工讀室。

    第二天晚上,在淑華學姊的帶領之下,裕民拜訪了他第一個工讀環境。

    這是一幢位於天母西路上的兩層樓別墅,屋外庭院的擺設相當氣派。讓裕民和淑華

看了不禁咋舌不下。「有錢人都喜歡這個調調。」淑華這麽說著。總有一天我也會擁有

像這樣的房子的,裕民想著。

經過攝影對講機的通報後,一位菲律賓女傭帶領著他們進了客廳。才剛坐下,淑華

就小聲的向裕民說:「大男人,你完蛋了。千金小姐可是很難應付的哦!」裕民還來不

及回答,主人陳氏夫婦就下樓來了。

    陳先生約莫四十出頭左右,看樣子是經理級的人物。陳太太則相當年輕,好像還不

到三十歲的模樣。淑華大致的介紹了自己及裕民後,便向主人夫婦詢問了家教的情形。

    「是我們的女兒--雅瑛,她現在就讀國二,數學方面一直跟不上,所以希望陳同

學你來指導她的數學。」陳先生說完後便叫菲傭把雅瑛請下來。

    「這孩子很聰明,就是對數學少一根筋,真是拿她沒辦法。」陳太太補充說明著。

「來…嘗嘗這蛋糕,光顧著說話都忘了招呼,真是的……」

    話還沒說完,陳雅瑛就走了下來。一百六十多公分高的身材,一頭烏亮順滑的長發

,看起來就是個十足的美人胚子,更別說那張天使般的臉孔了。天啊!這孩子長大後不

知要迷死多少男生,不,攪不好在他們學校就有不少護花使者呢!裕民邊想邊向身邊的

淑華學姊使了一個勝利的眼神,淑華別過頭假裝沒瞧見。

    「雅瑛,這位陳老師從明天起就到家里來教你數學,先向老師問好。」陳先生說。

    陳雅瑛順從的喊了聲:「陳老師好!」裕民點頭表示回禮。

    陳先生繼續說道:「那以後每個星期二、五晚上七點到九點就麻煩陳老師了。」裕

民連聲稱是。

    淑華看了看表,微微欠身說:「陳先生、陳太太,如果沒什麽問題,那我們先告辭

了。」

    「好吧!兩位慢走。雅瑛,送一下陳老師。」陳雅瑛送裕民和淑華到門口,道了聲

再見後就轉身走向屋內。

    裕民在發動機車時向淑華挑釁的說:「小女人,你猜錯了,我看這個千金小姐很討

人喜歡呀!」

    「是呀!是呀!你運氣好,不過下一個可就沒這麽運氣了。」

    「哦!是嗎?」

    「看了你就知道。」談笑間,裕民已著淑華疾馳在中山北路上。

    「您好!我們是T大家教工讀組的張同學,請問是林公館嗎?」淑華朝著對講機說

帝�

    對講機的另一端夾雜著吵雜的聲音:「哦∼是張同學呀!請進,請進。」啪的一聲

門便開了,淑華和裕民穿過了一樓公寓前的小庭院後,直接進到了屋內。隨著麻將聲的

告一段落,穿著睡衣的張太太拎著兩杯茶水走了出來。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來,喝茶、喝茶。」張太太繼續說道:「你們稍等一

下,我叫我女兒小芬下來和老師見面。」說完就朝室內對講機說:「小芬呀,趕快下樓

來向家教老師問好!」

    「好!我立刻下來。」聽這稚嫩的聲音也不過是個國中的小女生吧!

    等到小芬一下樓,才知道她已經是東山高中一年級的學生了。「老師好!」小芬很

大方的伸出了手。倒是裕民覺得別扭,不過他還是和小芬握了握手。

    張小芬,有著相當高挑的身材,瓜子臉上帶著一種很成熟的氣質,鼻子上架著一付

金邊的眼鏡,像這樣的小女生,給人的感覺相當的秀氣,似乎一副很會讀書的模樣。

    「樓上是我、小芬和她弟弟住的地方,以後陳老師你來就自己上二樓,到她房里幫

她補習……」

    「張太太,到底還要不要打牌呀?」牌搭子不耐煩的催促著。

    「好啦!好啦!就來了。」張太太急忙的說著:「那就從下禮拜一、四開始補,鍾

點費就照當初說的付好了。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了。」

    淑華趕忙起身說:「那我們先告退了,張太太不妨礙您發財了。」

    「張太太再見!小芬再見!」裕民和淑華說完便走出了張家。小芬站在門內目送著

他們離開。

    離開張家後,已經是十點多鍾的事了。

    「這位張小芬好像沒什麽不對嘛!」裕民納悶地問道:「爲什麽你說她會很難纏呢

��

    「誰跟你說小芬難纏?我是說她媽媽。上星期到學校來找家教時,差點被她給煩死

��

    「有人能把你煩死?哇!那以後我要向張太太多請教請教才對。」

    「你找打呀?」淑華作勢要打他,裕民爲了閃躲而演出了『大蛇行』。嚇得淑華緊

緊抱住裕民的腰,大喊:「豬八戒,騎車小心點啦!」裕民果然很聽話的把速度給降低

,但後座的淑華還是驚魂未甫的抱著他。裕民感覺到有些東西貼住了他的背後,他知道

那是什麽。裕民突然覺得雙頰發燙,有股欲望在他跨下蠢蠢欲動,他希望淑華能一直這

樣地抱著他。

    裕民的希望很快的落空了,淑華在緊張松懈後便放開了她的手。在晚風的吹拂下,

裕民的臉已經不再發燙,但那股欲望卻更加蓬勃了。

    十一點多時,裕民送淑華到了她租屋的巷子口。淑華下了機車後,正要向裕民說再

見時。裕民突然不受控制的拉住了淑華的手,他將淑華拉往自己的懷里,四片唇就這樣

貼在了一起。淑華原先愣了一下,但隨即擡起手勾住了裕民的脖子。

    裕民饑渴地吸允著淑華滑膩香甜的舌尖,淑華也激烈的回應著。他緩緩的擡起手來

搭上了她那對已發育完成的乳房,輕輕的用手指撫摸著,淑華開始喘起氣來。

    裕民的嘴離開了淑華的唇,在她的耳垂邊輕輕的吹氣。他微微地伸出了舌頭,順著

淑華的耳根滑下去。他細細舔著她的耳垂,深深地吸允著她細白的脖子。兩個人的呼吸

都開始變得濁重了……

五樓快點踹共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大家一起來推爆!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路過看看。。。推一下。。。

助跑~~~~~~~~~~~~~~~~~~ 我推!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3_311:}{:3_311:}{:3_311:}

好文章

路過看看。。。推一下。。。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路過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論壇

分享快樂

五樓快點踹共

太棒了

感動!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