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地女友 (第二十四章)七天(3)

(第二十四章)七天(3)

  一覺醒來,已經是七天之約的第三天了,小路不知道今天又會做出什麼出格

的事來。

  今天公司並沒有太多的事,我決定在家�休息一天,看看小路到底又會出什

麼狀況,順便好好整理一下頭緒,好想出個解決辦法。

  撥通了小C的電話,我問著關於那個代理人的情況。

  小C說:「明哥,大概查到了一點頭緒了,我好不容易才入侵到那個小林和

小風的電腦,先是發現了一些嫂子的照片,然後看他們的聊天紀錄,應該是有一

個叫ANGEL的QQ主動聯系並傳送給他們的,同時也是這個ANGEL讓他

們去挑逗嫂子。我先把照片和聊天紀錄備份下來傳給你吧,接下來只要這個AN

GEL上線了,我就可以追查她的IP地址了。最快應該今天就可以查到了。」

  聽完小C的匯報,我說:「做得好,我就猜到肯定是有人在搞鬼,那你趕緊

查出來。」

  小C頓了一下,說:「明哥,還有一件事,我覺得有必要要跟你說。我發現

嫂子這兩天有和毅哥在聯系,雖然都是平常的聊天和詢問你的情況,但前後的聊

天紀錄總是對不到一起,我懷疑嫂子還有別的聯系方法。」

  我心�打了個突,說:「你的意思是指小路還有另一個電話或者可以通訊的

工具,而我不知道的?」

  小C肯定的回答我:「是的,我想想看有沒有辦法可以追查到吧。我先掛了

。」

  掛掉電話之後,我在想著要不要打個電話給小毅確定一下,但想了想還是算

了。

  本來上回的事情已經讓小毅覺得對我不起了,如果我再問他,怕是他又該覺

得我在懷疑他什麼了。

  我把電腦�的錄音軟件打開,聽著小路早上的情況,同時收著小C發給我的

照片。

  「小路,還不起來啊?今天早上是教導主任的課,你不去了?」

  小蕾急切的在問著小路。

  小路慵懶的回答:「不去了。我還沒睡夠,好困。」

  接下來是聽到小路均勻的呼吸,想必是睡著了。

  我便開始邊在電腦前看那批圖片,邊等小路醒過來。

  果不其然,那些照片都是小路之前被阿昌、小A、大潘、小田還有小龍和阿

邦他們淩辱時的照片,全都是小路在高潮時的騷媚神情,看得人心神不定。

  難怪那個林哥和小風會去挑逗小路,看來全是這個叫ANGEL的代理人搞

的鬼。

  一轉眼就到中午吃飯時間了,小蕾的聲音傳了過來:「小路,你還沒起來啊

?飯我已經幫你打回來了。今天早上點名了,發短訊給你你也不回,老胡讓你下

午去他辦公室一趟額。」

  小路迷糊的聲音突然清醒,說:「不是吧?我睡死過去了。好吧,下午我自

己去搞定吧。」

  很快就到了下午學校上課的時間了,小路收拾了一下就準備要出門了去教導

主任那了。

  這時候芳芳說:「小路你這騷貨,今天穿這麼性感幹嘛?不會是想去色誘老

胡吧?看他這一天到晚色色的樣子,你可得小心哦。」

  小路笑著去打芳芳,說:「你這浪蹄子,還好意思說我是騷貨。前兩天的學

弟不錯吧?」

  芳芳毫不示弱的回應著小路:「是啊是啊,學弟們都好厲害的。小風隊長也

不賴挖。哈哈。」

  難道芳芳也知道小路和小風的事情?她又是怎麼知道的。

  小路一聽芳芳的話,聲音頓時高了起來:「你這死女人,別在這胡說,不然

我掐死你。」

  芳芳笑得更浪了,說:「嘿嘿,好好好,我不說了不說了。你自己心�清楚

哈。」

  小路沒再搭理芳芳,便往教導處走去了。

  看著視頻�的小路,一條緊身長裙,把下半身的曲線勾勒得誘人至極,上身

一件深V領的長袖針織衫,搭配一件小外套,再裹上一件羽絨服,上半身的曲線

也表露無遺,一雙大奶擠出一條深不可測的乳溝。

  不一會小路便走進了教導主任辦公室,我聽著�面的談話聲。

  小路乖巧的打著招呼:「胡主任,您好。我是07級工業設計的X路,我聽

同學說您找我?」

  緊接著是一把中年男性的聲音:「哦哦,是X路是吧。先坐下等我一會兒。

  這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小C打來的,接聽後小C的聲音傳了這來:

「明哥,我剛嘗試入侵那辦公室�的電腦,結果發現攝像頭是正對著辦公桌的,

無法看到室內的全景,也沒有監控攝像頭。我現在有個辦法,比較冒險,但可以

嘗試一下。」

  我想了一下,要小C說來聽聽。

  小C接著說了下去:「我的想法是讓我的人裝成送快遞的,然後把針孔攝像

頭弄到快遞的外包裝上。一會那教導主任應該是會和嫂子談話,應該不會有這麼

快拆的。只要等嫂子出來之後我再讓人進去說是送錯了,然後回收回來就可以了

。」

  這個方法雖然比較冒險,但迫於無奈,只能選擇了。

  於是我認同了小C的做法,要他馬上行動。

  五分鐘後,我看著攝像頭已經在播放著室內的影像了。

  辦公室�一張大的辦公桌正對著攝像頭,桌前面坐著的正是那個胡主任,只

見他在電腦前擺弄著什麼。

  小路則坐在房間左側的沙發上,由於房間�開了暖氣,小路已經脫掉了羽絨

外套,等待著胡主任和她談話。

  這時候,我突然想起了,該不會這ANGEL也和胡主任有聯系吧?於是,

我馬上再撥通了小C的電話。

  電話一接通,我便馬上說:「小C,你馬上想辦法入侵那個胡主任的電腦,

查一下電腦�的文件和QQ的聊天紀錄,看一下有沒有ANGEL留下的任何訊

息,包括那些照片。」

  小C應了一聲後便馬上開始了操作,我在電話�等著他的回話,不一會,小

C說:「明哥,剛查完了,�面沒有任何的紀錄。」

  我掛掉電話之後,在想著,難道這正是巧合,真的只是找小路談話麼?還是

會有別的變故,或者是ANGEL動了手腳而我們並沒有查出來?這時候,胡主

任站了起來,走到沙發邊上,直接坐在了小路旁邊,語重心長的說著:「X路同

學,你這學期的學分形勢很嚴峻啊。」

  小路有點害怕的問著:「胡主任,能不能通融一下?真的很嚴重麼?」

  胡主任頓了一下,看著小路說:「X路同學,你這學期逃課情況好像有點嚴

重啊。這樣下去,我想幫你也幫不了啊。這上課是學生的本職,是關系著你們的

學分和畢業的大問題,你現在已經大三了,眼瞅著很快就到大四了。這節骨眼上

對你未來畢業設計各方面都會有很多不良的影響啊。」

  小路聽著胡主任說的嚴重性,臉上的神色不由得擔心了起來,小聲的問著胡

主任:「胡主任,我以後也不逃課了,這次能不能就通融一次?我本來成績就一

般般,如果學分修不夠的話就慘了。」

  胡主任直視著小路,低沈而緩慢的說著:「那,就得看你的誠意了。」

  說完,一只大手便搭在小路的肩膀上,並順著深V領滑進了小路的胸口,捉

捏起小路的大奶。

  小路的臉上泛起了紅暈,推開了胡主任,站了起來,急促的呼吸帶動著深V

領中透著的事業線起伏著,無力的說著:「胡主任,你不能這樣,這�是學校。

  言下之意,難道不是在學校�就可以這樣做了麼?此時的我已經無法看著小

路再這樣下去了,我撥通了小毅的電話,說:「小毅,現在你馬上帶上趕去小路

學校,去教導主任室�把你嫂子給帶出來,直接帶過來我家這。」

  小毅應了聲好就掛斷了電話,我再打通小C的電話,說:「小C,讓你裝快

遞的人趕緊過去敲門,就說是送錯了。然後盡量拖延時間,等小毅的人過來把你

嫂子帶回去。」

  小C也馬上吩咐手下人過去教導主任室,我這邊則是繼續看著房間內的進展

  這時候,胡主任也站了起來,走到門邊,把門反鎖了起來,繼續威逼著小路

:「X路同學,我這還調查發現你在學校�男女關系極為復雜,實在是有損學校

的聲譽,我想是不是也該跟學校匯報一下。」

  小路臉色一白,低下了直視著胡主任的頭,胡主任接著溫柔的跟小路說:「

小路啊,這是我的辦公室,我反鎖了就不會有人進來了,這�隔音很好的,我把

手機也關了,電話線也拔了,只要你關了手機就不會有人打擾了。」

  小路呆了一下,說:「這……這……你胡說……我哪有……」

  明顯胡主任的威嚇起了作用。

  這時候,門外傳來了敲門聲,看來是小C的人到了,胡主任一聽到敲門聲,

跟小路說:「我勸你還是別出聲的好,不然進來的人看到你穿成這樣,不知道的

還以為是你來勾引我咧。」

  小路楞在了原地,這時候,小路的羽絨服�傳來手機的響怕,卻不是我買給

她的手機響,難道小路真的有什麼事情在瞞著我?同時,我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小C的聲音從�面傳了出來:「明哥,�面的人不開門也不出聲,我這不可能破

門進去啊。」

  我想了想,說:「那讓你的人等著小毅過去,他應該很快就會到了。」

  看著小路接起電話,很快就又掛斷了,小路臉色變得煞白,嘴�喃喃的說著

:「為什麼?為什麼你就是不聽我的話?不就七天麼,你難道真的忍不住麼?」

  邊說邊拿出我買給她的IPHONE4關了機。

  小路自言自語的那三句話讓我聽得心驚膽跳,難道是有人告訴小路這幾天我

都在跟蹤她麼?到底會是誰告訴她的?然後難道小路和別人有什麼約定麼?這時

候我只能轉從視頻�去聽胡主任和小路的談話,胡主任說:「看來你是想通了麼

,這樣就對了麼。」

  說完便半倚在沙發上,眼睛上下打量著小路。

  小路仿佛做出了什麼決定似的,走到胡主任面前,蹲了下來,雙手在胡主任

的大腿內側摩挲著,隨後解開了胡主任的皮帶,幫胡主任脫下了褲子和內褲,一

根半垂著肉棒出現在眼前。

  小路嫩蔥般的小手輕輕的在套弄著胡主任的肉棒,檀口微張,含住了龜頭,

開始服務起胡主任的肉棒。

  胡主任頭靠在沙發背上,說著:「就知道你是個騷貨,剛還裝啥裝。這口活

技術不錯啊,比學校�那些女老師好得多麼。」

  小路口中發出「嗯嗯」

  的聲音,手口並用的在賣力的舔弄著胡主任的肉棒,時不時擡頭拋個媚眼給

胡主任,一反剛剛臉紅的羞澀神態。

  距離我打電話給小毅已經過去了十分鐘,而他的人還沒到,我只能再次打過

去給他,沒想到傳來的卻是已關機,難道小毅也遇到了什麼事了嗎?只見胡主任

一把拉起小路,胯下的肉棒早已昂首挺胸,說:「騷貨,給我來段脫衣舞吧。讓

我看看你們這些女大學生是不是都會扭。」

  說完便把房間的暖氣開得更足了。

  小路走到房間中央,緩緩扭動著腰身,手指輕輕一挑,小外套悄然滑落在地

上,緊接著,雙手交叉捉著針織衫的下擺,慢慢的拉高、放下,一點點的讓凝脂

般的肌膚露了出來,先是小巧可愛的肚臍,然後是那被衣服包裹著的酥胸,隨著

衣服拉過胸部,大奶更是在胸罩的包裹中跳動了幾下,甚為誘人。

  終於,上身的針織衫也掉到了地上,大奶隨著腰身的輕擺也在左右晃動,胸

罩似乎失去了對它的束縛力。

  小路扭著腰走到了胡主任面前,拉起胡主任的手,往背後拉去,只見胡主任

的手輕輕拉開小路長裙的拉鏈,小路背過身去,長裙滑落到地上,同時小路高翹

著屁股,變下腰身,手指隔著丁字褲掃過股溝、小穴,然後慢慢下蹲,胡主任的

手在胸罩背扣上輕輕的解,小路彎腰站起的同時,胸罩也掉在了地上,36D的

大奶終於掙脫最後一絲束縛,傲立在空氣中。

  小路再次翹起屁股,這次小手撥開丁字褲的細繩,濕漉漉的小穴口近距離的

展現在了胡主任的面前。

  胡主任雙手捉著兩半臀肉,小穴口張得更開,正要湊上前去一品蜜汁。

  小路卻扭動著屁股站直了身子躲了開去,轉過身正面面向胡主任,伸出舌頭

極其挑逗的舔著嘴唇。

  看著小路的騷浪模樣,看來她又動情了,這時候我只能夠再次撥打小毅的電

話,沒想到還是傳來已關機的聲音,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隱約覺得有種不安

的感覺,難道我再一次被身邊人出賣了嗎?胡主任一把拉過小路,讓她整個人跨

坐在了他的身上,雙手揉弄著小路的大奶,大口咬著小路的乳肉,說著:「媽的

,現在的大學生都不知道怎麼發育的,這胸部有夠大的。」

  小路雙手捧著大奶送到胡主任的口中,下身不斷扭動摩擦著身下的肉棒,口

中開始了若有若無的呻吟:「嗯……啊……好熱……」

  胡主任用口吸吮著小路的乳頭,雙手繞到小路身後,又開始揉弄著小路的翹

臀,不時手指劃過小路的小穴,笑著說:「騷貨,怎麼這麼多騷水啊?是不是想

要了?」

  小路夢囈般的呻吟著說:「小路……想要啊……大雞巴……插我……」

  胡主任用手指勾著小路的丁字褲,把那根細繩拉到一邊,同時雙手分開小路

的臀肉,托起小路的屁股,肉棒頂著小穴口,一松手,直直的頂進了小路的小穴

�。

  小路的叫聲大了起來,呻吟著:「啊……好粗……好大……嗯……頂進去了

……好舒服……我要啊……」

  呻吟間,小路雙手撐著胡主任的肩膀,主動擡起翹臀,一上一下有節奏的騎

動著下身的肉棒。

  胡主任雙手回到大奶上,不斷的搓弄揉捏,大奶隨之變幻成各種形狀,或圓

或扁,笑著說:「你這騷貨,被這麼多人上過,還這麼緊,我幹死你。」

  看來這個胡主任果然也是跟ANGEL有聯系,不然他不可能會知道小路在

外面的事情,對於ANGEL這個幕後人,我必須要把他給拉出來,我感覺這後

面還有更大的陰謀,還有更多的人。

  小路此時已雙目微閉,無力的伏在胡主任身上,口中不斷發出斷斷續續的呻

吟聲:「嗯……啊……人家哪有……被很多人……上過啊……好爽……用力啊…

…給我……」

,狠狠的插了進去,說著:「這就給你,讓你爽上天,以後天天來找老子幹你。

  在胡主任的狂抽猛插下,小路叫得更大聲了:「就是這樣……好舒服……到

最�面了……不要停……我要到了……啊啊啊……」

  小路被帶上了第一波高潮,胡主任看著胯下的美女大學生雙手在揉搓著自己

的大奶,下身在不斷的挺動配合著他的抽插,放慢了速度,笑著說:「小淫娃,

小騷貨,我幹得你爽不爽?」

  小路喘著氣說:「好爽……主任你好猛……幹死我了……大雞巴操到我……

心�去了……小路是……淫娃騷貨……主任幹我……」

  胡主任抽出肉棒,拉著小路走到辦公桌前,讓小路上身伏在辦公桌上,翹臀

高高向後撅起,用肉棒在小路的小穴口上摩擦著,看著小路扭動著屁股,問:「

小騷貨,以後還敢不敢逃課了?還敢不敢亂搞男女關系了?」

  小路仿佛知道胡主任心�面想的,嬌媚的聲音說著:「不敢了……小騷貨以

後都不敢了……好癢……主任懲罰小騷貨吧……」

  胡主任慢慢把肉棒插進小穴,卻並不動彈,說著:「很好,那小路以後要怎

麼做啊?」

  小路不安的蠕動著身體,想讓體內的情欲得以發泄,口上呻吟著:「啊……

主任的大雞巴……進去了……動一下嘛……小路以後……不逃課了……沒課的時

候……就來找主任……讓主任……好好幹我額……就讓主任一個人幹……來嘛…

…操我……小穴……好癢啊……」

  胡主任大笑了兩聲,說:「說得很好嘛,那就滿足你吧。」

  說完,胡主任緩緩開始了抽插,每一次都把肉棒抽剩龜頭在小穴�,再狠狠

的插進去,幹得小路雙腿發軟,整個人完全趴在了辦公桌上,口中發出含糊不清

的呻吟聲,更為清晰的是肉體撞擊的聲音。

  胡主任這一幹就是十多分鐘,只見他的抽插速度越來越快,雙手用力分開小

路的臀肉,手指在小路的屁眼上打轉,讓敏感的小路呻吟聲再度高亢清晰了起來

:「啊啊……別摸那�……受不了啊……主任好猛……大雞巴……操我……好舒

服啊……小路要壞了……被操爛了啊……不要啊……啊啊啊……要死了……」

  小路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胡主任已經把手指插進了小路的屁眼�,強烈的

刺激讓小路又一次到達了高潮,同時胡主任也已到了最後關頭,一邊扶著屁股用

力抽插,一邊低聲說著:「媽的,夾這麼緊,我幹死你。小騷貨,我這就幫你美

容一下。」

  說完胡主任抽出了小穴�的肉棒,把小路翻了過來,一股股濃精全射在小路

的臉上、胸上,射完後胡主任更是用手把小路身上的精液抹均勻了。

  小路把胡主任的手指一根根的舔幹凈後,更是跪在地上,仔細的舔弄清潔著

胡主任的肉棒,雙手把玩著胡主任的陰囊,吸著未射完的余精。

  不一會,小路便把衣服穿好了,坐在沙發上,胡主任在旁邊隔著衣服把玩著

小路的大奶,猥褻的說著:「小路啊,這個逃課的事兒就算了,以後你還是得認

真學習,不懂的隨時可以來找我,咱倆一起研究研究啊。」

  小路站起來,很是淒婉的對著胡主任笑了笑,說:「謝謝主任,我這就走了

。」

  在小路走出大門的一剎那,我聽見她低聲的說了一句:「也許,我是真的回

不去了。」

  為什麼小路會說這樣的話?為什麼她會展現出這麼無助的一面?和前兩天截

然不同的是,今天的小路仿佛有點恍惚,是因為那個陌生的電話麼?

    P.S:由於近來工作太忙,沒辦法像之前一樣保持高速更新,敬請各位諒

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