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老同學

呤……一聲門鈴響起,正在清理地板的阿敏慌忙放下手�的掃帚跑過去。

打開門一看,是自己的朋友也是大學時的同學建明。

阿敏高興地將他迎進來,只見平時不太修邊幅的建明今天一改往日。

        他穿著灰色的西裝,頭髮整齊光潔。

  

        今天是你的畫廊第一天開業,祝賀你!

        建明說著把手中的一從鮮花送到阿敏的手中。

阿敏接過花,謝謝你,你怎麼等到已關門以後才來?

  

        我和洪濤約好,一會兒他就來,這樣我們三個老同學就能安靜的聊天了!

  

        洪濤也能來嗎?

        那太好了!

        我給你先倒水去。

建明看著阿敏轉身離去的背影還是那麼苗條,有風韻。

心�想到當年建明,洪濤和阿敏都是藝術系的同學。

        他們倆個都是阿敏的忠實追求者。

        那會兒阿敏留著一頭烏黑的長髮。

        一張漂亮的鵝蛋 臉上雙眼黑白分明。

        眼神仿佛都會說話,修長苗條的身材……

        誰知後來他們倆都沒追到阿敏。

畢業後各到不同的行業發展,但到還是保持了聯繫。

  

        阿敏在前兩年嫁給了一個畫家後,就一直準備開一個自己的畫廊。

        今天終於開張了。

  

        這時阿敏手�拿著一杯飲料回來。

        建明看到她換了一套白色的連衣裙。

裙子很長,只露出一段纖細的小腿,更顯得她的身材迷人。

  

        想不到你結婚後還是這樣漂亮,真是動人!

        建明半開玩笑的說。

  

        阿敏一笑,怎麼洪濤還沒到呀,你先喝飲料吧!

  

        建明笑著接過飲料,剛想說話,門鈴“呤……響了,阿敏一下跳起來

        一定是他到了。

  

建明站起來,阿敏打開門,一個很瘦的男人站在那兒。

        手�拿著一支香檳,阿敏一呆,接著笑著大聲說

        你怎麼瘦成這樣了,才幾年沒見,趕緊進來吧。

        我和建明等你半天了!

  

        洪濤一邊走一邊說

        還不是見不到你,想成這樣了!

他進來後走到建明旁邊,自己坐下,把酒放在桌上。

        阿敏你快過來開香檳,我們邊喝邊聊!

  

        碰的一聲,香檳打開。

        阿敏給倆人倒酒,洪濤的眼睛就盯在阿敏的胸部。

         阿敏彎腰時,連衣裙上擺露出白色的蕾絲紋胸。

        雪白的胸脯擠出一條發亮的溝。

        洪濤咽了口水,趕緊說

        祝阿敏成為最有名的畫家,讓我們乾杯。

        並先舉起了酒杯,大家一飲而盡,開始聊當年學生時代的趣事。

  

洪濤看著阿敏泛著紅光的臉,心�飛快地轉著念頭。

  

        我想去一下洗手間,建明,我們一起去!

        洪濤拉著建明走到洗手間。

  

        你幹麼拉我一起來?

        建明問道。

  

        洪濤帶著怪笑看著建明,你想不想和阿敏做愛?

 

        你說什麼?

  

        和她做愛!

  

        建明楞住了,不知該怎麼回答他。

  

你放心吧,我們一起去,你如果不敢的話,你就先走!

        好啦,幹不幹隨你,想想吧!

        說罷,洪濤轉身就走,建明呆呆的跟在他後面。

  

        倆人分別坐在阿敏的左右,阿敏幫倆人倒酒,洪濤順勢將手搭在阿敏的肩上。

阿敏一楞,但想原來他們經常開此類玩笑,也就不太當真。

        只覺洪濤的手輕輕在自己的脖子上撫摸。

然後竟慢慢地向下摸來,洪濤的另一隻手托在她的腰間。

  

        阿敏覺得氣氛不太對,大家都不怎麼說話了。

她望向建明,卻發現建明低著頭,好象在想些什麼。

阿敏輕輕地向前靠,想將洪濤已經快摸到胸部的手擺脫開。

        但洪濤忽然加勁,把阿敏摟住靠在肩膀上。

        阿敏一下向後仰,本來翹著的腿忙打開。

  

        這時建明突然抓住阿敏的雙腿,用力分開。

        阿敏知道不對了,也知道他們要幹什麼。

        你們要幹什麼,快放手!

        剛說完這句話,洪濤就將她的嘴按住,同時另一隻手從連衣裙的上方伸進來。

直接開始隔著紋胸撫弄高聳的胸部,阿敏雙手拼命推洪濤。

        卻忘了建明,建明已將連衣裙的整個下擺撩起來。

        阿敏一雙穿著肉色玻璃褲襪修長的腿完全暴露在建明的眼前。

        隔著褲襪大腿跟部的蕾絲半透明內褲下隱隱可以看到有黑色的圖案。

  

        建明看著阿敏暴露的雙腿和誘人的三角地帶,也不再考慮別的了。

倆手捏住阿敏腰部的褲襪和內褲的重合處,使勁向下拉。

        阿敏忙夾緊雙腿用力向後靠,不讓建明得逞。

        洪濤這時則騰出一隻手來將阿敏背後連衣裙的拉鏈一下全部拉下來。

        並把阿敏上半身的阻擋完全解開。

        阿敏現在除了紋胸上半身已完全赤裸。

        拉到腰間的衣裙將阿敏自己的雙手全纏住。

        阿敏拼命的扭動身體,做無謂的抵抗。

  

很快,洪濤就把紋胸除下,阿敏的胸部完全暴露出來。

        褐色的乳頭,豐滿的乳房

        這不就是當年自己始終沒追到的女孩的胸部嗎?

  

        洪濤異常興奮,低下頭狂吻著阿敏的頸部。

手�不停的玩弄著漂亮的乳房,也不時的刺激著乳頭。

        建明一隻手托著阿敏的臀部,另一隻手順利的把褲襪和三角內褲拉到大腿上。

        阿敏使勁並緊兩腿,不想讓建明看到下體。

        洪濤按住阿敏的胸部一拉,阿敏便躺在了沙發上。

        建明順勢將褲襪和三角褲直接拉至小腿。

        然後連高跟鞋一起脫下。

        現在沒有任何衣物能遮掩阿敏的下體了。

  

        建明抓住阿敏的雙腿用力分開。

        自己的身體插進來,不讓阿敏再能夾緊腿。

        大腿內側跟部一從黑色的體毛下,那條肉的裂縫已完全暴露了出來。

        建明趴下,把臉埋在阿敏的大腿根,伸出舌頭從裂縫的上端舔起。

  

        啊!

        不要……阿敏扭動著,洪濤按住阿敏,迅速將自己的衣服全部脫光。

        把已經充血漲得很大的陰莖伸到阿敏的面前。

阿敏慌忙閉上眼,但那醜陋的形態還在她腦中印記。

  

        怎麼辦,就要被強姦了,怎麼……

  

        建明已舔到了最敏感的部位……

  

        哦……阿敏情不自禁發出了呻吟。

        建明更賣力舔著阿敏下體的每一處。

還用手指在裂縫旁按揉,深色的裂縫慢慢地張開了。

        上面沾滿了建明的唾液。

  

        我怎麼會有感覺了,這……

  

        在洪濤和建明的玩弄下,同阿敏意志相反的

        乳頭充血變硬,下體也開始分泌液體。

        洪濤看出阿敏的身體已有了反應。

        捏住了她的下巴,把陰莖放在她的嘴邊

  

        快,含住它,不許咬!

  

        阿敏還沒反應,洪濤便一下插入了她張開的嘴中。

        開始不停的抽插,粗大的陰莖碰到了她的嗓子,阿敏咳嗽起來。

  

        沒給老公服務過,要用舌頭含住。

        洪濤看著眼前的美女竟然含著自己的陰莖,一種虐待感油然而生。

  

        建明也脫光自己的衣物,他將阿敏的腿分到最大。

        裂縫已經完全張開,露出�面複雜的構造。

建明忍不住了,把自己火熱的陰莖頂在已張開的裂縫上。

        阿敏感到建明馬上就要插入了,不甘心的掙扎著。

        嘴�含著洪濤的陰莖,從陰莖頭上分泌的液體刺激的味道幾乎讓她昏厥。

        上半身又被洪濤牢牢地按住。

建明只感對方的陰毛和大腿根的嫩肉在自己的陰莖上蹭。

  

        已經不能再等了,要享受更強的肉感。

        建明手握住陰莖,看准肉洞,猛的一下插了進去。

        那種濕潤火熱的肉感從陰莖傳來直達大腦。

        建明一使勁,將陰莖盡根插入。

  

        終於得到你了,你的下面真緊,不像結婚兩年呀!

        建明不停地從各種角度插入,眼淚一連串的從阿敏緊閉的雙眼流下。

  

        不光是強姦,還有從未接觸過的口交……

        阿敏感到由下而來的不斷衝擊。

        子宮壁一陣陣的刺激襲來。

阿敏的全身都覺得發熱,她心�輕歎,放鬆了自己的身體。

        建明把阿敏的雙腿舉高,這樣插得更深入。

        自己看著肉棒在阿敏的身體中插來插去。

        更刺激肉棒的硬度。

        建明猛的一伸,一股滾燙的精液射入阿敏的體內。

建明還使勁地擺動身體,像要把每一分快樂壓搾出來。

  

        建明退了出來,阿敏感到下體一陣空虛。

        她僵硬得一動也不動,雙腿還分得大開。

        大腿根的肉洞向外湧出建明的精液。

        洪濤從阿敏嘴�抽出陰莖,把阿敏翻轉過來。

將阿敏的雙腿抱住分大開,那誘人的溪谷完全裸露。

        剛被侵犯過的肉縫又張開形成肉洞。

洪濤從背後插入的深入感,一下就把阿敏帶入了高潮。

  

        每一次深深地插入,她都發出惱人的呻吟。

        同時晃動頭髮,臀部也應和似的向後頂撞。

洪濤用手捏著阿敏的屁股,感受著那出出進進的快感。

        阿敏的子宮一陣抽搐,高潮到了。

  

        建明看著倆人,剛剛洩過精的肉棒再次硬了起來,他用手搓弄著。

洪濤向建明打了個手勢,抽出肉棒,將阿敏再次翻正。

阿敏的上半身放在沙發下,再抬高並分開她的雙腿。

        在阿敏不明情況時,肉棒直頂住她的肛門。

用力一插,由於已有大量的潤滑液,一下插入了一小部分。

        阿敏痛得直叫,建明忙走過來,手�攥著肉棒。

        由上向下插入阿敏大開的陰道。

        這邊洪濤再不斷的用力下,終於也將肉棒插入。

  

        好痛啊!

        噢……放過我!

        哦……

  

        兩根肉棒在體內一進一出,阿敏想都沒想過。

        疼痛,羞辱,都化做刺激在她的腦海中炸開。

        終於在倆人的攻擊下,阿敏在高潮中昏倒了。

  

        醒來以後,發現洪濤和建明已不在了。

        自己還躺在沙發上,一絲不掛,雙腿大開著。

        下體腫漲疼痛。

  

        阿敏慢慢起來,走入浴室。

大家一起來推爆!

太棒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