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大醜風流記 5

(五) 救人

作者:aqqwso

    自此,大醜與倩輝成爲情人,每當老公不在家,或者倩輝春情泛濫,騷癢難耐時,都會招大醜相伴。

    大醜在床上的非凡的英雄氣概,讓倩輝欲死欲仙,戀戀不舍。她自己都想不到,男女之樂,可以達到那樣的高度,這是她從前體會不到的。是大醜,把她的性愛生活推向另一個高峰,是大醜,讓她越發覺得,做女人原來可以如此快樂。

    她簡直愛死大醜了,她由初次的無奈,被動,轉爲投懷送抱,連拉帶拽,百般籠絡。相比之下,老公,舊情人,算不上男人,只有大醜,才是男子漢。倩輝的小洞,幾天不被他光臨,便會生病似的難過。

    她覺得自己完全被征服了,在他面前,自己再沒什麽可驕傲的了,她恰似玩具,他想怎麽玩都成。

爲了聯系方便,她送大醜一部波導手機。

    大醜看都不看,根本不接。他歪頭哼道:“我才不要你的東西,你以爲我是吃軟飯的嗎?”

    倩輝想不到他還挺倔強,挺有個性,跟自己想象的接手機時,眉開眼笑,手舞足蹈完全兩樣。

    她笑語嫣然,硬塞到他手里,解釋道:“先借你用著,等你買了新的,我還要收回呢。”

    大醜這才不情願地收下。

    倩輝當然也注意到大醜臉上的長疤,她準確的認識到是這條疤破壞了他本來端正的臉。這疤太可惡了。她建議大醜上醫院去疤。

    大醜連連搖頭,他說:“這不行,這疤是我的標志,沒了它,我還是牛大醜嗎?我和別人有什麽不同?”

    倩輝強調:“我出錢。”

    大醜笑道:“那錢你還是自己留著,多買點透明衣服,讓我看吧。你好看就行了。”又問倩輝:“你嫌我醜嗎?”

    倩輝摟住他的脖子,格格地笑道:“你以爲我是在校的小女生嗎?我這個年齡,看重的是男人的實力。”說著,在他的胯間狠捏了一把。

    痛得大醜哼了一聲,罵道:“騷逼,別捏壞了。捏壞了,你哭都來不及。”

    大醜當然也問過倩輝,和廠長到底是怎麽回事,你老公知不知道,你給他戴帽子。

    倩輝也不隱瞞,原原本本的講述一遍。原來倩輝是小縣城人,以高分考入省城大學。在大學,她的美貌,高雅,吸引了所有的男��匪�娜耍�患破涫�?

    她最重視的有兩個,一個是葉秋凡,一個是陳國風。葉秋凡是學生會主席,英俊多才,風度不凡,是女生們的偶像。他對倩輝一往情深,不顧一切。恨不得把心掏出來。陳國風也同樣癡情,雖然他本人的相貌平平,才不出衆,但他爲倩輝,可以豁出命去。

    有一次,一個男生提起倩輝時,說一句:“我做夢都想操她。”被國風聽見,上前就是一耳光,接著,瘋了一樣痛打對方。要不是大家攔著,不出人命才怪呢。

    此舉驚人,想不到一向老實穩重的國風會動手打人。

    倩輝也注意到了,但更注意的是國風的家庭背景。在校學生中,高干子女爲數不少,若論門第之高,家庭之富,誰能跟國風比呢?

    他爹可不一般,在那時的省城,已是排名前八的領導,是一位腳一跺,全城發顫的人物。這樣的人家,倩輝怎能不觸目驚心?

    獨處時,她經常考慮自己的人生走向問題。秋凡是工人的兒子,家境不好,自己家也是一般般,兩人結婚后,得白手起家,要奮斗多少年,才能出人頭地,過上人上人的生活?她不敢想象。若嫁國風,可是一步登天。

    此后,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是真正的貴婦人,快趕上宋美齡了。只是愛情不要了嗎?在大學四年生活中,倩輝爲此不知浪費了多少腦細胞呢,也就是倩輝吧,比較重情,換個女的,早去攀高枝了。

    大學畢業那年,倩輝按規定,要回老家工作,老家能有什麽好工作?哪有省城舒服,她不想回去。

    在她的暗示下,國風出面,不費吹灰之力,在省城留下了。

    這事,使倩輝再次看到了權力的力量。到拿主意的時候了。倩輝忍痛割愛,要下嫁國風。

    秋凡聽說,差點沒自殺了,經過倩輝的再三解釋,他終于明白她的良苦用心。是的,愛情重要,好日子更重要呀,他一點都不怨倩輝。

    國風興奮得不得了,多年美夢,一朝成真。下嫁之前,倩輝與他有言在先,今后不得干涉她與秋凡的友好來往,不得影響她的交友自由。

    這條件也太過分了,國風何嘗不知她兩人的親密關系。好多人都知道,她倆在大學時,不是上旅店開房,就是到郊外野合,她的小洞,可能早被秋凡的雞巴給插破皮了。

    盡管如此,國風也忍了,誰叫自己喜歡她呢?婚后還要來往,那我不成王八了嗎?猶豫幾天,國風還是舍不得她。他含淚點頭。看得倩輝很心酸,覺得自己太強人所難了。

    結婚后倩輝進入高干家庭,如她所想,這里簡直是天堂啊,吃的用的穿的,都不是平常百姓所能比的。當官是好,有特權,能辦他人辦不到之事。老頭子一句話,老公進政府了,先是小科員,幾年下來已是個小官了。

    他的官再大,只要回家,他馬上變大臣。家里的老婆分明是武則天,把他擺弄得溜溜轉,自己在外邊的男兒氣概全沒了。

    這樣的好背景,當然要好好利用一下,不但要爲娘家謀福利,也要爲自己的舊情人出力。秋凡志向遠大,他在競爭一廠之長時,是她暗中出了力,否則,秋凡怕是好夢泡湯了。自己只是跟老公公通個電話,就這麽簡單。

    廠子資金不足時,她又叫老公想法,去銀行貸款,給秋凡雪中送炭。爲了常見到秋凡,自己舍棄好地方,到他那兒當起科長來。爲了對得起老公,她盡量守身如玉,然而那不太可能的。干柴烈火,豈有不燃之理?爲此,她經常內疚。

    大醜聽到這里,也暗暗覺得,這女的是不一般,倒挺有人情味的,並不是潘金蓮那樣的人物。

    不久,大醜開了第一個月的工資。生平頭一回開資,自然喜出望外。他想到市里逛逛,順便給倩輝買點東西,讓她也高興高興。意外的是,等了半天車,去秋林那片的線車愣是沒到。

    無奈之下,他破一次戒,坐轎車去吧,反正自己還沒坐過呢。轎車很多,大醜問好價錢,這才鑽進一輛轎車。大醜輕輕顫悠著身子,試試坐墊,果然比客車上舒服多了,他閉上眼睛,靠上靠背,享受著高檔交通工具的優越性。

    大約過了十分鍾,車突然一停,差點沒把大醜給扔前面去。他睜開眼,還沒等出聲,司機傻了似的念叨著:“完了,我撞人了,不怪我,是他過橫道不小心的。”

    大醜這才知道是怎麽回事,向前探頭,果見車前躺著一個人。他趕緊下車,走上前去,一個老頭躺在路上,臉上淌著血。一試鼻子,還有氣呢。大醜回頭,想叫這司機快點把人送醫院,結果發現車沒了。

    向前遙望,那車正拼命地飛馳,大醜記住了他的車號,嘴里大罵:“你個狗卵子,真他媽不是人。撞完人就跑,早晚要遭報應的。”

    罵歸罵,救人要緊,奇怪的是,看熱鬧的比狗還多,卻沒人想伸出援手。

    大醜抱起老頭,喝道:“他媽的,都給我滾開。”

    衆人果然聽話,給他讓出一條路。這時,好心人出現了,是個十二三歲的小孩。他幫他攔車,那麽多車跑過去,總算站住一輛。小孩子幫忙開車門,大醜馬上抱人上車。

    司機是個中年漢子,二話不說,以最快速度開向最近的醫院。到醫院,大醜背起老頭,往里就跑。醫院接過老頭,叫大醜去交抵押金,大醜今天身上帶了三千元,只好交這麽多了。

    坐在走廊里,聞著濃郁的藥味,大醜直反胃。他忍著,他等著。大概能有一個小時吧,老頭被搶救過來。

    醫生讓通知病人家屬,大醜說:“我也不認識他,怎麽通知呀。”

    醫生說:“老人已經醒了。”

    大醜經醫生同意,進去見老人,老人躺在床上,打著吊瓶,見大醜進來,知道是他救了他,他用微弱的聲音說:“謝謝你小夥子。我會報答你的。”

    大醜說:“報答倒不用了。你好好養傷吧。對了,怎麽通知你的家屬。”

    老人說:“用我的手機,給李家駒打電話。手機在床頭桌上。”

    原來是醫生給他放那的。

    大醜依言,撥通那位李家駒的電話。老人說:“你就說李鐵城出車禍了,讓他趕到第八醫院來。”

    大醜照學,那人大叫:“什麽?是真的嗎?我馬上到。”

    爲了不影響他休息,大醜又到走廊坐著,老人家屬來了,自己才能走的。

    大約十五分鍾過后,五六個人匆匆趕來,穿戴都很講究,盛氣淩人。領頭那個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子。

    他們從大醜眼前,進入病房,大醜心說:“我也該走了,那錢只好以后再說了。”

    他站起來,門一響,四十歲的男子又出來了,他對大醜說道:“我叫李家駒,是你救了我父親?”

    大醜說:“我是路過,見到了,不能不管,就送到醫院來。”

    李家駒雙手握住大醜的手說道:“太感謝你了,小兄弟,聽醫生說,若是再晚點,我父親他就危險了。我們一家人都忘不了你。”

    大醜不安的說:“你太言重了,我應該這麽做。”

    李家駒像想起什麽事,從兜里掏出幾打錢來,“小兄弟,這錢你先拿著。”

    大醜微微一笑,只收下三千元,其他一概不要。

    他向李家駒點點頭,轉身走了。

    李家駒追上來問,“小兄弟,你叫什麽名?”

    “牛大醜。”

    “我還有很多話要和你說呢。”

    大醜回頭笑道:“過兩天我還來。來看看老爺子,我才放心。”

    李家駒再次握住大醜的手,搖了幾搖,才放他走。

    大醜不會給女人買東西,在一家皮包店買一個女士手提包,由于剛才救人,他飯都沒吃,就買了兩個面包嚼巴幾口。

    晚上,接倩輝電話,想是他老公又不在家,她要與大醜共渡春宵了。這女人真是很動人,讓人怎麽操都不厭,恨不得把肉棒整天泡在她的小洞里才開心呢。

    一進門,只見倩輝穿著睡衣,一臉的媚笑,眼角眉梢都含著春意。

    大醜把禮物遞給她,她連連親了幾口,又抱在懷里,誇道:“行呀,牛弟弟會疼人了。姐姐不會讓你吃虧的。”

    說著,拉他進臥室,床上放一件襯衫,還沒有打封。她親自打開,給大醜穿上,見穿上還合適,她自誇道:“看來,我的眼光還不差嘛。這款式你穿還真行。”

    大醜脫下它,小心地放在桌上,一把摟住她,傻傻地問:“姐姐,接下來,咱們該干什麽了?”

    倩輝嬌笑道:“還能干什麽?吃東西呗。”

    大醜解開她的睡衣帶子,倩輝兩臂一揚,睡衣落地,露出一身香噴噴的白肉來。也不是全光,而是著了性感的內衣。胸罩只兜住奶頭,褲衩只兜住陰溝,幾根陰毛伸出來了。

    她轉一個身,整個屁股很完美的呈現出來;那布條進腚溝了,不擡屁股,看不出來;兩瓣屁股合在一處,跟滿月一樣圓,一樣晶瑩。

    大醜過去,用手去摸,用嘴去親,親得倩輝哧哧直笑。她讓大醜抱她上床;大醜得令,到床邊時,把她抛了出去,把床砸得嘭的一聲。

    大醜脫光衣服,挺著一根大槍,向倩輝撲來,倩輝一躲,大醜差點把床墊捅個洞,疼得他媽呀一聲。

    大醜抓住倩輝,倩輝一臉的歉意,大醜哭喪個臉:“寶貝兒,還不安慰安慰它。”

    倩輝用手溫柔地摸著,大醜說:“這樣遠遠不夠。”

    倩輝明知故問:“那要怎麽樣才行呢?”

    大醜道:“你也吃一把火腿腸吧。”說著,平躺在床上。

    倩輝猶豫著,大醜說:“那我先睡了,不管你了。”

    倩輝在他腿上擰了一把,罵道:“你這個魔頭,服了你了。”

    倒騎在大醜身上,翹起屁股伏下身,雙手握著肉棒,張開紅豔的香唇,把龜頭含在嘴里,先是用嘴套,套得滋滋響,而后,展開舌功,從上舔到下,動作那麽娴熟,態度那麽纏綿,表情又那麽認真,一點都不淫蕩。

    這一串的舉動,把大醜舒服得啊啊直叫,時而聲大時而聲小。他的肉棒硬到極點,又癢得要命,他抱過她的大白屁股,扯掉布條,用大舌頭愛撫她的小穴,陰蒂,屁眼,爽得倩輝屁股動個不停,想擺脫他的騷擾,哪里能夠呢?

    在她小穴水流成災,忍無可忍時,她吐出肉棒,轉過身,擡屁股將其套上。

    因爲肉棒過大,不能一杆進洞,只能一節一節,循序漸進。大功告成時,倩輝長出了一口氣,她主動解開胸罩,使一對大乳房獲得自由。

    大醜兩手一抓,抓個正著。倩輝眯著美目,嘴里哼著,屁股起落,一對奶子很快漲了起來,大奶頭硬硬地挺著,仿佛在示威。大醜樂得用拇指撥弄,象在玩玩具,而肉棒密切配合著她的動作。

    女人體力畢竟不行,才幾十下,就慢了下來,實在不過瘾。

    大醜坐起來,抱她一翻身,變成男上女下,壓住她,雙手撐床,揮動大槍,開足馬力,猛插起來。

    沒幾下,倩輝浪叫起來:“好呀……干得好……爽到心……里了……快……

    快吧……”

    大醜停一下,伸嘴吻唇,把香舌吸了又吸,吮了又吮,才又猛干,把小穴插得響聲不斷。于是,倩輝又開始唱歌。

    玩了一會,大醜下地,將她玉腿放在肩膀,肉棒在穴外磨了半天,才在倩輝的請求下,操了進去。

    這姿勢很有力量,大醜快如風雨,操得倩輝叫得好聽:“牛弟弟……好棒啊……呀……操……死……姐姐……姐姐……要爲你……死了……快快……”

    大醜一口氣干兩百下,倩輝實在忍不住肉體的爽快,不久高潮了。

    大醜繼續做工,干插不射。倩輝受不住他的威猛,請求休戰,大醜哪肯呢?

    提出苛刻條件,倩輝無奈,只好答應了。

    再看畫面,有了變化,大醜坐在床沿,倩輝跪在地毯上,用嘴舌進行服務,看著高貴的美人如此對他,大醜暗暗得意,心說:當男人真好。

    當大醜忍不住時,就射在她的嘴里,按事先說好的,倩輝把精液全部吃到肚里,還把雞巴善后,舔得干干淨淨。

    完事后,倩輝掄起粉拳直捶大醜,罵道:“你這個魔鬼,我長這麽大,還沒這麽對過男人,我怎麽變得這麽下賤呢。”

    大醜抱住她嬌軀,笑道:“寶貝兒,你一直是高貴的。你肯這麽做,還不是愛我愛得厲害嗎。我心里明白,以后一定加倍疼你。”

    “你知道就好。”

    “寶貝兒,我們睡吧。”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