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打誤撞搞了兒子女友

我還是比較喜歡出差大陸,至少晚上不會無聊;

日本就不是那樣,除了喝酒還是喝酒,難怪強肝飲料如此暢銷。

出差五天,GG也停機五天,總算生意敲定回到臺北,

才下午三點,先回家泡個澡休息,明早還有一場高爾夫球敘。

家裡只有我和兒子小傑二人,老婆在加拿大坐移民監,三個月後才回來。

小傑今年剛滿二十,大學三年級,長的真的夠帥,有乃父之風。

還是自己的家舒服,洗完澡,圍個浴巾,沖杯咖啡,躺在沙發上,

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正想打開音響聽聽音樂,樓上兒子的房間似乎傳來電視的聲音?

奇怪?今天又不是假日,小傑怎會在家?

我上樓,房門虛掩著,我輕輕推開,哇‥‥‥

好一幅海棠春睡圖!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又白又圓又翹的屁股,搭配著細細的小蠻腰,

還有一雙修長的雙腿弓著,腿間夾著枕頭,背對著我。

這可惡的兒子,明明約法三章,不准帶外面的女人回來過夜,我也一樣;

偏偏趁我不在就目無法紀,非扣他零用錢不可。

不過這女孩背影真美,應該有一米六五,長髮披肩,不知道長相如何?

是不是應該叫醒她一下?

跨過地上散佈著用過的衛生紙,我來到床邊,側身坐在床沿。

她睡的真熟,雙口微張,輕微的呼吸聲,性感又迷人。

瞧那臉蛋,應該有二十來歲了吧!感覺比我兒子還成熟些。

玫瑰般細緻粉紅的肌膚,不由得我伸出了右手。

天啊!印象中早已不記得有多久沒接觸到這麼年輕的女孩!

我先將手停留在她肩上一會兒,她絲毫沒有半點反應;

接著沿著臂膀慢慢往下移動,來到她的腰間胯骨,

然後順著上半部屁股的圓弧輕柔地撫摸著;

結實又富有彈性,真的不是中年女人所能比擬。

左手當然也不會閒著,撩開我的浴巾下襬,握住五天不食肉味的GG,

上下不停的搓揉,越搓越大、越搓越硬。

右手繼續往下游走,來到大腿,來到膝蓋,

再繞過膝蓋外側轉內側,回到大腿根部。

『嗯‥‥』還在半夢半醒之間,應該是觸碰到敏感部位。

我的手回到她的臀部,運用指尖慢慢的下輕功,然後再往上來到背部,

她的身體開始隨著我的指尖所到之處而輕輕扭動。

『嗯‥‥小傑‥你回來了。』

『嗯‥』我用輕的不能再輕的聲音回答。

雖然是白天,但是拉上窗簾,室內依舊昏暗,

我心想,就讓我暫時扮演一次兒子吧!

千萬不能讓她看到我,於是我從背後,側身,姿勢完全和她一樣,

胸貼著背,GG頂著屁屁,伸手拿開夾在她大腿間的枕頭。

沿著股溝,我的中指滑過她的屁眼,她輕微的顫抖一下。

『哼‥‥』

圓俏的臀部稍微往後一抬,中指順勢進入溫暖潮濕黏稠的小穴。

『歐‥‥色狼‥早上才幹過‥‥』

她現在應該眼睛都還沒張開,我知道時間非常有限,也非常寶貴,

因此立刻拔出濕潤的中指,在她柔軟的陰唇四周塗佈一圈後,

提著我饑渴的長槍,先進入洞穴再說。

『啊‥‥又來了‥‥』

龜頭的感覺又緊又燙,大概是她剛剛夾著枕頭睡的緣故吧!

忍不住再往內滑進一些,整支GG被緊密包住的感覺有如置身天堂。

『啊‥啊‥哎呦喂呀‥‥好爽‥好‥啊‥』她的屁屁也往後頂。

我右手扶著她的胯骨,左手抵著她的背部,擺好從後插入的最佳角度,

開始時深時淺的打樁。

『啊‥‥傑‥哥‥‥好大‥怎麼‥‥啊‥好漲‥‥』

『爽‥‥啊‥傑哥‥好爽‥‥』

『你‥啊‥‥今天‥怎麼了‥‥好粗‥啊‥好大‥』

她的水越來越多,進出的感覺越來越順,我的動作也越來越大。

小腹一下接著一下撞擊她的翹臀,撲撲聲不絕於耳。

『啊‥死了‥‥我要死了‥‥啊‥爽死了‥‥』

我不停的幹,大力的幹,因為我急於射出,射完就走。

但是她似乎已經達到高潮,龜頭傳來一陣陣強力的緊縮,

她由側身轉為整個人扒在床上,喘息著,變成我在上,她在下,

GG卻還英勇的挺在小穴裡。

好死不死,這時床邊她的手機響了。

而我就在她背後,所以內容聽的一清二楚。

『阿嬌,趕快出門,我忘了老爸今天回來,被他知道我就慘了,快!』

原來她叫阿嬌,是小傑的學長,曾經聽小傑提過的系花,兼職模特兒。

我感覺她的身體突然僵硬,過了好幾秒才放鬆下來,

接著頭埋在枕頭裡,無力的、一動也不動的,扒著,

沒有理會還壓在身後,GG還插在小穴裡的我。

說真的,我還滿佩服她的鎮定,

而我的GG也因為這突發的事件而軟化,滑出她的小穴。

『妳還好吧?』我想應該由我先開口化解僵局。

『天哪‥‥我要怎麼跟小傑說呢?』

她翻身,坐在床上,拉了被單披在身上,我這才看到她姣好的面貌,

和那不大不小卻尖挺傲人的酥胸。

『為什麼要說呢?沒有人會知道的。』

我撿起地上的浴巾蓋在GG上,接下來又是一陣沉默。

『小傑很怕你嗎?你對小傑很兇嗎?』過了一會兒換阿嬌先開口。

『不會的。』我斬釘截鐵的回答。

『那小傑為什麼怕我讓你看到?』

『因為我們有約法三章,不准帶女人回家過夜,避免打亂我們的生活。』

『你會怎麼處罰他呢?』

『扣下個月的零用錢吧!』

『那怎麼行‥沒錢我們如何約會?我能替小傑求情嗎?好不好嘛!』

阿嬌似乎忘了我們倆個是裸裎相見,靠過來貼著我的臂膀,

披著的被單也滑落床上,雖然室內不亮,但是我清清楚楚的看見,

她臉上的焦急,還有尖筍般胸部,和粉紅的小紅莓,我的GG又逐漸挺起。

『那我們就約好不要讓他知道這件事好嗎?』我說。

『一言為定。』

她孩子般的伸出右小指,我們打了勾勾,氣氛融洽了許多。

『能不能再拜託你一件事?』阿嬌又靠過來淘氣的看著我。

『妳說吧!』誰能拒絕這麼迷人的表情呢?

『零用錢多給小傑一點?』

『好啊!可是‥‥妳也要幫我一個忙。』我突然心生一計。

『好!』她答應的很爽快。

『我還沒有結束,怎麼辦?』我掀開浴巾,GG又挺立如常。

『饒了我吧!你們父子倆個!』阿嬌轉身作勢要逃。

『答應了,怎能反悔!』我哪肯輕易放過。

我抱起她纖細的嬌軀,她雙手摟著我的脖子,雙雙躺入床上。

這回我們是面對著面,黏乎乎的GG頂著濕答答的小穴,一下子就滑進去。

『歐‥‥』我們倆個同時發出滿足的讚嘆聲。

『你的好粗、好大呀!』阿嬌張開雙腿,夾著我的腰部。

我對她笑一笑,開始我的打樁運動,上上下下,一下接著一下。

『啊‥‥啊‥爽‥好爽‥爽死了‥』

隨著我下壓,阿嬌也抬起臀部迎合,拍拍作響,次次到底。

連續插了幾十下之後,阿嬌突然停下來,雙眼看著我。

『怎麼了?不舒服?』我問她。

『你是不是也應該發零用錢給我?』

『好啊!妳要領月薪還是周薪?』

『我要日薪,行嗎?』實在令人發笑又憐愛的淘氣女孩。

『行!那妳就天天來打工吧!哈哈‥』

『打工?我看是打炮吧!大色狼!』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