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原創)裙內香氣的祕密

裙內香氣的祕密

下午四點多鐘,陳老板坐在他的辦公桌,百無聊賴地透過閉路電視螢幕看外面

店�的情況。今天「裙內香」生意不算十分理想,店�冷冷清清的,只有芝儀在櫃

台後面,和他一樣百無聊賴。

  門開了,進來一個嬌小的身影。陳老板精神一振。每次有女性客人進來,都會

令他興奮,尤其是年輕的女孩。可是這個似乎太年輕了,還穿著白衣藍裙的校服,

大概二十歲。陳老板的左手在自己的褲襠摸了摸,沈思半響,最後站起來,推開辦

公室的門。

  女孩在一個性感內衣的貨架前面,對著五彩繽紛的各式內衣褲,一條一條拿起

來看,專注得連陳老板來到背後她都沒有察覺。

  「買內衣啊?」陳老板輕聲問。女孩回過頭來,果然很年輕,長睫毛、尖下巴

、紅紅的臉頰。天氣熱,她鬢角微微滲著汗,薄薄的白色襯衫下面,同樣是白色的

乳罩若隠若現。她有點害羞地笑笑,露出一顆虎牙。

  陳老板強忍住要親她一下的衝動:「有合心意的嗎?」

  「你們的東西好貴喔。」女孩掠掠頭髮,一陣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

  陳老板心神一蕩,忙道:「價錢可以商量,可以商量。你看上哪一款?」女孩

拿起一件粉紅色的丁字內褲,前面有透明蕾絲的,確實不是像她這樣的小女孩買得

起的。

  「你還個價吧。」陳老板爽快的説。

  「可是即使你給我半價,我還是付不起吔。」女孩嘟起嘴兩片紅唇,嬌艷欲滴

  陳老板感覺到褲襠�面又抽動了一下。

  「我們到�面談罷。」陳老板開門讓小女生進入他的辦公室。關門的時候,他

瞥見櫃台後面的芝儀朝他擠擠眼。

  「我真的沒什麽錢吔。」女孩顯然有點緊張。

  陳老板在沙發上坐下,來擡頭對站在他面前的女孩説:「沒錢不要緊,你可以

用別的東西來交換。」

  「別的?別的什麽?」

  「比方說,」陳老板舔舔唇:「比方說,你的內褲…。」

  「什麽?」女孩一呆,但馬上明白過來,當下就紅了臉:「哎呀,你這人怎麽

這樣…,可是,我沒帶著其他的內褲吔。」

  「你身上不是穿著一件?」

  「哎呀,」女孩的臉更紅了:「你要我現在穿的…?」

  「就是你現在穿的。什麽顏色?」女孩本能地握著校服裙的裙腳,壓低了聲音

:「粉紅色的啦…,不過很舊了吔。」

  「讓我看看,好不好?」陳老板用他最溫柔的聲調問。

  女孩猶豫了一下,握著裙腳的手慢慢往上提。

  陳老板眼睛眨也不眨,盯著藍裙子下面。

  隨著裙子掀起,女孩白皙圓潤近乎無瑕的大腿完全裸露在李老板面前,陳老板

吞了一口口水,恨不得整張臉貼在女孩的三角褲上。

  正如女孩所説,她的粉紅色底褲已經穿得很舊,原本應該鮮艷的粉紅也已洗得

發白,但構成三角形三邊的腰和兩腿部分的花邊,仍然很盡責的緊緊貼著女孩的腰

腿;而大腿根褲檔兩邊則春色滿園關不住的露出幾根深黑卷曲的屄毛,在陳老板粗

重的呼吸下微微抖動,一絲若有若無的氣息,是年輕女孩的體香、汗水、溺漬以及

令人想入非非的其他汁液,全部結聚在險險遮掩住她最私密部位的一小片褲檔上。

  陳老板的指尖才碰觸到她的花邊,女孩已放下裙角,後退半步:「拿這條舊的

換新,你太吃虧了吔。」

  陳老板又吞了一口口水,額角冒出豆大的汗珠,近乎呻吟的説:「不會,不會

,只要妳喜歡,這不算什麽。」説著,兩手探進女孩的裙底摸索:「來來來,我替

妳脫。」

  「不要啦,我自己來。」女孩笑著,後退半步當真撩起裙子,彎腰脫下內褲。

  陳老板微微戰抖的手接過女孩遞過來的內褲,觸手猶有餘溫。

  他把鼻子湊近褲檔,恨不得把女孩最私密的氣味全部吸進去,另一隻手試探著

撩起女孩的裙角,女孩仍然微笑著,不但沒有反抗,還靠近了一點。

  陳老板的手接觸到她柔軟的屄毛,女孩的呼吸重濁起來,低聲說:「輕一點啦

,人家還是…。」

  「處女?」陳老板說:「不要緊,我會小心的。」他的手指探索著,找到了屄

毛保護著的小小陰蒂,輕輕搓弄起來。

  沒搓兩下,女孩下面就濕了,粘粘的蜜汁迅速塗滿了陳老板的手指。

  女孩半閉著眼,微微喘息。

  陳老板把三角褲擱在沙發上,站起來,把女孩擁進懷�,便親她的嘴。女孩濕

濕的舌頭和著甜甜的口水滑進陳老板口中。

  不知過了多久,女孩推開陳老板,換上那件新的粉紅蕾絲三角褲。

  陳老板說:「還有一件奶罩,和這是一套的,也換上了吧。」

  「好啊。」女孩說著,脫下白襯衫和自己的白色內衣,露出發育中的乳房,兩

顆淡紅色的乳頭嬌艷欲滴。

  陳老板把新奶罩遞給她,順手摸摸她的乳房,一摸便捨不得放手,女孩也不退

避,讓他玩弄夠了,才把奶罩穿上,一邊說:「一件舊三角褲換你一套全新的內衣

褲,你不會吃虧嗎?」

  「不會不會,年輕女孩穿過的內褲,很多人等著買呢。」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陳老板撿起那件半舊的內褲,又聞了一下,才放進一個膠袋

�。

  膠袋外面有一張標簽,陳老板握著一枝筆:「可不可以冩上妳的名字?」

  「我叫王雪美,家�都叫我美美。」

  「那就冩美美好了。多大了?」

  「二十。」

  陳老板冩下:美美/二十歲/學生。送走了美美,已經快五點了。

  陳老板聞聞手指頭上女孩留下的氣味,下面硬硬的很不舒服,便喚正在收拾凖

備回家的芝儀:「芝儀啊,加班吧?」芝儀會意的笑笑,出去把大門鎖了,然後進

入陳老板的辦公室。

  陳老板已脫去了長褲,半躺在沙發上,硬梆梆的一根對著芝儀。芝儀跪在沙

發前,俯首把陳老板的含進口中。

  陳老板發出一聲滿足的呻吟:「妳,不讓我舔妳啊?」

  芝儀說:「今天不行,人家月經來了。」說著撩起迷你裙,讓陳老板看到粉紫

色的三角褲�面的棉墊。

  陳老板無奈,示意她繼續。

  芝儀埋頭再吹,陳老板也是憋得厲害,沒吹兩下就洩了,濃稠的精液射滿芝儀

一口。

  芝儀一滴不漏的全部吞下去,又褪下陳老板的包皮,把龜頭周圍舔得乾乾凈凈

,才站起來:「剛才那小女生,你欺負人家啦?」

  「哪�,送她一套內衣褲了。」芝儀拎起書桌上膠袋封好的三角褲:「拿這個

換的是嗎?」

  「好乖的小女孩。」陳老板意猶未盡地掀起芝儀的裙子,看到她渾圓的小屁股

把三角褲綳得緊緊的,忍不住狠狠親了一口:「和妳一樣,還是黃花閨女喲。」

  美美換上新的粉紅色奶罩和三角褲,在穿衣鏡前打量自己。貼身的布料柔若無

物,勾勒出她美妙的曲線,兩顆小奶頭和一叢屄毛若隠若現。性感斃了,美美露出

滿意的笑容,一隻手移到兩腿間,隔著內褲撫摸自己,直摸到下面春潮泛濫,兩根

手指頭都染了一層粘糊糊的屄液。美美聞著自己的手指頭,忽然聽到隔壁房�傳來

的聲音。

  爸媽又在打炮了。美美的心跳加快起來,她躡手躡腳地走到爸媽房間門外。他

們的房門總是不鎖,只是虛掩著,給了美美不少方便。

  她已不止一次在門外偷看爸媽幹炮,聽他們呻吟、喘息,聽爸爸的在媽媽的

屄�插刺攪戮的聲音,每一次都聽得她慾火難熬,回房間後非得狠狠搓揉自己一翻

才能入睡。

  房門照例還是不關,而且比平時開得更大,街燈從窗外射進來,可以看見床上

蠕動的兩具裸體。爸爸仰臥著,媽媽在上面,含著他的。

  從美美的角度看得清楚,媽媽半閉著眼,狀極享受地吸吮爸爸那根又粗又大的

,一手還玩弄著爸爸的卵蛋。媽媽的下體則貼在爸爸臉上,爸爸顯然在舔她的屄

  美美一邊看,一邊隔著小內褲摸自己的屄,褲襠那一小方棉布早已濕透了,連

陰毛也是水淫淫的一片黏濕。

  這時媽媽忽然停止了吮吸的動作,挺直了腰,全身起了一陣微微的戰抖,然後

她呼出一口氣,整個人攤倒在爸爸身上。

  爸爸用手拍拍她的屁股:「真是有夠來勁的,小臭屄,你的水噴得我一臉都是

,快給我舔乾淨。」

  媽媽輕笑一聲,起身換過方向,伏在爸爸身上,大概真的舔他臉上的淫水,一

手則握著爸爸的往自己的屄�插。

  美美像一隻貓似地,悄無聲息的穿過虛掩的房門,慢慢爬到床邊。

  她決定要近距離好好的欣賞一下爸媽的真人表演。

  她縮在床腳,探出頭來,媽媽的陰唇套著爸爸的,和美美相距不過一臂之遙

,她看得清清楚楚,隨著媽媽上下的動作,爸爸的露出來又被媽媽的屄吞進去,

露出來的時候可以看到整根都沾著粘粘的屄汁,在微弱的街燈下閃閃發亮,插入媽

媽體內的時候則有屄汁順著陰唇兩邊流下來。

  美美不但大開眼界,還聽到爸媽配合著動作發出的喘息和呻吟,連他們下體的

氣味她都沒放過。

  美美深深吸嗅著男女交媾時散發出的騷味,越聞越覺得好聞,這才明白情趣店

陳老板為什麽喜歡女孩子穿過的髒內褲。

  爸爸射精了。兩人的呼吸慢慢平復下來,美美縮回她的頭,躲在床腳,等爸媽

睡著了才溜出去。好在沒等多久,兩人就都發出了鼾聲。

  美美想起他們今晚曾經出去赴宴,大概喝了點酒,才會這麽快入睡。美美探出

頭,要看看爸媽是不是睡熟了,只見媽媽仰躺著,兩腿張開,大腿上還沾著精液,

兩片陰唇間也流出了一道奶白色的精液。那濃濃的騷味還沒有散去。

  美美眼睛一眨也不眨,看著爸爸的精液流到媽媽屁股下面的床單上,濕了一片

  美美伸出手,小心不碰到媽媽,用指頭沾了一點,放到口中吸吮。這是她第一

次嚐到精液的味道,她常常在自慰時幻想給男人口交,直到他射精,然後把精液嚥

下,沒想到第一次吃的就是爸爸的精液。

  媽媽的陰唇間,奶白色的液體仍不住流出,美美忍不住再伸出手指,想再弄一

點來嚐嚐,指尖卻不小心碰到了媽媽的屄。

  美美吃了一驚,不敢再動,手指停在媽媽的陰唇上,屏息等了半晌,沒有什麽

動靜,美美咬咬牙,把手指輕輕插進媽媽的屄。

  濕滑的精液令她的手指暢通無阻地直入媽媽體內。這也是第一次,她這樣探索

女性的身體,平時她自慰時都只在外面搓揉,因為不想把自己弄出血。

  她的手指在媽媽�面停留了一會,整根手指都沾滿了爸爸的精液和媽媽的蜜汁

  美美吮吸著指頭,心想:爸爸好厲害,一次就射那麽多。

  她上身伏在床上,靠近媽媽張開的大腿中間,她的臉幾乎貼著了媽媽的屄,她

吐出舌頭,舌尖舔到兩片陰唇間仍然緩緩滲出的精液。

  她舔了一下,第二次再舔時,舌尖故意碰觸到陰唇,媽媽還是沒有反應,美美

的膽子大起來,開始舔舐媽媽的屄、陰唇四周,以至陰毛上的精液都舔乾淨了,還

冒險把媽媽的陰蒂含了一下,但不敢太用力吸吮。

  「媽,我給你弄乾淨了。」美美在心�說。

  然後她望向旁邊側躺著的爸爸,兩腿間的已經縮小了。美美跪在床邊,輕輕

用手托起爸爸的,心想:「爸,我從來沒有含過,你就做我的第一次吧。」就

張開嘴,把含在嘴�,也不敢大力吸吮,那在她口中竟然慢慢挺起來,美美嚇

了一跳,馬上把它吐出來,但定神看時,爸爸並沒被弄醒。

  「壊爸爸,嚇死人了。」美美心想,卻也不敢再騷擾爸爸,向那根半軟半硬的

傢夥投過不捨的一瞥,邊舔舔唇回味爸爸媽媽的味道,才悄悄溜回自己的房間。

  快下班了,「裙內香」情趣店�,芝儀正在點櫃台下面的秘密存貨,忽然閃進

來一個人,白衣藍裙。芝儀擡頭一看,認得是上次來過的小女生。

  美美來到櫃台前:「老板今天在嗎?」

  芝儀搖搖頭:「只有老板娘在�面。」

  「上次我那條三角褲,賣得出嗎?」

  「已經有人買去了。」芝儀問:「怎麽,你有另外的要賣?」

  美美掀起校服裙子,讓芝儀看她的白色內褲:「就是這一條。」

  「脫下來看看。」芝儀示意她來到櫃台後面,美美探手進裙底,脫下內褲遞給

芝儀。

  芝儀把內褲翻轉過來,聞聞褲檔的部位:「好像太乾淨了吔。」

  「我穿了一整天了,和上次的一樣。」

  「那是不夠的,」芝儀說:「賣內褲,氣味一定要濃郁。首先你每次尿尿之後

,記得不要抹乾,讓褲檔給你吸乾。」

  說著撩起自己的迷你裙,露出水綠色的丁字褲:「你聞聞我的就知道了。」

  要是在以前,美美也許不會去聞另一個女人的內褲;但自從偷偷舔過媽媽的屄

之後,她發覺女人的下體和男人的同樣有吸引力,因此她毫不猶豫的蹲下來,一手

扶住芝儀的腿,湊上去深深吸了一口氣,一股強烈的女性氣味鑚進她鼻孔,她從來

不知道女人的尿騷這樣好聞,忍不住又用力吸了一下。

  擡起頭,芝儀正含笑望著她:「我給你示範一下。」美美點點頭仍舊穿上自己

的內褲。

  芝儀帶她到後面的洗手間,在馬桶上坐下來,開始尿。金黃色的尿液激射而出

,芝儀用手心盛接了一些,然後淋在自己濃密的陰毛上。

  尿完後,她拉起內褲,讓美美看到還沒滴完的小便馬上把褲襠浸得濕透。

  美美看得十分亢奮,跟著坐上去尿。

  芝儀也不離開,就靠在門邊饒有興味地看她,一面伸手到裙底,隔著內褲搓揉

自己。

  美美第一次讓人以這樣色情的眼光看自己尿尿,覺得挺刺激,於是把腿更張開

一點,讓她看,一邊學芝儀那樣用手指沾了尿液,塗抹在陰毛上。

  芝儀說:「你沒有剃陰毛的習慣,這様很好。多數人都不喜歡剃得光禿禿的屄

。」尿完,美美本能的伸手拉廁紙,芝儀及時「哎」的一聲,她才記起,馬上縮回

手,拉上內褲,低頭看看,褲檔那一小方棉布馬上濕了一片:「這就行了嗎?」

  「一天下來,就差不多了。」芝儀朝她擠擠眼:「接下來的才好玩呢。」

  美美隨她回到前面,正好老板娘淑華從辦公室探頭出來,芝儀便為她們介紹了

,又說:「我們的存貨不多了,剛剛有人問有沒有謝太太的貨,我告訴他明天再來

。」

  「喲,」淑華說:「謝太太的東西挺好賣的嘛。我們來補一補倉吧。」芝儀應

了一聲,把大門鎖上,然後拉著美美隨淑華進入辦公室。

  淑華褪下裙子,坐在沙發上,美美看到薄薄的白色三角褲遮不住�面的一抹黑

色。

  芝儀跟著把自己的迷你裙脫去,示意美美也照做,芝儀只穿著水綠色的丁字褲

,靠著淑華坐下。

  淑華的手在芝儀兩腿中間,隔著內褲搓揉她,芝儀也同樣撫摸美美仍然濡濕的

褲檔,美美則照她們的樣子把玩老板娘淑華。

  淑華的年紀和她媽媽差不多,身裁也相若,美美想像自己是在玩弄媽媽的屄,

更有種特別的快感。

  淑華半閉著眼,邊享受美美的愛撫,邊問芝儀:「我老公,他昨天讓你加班啦

?」芝儀點點頭。

  淑華又說:「他一直跟我說,真希望能插插你。」

  「真的嗎?」

  「你說呢?你肯讓他插嗎?」

  「我不知道啦。我還沒試過,…他又那麽大,…我怕,我怕會痛…。」

  「第一次嘛,總是會有一點點痛的啦。」她們倆一邊閑聊,手下可沒閑著,三

具屄散發出來的騒味混雜在一起,充塞了整個房間,沒多久就先後達到了高潮。淑

華脫下自己的內褲,讓芝儀和美美看被淫水浸得濕透的褲檔。

  芝儀笑說:「你的水真多,難怪暢銷。」

  淑華說:「讓我看看你們的。」

  芝儀和美美脫下內褲遞過去,淑華聞了一下:「你們也不錯呀,處女香,哪個

男人不愛?喲,萍萍這條上面還有一根毛呐。」芝儀笑著,把每條內褲放進一個膠

袋,分別寫上:美美/二十歲/學生;李小姐/二十二歲/店員;謝太太/三十二

歲/主婦。

  淑華見到美美盯著她的屄看,笑問:「小萍萍,有沒有舔過屄?」

  美美搖搖頭,又點頭:「舔過我媽的。」

  淑華瞪大了眼,芝儀也回過頭來看她。

  「你媽?她讓你舔她的屄?」淑華問。

  「不是啦,她喝醉了,又和我爸打完炮,精液流出來,我一直在偷看,忍不住

就舔了一下,他們睡著了,不知道的。」美美頗有點為自己的大膽沾沾自喜。

  「你這小丫頭,真是色膽包天。」淑華說:「想不想舔舔我?」

  美美正巴不得她這一句,馬上撲上去,頭埋在淑華腿間,舔她。美美的興奮是

難以形容的,自從偷偷嚐過爸爸媽媽的滋味之後,她一直幻想哪天可以好好吮吸一

根又大又硬的,或者一具水淫淫的屄。

  今天來「裙內香」就是找陳老板的,沒想到陳老板不在,卻嚐到了老板娘的滋

味。

  「老板娘,你的毛真多,和我媽一樣。」

  「屄毛多的女人都淫蕩喲。你媽有我這麽淫?」

  「也許比你更淫呢。誰知道?」芝儀在一旁看著,慾火也被挑起來。

  她把身上的小背心脫掉,一待淑華被舔得洩精,她馬上把美美翻過身,壓在她

上面,屄貼著她同樣黏濕的屄,開始磨起來,美美有點不知所措,芝儀喘息著在她

耳邊說:「不要緊,這樣磨一磨,不會弄傷你的。」一邊解開她襯衫的鈕扣,露出

兩顆白雪雪圓滾滾的奶子。

  兩個年輕的裸體,硬挺的奶頭擦著奶頭,陰唇貼著陰唇,淫水沾著淫水,屄毛

纒繞著屄毛,芝儀的舌頭吐進萍萍口中,香滑的津液和著津液。美美貪婪地吸吮、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路過看看。。。推一下。。。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