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性感的大姐

沈陽的夏天是炎熱的。我剛出樓門,迎面走來了一位豐滿的少婦,她是我對門的徐敏姐。徐姐今年30多歲,是一位醫藥代表。老公是警察,工作很忙,所以經常一個人在家。是一個孩子的母親,雖然已經過了而立之年但是仍然風味猶存:一頭烏黑的長發,上身穿了一件紅色吊帶,兩個豐滿的乳房大的把小小的吊帶背心整個挺了起來,所以白皙的肚皮展現了在我的面前,有一點點的贅肉,不過我很喜歡。在行走的過程中兩個渾圓的豪乳做著上下運動,下身的牛仔短褲很緊。離老遠,她就跟我打招呼,“看干什麽呢,小色狼,當心我把你眼睛挖出來!我說:”你的身材真的很好!“她急忙問:”你說說怎麽個好法呀?“我又假裝仔細的從頭到腳看了她一遍,說:”你的三圍很突出呀!哈哈!“徐姐嬉笑著說:”要死了你!往哪看呢!“徐姐眼睛里興奮著光芒更顯得刺眼了,身體也象我傾斜過來,我沒有回避,任憑她的小拳頭砸在我廣闊的胸膛上。突然意外發上了,她腳下一拌整個身體壓了過來,好在拌她的台階不算高,我們沒有躺在地上,不過身體還是來了個”緊密接觸“很實在。徐姐兩個碩大的乳房緊緊的貼在了我的身上。當我們回過味來以后已經身在樓門口的電子門里面了。由于是聲控燈,伴隨著電子鐵門重重的關門聲,片刻面前的光線暗淡了許多。半黑暗中我怕我的大嗓門驚醒”燈泡哥“因爲它會發出惱怒的亮光!所以我輕聲問:”咋了,姐。你沒事吧?“”沒事,腳崴了。“她也好象心有靈犀的輕聲回答著我!我心里一動:有戲可是我還是不敢確定她是不是真的也有我這樣的想法,萬一要是沒這回事我可成流氓了。我想先試試她。我定了定神就說:”姐,我扶你!“接著我假意用手架住她的兩個胳膊,可在手在運動在到胸部的位置時我突然來了個急刹車一把抓住了她兩個豪乳,徐姐的乳房很柔軟,很大。我的手掌根本就無法完全掌握!正在我享受手里握著的尤物的時候,只聽”啪啪“兩聲,我頓時覺得臉上一陣灼痛,我心一驚,她一定生氣了!可是仔細一感覺疼的好象是手,但是臉上好象也很疼。徐姐乳房給我的刺激實在是太大了,我覺得我好象真的是意亂情迷了。隨著啪啪兩聲的”巨響“,聲控的燈泡亮了起來,隨著瞳孔受的刺激,我的手自然的脫離了那兩個尤物。可是並沒有讓我感覺出來她打的是我臉還是我手,直到今天我也還沒有揭開這個我心底的迷。

  燈亮了,我傻傻的看著徐姐,四目相對。這回我從她眼里什麽也沒看見,到底是三十來歲的人,眼睛里沒有一絲恐慌。可是我慌了,我急忙說:”對不起呀,不是故意的!“她說:”不是故意的,我看你就是故意摸的!“我看她臉色很嚴肅心想完了,這回攤事了。我急忙辯解到:”是你先摔過來的,我只是不故意摸到的!“ 我剛想跑掉,她就一把抓在我的勃起的大雞巴上,說:”那你這是什麽回事呀,也不是故意硬起來的呀?“我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呆了!”我,我,我……“我想說點什麽,可是舌頭卻僵硬的很。正當我大腦里一片空白的時候,徐姐的手隔著我薄薄的褲子開始在我龜頭上來回的撫摩,一邊摸一邊說:”怎麽了老弟,害怕了,姐逗你玩呢。“這是我才如夢初醒,原來是少婦慣用的欲擒故縱的調情伎倆!我笑著說:”那你腳也是假崴的了?“春情大發的徐姐沒有理會我的問題,答非所問的說:”都說又胖又榜男人下面小,我看你的也很大呀,我在你對門都能聽見你晚上把你老婆干出那麽大的叫床聲!“我一笑說道:”那你錯了,你聽到她叫床聲音最大的時候,是我正在給她口交呢!我的舌頭目前爲止沒有擺不平的女人。徐姐聽了,在我龜頭上的手摩挲的更快了。都說起性了的少婦是最大膽的求歡者,徐姐帶著發嗲的音調說:“我也想試試。”話音剛落她就把性感溫濕的雙唇印在了我的嘴上,舌頭伸到了我的嘴里。我慢慢的吮吸著她的舌尖,她散發著香味的舌頭不安分的在我唇的包圍圈里攪動掙扎著,我放開了她的舌頭,反複著親吻著她的嘴角,用牙齒和舌頭不停的進攻徐姐的嘴唇。隨著她重重的喘息聲,她撫摩我龜頭的雙手也開始不安分起來,左手拉開了我的褲鏈,右手直導黃龍,拉下我的內褲,一把抓住了我的陰莖根部和兩個睾丸,不停的來回拉引著。嘴里的喘息更重了,舌頭瘋狂的在我嘴里扭動,配合著摸我雞巴的手的動作我們互相有節奏的舔著對方溫濕滑嫩的舌尖,我估計她已經很久沒有摸過男人的雞巴了。我知道,我的手又該出擊了!舌頭還在作著它分內的事,我的手慢慢的向下滑去,我覺得現在應該溫柔的對待她,一只手撫摩著徐姐豐滿的腰部和臀部,我的動作很輕緩,就是極品們常常喜歡的那種愛撫的節奏!我另一只手忍住了急切想揉搓她一對豪乳的想法,轉而撫摩著她長發,我要耐心,我要讓她在正式性交之前愛撫的階段就把內褲潤濕了。徐姐真不愧是極品,我的陰莖在她的一雙玉手瘋狂的揉搓拉引下,加上發情的陣陣女人香挑戰著我的射精神經。這是一場精液與時間的賽跑,我一定讓要忍住時間的洗禮,不趕放松精關一步!這樣的極品長時間沒人碰真是他媽的暴谮天物!突然摩挲她長發的手一把被她拉了下來,急不可耐的往她的衣服里塞,本來我還想渴渴她,可是手一接觸到她柔軟的大乳房,手就不聽使喚了,我的手當仁不讓的擠了進去,一進去我就大吃了一驚,原來這個春閨怨婦竟然沒有穿胸罩,兩個乳頭上貼著乳暈貼片。太刺激了,我急忙把她小小的吊帶背心拉了上去,正好卡在了她兩個大乳房的上面。我欣喜若狂,右手在這個極品的兩個豪乳上肆意的撫摸。這時候她減弱了手和嘴的進攻,只是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享受著久違了的被男人愛撫乳房的感覺,揉,撮,捏,磨,顫,幾招過后徐姐的一對豪乳硬了不少,這時候徐姐把舌頭從我的嘴里撤出來,把頭和肩膀向后仰,示意我用嘴舔她的乳頭,我摟住徐姐的小蠻腰,右手毫不客氣的“唰唰”兩聲把她乳頭上的乳暈貼片掀了下來,她“啊”的一聲,手在我的大龜頭上狠狠的揉了一下。借著依稀的光亮我看見了多少男人想要含在在嘴里的大乳頭。我的舌尖最快的速度是一秒中可以舔弄物體三次,在這樣的速度下,加上我雙手的配合徐姐只有大口喘氣的份了。

  我看看時機已經差不多了,于是我丹田運氣,雙手托住了徐姐兩個碩大白嫩的大乳房,先用力掐住乳房底部,左三圈右三圈來回的晃動,(作過愛的女人乳房底部是最敏感的)徐姐白嫩的大乳房因爲我雙手的用力已經變了形看上去更加性感無比。被性欲沖擊的喪失理智的徐姐,本能的用手大力的套弄我的陰莖。嘴里由喘氣聲變成了那種壓抑著的呻吟聲“恩,恩,恩……”。我看顫動法的第一部已完成,決定第二部分開始。我停止了手的晃動,輕輕的托起兩個徐姐兩個大乳房,在兩個象紫葡萄一樣的乳頭上來回輕舔幾下,用唾液濕潤了它。接著我用托住乳房的雙手以一秒種三次的速度來回左右的晃動它,並將舌頭伸的很直,讓舌尖輕輕接觸到徐姐的乳頭頂端。我的頭不動不主動去舔她的乳頭,只是用雙手托著來回高頻率晃動的乳房,讓它用乳頭去碰撞我的舌尖,一秒中三次的頻率,加上來回晃動刺激乳房內部的神經,可以讓所有女人不能自己!

  果然不過五分鍾,我的計劃成功了,徐姐沒在我正式性交之前沒接觸陰部的情況下,來了第一次高潮:隨著我舌尖和徐姐乳頭上千次的摩擦之后,只聽徐姐“啊” 一聲,然后握住我早已勃起如燒紅的鐵棍一樣滾燙大雞巴的玉手握的更緊,也把我摟的更緊了。這時我停止了動作,她全身靠在我的身體上,在我耳邊輕聲說:“小老公,你把姐姐弄的爽死了,我正在高潮,好難受,恩……哦……哦”我仔細一感受,徐姐下身真的一扭一挺的,好象在射著陰精。我的好奇一下子從心底冒了出來,我騰出一只手說:“寶貝,讓老公摸摸”緊接著就把手伸到了徐姐的內褲里,成熟女人的陰毛很硬好茂盛,我的手在徐姐的陰毛上卷動了幾下后,把手里伸到了里面。里面已經到了該抗洪的階段了,連內褲都濕透了。兩片厚厚的大陰唇里面源源不斷的流出了許多淫水,還帶著些須的沖擊力。我用中指和食指分開兩片肥厚豐滿的大陰唇。我怕手指不干淨,並沒有用手指插入她的陰道,而用大拇指頂住徐姐已經勃起的花生米大小一樣的陰蒂,用力的碾壓。這樣一來徐姐的騷勁更上來了,嘴里淫蕩的叫著:“恩……哦……啊……輕點,不要停。我的小嫩屄你揉透了!啊……哦……嗚……我要你的大雞巴插我,快姐姐好舒服,……啊……”徐姐滿臉绯紅,顯得更加妩媚動人。兩個大乳房硬挺挺的挺我的眼前。

  這些淫蕩的話對我是一劑最好的興奮劑,我的舌頭更加賣力的往徐姐的陰道里鑽,而她也瘋狂的挺著讓我舔,身上大汗淋漓,嘴里不停的浪叫聲越來越大!我一看時機差不多了,決定進攻她的陰蒂。因爲女人沒有完全起性前刺激陰蒂是很浪費的,要讓女人起性的方法很多,但是要讓女人達到高潮,其中有87%的女性需要靠刺激陰蒂來獲得高潮,所以我在這個時候舔她的陰蒂用不了五分鍾就能讓她高潮!我用右手把她的陰毛拉了起來,左手用食指和中指盡量的分開她的兩片大陰唇,這樣一來,徐姐已經勃起花生米大小的陰蒂就暴露在我靈巧的舌頭之下了。我一看條件已經充足,頭一低,把舌尖抵在了徐姐的陰蒂上。我先用一秒種上下舔弄三次的頻率舔了三分鍾。估算著時間已經快到五分鍾了,就使出了我的絕學撕咬法,首先我緊緊吸住陰蒂,用力的吮吸著,待其稍稍適應以后用牙齒輕輕的肯咬,最后連吸帶咬的把陰蒂左右的拖動,這樣一來就算是性冷感的女人都能在我的絕學下變成蕩婦在我的動作下,徐姐已經渾身的顫抖了。兩個大腿把我的頭夾的緊緊的,左手用力的樓著我的頭向前按,把她整個的陰部都塞到了我的嘴里。右手狠命的狂揉自己左邊的大奶子。這樣過了一分鍾,我就快要窒息了,可是徐姐比我顯得還要痛苦,身體想發燒了一樣高頻率的抖動,把我樓得更緊了!我一看她肯定是要來高潮,舌頭牙齒也顧不上什麽著數了,在她的黑上一頓亂舔亂啃。果然徐姐嘴里帶著哭腔不清楚的嘟囔著:……恩……啊……壞老公,大雞巴老公,啊……妹……妹要…… 高……潮……了!“果然,話音剛落,我就覺得一股液體從徐姐的陰道里帶著些許的沖擊力流到我的嘴里,這股液體有點鹹鹹的,澀澀的,不象有的小說那樣把這樣的液體描寫的那樣的甜美,不過我覺得女人的淫水用甜美來描寫不太恰當,淫水確實帶著一股淫蕩的味道!我還來不及反應,大部位的淫水就順著我的食道流了下去,徐姐的淫水就如黃河泛濫,流量很大,我有點招架不住了!剛想離開她甜美的陰部,徐姐的手卻因爲高潮,按的太緊了,我根本就無法離開。她渾身扭動的不成樣子了,黑一挺一挺的,嘴里嘟囔著:”好老公,全喝進去,一會我喝你的精液……啊……恩……人家要死了……哦……“我沒法,我就如數全收了。高潮持續了兩分鍾,徐姐的淫水總算流干了。緊接著把我的頭擡起來,我站了起來,又把舌頭伸入我的嘴里,淫蕩貪婪的吸吮著我的舌尖,我的手輕摸著她的陰唇和陰蒂,大概是徐姐太累了,持續了三分鍾,我們都沒有說話,互相的愛撫著。就這樣我的大雞巴還沒出動一兵一卒,徐姐就已經兩次高潮了。徐姐真是好長時間沒作愛憋壞了,兩次高潮過后仍然很騷,隨著我在她陰唇上的手的滑動,她的淫水又流了出來,左手又撫摩著我的大龜頭。頭靠在我的肩膀上,輕聲的說:”你真壞呀,我被你整的都要死了!你的舌頭真的好厲害,剛才伸進我的那里邊,都舔到那個口了!“我裝做不知道什麽意思,嬉笑的問到:”什麽呀,寶貝。什麽口呀?哈哈。“說著我在徐姐的嫩屄里揉戳的手更快,更用力了!這個春情蕩漾的少婦,又有點把持不住了。淫蕩的回答說:”……恩……,你的舌頭都……恩……舔到人家的子…宮口了,好討厭……呀你,又給我弄出水了。……哦……恩……“,聽到這些話我早以憋的漲痛的大雞巴,實在是受不了,剛想把她的頭往下摁,去給我口交,還沒等我動徐姐就說:”我也想舔你的了。“說著松開我的勃起了11厘米的大雞巴,自己頭躺在踏板摩托車的后坐上,雙腳搭在摩托車的把上了。我一看,要玩69式。69式我玩多了只不過以前都是在床上,地上玩,在摩托車上還是第一次。我趕緊騎了上去,我們以69式腳對頭玩了起來,她在下面我在上面,我剛一騎上去,徐姐就一口把我的龜頭含到了嘴里,用手輕輕套弄著我的陰莖根部,把包皮拉了下來,這樣我的大龜頭完全暴露在她的舌頭之下。徐姐貪婪的吸吮著,左右搖晃著頭部,舌頭在我的龜頭上打轉,時不時的用舌尖舔著我的馬眼,嘴里發出淫蕩的……嗚嗚……聲。剛開始我的龜頭一陣的疼痛,緊接著一陣酸麻一下子由雞巴傳到了腰部,在接下來我就享受著淫蕩的美女少婦爲我提供的口交了。我的舌頭也沒閑著,繼續吸吮著她的陰唇,輕咬著她的陰蒂,用舌尖在她的陰道的深處”挖掘“著,徐姐的淫水有流了出來,她吐出了我的陰莖,歪這頭用手抓著我的手指往她肛門的地帶放,示意讓我玩她的肛門,我用手指沾了點她的淫液,來回的摳摸著她的肛門,同時用舌頭繼續舔她的嫩屄。徐姐一看目的已經達到,忙不叠的又不我的陰莖急忙含在嘴里,繼續舔弄著,不時的還用手指揉搓的我的兩個睾丸,隨著我的手指在她肛門的深入,舌頭在她嫩屄上的舔弄,要不是我用大雞巴擋著她的嘴,徐姐肯定又爽的淫話滿嘴了。徐姐突出了我的大龜頭說:”好老公起來點,你的雞巴太長了,我吸的好辛苦呀,都插到我的嗓子里了。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謝謝大俠分享!!!!!!!!!!!!!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謝謝大俠分享!!!!!!!!!!!!!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我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