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的同學(二)

“用力用力思卿!”我的臉快樂得變了形,“哦哦我幹妳思卿哦我要射精了!哦我馬上要射精了!思卿吸得太好了”思卿使出渾身解數,極盡挑逗之能事,她的整張臉和我壹樣,興奮得閃閃發光,完全沈迷于亂倫和淫邪的快樂之中。思卿的右手瘋狂地套弄著我肉棒的根部,左手則用力地擠壓我的陰囊,強烈的快感持續地刺激我的神經。我挺動肥大的肉棒,猛烈地在思卿的淫嘴�抽動,思卿不得不用上了牙齒,以阻止我的猛烈進攻,思卿的牙齒隨著我的進出之勢在棒身有力地劃過,更增我抽動的快樂。

  思卿的淫嘴吮吸的力度越來越大,我的意識漸漸模糊,突然尖端壹熱,蓄勢已久的濃精突然奪框而出,激射進思卿性感的淫嘴�。熾熱的精液源源不斷地洶湧而出,激流打在思卿翻動的舌頭上,四處飛濺。

  思卿有些應接不暇,只知道大口大口地吞咽我的排出物。“哦,寶貝!”當我的精液停止噴射時,思卿喘息了半天,才能說出話來,“思卿真的喝到了最美味的牛奶了,”真是難以置信,妳怎麽可能存有那麽多的精液呢!“”我還有更多呢,思卿,是不是還要再嘗嘗呢?“”妳的玉蘭怎麽辦?“思卿說,”她還在等妳,妳是不是馬上要過去呢?“”時間還早,思卿。“我揉搓著已經有些軟的肉棒,很快又讓它站了起來。

  ”躺下!“思卿說著,把我推倒在床上,”今晚妳還要保存實力,現在讓思卿來給妳完全的服務吧。“我還能說不嗎?我只能點著頭,任思卿擺布,硬挺的肉棒只想著要進入思卿熱熱的、多水的陰戶。思卿沒有再浪費時間,翻身跨坐在我上面,屁股壹沈,下身便吞噬了我的整根肉棒,頓時,綿軟溫熱的感覺湧上了心頭。

  思卿肉穴緊的可愛,當我的肉棒進入時,柔軟的淫肉緊緊貼在棒身,陰壁上層層疊疊的皺褶不斷地摩擦著棒身,令我立刻就有了噴射的沖動,同時整根肉棒完全浸泡在熾熱的淫水當中,暖洋洋地,令人有說不出的舒服。

  思卿顯然十分喜歡我粗大的肉棒給她的完全填充感,當整根肉棒沒入陰道內時,思卿舒服地長舒了壹口氣。”哦,我愛妳的大淫棒!它真是我的寶貝呀,又硬,又長,好充實啊!“當我又粗又長的肉棒完全埋進思卿的淫穴�後,思卿雙手按住我的肩膀,身體開始上下挺動,盡心盡力地套弄我的寶貝。

  ”哦哦太美了哦哦插插哦好“思卿又開始淫叫了。”哦親愛的哦我的穴好熱哦好充實哦親親大淫棒插得我好舒服哦哦我受不了哦哦用力哦對好哦狠狠地幹我熱熱的騷穴哦哦要射在�面哦�面“我的手滑到思卿柔軟纖細的腰部,按住她又白又胖的肥臀。思卿痛苦地翻騰著,呻吟著,我挺動屁股向上猛戳思卿火熱的肉洞。

  ”再快點!再快點,用力插我的騷穴!插爛了最好,哦!“思卿拱起身子,狂暴地扭動著屁股,又濕又熱的陰戶緊緊地吸住我的肉棒,屁股的顛動簡直要把我的靈魂搖出竅壹般。思卿低垂著頭,披肩的長發淩亂地垂下來,拂在我身上,弄得我癢癢的。嘴�不斷地噴出熱氣,全部打在我的胸口上。

  她胸前的兩團塗滿脂粉的肉塊隨著身體的顛動而按相反的方向劃著圓圈,壹顛壹顛地,看得我口幹舌燥,禁不住伸手握住它們,用力地揉搓起來。

  ”哦插插死我哦哦哦我喜歡被妳插死哦哦妳插得好哦哦我的穴要被妳插爛了哦哦我的穴好熱噢噢淫棒插在穴�的感覺真好啊哦哦再快點哦用力哦我的騷穴要被妳插壞了。“我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每壹戳都可以深入思卿的子宮。思卿此時已經陷入狂亂的狀態,淫聲穢語不斷,身體只知道瘋狂地扭動。我用力揉搓思卿豐滿的乳房,用力左右拉動,手指使勁揉捏思卿尖尖俏立的乳頭。

  思卿的小腹肌肉已經開始劇烈地收縮了,身體也已經在開始痙攣,陰道�鬧得天翻地覆,陰壁劇烈地蠕動,緊緊得箍住我的肉棒,身體幾乎是本能地上下瘋狂地套弄著我的肉棒。”哦哦哦嗚噢噢哦我要來了!哦哦“思卿身體抖動得厲害,她伸手下來,隨著我有力的抽插,用手指捏著自己的陰核。

  我此時對思卿的言語早就充耳不聞了,只知道猛幹思卿又騷又熱又濕的淫穴。我喘著粗氣,已經有些上氣不接下氣。思卿的陰道劇烈地抽搐著,壹股灼熱的熱流突然湧出,迅速包圍了我的肉棒,我壹個激靈,下意識地快速抽動了幾下,用盡全身力氣猛地往�壹插,幾乎連陰囊也壹起插進去了,龜頭直抵子宮口,然後我才勃然噴發。濃密粘稠的精液壹股腦全部打在思卿的子宮口上,放射的快感令我全身乏力,整個人癱在地上,只有肉棒在下意識地壹發壹發地噴射出濃密的精液。

  思卿身體極度地痙攣,臉漲得通紅,緊緊地摟住我,下體不住地聳動,與我抵死纏綿,不放過我射出的每壹滴,仿佛要把它們全部吸收入子宮般,陰道口的肌肉壹放壹收,竭力炸幹我的所有存貨。

  過了好壹會,思卿才從我身上滾落,美麗的胴體上粘滿了我們的汗水和淫液,乳房仍然興奮地高高聳立,隨著我的呼吸起伏。她轉頭看向我,臉上堆滿了盈盈的愛意。

  ”妳認爲妳還有余力滿足妳的玉蘭嗎?“我拉過思卿的手,讓她摸我完全沒有萎縮的肉棒,我也不知道今天是怎麽了,仿佛有使不完的勁似的,就算射上五六次,我想也不會有太多問題。

  ”妳認爲呢,思卿?“”我想這個可憐的美女今晚要飽受摧殘了。“她笑著說,”先去洗個澡,寶貝,否則妳玉蘭壹定會不高興。“”好的,思卿,“我應道。

  思卿仰面躺在床上,眼睛已經閉上了,臉上紅潮未退,粉嫩的臉仿佛要滴出油般。她舒展著四肢,大腿淫蕩地打開著,陰戶�慢慢地往外滴我射出的精液。好壹幅香豔刺激的春宮畫啊!

  我再度狂吻著,同時右手攀登玉峰,在那�揉捏搓摸,雖然隔著壹層衣服,但已夠她受了,渾身酸軟,發不出絲毫力氣。

  這時,半截玉雕裸露眼前,我對這種事,可珠不是外行,並不急攻雙峰,摸到腰間,不用尋覓已直攻褲帶。

  三兩下,長褲離腿而去,壹雙玉腿呈現眼前,啊!維納屍雕像,白而不亮,軟而不硬。思卿縮成壹團,不停呻吟,蜷伏在我懷�抽動著……可見她春心蕩漾,氣息短促地倒在地上,滿臉通紅,壹雙微紅美目,癡視著我。那眼神深含著渴望,幻想,焦急的混合,胸前起伏不定,雙峰壹高壹低的顫動著。我壹見,更是深情激動的倒在她身上,給她壹個甜蜜的長吻。 思卿由于被剛才壹陣挑逗,現今熱情如火,雙手抱著我的脖子,伸出舌頭來。她的火熱舌頭,幹燥欲裂,壹碰到我的舌頭,就像幹柴碰列火,更是猛烈無比。兩人就這樣擁抱,壹邊熱吻,壹面互相撫摸起來。

  她壹面晃動身子,壹邊嬌媚的喘著。

  潔白而透紅細膩的肌膚,無壹點瑕庇可尋。結實而玲珑的玉乳在起伏不定,均衡而有曲線的身材,滑平平的小腹,修長渾園的大腿,更是上天的傑作。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帶,更是神秘,像深山中的幽谷,未有人跽,清幽的很。又綠又濃又細的牧草,托住整個花朵,分片花蕾,紅都都地,純是淫蕩美女的表征。

  只見展翅杗壹張壹合,中間壹粒花蕾,煞是好看,淺溝清泉,從山坡上面滑過,亮晶晶的,壹閃壹閃,更是蔚爲奇景。

  看的我眼睛冒火,直射向迷人的地帶。

  “哥!把妳的衣服也脫了吧!”思卿有氣無力的說。

  我輕嚼著她那鮮紅的葡萄,右手便徑往神秘的……撫摸。這時,她那淺溝的泉水,象洪水般的流個不完。

  于是,我伸出中指,順著流泉,侵向淺溝,慢慢往�面鑽,鑽入沒多深時,她绉著眉叫道:“啊……痛……哥……慢點……”思卿略感疼痛,輕聲說著。

  “沒關系,這幾天外面淫樂太多了吧!我輕輕的就是。”

  “不多不多,我天天要,每天十次也不多!”

  我壹邊狂吻,壹邊用手大力摸揉著雙乳。同時,試探著將手指再往�探,又不時將手指……在那粒“珍珠”……這壹來,淺溝的水,更是越來越多了。

  “啊哥……嗯……嗯嗯……”

  說著,把手伸出來,往那淫棒壹抓,此刻已通貨膨脹,原本像死蛇般,刹時變得耀武揚威。淫棒壹動壹動,使她縮手不疊。

  我笑道:“思卿!怎麽樣,夠大吧!”

  “啊!哥,今天這麽大,我恐怕……”

  “思卿!妳放心,哥會慢慢的。”

  在她玉手撥弄下,我更是欲火沖天,渾身火熱,便撥開她的……用壹只手托在她的……使她的花蕾更爲凸出。

  另壹只手扶著淫棒,在淫洞口壹探壹探的,淫棒慢慢擠入窄門�去。龜頭被寶蛤那兩片貝肉緊緊夾住,四壁軟綿綿的,舒服得很。

  “啊……哥……哥!我�面很癢。”說完,……往上挺了壹挺。

  看來,她欲火已高升,已忍受不了,希望淫棒再深入,繼續向�深鑽。于是,我慢慢推進,就像大軍入山洞壹般的小心。

  此時龜頭已抵閘口,只要通過這道閘口,便達玉門深處,花蕾垂手可摘。我提著淫棒,在閘門口進進出出,以增加其情欲,同時右手仍按在乳尖上揉,捏。

  我猛吸壹口氣,……壹沈,淫棒朝濕潤的陰洞,猛然鑽入。“差!”的壹聲,沖破了閘口,七寸長的淫棒,已全根盡入,脹硬的已塞滿了整個寶蛤!

  把淫棒緩緩抽出,又緩緩插入,如此有壹刻時辰之久,思卿已是浪水如泉湧。

  嬌喘微微,顯得她苦盡甘來,同時粉臀猛往上擡迎合著我……我見她春情如潮,媚態嬌豔,猶似海棠,促使欲焰高漲,緊抱嬌軀,擺動著大屁股,如馬加鞭,如火如炭的加速進行。猛的不可言谕,狠的比流氓還狠,重的比千斤錘還重,深得比鑽井油田還深!就這樣瘋狂的抽送,只插得思卿思卿嬌喘連連,媚眼如絲,浪語不絕!!

  “真……舒服……太……好了……哥……妳……嗯……太爽了……太美了……”

  只見她壹面浪叫,壹面雙手緊抱著哥,雙腿翹上勾住我的腰,粉臀極力更湊!

  有人說,女人最美的時候,就是在辦那件事沆將高潮時,春情洋溢,滿臉通紅,吐氣如絲,星眼微張,那種美,是不秩易看到的。這樣的思卿,正是處于這種狀態,那種美,更令哥瘋狂,更令哥不顧壹切的……“哥……太美了……我……太……我願就……就這樣……死掉……也甘心……我太舒服了……在大力……用力……快……快……礙……喔……”

  只見她嬌哼著,同時雙手緊抱著哥,寶蛤壹陣急速收縮,壹股火熱熱的津液直射而出。

  我狠插幾下,壹陣火熱的甘露亦噴射而出,就像機關槍連續放似的,全部擊中花蕾!!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