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賤阿伯

小莉總是害怕獨自回家,放學時一定要保姆接送。其實家中離校不遠,而小

莉也十歲了,本來也可以獨自回家,但因爲途中常有大狼狗出沒,所以父母還是

拜托保姆才安心。

��一個雨天,小莉等了好久也看不見保姆。學校的老師已走了,打電話回家又

沒人接,原來爸媽和保姆去了公干,回途時大雨趕不及接小莉,可憐的她只好淋

著雨獨自回家。

小的乳房平平的,只有粉紅色的乳頭奪目,屁股小但很扎實。大雨已把她的白衣

服淋濕到透明,身體完全暴露了,但年幼的她不覺是一回事。

��突然,來了六條大狼狗,小莉很害怕,立刻不停地向前跑,大狼狗沒追來,

倒是小莉跑到了一條陌生的街,像是貧民區。因爲還下著雨,小莉便躲在一所木

屋的門前。突然門開了,一吧淫穢的聲音叫她進去。

��小木屋的主人是個只穿內褲、年約六十歲的老翁,“叫我林伯伯吧。”老翁

說。林伯很肥胖,光頭,體毛長滿全身但卻很稀疏。林伯像是很久沒洗澡,肥大

的身發出了一股酸味。

��“快來坐吧!”林伯叫道。濕了衣服的小莉很害羞地坐下,林伯看見了可愛

的肌膚,不禁淫笑。

��“濕了身會著涼喔,快脫下衣服吧!”

��不經人事的小莉很快脫衣,只馀下卡通小丸子內褲。

��“餓不餓?”林伯淫笑地問。

��“我還沒吃午飯,伯伯你是不是有東西吃呢?”

��“當然有,我有很美味的果醬,但伯伯窮,沒有面包喔!”

��“哇┅┅但人家餓了┅┅”小莉哭著道。

��“不要哭┅┅不要哭┅┅伯伯沒面包,你也可吃果醬!”

林伯全身黑黑的,肚上生著幼小的毛,陰莖的毛卻粗黑,正和小莉的雙反。小莉

純白嬌小的身體很光淨,陰部沒半條毛,淨淨的小線覆著淡粉紅的地帶,小小可

愛的乳頭也是粉紅的。林伯一邊以淫亵的目光看著她,一邊用肥大的手把果醬塗

滿漲硬的陰莖。

��“快來喔,小妹妹!你吃過冰條嗎?快快來嘗嘗我的冰條!”

��小莉天真地含住了,小嘴像吃冰條似的進進出出。林伯很舒服,因爲小莉不

停用她小小的舌頭吸食美味的果醬,她還用舌尖挑出藏在龜頭的果醬!林伯肥胖

的身體在震蕩,似乎要射精了,正當他想把精液注入小口時,小莉忽然停止所有

動作。

��“小賤種┅┅不┅┅小莉,爲什麽停下來?”林伯不及回氣道。

��“冰條吃完了。”小莉快樂地回答。

��“這┅┅這樣,喝點周打魚湯好嗎?”

��“好喔!我最喜歡伯伯!”說著立刻用小嘴吻在林伯的肥唇上。

��林伯很意外,估不都小莉這麽貪吃。“好吧,但湯要熱才好喝,伯伯的湯涼

了,要弄熱喔!但是伯伯的家里沒有煮食爐(其實有的),你要幫我煮!”

��心急的小莉問∶“要如何煮?”

��林伯笑了笑道∶“湯放在我的小家夥里,這東西很貪心,吃了湯不給我,你

只要用你小嘴的熱力煮湯就好了,再用力吸湯就出來了。”

��正當小莉的嘴巴碰到龜頭,林伯拉著她的頭發道∶“不公平啊!小妹妹,你

也要給我吃東西呢!”

��小莉慌張了∶“我沒東西給你吃喔!”

��“不不不┅┅你兩腿間不是有美味的小鮑魚嗎?來,伏在我身上,屁股張大

對著我的臉,你就可以喝魚湯了。一起進餐不是很好嗎?”

��小莉爲了吃渴,已忘了大腿間是私人的地方。伏在林伯肥肥的肚子上,小莉

好像玩大型布娃娃,反正林伯又肥又多毛。小莉兩只小手按著陰莖的底部,小小

的口已含著肥龜頭,兩手一直向下移,找到了一個袋袋。

��“這是什麽?”

��林伯沒回應,只是不停地看小莉的私處。小莉榨了袋袋一下,發覺有兩個半

硬不軟的波子。小莉兩手不停玩弄波子,嘴卻含著陰莖,努力地吸著。

��林伯很爽,立即用肥手指弄開小莉的陰唇,小莉鮮粉紅的陰道出現在林伯眼

前。林伯用舌尖把弄陰核,小莉年紀雖小,但已有快感,在含陰莖的小嘴發出伸

吟聲。

��由於林伯肥胖短小,他的肚腩剛好頂著小莉的胸部,兩粒小奶頭在林伯的小

腹上摩擦,林伯快不行了。小莉的陰唇被對手輕咬了一下,立即加強了吸力,林

伯肥大的家夥已到了極限。

��“嗚┅┅嗚┅┅呀┅┅出來┅┅出來了┅┅”忽然射出了溫溫的精液。

��小莉的口一瞬間已灌滿了香濃魚湯,連吞也趕不及,濃縮的精液又來了,小

莉只好把口中東西拔出,只見淡白帶黃的濃漿在肥龜頭處不停地射出,小莉的小

臉蛋和嬌小的身體給精液濺濕,濃郁的液體連林伯也弄濕了。

��不知是林伯太久沒射精,還是小莉技術好,林伯足足射了一分锺才停下。小

莉已把口中滿滿的精液全部咽下,鹹鹹的,味道很好,還用舌頭弄淨陰莖上的魚

湯。

��“不要浪費我的湯喔,把你我身上的都吃下。”林伯命令道。

��小莉把自已身上的湯用手掏起,再放入口中吞下。因爲精液太濃了,小莉已

飽了,但貪吃的她巳忘了飽,只見小莉伸出舌頭,把白黃色的精液從林伯肥胖的

身體吸走,花了半個小時才完成。滿足的林伯摸了摸小莉的陰部,把小指伸了入

去,看來林伯的遊戲才剛開始。

��������������淫賤阿伯(2)

��因爲吞下了大量淫精,小莉感到不適,滾燙的濃液已填滿小莉的胃,黏黏滑

滑的還在小莉嘴角慢慢流出。但是林伯異常興奮,自老婆離他而去後很久已沒抱

女人了,更何況小莉的身軀如此迷人!只有十歲的小莉很疲倦地躺在又亂又髒的

地板上休息,小小的嘴巴和小手弄得酸了。林伯看見小莉可愛的臉蛋,不禁又再

起淫念。

��“如何?周打魚湯好喝嗎?要不要再吃別的?”

��小莉很有禮貌地回答道∶“謝了,但是我已吃得飽飽了,我還要回家喔。伯

伯謝謝你的美味魚湯,我要走了。”

��意興闌珊的林伯本來想讓她離去,但粉紅的小乳頭令林伯欲火中燒。

��“不┅┅不要走,伯伯帶你去玩,如何?伯伯還會給你糖果和零用錢哩!”

��生長在富貴之家的小莉對這些都不感興趣,答道∶“對不起,爸媽在家等我

回去啊!”

��被欲火燒壞腦的林伯由失望變爲憤怒∶“哼,小妹妹,伯伯就要你留下!”

說著已用肥胖的身軀壓著小莉。

��小莉被巨型的赤裸胖漢壓著,連呼吸也有困難。禿頭的林伯只有五尺身高,

體重卻達二百五十磅。反觀小莉,嬌嫩的小身軀只有五十多磅。小莉臉也紅了,

哭道∶“嗚┅┅快放了我,伯伯!”

��小莉痛苦中的可愛表情已使林伯完全勃起,這胖子現在已決定強奸眼前的小

妹妹。林伯發惡了,一巴掌打在小莉可愛的臉上,鼻和口角立刻流血,痛得小莉

哇哇大叫。

��“別哭!”林伯命令道,但極痛的小莉還在飲泣。

��淫穢的林伯用他肥大的手大力拍小莉劄實的小屁股,一下又一下的像教訓小

孩一樣。很快,本來雪白的屁股變得血紅,活像日本彌猴。

��“饒了我吧!”小莉哭著哀求道。

��林伯淫笑了∶“你要服從我的命令,知道嗎?”

��小莉只好無力地點了點頭。

��“你快來舐我的乳房!”

��由於林伯過胖,胸上的脂肪像對醜陋的奶子。小莉用舌尖碰碰黑色的乳頭,

因爲很多毛,所以很辛苦。正在爽的老胖子也用他肥大的手指玩著小莉的乳頭,

林伯忽然使力按著小莉的淡紅奶頭,小莉痛得在胖子胸上咬了一口,林伯憤怒地

抓住小莉的頭,二話不說就把陰莖頂入小莉的嘴巴。

��林伯的家夥並不長,只有五寸半,但卻粗得很,長度剛好完全頂入小莉的喉

嚨底,睾丸大力地拍打小莉的下巴。小莉的小嘴張得很開才可含著陰莖,林伯大

力地出出入入小嘴,很快再次射精了,龜頭在小莉喉嚨底猛烈噴射出大量酸鹹的

濃液。林伯用手按著小莉的頭,小莉只能吞下所有精液。

��這次再不是可口的周打魚湯了,而是很酸的髒東西。林伯真是能人所不能,

又足足射了半分鍾。小莉今天已吃了大約半公升的精液,思想都迷糊了。

��林伯卻越來越精神,立即叫小莉舐他的屁眼。小莉知道屁眼很髒,但恐懼痛

楚加上神智不清令她服從命令。林伯背部向天的趴在地上,小莉則用幼嫩的小手

撥開林伯的肥屁股肉,開始舐屁眼,爽爽的林伯腰一動,抓住了小莉白雪雪的雙

腳,還撥開陰唇。

��作了個69的姿勢後,林伯用力吸吃小莉的小鮑貝,而迷糊的小莉連舌頭也

放入屁眼了,同時林伯的舌頭也進入了鮮粉紅的陰道內。

��小莉只有十歲的私處忽然濺出了清清透明的液體,淡淡甜甜的味道使林伯發

瘋了,他立即拉高小莉,自已躺在地上擺出男下女上的姿勢。林伯把小莉的鮑魚

仔對好自已的陰莖,慢慢地把小莉放下,林伯的可怕家夥一步一步地接近小莉的

私處,龜頭先碰著陰唇,緩緩地推入了細小的陰道。林伯的龜頭先是頂著了小莉

薄薄的處女膜,之後毫不留情地弄破了,鮮紅的血從被插著的陰道流出了,劇烈

的痛楚把小莉立刻從迷糊中醒了過來。

��������������淫賤阿伯(3)

��“不要!好痛!”小莉大聲哭道。

��小小的陰部巳咽下了如巨蟲的淫莖,由於小莉只有十歲,私處還沒發育,但

內里插了一條肥大的東西,整個腹部漲了起來。小莉的陰部滿滿的,根本不能再

動半分,可是瘋狂中的林伯沒有理會,用他肥大的手抓著小莉的腰把小莉舉起,

小莉以爲痛苦完了,誰知林伯突然放手,小莉的私處立刻被肥大的陰莖刺入,大

量鮮血在小鮑貝里湧出,痛得哇哇大叫。

��眼淚在林伯眼中不但沒有令他可憐小莉,相反地使他更加興奮。林伯立刻肥

大的屁股動了動,陰道像被“串燒”的小莉向天彈上,再由地心吸地跌入林伯的

粗莖上。小莉痛得失了神,林伯卻興奮得很,不停地重複這動作∶插入、拔出,

插入、拔出┅┅

��血和淫水滔滔不絕地流到林伯肥腫的肚腩上,大刻十五分锺吧,林伯雖然十

分興奮,但還沒射精,可能因爲已射過兩次了。小莉的身軀和私處已不覺痛,痛

楚已到了麻木的地部。林伯轉了位置,用巨大的身體壓下,陰莖一下一下地痛打

小莉的小鮑魚。

��“嘻嘻┅┅舒不舒服?”

��小莉失了神,根本不能回應。肥大多毛的身軀壓得小莉呼吸因難,可是神智

不清的她連呼叫也沒有,嬌小的她只能被肥胖的虐待狂折磨。

��小莉只有十歲,生命力很弱,呼吸不能加上大量失血,幼小的她可能會被強

奸到死。林伯被欲火燒壞了腦,完全沒有理會,只是不停地把陰莖抽出抽入。

��這樣下去小莉生命有危險!忽然,小屋的木門打開了,是救星來了嗎?只見

一個穿日本和服、身高七尺的巨大漢子,巨大的臂膀抓住一個大布袋,正慌忙地

跑進小屋中。

��瘋狂的林伯看有人來,立即停止了動作,肥胖粗大的髒東西在小莉的私處慢

慢滑出,小莉本能地大力呼吸回氣。林伯一見到來者和他手上的布袋,竟然淫穢

地笑了笑,像巨無霸的大漢也同一個笑容笑了。

��看清楚,來者是個力士(日本相撲手)打扮的胖漢,臉油油的很光滑,身體

異常巨大,大約四百多磅,看樣子一定是相撲手。

��“爸爸,好久沒見了。”巨漢道。

��“阿九,我的兒,這些年來你去了什麽地方?”

��原來巨漢是林伯的兒子,難怪身型如此相似。

��“爸,廢話少說了,這次我由日本回來就是要和你玩雙打,一起干死這賤女

人。”

��布袋一開,只見一個年約廿五的全裸的美女。白雪一樣的肌膚和榇高貴美麗

的臉蛋十分相榇,一頭烏黑的秀發輕輕地披在胸部。乳房大得驚人,足足有42

E;屁股肉緊緊的十分扎實,大約38寸;腰卻是很幼小的24寸,這真是個身

材一流的美人。

��面對如此國色天香,林伯竟然一腳抽到美女的臉上,說道∶“哼!賤人,總

算老天有眼,被阿九找到了吧!”

��“不┅┅不要,請放過我吧!”美女哭道。

��林伯一巴掌打在美女的臉上,罵道∶“八年前你布下騙局騙了我公司所有的

錢,我現在弄得如此田地都是因爲你!”

��默默地站在一旁的阿九道∶“當時你騙光我們的錢,自己卻躲藏在日本,我

不知花了多少時間才找到你!當年我連出國的錢也沒有,只好以外國相撲手的身

份到日本參加相撲決賽,花了這些年的時間終於給我抓到你這賤人!”

��美女股起勇氣說∶“哼!如果不是你兩父子好色如命,根本不會給我布下美

人局騙財!”

��“賤人!還敢不認錯!”阿九說道,用他肥壯有力的手指使勁捏了捏美女鮮

粉紅的乳頭,美女立刻痛得大叫出來。

��喧吵的聲音把失神中的小莉吵得清醒過來,剛回複神智的小莉即時認出了美

女,漂亮的臉孔一個多月前才跟爸媽在日本旅行時看過。

��“表姊,香蘭表姊,是我喔!”

��“小莉!你不要緊吧?”香蘭一見赤裸的小莉,大驚道∶“小莉!你怎會在

這兒?發生了什麽事?你還好嗎?”

��小莉哭道∶“嗚┅┅嗚┅┅表姊,這個肥伯伯弄得人家很痛哦,我又沒做錯

事,他爲什麽打我?嗚┅┅”

��香蘭看見赤裸裸、陰部紅紅,還滿身精液的小莉,立即明白了發生什麽事。

香蘭怒吼叫道∶“干你倆的娘!爲何要找小莉來複仇?她不知我們的恩怨!”

��林伯淫淫地笑了笑∶“嘻,原來你們是表姊妹!我看小娃兒皮光肉滑才上了

她,真是天助我也!阿九,和我一起干死這兩個淫娃兒!”

��阿九笑呵呵地脫下和服,暴露出他肥大的身軀和下體巨無霸尺碼的大家夥。

��������������淫賤阿伯(4)

��阿九和他父親林伯一樣,身體異常肥大。阿九一對像大水牛般的粗臂正不停

地上下把弄著硬脹的陰莖,巨大的凶獸從包皮跳了出來。阿九先吐口水到自己的

肥掌上,然後用手指輕輕抹拭龜頭,令淫莖更硬挺。

��雖然身軀同樣肥胖,但體毛方面阿九和林伯卻剛好相反,林伯身上很多毛,

而阿九卻光禿禿的,肥肚腩上像塗了油的光滑。不管這兩個胖漢的外型如何不相

同,他們的心卻是一像的,簡直是兩頭發情而準備配種的豬。

��眼前但見兩位可愛美麗的娃兒,加上一顆複仇之心,阿九和林伯已完全勃起

了。林伯的陽物雖粗,但短小,殺傷力還不太大;可是阿九的陽物幾乎有十二寸

長,還驚人地粗大,足足有三只大姆指的橫度。

��年幼的小莉還不大清楚男人的下體是什麽一回事,用好奇的目光定眼看著巨

獸。香蘭卻怕得臉也青了,嬌小的她可不能容下如此肥大的陰莖!

��巨人一樣的阿九先把香蘭拉高,背部向天,一個肥大雪白的屁股完全暴露在

阿九的眼前。阿九毫不留情地把自己巨大的陰莖插入香蘭緊緊的陰屍,大得有如

哥以夫球的龜頭頂著香蘭的子宮,使她眼淚直流。

��肥大的阿九開始一前一後的干著眼前漂亮的美女,還一邊大力拍打香蘭白雪

雪的屁股。看著屁股由白轉紅,阿九心里有種說不出的興奮。

��回看林伯這邊,只見林伯把果醬塗在小莉的胸口上,然後用他粗粗的舌頭舐

食小莉乳頭上的果醬。林伯還用牙齒咬了一下粉紅色的敏感奶頭,用力雖不大,

但幼小的小莉已痛得落淚。

��這時林伯已迅速地把陰莖插入小莉嘴里,立刻干著她的小嘴巴。被一雙肥大

頭,兩顆肥大的睾丸卻不停地拍打小莉的下巴和頸。

��阿九以爬狗式操著香蘭,林伯  站著來干小莉的嘴巴。香蘭的陰部被粗壯的

巨物抽插著,42E的巨大乳房一上一下地彈跳,阿九把正放在香蘭腰上的巨手

一揮,一爪就抓著香蘭的大乳。香蘭一邊被肥肥的陰莖抽插著,一邊又被一雙巨

掌擠捏,身體很不好受,阿九還以手指狂擰香蘭鮮紅色的乳頭。

��“好痛呀!請┅┅請放過我吧!對不起喔!不要再拆磨我了!”

��阿九賤肉橫生的臉上出現了一個可怕的神情,道∶“嘿嘿┅┅嘿┅┅拷問現

在才正式開始呢!”繼續不停地抽插著香蘭肥美的陰道。

��“砰┅┅砰┅┅”的聲音一下一下地響起,是阿九和林伯充滿脂肪的肚腩碰

撞著小莉和香蘭嬌小身軀所發出的拍子,阿九和林伯感到睾丸開始有一股壓力,

粗笨的雞巴快不行了,濃精快要湧出龜頭時,兩父子忽然把自己的巨獸抽出來,

一邊強忍著不要射精,一邊輕輕地向著雞巴呼了口氣。

��可能因爲已射了很多次精,林伯通紅的巨獸慢慢泠卻下來,沒有流出濃液。

但阿九在外國沒錢找女人,已禁欲多時,一時間忍不住,“呀┅┅呀┅┅出來了

┅┅嗚┅┅!”一股濃郁的精液從十二寸長的雞巴射了出來。

��阿九奮力地用手抓著自己的大雞巴,不停地上下搖動,把最後一滴精華也泄

出來。大袋袋內儲存的所有精液已噴了出來,精囊完全空了。因爲太久沒抱過女

人,阿九的精液又濃又多,像芝麻糊似的,飛濺到香蘭的屁股和背部上。

��黃黃米白色的精液弄得香蘭整個屁股都濕了,但腥腥臭臭的,令香蘭更覺難

受。濃精像潤滑油一般,粘粘的直流到香蘭的陰部,再慢慢地由私處一滴滴的落

在地板上。

放在香蘭屁股上,因爲實在太重了,以狗爬式支持著身體的香蘭差點給他壓倒在

地上。

��因爲精液實在太濃,滴在地上時發出“啪啪”的聲音。雖然很多淫精已落在

地板上,但還有許多濃得可怕的液體,像半溶化的布丁般滑在香蘭背上。胖漢阿

九見狀,用他肥大的雙手把精液像太�油似的塗滿香蘭全身。手經過香蘭豐胸部

時,還用手像擠牛奶的擠著大乳房,腥臭味的精液已布滿香蘭的身體,看起來亮

晶晶的。

��滿身粘液的香蘭很不好受,屈辱感令她更難受,但在林伯眼中滿身淫精的美

女卻是如何地性感!小莉已給他干了很多次,換個巨乳美女來操也不錯吧!

��而阿九雖然剛剛把精囊里的精華清光了,但身爲相撲手的他體力驚人,小莉

細小可愛的乳房和陰部更令阿九性趣大增,剛射精已軟化的肉蟲立即變硬勃起。

兩個胖漢看了一看對方,心中會意,是換女人的時間了。

��������������淫賤阿伯(5)

��林伯一手抓著香蘭,先用力兩掌打在她的屁股上,巨大的手拍在白白的美臀

上,香蘭還未來得及叫痛,一條粗大的髒  已卡住她的嘴巴。林伯沒理會香蘭的

哭鬧,更用全力抓緊她的頭部,一下一下地干著她的小嘴。嘴巴被粗壯的陽物占

據了,口水無法吞下,卻把口中的雞巴弄得又濕又暖,使林伯更加起勁地抽插。

��阿九比胖老頭更狠,連前戲也不做就二話不說的把他十二寸長的怪物插進小

莉的屁眼里。小莉兩小時前還是處女,剛被人在小穴開了苞,現在連後面的屁眼

也難逃一劫。

��才十歲的小女孩,陰道給肥  插入巳是極大的痛苦,還要在緊得多的屁眼開

苞實在極不人道,可是阿九懶得理會,粗而長的雞巴頂到小莉的直腸,痛得她淚

流滿臉。但畢竟屁眼實在太小,阿九只能慢慢抽插。

��阿九突然驚覺大腿上熱騰騰的,低頭一看,原來小莉痛得連尿也排了出來。

阿九見狀,不但沒感驚訝,反而更加興奮。阿九爲人不止好色,還竟然對小便這

類異物迷戀,他覺得慢慢的干著屁眼太沒趣了,把自己的肥  抽了出來想換個位

置玩小穴,誰不知雞巴一離開屁眼,髒臭的大便立刻拉到一地也是。小莉實在太

羞了,可愛的小臉蛋紅透起來。

��如此奇境更叫阿九火上加油,欲火中燒,猛力地把肥  強行插入小莉的陰道

里。肥大的雙掌還不停地擠弄小莉平坦坦的乳房。

��此時林伯已玩厭了香蘭的小嘴,粗黑的巨掌一手抓著她的頭發,拉起她的頭

使嘴巴離開雞巴,之後再粗暴地把髒  插進她的胞魚。香蘭兩片陰唇肥美白淨,

里面的桃園是一片漂亮的粉紅色,周圍的恥毛卻很多,幼幼的遮蔽著陰部。

��眼前是一個上等的美女,怎叫林伯不大流口水。林伯奮力地干著香蘭,而阿

九則瘋狂地抽插小莉的屁眼,小木屋內充滿著一股淫亂的氣氛。

��兩頭胖豬似的巨漢大概干得太起勁,小莉香蘭二人連喊痛和反抗的氣力也沒

有。沒掙扎的女人令兩漢玩得不夠興奮,要想一些新花式了。

��色迷迷的林伯立即想出一個辦法。他先讓香蘭頭向天的躺下,再叫道∶“阿

九,快來干這賤人的小穴。”

��阿九雖然不知爲何,但也照干了。而林伯的髒屁股則坐在香蘭的臉上,雙手

用力一擠,香蘭的超級巨乳立刻現出一條深深的乳溝,林伯再把肥  埋藏乳溝之

中,來個奶炮。

��“來,快把這小淫娃擡起。”林伯命令道。

��阿九一雙巨臂抓著小莉的腰,雙腿向著阿九胖胖的臉,臉卻向著林伯;林伯

急不及待,淫穢地濕吻小莉的臉和嘴唇,而阿九也同時舐吃小女孩的陰部。兩個

胖漢上半身同時以口煎熬小莉,下半身卻又同時用巨雞巴折磨香蘭,這奇特的姿

勢真是林伯才想得出來。

��小莉被人半天吊著,一點也不好受;但香蘭卻比她更慘,變態的林伯只打奶

炮還不滿足,還命令香蘭舐他髒臭的屁眼。臉部緊貼林伯屁股的香蘭本身連呼吸

也不大容易,現在竟還要干這淫亵的行爲。但她是非干不可,不然又不知兩個胖

豬會怎樣對待她和小莉?香蘭舌尖一伸,林伯立即爽得“呀”的一聲叫了出來。

��阿九也不甘示弱,粗暴地舐著小莉的小胞魚,還用牙齒咬她未成熟的陰唇,

下體也不忘抽插著香蘭,小小的洞穴被粗大的肥  塞得滿滿,洞口還流出一絲絲

的鮮血。巨形的睾丸不停拍打香蘭臀部,肥肚腩則壓著她身體,其痛苦只有當事

人才知道。

��兩胖漢一直抽呀插呀,也過了不知多少時間,小莉和香蘭已奄奄一息,肥豬

們也快不行了,阿九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而林伯更用力地把雞巴埋入乳溝里。

��香蘭雖已氣喘如牛,但也感覺到他們快要射精了,哀求道∶“不要┅┅不要

射┅┅在里面┅┅會┅┅會有小孩的┅┅”

��但已太遲了,突然“呀!”的一聲,阿九已在香蘭花心里射出溫熱濃郁的精

液,一股一股的暖流射入子官里,兩行眼淚慢慢在香蘭面上流下。

��林伯也到了極限,一邊把肥  從雙乳拔出,一邊同時放下小莉,即時瞄準小

莉的陰道趕快地插了入去,再猛力地抽插兩下,“呀”的一聲也忍不住把腥臭的

精液射入小莉的最深處。

��小莉是個小孩,幼小的花心根本還未成熟,一下子就被林伯的黏液填滿了。

可是林伯還有很多精液,只好拔出雞巴把濃液射在小莉身上,幼嫩的陰唇還慢慢

流出林伯的黏液。

��阿九的濃精也注射滿了香蘭的子官,和他老爹一樣把雞巴抽了出來,再將多

馀的精液射在香蘭豐滿的巨乳上,腥臭味的濃精弄得香蘭小莉全身都是。兩個胖

子真是怪物,射了大量精液還可以繼續射下去。弄得小莉香蘭全身黏滿乳白的精

槳,遍奶子屁股也是,連陰部流出清液。

��林伯、阿九還不滿足,把腥鹹的髒液射到兩女口中,強行要她們喝下。小莉

香蘭也不知吞了多少精液,嘴角下巴黏著白中帶黃的濃精、子官里與胃里注滿精

液、就連頭發和臉蛋也是。但兩個胖漢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氣似的,射完精又繼續

抽插香蘭她們。

��小木屋內已是滿地汗水和精液,當然還有陰部被磨破而流出的血。香蘭和小

莉像發了一場惡夢,而這惡夢不知何時才完結。

������������淫賤阿伯(6、結尾)

��過了很久,也不知被胖豬們奸淫了多少次,小莉已失去知覺了,不知是生是

死。香蘭雖不至不省人事,但思想都不大清楚,只是無意識地被人抽插著。

��突然,阿九如雷似的“嗚哇!”叫了一聲,射了最後一次精後便倒了下來,

肥大的身體把香蘭重重的壓在地上。香蘭感覺到阿九所有動作也停了,以爲他太

疲倦昏睡去了;沒多久又聽到林伯一聲呼叫,全身沒力的倒下來壓倒了小莉。

��香蘭心想他們太疲累睡了,便把小莉從林伯巨形的肥肚腩下救出,輕力的拍

打小莉的臉,叫她醒來。不一會,小莉慢慢地張開了眼,香蘭立刻高興得跳了起

來。

��“表┅┅表姊┅┅已完了┅┅嗎?”小莉一邊哭,一邊似弱不禁風的聲音問

道。

��香蘭向她溫柔的笑了笑,說∶“不要怕,已沒事了。”

��香蘭在小木屋內找來了兩塊大布給她們覆著身體,抱住小莉帶她回家。正要

走時,香蘭對兩胖子剛才所干的心有不甘,猛力地一腳分別踩在林伯和阿九的子

孫根上,腳力之猛好像連睾丸也踏破了,林伯阿九竟不會痛得醒過來。

��香蘭雖是女兒身,但力度也很強,爲何胖豬們動也不動?香蘭再看清楚點,

有。香蘭把耳貼在林伯肥胖的胸口上,完全沒有心跳,胖豬們原來已死了。

��以他們肥腫的身體,其實不能作太長時間的運動,心髒根本承受不到。可是

他們玩的小莉香蘭實在太正點了,玩得太爽令他們忘了心髒的沖擊,終於在休克

中死去,這真的是惡有惡報。

��香蘭泠眼看著大胖子的屍體,事情總算完結了。香蘭抱住嬌小的小莉,一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