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三國無雙」之月英無慘輪姦

作者:米達馬雅

  道歉啟事:小弟腦殘,忘了祝融是用回力鏢,在此感到十分抱歉。

***********************************

  面對南蠻無數的大軍,一個騎著絕影馬的美女、手持戰戈蒼月,每次揮舞都

像死神般收割著蠻兵的生命,身穿銀色緞面緊身衣裳、一頭棕色及腰的長髮混上

了敵人的鮮血隨著馬兒奔馳迎風飄散,神情剛毅的絕美臉龐透露出擔憂。

  為了速破藤甲軍,月英身邊僅帶著王平及數十名禁衛軍,此時因為木鹿帶王

率獸出巢,月英擔心蜀陣後方,所以策馬速奔,即返營區。

  「咚!咚!咚!」

  大地震動,月英胯下的絕影馬似乎受到了驚嚇,微微顫抖,右前方出現了一

位暴乳大奶、身材火辣全身卻只以少少的虎皮蔽體的妖艷女子騎著大象前來。

  「祝融在此,敵將願意一戰否?」祝融拿著長弓,向月英要求著單挑。

  祝融手上的長弓射出的冷箭,不知奪走多少蜀將的生命,月英對她也感到十

分憤怒,早就想要將她殺之痛快,便回應道:「我月英願受一戰!」

  擒賊先擒王,斬人先斬馬。深知沙場道理的月英,運氣於胸,以意役力,振

手一揮,那蒼月便像一道流星般直奔象腦,隨著一聲慘嚎,那勇猛的戰象倒在地

上。

  月英拔劍策馬狂奔,要將那正落下的祝融斬首,突然間一道銀光飛了過來,

攻己所必救,無奈之下,一個躍身落到了象前,將蒼月給收了回來。

  那道銀光便是祝融在敗勢的狀態下所射出的一箭,反客為主。

  兩人迅速的互鬥在一起,月英雙手舞著戰戈,祝融則是以長弓代棍,纏鬥起

來。

  「叱!」一聲,兩人暫分,只見祝融胸前虎皮被消去了一塊,左乳就這樣赤

裸在眾人面前。祝融也不以為意,大笑了聲:「哈哈哈!你以為我會像你們漢人

一樣,只因衣物被破壞就會害羞而讓動作有所遲緩嗎?」

  祝融伸手將那虎皮一拉,上身赤裸,暴乳毫不掩飾的暴露,豪氣的說:「我

豈是這等雕蟲小技就能擊敗,妳如果只有這點真本事,躺在地上的將會是妳。」

  話沒說完,手上已多了三支箭,在月英接近之前「咻!」的一聲三箭齊發,

巧妙的是雖然三箭以不同方向、不同時間射去,但卻讓月英感到難以躲避。

  身為蜀中大將,蜀國丞相的妻子又豈是易與,戰戈霎時化作一片光影,那三

隻箭立時被擊落。祝融手上不停,伏地由上揮弓,一個打蛇棍上,饒是月英反應

靈敏,那衣裳也不免被弓弦劃出一道長長的口子。

  月英下裙在正中央被劃開長達胸部的岔口,雖然裡頭仍有襯褲遮掩住那羞人

的秘處,但仍將她那白嫩的雙乳給露出了大半。月英不愧是蜀中巾幗,並沒有像

女孩般驚羞尖叫,只是「呸!」了一聲,一招重劈華山長戈從上而下,要將祝融

斬殺於下。

  祝融一記交叉腳,一腳踢上戰戈,一腳踹向月英腹部,月英因為整個重心都

向了前傾,這次閃不過,硬受了祝融一腳,同時也回敬了祝融一腳。

  兩女各受了對方一記,拉開了距離後迅速欺身近戰,互相纏鬥了數十招後,

祝融的長弓被月英打斷,動作逐漸露出破綻,儘管祝融將斷弓當雙節棍使,但揮

舞的動作不再像先前一般靈活,在一招橫掃千軍,被月英撂在地上,王平等人立

即上前綑綁。

  「將她帶回蜀營,聽候丞相發落。」月英用戰戈將長衣下襬割下一截,包裹

在胸前,跨上絕影馬。風一吹來,長髮飄逸,雖然失去了下襬,但緊身的襯褲卻

展現她修長的美腿曲線,更添這位女巾幗蕭颯英勇的風采。

  「將軍,妳要去哪?」王平問道。

  「擒孟獲。」說完,策馬而去。

  月英儘管單騎,但的確勇猛,蒼月所到之處,猶如農夫一般收割著南蠻兵生

命,不久,她便瞧見孟獲正在一座山丘上。

  「孟獲,蜀國丞相夫人月英在此,今日定當取你首級∼∼」

  眼見即將到達丘頂,突然間,兩旁刺出了幾支長矛,絕影馬倒,面對突來的

意外月英一個躍身,雖然安然躲過,可戰戈卻落到了遠處。

  女巾幗並不氣餒,月英抽出腰間長劍衝向孟獲。要是手持蒼月的月英,靠著

長兵器的優勢,或許能順利將孟獲擒獲,但此時卻被孟獲一爪擋開,另一手一抓

之下,當場月英的戰甲步衣破了大洞。

  「可惡!」月英不顧胸前豐乳近乎爆出,奮力腿踢向孟獲淫惡的胯下,卻被

孟獲一把抓住,順勢一扯,半邊褲管離身而去,露出潔白的大腿。

  失去兵器的月英,一邊要看著地形,一邊要閃躲孟獲猛烈的攻勢,讓月英左

支右絀,身上的衣物越來越不蔽體,另一邊的大腿被扯破露出了大半,更羞人的

是後邊被扯開了一個大洞,那皎嫩的豐臀就這樣赤裸在充滿血腥的戰場上。

  「啊!」凹凸的地面讓靴底的高跟無法負荷,「喀!」的一聲斷裂,這也讓

月英一個身型不穩,被孟獲擒住,反手反剪在後

  「嘿嘿∼∼好美的臀部!」南蠻兵取出繩子將月英的雙手綁了老緊,孟獲脫

下鋼爪,雙手在那豐滿彈手的臀部上搓揉,粗暴的動作毫不掩飾那男性的渴望。

  「無恥!呸!」月英心知落到敵人手上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慘劇,但月英卻

不屈服,恨恨的啐了孟獲一口口水,孟獲絲毫不閃躲,還將那吐在臉上的唾汁用

手指沾了沾,吐出大舌猥褻的舔了舔,說:「好香的口水,來人!餵水!等等看

妳還能不能這樣倔強!」

  說完,孟獲便將月英壓倒在地,將那僅存的衣物被扯的粉碎,大手將雙腿分

了大開,將自己那長約七寸、粗兩寸的大肉棒,毫不憐惜地捅進未濕潤的肉穴。

  「嗯嗚……放開我∼∼唔!唔!咕嚕∼∼咳!咕嚕咕嚕∼∼咳!咳!那是什

麼?!混帳!嗚……」月英被納粗大的肉棒進入體內,禁不住地發出悶吟。此時

南蠻兵從遠處拿了一個葫蘆過來,在強灌之下,月英猛烈地咳嗽,儘管奮力地抵

抗,但難免吞進了幾口。

  「嘿嘿∼∼會讓大家快樂的東西。」

  孟獲說完,張著大嘴就往月英胸前含去,月英的乳峰雖然不如祝融般碩大,

但漢人肌膚那股粉嫩細滑的觸感卻是祝融所沒有的,孟獲嘴上不住地品嚐的月英

那細滑柔軟的玉乳,發出「咂咂」的聲響。

  此時月英四週已圍滿了南蠻兵,若不是孟獲正在享用,南蠻兵怎麼可能放過

這等白皙美女,看得興奮之際,有不少蠻兵解開褲頭,面對著月英擼弄起雞巴。

  「濕了耶!」孟獲一臉猥褻的笑容說著,雙手放開大開的雙腿,將月英跪在

地上,一手抓住反剪的雙手,以手抱著月英豐滿的翹臀,賣力地挺著熊腰,在那

緊窒的嫩穴中抽動。

  『為什麼?!』月英心裡吶喊著,被敵人強暴的她,全身只覺得一團火熱,

那毛孔感官猶如剛出浴般,對週遭特別的強烈,一點點的刺激都能帶給她莫大的

性感。

  若是黃花閨秀,或許不知厲害,但對已諳人事的月英來說,無一是種折磨,

身體被孟獲抓著弓起,胸前乳峰直挺的誘惑著蠻軍,下體那緊窒的肉穴隨著身體

的背弓而夾得更緊,那粗大的肉棒不斷地摩擦自己嫩壁,帶來的性感一波接著一

波,月英只能強忍著不讓羞恥的呻吟脫口而出,可那從骨子裡發出媚人的喘息卻

怎麼也掩飾不了她的情慾。

  「啪!為什麼不叫?!」對於月英的強忍,孟獲大為不悅,大手無情地打在

月英軟嫩的翹臀上。

  「啊∼∼」屁股吃痛,月英忍不住的叫了一聲,但隨即又緊咬著銀牙,不肯

屈服在孟獲的欺凌下。

  此時已有些蠻軍到達了極限,紛紛走到月英面前,將那白灼的精液射在這位

蜀國丞相夫人的臉上、乳上,儘管月英極力的閃躲,仍不免有些噴落在自己的性

感的小嘴上,腥臭的精液讓月英首次感到無奈的屈辱。

  「還不叫?!那這樣如何!」手指一插,進入了那污穢從未開發過的菊門。

  「啊啊……不要……啊……痛啊……啊啊啊……」菊門的貫穿,讓月英再也

忍受不住的發出了羞恥的哀號與浪吟。

  孟獲單調但猶如野獸般猛烈地抽送,讓性器交媾的下體發出「啪!啪!啪!

啪!」淫穢的聲響,讓那白嫩豐滿的雙峰劇烈的乳搖,下體泛情難抑,再加上孟

獲那粗大的手指不斷地進攻蹂躪嬌弱的肛門,那浪水無法抑制的從肉唇交合處流

出,順著大腿及孟獲的抽送,滴落到血腥的沙場上。

  「啊啊……不要了……啊……不要……啊啊……這樣會……啊啊啊……要洩

了……」當第一次羞恥的浪吟一出口,月英再也無法克制自己,身體的每一寸毛

髮透露出情慾的渴望,肉體一波一波的快感讓浪叫聲越來越頻繁、越來越大聲;

噴射到自己臉上的精液不再閃躲,月英張嘴閉眼,任憑精液射在自己的臉上、嘴

中,灼熱腥臭的精液似乎成了消火的最佳良藥,全入了月英口中。

  對於自己身體的反應,月英羞愧遠多於憤怒,儘管自己厭惡著敵人對自己的

暴行,但身體卻接受了他們。

  「喔∼∼好緊!你們漢人常說禮尚往來,剛才妳吐我口水,現在我就讓我的

寶貝吐還給妳!」面對月英淫穴強烈的緊箍著肉棒,強烈的壓迫感讓孟獲的快感

大增,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要將精液射進那浪情的淫穴。

  「不!啊啊……不要……啊……不要射在……裡面……啊啊啊啊……」月英

只能口頭上的掙扎,穴裡粗大的肉棒突然又增大了幾分,隨著幾下劇烈的抖動,

月英感到花心被一股股灼熱的液體澆淋,腦中瞬間無法思考,任憑一陣劇烈的快

感迅速散佈全身,肉體肌肉緊緊地繃在一塊,口中發出了她自己從未聽過的銷魂

浪吟。

  「真是痛快,漢族女子果然不同凡響!」孟獲滿足地將他的肉棒從月英體內

抽出,移到月英的小嘴上,月英就在亦是模糊中,替孟獲將肉棒上殘留的精液吸

吮殆盡。

  「我們蠻人可是很熱情的,不止我會還,其他人也會一起還。弟弟,你也一

起來啊!」爽完的孟獲,一邊享受著月英的口技,一邊招呼弟弟孟優一同參與。

  在一旁早就看得火熱的孟優一聽到哥哥肯讓自己參一腳,忙不迭的來到月英

身旁,將月英的翹臀張嘴包住死命地吸吮,雙手搓揉那大又有彈性的嫩臀,不時

發出「嘖!囌!啊!」的猥褻聲音。

  對於屁股有著特殊癖好的孟優雖然玩過不少漢族女子,但從沒一個比得上月

英的,白軟的臀肉上那帶有人妻的成熟氣息,但又帶有長期在馬上作戰、結實有

力的彈性,比那二八年華的少女更為緊實,孟優像個惡狼般不斷地吸吮的臀肉,

鼻子像狗一樣湊在那嬌嫩的菊門上又嗅又磨。

  「嗯嗯……嗚嗚……」屁股遭到孟優的侵犯,搔癢的感覺中又帶著一股異樣

的感覺,那種帶點麻麻的感覺並不讓她討厭,雖然扭動著屁股看似在閃躲,實際

上卻讓人覺得挑逗的意味較為濃厚。

  嘴上孟獲的肉棒實在太粗大,張大了嘴也只能勉強含近三分之一,那粗黑菇

狀的龜頭就將她的小嘴佔去了大半,洩身時的淫液和著男人的精腥味充滿了整個

腔室。濃郁的交媾氣息並沒有讓月英抗拒,她吮著肉棒,用力的程度讓她的臉頰

凹陷下去,雙手搓揉愛撫著被精液射滿的雙乳。

  「讓我來教妳,我們蠻族是要這樣做的!」孟獲抓著月英的雙手,帶領著她

包夾住自己的雞巴,原本就柔嫩細滑的豐乳,加上精液的潤滑,嫩膚緊包住的在

上頭套弄,比起玉手的套弄快感不知多了幾倍。

  「嗚嗚……啊……不要……嗚嗚……」月應再次感受那嬌弱的菊門被異物入

侵,孟優將舌頭蜷成一卷,像肉棒般的深入了菊門,絲毫不嫌污穢。

  嬌弱的菊門並沒有像孟獲用手指時那樣,疼痛大於快感,那柔軟又靈巧的舌

頭在肛門處不斷地扭動,酸癢中帶著陣陣酥麻,讓月英呻吟著、嬌喘著,方才未

冷卻激情又再度攀升,肉體的欲望在小嘴上徹底地體現。

  那柔嫩中帶著芬香的小舌,在那龜頭上打轉著,馬口上滲出透明液體還沒凝

珠在龜頭上,便立即被月英給舔了去,乳頭不斷地磨著肥滿多毛的腹部,興奮得

硬了,嬌挺的綻放出淫蕩的妖紅。

  「啊啊……不!痛啊……拔出來……啊……啊啊……快拔……出……嗚……

嗚嗚……」

  月英只感到那嬌弱的菊門像被撕裂了一般,火辣而痛楚,比起破處時的痛楚

更為甚之,她不斷地呼喊著,希望能讓孟優的雞巴退出自己的體內,但豐滿的臀

部卻被孟優雙手緊緊箍住,根本毫無閃躲的可能。孟獲更是抱住了自己的後腦,

直接將勃起的肉棒深深的插入口內,把那小嘴當成了嫩穴來幹,龜頭無情地捅進

了食道,痛苦的月英無法再發出呼喊,只能艱鉅痛苦地承受著孟獲兄弟倆無情的

強暴。

  「嗚嗚……噁……嘔……」咽喉不斷地被肉棒入侵,月英痛苦地乾嘔著,鳳

目流出了淚珠。

  咽喉裡滑膩的嫩壁把肉棒緊緊地擠壓,像是要吞入體內般死命的吸著,那感

覺令孟獲把動作做得更為粗暴,拼命地要得到那緊窒的快感。

  「好爽!沒想到下面吸得緊,上面更爽。喔∼∼要射了……」孟獲調侃的說

著,抽送速度越來越快,一陣噴發下,將精液在月英的小嘴中來個爽快的口爆。

  「嗚嗚……咳咳……嘔……」月英只覺濃厚腥臭的精液在自己的口中蔓延開

來,吸氣吐息之間都是男人的精液。她咳了幾聲,痛苦的在地上嘔著。

  孟優將月英扶起,自己則仰坐在地上,同時將月英的雙腳張得大開,在那白

嫩的大腿間,艷紅的肉唇微微地開合,吐露著淫蕩的性慾渴望。

  合作已久的孟獲此時將那位軟下的肉棒抵在月英的陰唇上,「噗」的一聲,

豪不費力地進入了濕潤的肉穴。

  「啊啊啊……不要……這樣……太刺激了……會瘋掉的……啊啊啊……要死

了……啊啊……要瘋掉了……」月英前後兩穴被猛力地夾攻,孟獲兄弟倆把她緊

緊的夾在中間,下體兩根巨物不斷地挺著,嬌嫩的肉穴裡不僅感受的到孟獲的熱

度,還依稀能感覺到菊門裡的肉棒。

  在雙重強力的刺激下,月英腦中逐漸模糊,那劇烈的快感強烈且急速流竄全

身,不斷地將她推向高潮的頂峰。

  孟獲和孟優兩人猛烈地抽送,期間還刺激著豐滿的乳峰、捏揉刺激著粉嬌的

嫩蕾,更讓月英沉浸在慾海波濤,不斷地浪吟嬌喘。

  「啊啊啊……太美了……啊啊……要洩了……啊啊……妾身要被肏死了……

啊啊……不行了……啊啊啊啊……」在淫蕩的胡言亂語中,月英讓高潮沒頂,失

去了意識。

  孟獲眼見這位蜀國大將,諸葛丞相的妻子在自己的強姦下高潮到昏迷,那種

征服的快感,讓他大聲的吼叫,猛力地抽插幾下後,和孟優雙雙射進了這位美妙

人妻的體內。

  「你們可要好好『照顧』諸葛夫人,不過可別把她弄死,我還要用她和諸葛

亮好好談談!」孟獲在離去時吩咐了屬下,意猶未盡地看了看月英,想著還要找

機會在老婆不在時好好地享用一下這具美妙的肉體。

  得到了許可的蠻兵大為欣喜,一群人你推我擠地圍在月英週圍,伸手便往月

英身上撫摸,轉眼間,雙乳、肉穴、翹臀、美腿都被人侵佔。

  「我要嘴。」

  「那騷屄是我的,好緊,真是痛快!」

  「喔∼∼我肏到屁眼了。」

  「啊啊啊啊……嗚嗚嗚嗚……不要……啊啊……不……嗚嗚……嗯啊啊……

不行……啊……又要洩了……啊啊……要……要死了……停啊……啊啊啊……」

無法抵抗的月英,除了上下三穴不得閒外,雙手被迫握上兩隻雞巴,雙乳也被人

拿來套弄,就連那美腿也難逃魔掌,膝蓋、腳掌,能用的都被佔領,落入了無止

盡的姦淫。

  ……

  ……

  ……

我最愛了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