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的快樂

一家人的快樂

究竟是誰令她懂得享受性愛的歡愉呢?說起來應從譚雪梅十六歲時說起。當年的譚雪梅正值發育時期,在中學即將畢業時還不好好學習,天天和些不三不四的男生吃喝玩樂,想考重點高中根本沒門,但由於她自身條件好,身材不但苗條修長,而且人長的也漂亮,高高的個子,修長的腿,纖細的柳腰,紅吐吐的嘴。當年的她一眼就被藝校的哪個色鬼校長陳育德給相中了,認她作了他的幹女兒不說,還破格錄取了她進入了藝術學校。

  有了這層關係,這個色鬼陳育德便實施了下一步計劃,他讓譚雪梅直接住在了他的家�,說是爲了她的學習生活方便,其實就是爲了奸淫這美麗可人的美人兒。

  這一天,譚雪梅剛完成了期終試,當她懷著輕松的心情,步履輕盈的在操場中走過,當時在場的男生,紛紛將目光投向這個豐滿的女生身上。

  “快看!她不就是那個校花譚雪梅?看她那兩條腿多美啊!”

  “真的是她啊!她的那雙奶子可真夠大,真想試試可否一手抓著……”

  “你的手那麽小,最多只可用來插插他的小妹妹吧,哈!”

  那些男生色迷迷的眼光,看在譚雪梅的眼�,只覺十分可笑。她拉一拉上衣使上圍更更澄擠衣欲裂之勢,誘得那群男生的肉棒不其然硬了起來。譚雪梅一邊心�取笑這群男生,一邊向幹爹陳育德家走去。譚雪梅的豐胸長腿,實在能令天下男性心神蕩漾,包括……譚雪梅回到家中,看見幹爹正在閱報,於是她走到她幹爹的身傍依偎著他。

  “小梅,幹嗎一回到家便向爸爸撒嬌呀?你的期考考的怎麽樣?”譚雪梅嘟噜著小嘴說:“不好,我的形體考試還可以,可是我的理論考試考的一團糟,爸,你能不能找人給我個及格啊?”說著一邊搖晃著幹爹的胳膊。

  “爸, 好不好嗎?我求你了。”

  “哈哈!原來有目的所以向老爸撒嬌,好吧我問問人家行不行!如果不行就算了”

  “我不依……人家不及格會很難看的,再說你這個當父親的也很沒面子啊,求求你啊,爸∼爸∼”

  “唔……好了……好了……老爸始終敵不我的好女兒,那我向他們說一下吧!”

  “太好了!爸爸,我好愛你!”

  此時譚雪梅緊緊的擁抱著父親,豐滿的奶子緊緊貼著自己的胸膛,使這個老色鬼又一次産生一個又一個奸淫這個可人的念頭。譚雪梅離開了他的懷�,走到房中更衣,這個老色鬼仍然回味那種少女乳房的彈性,心�的淫念更加旺盛……他幻想著於房中的美人正在房中脫下乳罩,兩個豐滿的肉球暴露在空氣中,然後雙手抱著一雙乳房,淫亂地揉搓著粉紅色的乳頭……他幻想與這位美人做出一個又一個淫穢的動作,他的肉棒迅速硬挺的勃起,這個欲火旺盛的色鬼只好回到房中以自己的手去解決性欲。

  “啊……小梅啊……爸爸很想幹你,很想幹你……”

  他已經不是初次想對她有淫穢的念頭。自從他第一次見到譚雪梅時,那種想奸淫她的念頭變油然而起,今天想奸淫她的欲念已越來越盛。尤其每天家中只剩他們二人,朝夕相對,每次雪梅的乳房隨著輕盈的步伐在他面前走過,他真的恨不得立即推倒她在餐桌上好好幹一頓!

  現在他已經泄射了,可是他的欲火還未能平伏下來,他的陰莖還硬挺著。他的欲念現在只能從這位美人身上發泄,於是他一步一步走到雪梅的房間……這時的小雪梅已換上睡衣,準備小睡片刻,突然房門打開來,來人正是她的幹爹——哪個色鬼校長陳育德……此時的她睡衣內�沒有戴上奶罩,那兩粒奶頭不規矩的突了出來,看在這老色鬼的眼�,真是無比誘惑的景象。

  “爸爸?什麽事呀?”

  “小梅,你愛爸爸嗎?”此時他用強壯的雙臂把譚雪梅一把擁入懷�。

  “啊……我很愛很愛你啊爸爸!”譚雪梅被父親緊緊的抱著,心�有一種無比的安全感,還有一種春心蕩漾的感覺。她想有這麽一個幹爹做爲自己的靠山,我還有什麽可怕的呢。

  她已是一個十八歲的女生,對性愛十分好奇及渴望。她可能是天生有一種淫亂的特質,此時譚雪梅的內心竟有一種想與這位半大老頭子作愛的念頭。

  在這狹小的房間�,陳育德欲火高漲,女兒欲拒還迎,一切道德倫常,兩人已開始抛諸腦後……“小梅,爸爸……很想你的身體啊……”說著他的手已遊進譚雪梅的睡衣內。

  譚雪梅一時也未能確認自己是否真的願意獻身給父親,只好強作抗拒:“爸爸……不行……這是亂倫呀……”

  “亂倫”二字聽在他的耳�,簡直是世上最挑逗的詞語,尤其出在自己她口中,他不就是每天都渴望與女兒亂倫嗎?他的欲火更加高漲,向女兒來一個熱吻,雙手向女兒的乳房愛撫。

  “不寶貝,這不是亂倫,我們又不是親生父女,沒事的”

  譚雪梅在這老色鬼熟練的愛撫下,也開始發情起來,她發現原來給男人愛撫是如此暢快的,於是她也全情投入,接受父親帶給他禁忌的快樂。

  看見這可人兒已放開一切去接受自己,他也毫不顧慮地快速脫去這美人的衣服,作爲長輩的他現在要帶給這位美女最大的快樂,當他看到雪梅那高挺而豐滿的乳房時,他已完全地著了魔。

  “小梅,你的乳房真的很美!”

  “爸爸別取笑我吧!我的奶奶還沒發育完全呢。”譚雪梅像是很不服氣,扁起小嘴,確是十分可愛。

  “那……那……現在讓爸爸給你把奶奶搓大!”

  “爸爸,你好壞唷!”

  兩父女在床上打情罵悄,好不溫馨。他享用完女兒的乳房,便伸手摸向女兒的禁地。當他脫去女兒的內褲,只見那片未經開墾的處女地正向著他招手,渴求他的開墾,那個小小桃園洞雖緊密地合攏,但四周已流水淙淙,此情此景真的非常誘人。

  他脫掉褲子,讓膨脹得疼痛的肉棒松一松氣。譚雪梅看到幹爹那粗大的肉棒,因爲害羞而不敢正視,但又偷偷瞄一兩眼,心中幻想著被這誘人的肉莖在小穴內抽動會有多快慰,她真是淫蕩的小女生。他也急不及待張開女兒修長的雙腿,把肉莖緩緩的沒入女兒的小穴。

  “小梅,感覺如何?爸爸的肉棒已進了少許。”

  “小梅覺得……有點疼痛……又有些舒服……啊……”

  父親正在把女兒帶向性愛的快樂,他的肉莖在女兒的處女地內,真是又緊迫又溫暖,他要把更多的快樂帶給女兒及自己,於是把心一橫一口氣把陰莖插得更深。

  “啊……爸爸……好痛……小梅的下面很痛……求你快停……我還是處女啊……”

  此時的陳育德做夢也沒想到這位可愛的美人竟然是處女,聽到這他下面的大雞吧如同鐵棒一般堅硬。“寶貝啊……爸爸……現在要帶給你快樂,忍耐一點好嗎?”

  說著他開始在女兒下體抽插著,並用手愛撫著女兒的陰核。譚雪梅在父親的沖刺之下,慢慢由痛楚轉化爲一陣陣騷麻的快感,使她情不自禁地抱著在了陳育德的身上。

  “啊啊……爸爸……你……你輕點好嗎……很難受……但又很舒服……啊啊……”

  “我的好女兒已懂得享受高潮了嗎?真是個淫蕩的女兒……”

  “爸爸別笑小梅……啊啊……人家的確覺得很舒服……”

  “是誰幹什麽令小梅如此舒服呢?”

  “噢噢……啊……爸爸真……壞……啊……要小梅說髒話……是爸爸的大雞雞幹得小梅很舒服……啊……爸爸的……雞雞好壞……一時前後,一時左右,一時在打轉,你想幹壞小梅的……”

  “幹壞小梅的什麽?”

  “啊啊……爸爸真的好壞……”

  雪梅的表情卻雖然害羞,但身體卻欣然地迎接著父親的抽送,譚雪梅在父親淫穢的抽送之下達到了高潮,緊緊地抱著父親。他亦感到女兒的密穴開始收縮並吸緊他的肉棒,於是把肉棒送得更深,此時女兒的陰道湧出大量的陰液,刺激著他的龜頭,他終忍耐不住噴射出濃濃的精液在女兒的子宮深處。

  “小梅……你覺得舒服嗎?”

  “啊剛才我覺得好奇怪啊……又騷又麻……當爸爸的……射進來時,小梅覺得像升天般舒服。”

  “那叫作高潮,很少女孩會在第一次作愛達到高潮,而且還這般強烈,剛才爸爸被小梅的蜜穴夾得很爽呢!”

  此時他從女兒身上抽出開始軟下的肉棒,那些陰液、精液和處女血緩緩從小梅的蜜穴湧出來,有幾多個父親可以看到自己的精液從女兒的蜜穴流出來的景象呢?看到這種淫亂景象,他的肉棒又已蠢蠢欲動。

  “小梅……讓爸爸再愛你多一次好嗎?”

  “爸爸……”

  譚雪梅沒有回答,她已完全把身體交給這位有權有勢的幹爹了,她想以後也好依靠他作爲自己的靠山,任由他帶給自己性愛的樂趣。

  經過了一個淫亂的下午,他們父女兩人的關係已徹底改變,變成一對被性愛控制著的情侶,一次又一次禁忌的亂倫性愛,給他們享受到性愛真正的樂趣。

  譚雪梅的身體在陳育德的開墾下更趨成熟誘人,她亦在幹爹的調教下懂得令男人快樂的方法,每一次的性愛也使幹爹瘋狂。她天生的淫蕩特質就這此時被自己幹爹誘發了出來。

  一天剛從外面打完網球回來的譚雪梅,身穿貼身的上衣,還一件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豐胸美腿,加上運動過後香汗淋漓,看在陳育德的眼�,真是個騷蕩的美女。

  “啊……爸爸……不要呀……小梅剛打球回來……滿身大汗……不要啊待小梅先洗洗澡再給爸爸幹呀……好嗎?”

  “小梅,爸爸看到你這身打扮便按捺不住了,讓爸爸帶你升天吧!”父親雙手早已伸進雪梅的上衣,溫柔地揉搓著兩只白嫩的肉球,他知道這種揉搓乳房的挑逗,這位美人兒一定受不了。

  “哎喲……爸爸……你弄得人家很難受……啊啊……”

  “難受嗎?那麽爸爸不弄了,你乖乖地洗澡吧!”

  “啊啊……不要停……女兒要……要呀……啊啊……”

  “我的好女兒,你要什麽呀?快說給爸爸知道。”

  “啊啊……我……我要爹地的大雞巴……快幹你淫蕩的女兒吧……啊啊……人家已受不了……”

  陳育德的手在雪梅的小穴挖弄,譚雪梅被幹爹熟練的手弄得死去活來,淫水大量的湧出來。這對欲火高燒的父女,使這狹小的浴室�,充滿著淫亂的氣氛。

  陳育德見時機成熟,便坐在馬桶上,示意雪梅坐在他的大腿上。譚雪梅看到幹爹那豎起得筆直的肉棒,自然急不及待的坐上去,用手握著幹爹的陰莖,慢慢的沒入自己那熱乎乎的蜜穴內。幹爹的肉棒進入了一半,譚雪梅覺得無比的充實,她緩緩地扭動著臀部,只覺那熱乎乎的大龜頭磨擦著自己的陰道璧,給她一陣陣癢絲絲的快感,她於是加快扭動腰枝及臀部,務求帶來更大的快感!

  “啊啊……呀呀……啊爽爽……噢噢……爸爸……啊啊啊……”

  譚雪梅的美乳隨著她的動作一上一下地跳動,陳育德伸出雙手去品嘗著這飽滿柔軟的雙峰,手中不停揉搓著這對高聳挺拔的乳房,他感覺到她的奶子好像比以往大了,這全靠他每天對女兒所做的“揉乳體操”呢!看著女兒一身美白嫩肉,和淫蕩地扭動腰枝的景象,使他的在幹女兒緊迫的蜜小穴內的肉棒更加脹大起來。

  “啊……爸爸的雞爸又脹大起來,呀……頂得人家騷騷的……啊啊啊……”

  雪梅的動作越來越激烈,使身體帶來更大快感,陳育德已受不了女兒這種淫蕩的動作,決意反客爲主,抱起騷蕩的女兒,示意她扶在浴缸邊沿,以狗相幹的姿勢狠狠地幹這淫蕩女兒。

  “呀……太好了……爸爸啊……噢噢……這姿勢真的幹死小梅了……啊……這一下好爽……啊啊……”

  譚雪梅在幹爹的強勁抽送中很快便帶來高潮,粗大的肉棒真的爲她帶來強烈的快感,陰道內産生大量淫水,灑在了陳育德的陰莖上,刺激著他馬上把肉棒抽出,把大量的精液噴射在女兒的美臀上。

  他抽身退後坐在馬桶,看著女兒經過性愛高潮後的美態,這時的譚雪梅還蹲在地上雙手扶著浴缸邊,背部完美的曲線盡現眼前,那雙奶子垂了下來,隨著她的嬌喘微微震動,他剛泄射出來的精液慢慢從那個渾圓的臀部上流下來,沿著肛門及給他插得還未合攏的陰道口流到地上,此刻眼前的這位美女,又有另一種誘人的美態。

  “小梅,你現在可以洗澡了。”

  “爸爸……不如我們一起洗吧……”

  要想人不知,除非你莫爲,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學校的教職工中很快傳出了譚雪梅和她幹爹的暖味關係,風言風語也很快傳到了譚雪梅的父母耳中,爲了不讓人家說閑話,譚寶利決定讓女兒回家住。

  但是此事卻受到了陳育德和譚雪梅的極力反對,陳育德說雪梅在他那�有利於她的成長與成材,譚雪梅說在她幹爹那�她上學方便。

  其實這時的譚寶利的心中卻有著另一帆打算,他現在不光是爲了譚雪梅的名聲,而是爲了自己,爲了自己也能享受享受這美麗的俏嬌娃。他的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委屈,長這麽大他連她的奶子都沒摸過,就這麽讓人家給操了。

  經過多番考慮與爭取之後,他終於把譚雪梅接回了家,也好實施他自己下一步的罪惡計劃。他決定提前辦理退休,放下單位上的包袱。

  由於回到了家譚雪梅與幹爹陳育德已不能像以前那樣每天胡混。嘗過性愛歡愉的譚雪梅,現在沒有了幹爹每天與她胡混,心�像有千萬螞蟻咬一般,性愛這回事常常在這18歲的小女生的腦海中徘徊。這個小淫娃每天在家中當她看到自己的親生父親時,心�有一種說不出的沖動,真想撲上前緊緊擁著他,與他熱烈親熱一帆,但無奈他畢竟是自己的父親,令這個小女生的欲念無從發泄。

  星期三的下午,學校的文藝演出剛剛完,裝還沒來的急瀉譚雪梅便就急匆匆地往家趕。因爲今天早上父親打電話說他不小心扭傷了左腳。她現在還不知道父親的腳扭的怎麽樣呢,於是心急火燎地往家�趕……想著想著,不知不覺間已到了家門前。

  “爸爸,我是小梅,我回來了。”

  “請等一下,我去開門給你進來。”

  當譚寶利將門打開後,眼前這個少女的打扮令他眼前一亮,原來譚雪梅身穿一件貼身的吊帶小背心,乳房的弧形曲線表露無遺,臉上還畫了淡淡的裝,更顯的嬌嫩迷人。

  “小梅果然有老婆的遺傳,身材一樣辣!”

  譚雪梅發現爸爸色情的眼光集中在自己的乳房上,感到一陣尴尬,但同時她亦發現爸爸的褲裆隆起了,譚雪梅頓時心神一蕩,呼吸亦變得急速,乳房以隨著呼吸輕輕上下跌蕩,很是誘人。

  看在爸爸的眼中,只覺這個淫蕩的小娃兒不知羞恥的誘惑著他,由於他喪妻後性欲無從發泄,現今面對這個小辣妹真令他欲火高燒。但他呢也不敢太放肆,她始終是自己的親生女兒,萬一她不從怎麽辦。譚雪梅亦察覺到爸爸對她的心意,何況她自己也有急切的性需要,倒不如讓他在自己身上發一炮吧!但他呢也不敢太造次了,所以也只是試探性地接近父親。

  “小梅,爸爸想到房間內更衣,你可否扶我一把呢?”

  此時譚雪梅好像領悟到爸爸的心意,二話不說便上前用手輕扶爸爸的腰,慢慢扶著他走向房間,此時雪梅的一雙鼓脹的奶子有意無意的抵在爸爸的身上,少女柔軟的乳肉頂得爸爸心癢癢的,譚寶利乘機伸手去輕輕放在女兒譚雪梅的纖腰,希望試探她的心意。譚雪梅被爸爸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而爸爸的手輕輕在她的腰間活動,弄的她開始春心蕩漾,亦了解爸爸的用意,身體不禁貼得更近。譚雪梅這種舉動使爸爸心�不禁喜出望外,好色的手已遊動到譚雪梅的美臀,不一會兩人已走到房內。

  房內的二人已急不及待地互相愛撫,爸爸坐在床邊,示意譚雪梅張開雙腿騎在他的大腿上,譚雪梅帶點尴尬地照辦,她的陰阜隔著內褲、裙子、爸爸的睡褲及內褲頂著爸爸的肉棒,爸爸肉棒又熱又粗,誘得譚雪梅心�癢癢,下體亦同樣癢癢的,令她不禁輕擺腰枝,磨擦著那根誘人的肉棒。面對著豐乳美臀的少女,加上少女騷蕩的舉動,使爸爸的肉棒更進一步的膨脹!

  兩人的欲火燃燒到極點,譚雪梅離開爸爸的身體,好讓他躺在床上,並由雪梅替他脫下緊緊的內褲。然後譚雪梅也脫下內褲,慢慢地坐在爸爸朝天的肉棒上。雖然爸爸六寸長的肉棒不及幹爹的粗大,但對這個初開苞不久的女生已有說不出的受用!在爸爸身上的她上下搖動,媚目半閉快感一浪一浪沖擊在她的小穴。

  “啊啊……爸爸弄得人家小穴騷騷麻麻的,噢噢……好壞的家夥……啊啊啊啊……”

  “想不到從小到大也是個乖乖女的小梅,在床上是如此騷蕩的!”

  “啊啊……都是爸爸的壞家夥害的,頂得人家騷騷的……噢!……這一下真爽……”

  爸爸拉下她背心的領口,再脫下奶罩,好好地觀賞她的一雙美乳,只見兩只豐滿而雪白的乳峰隨著譚雪梅的活動上下亂跳,很是誘人,爸爸伸手抓緊這雙淫乳,肆意揉搓一番。譚雪梅正享受著爸爸的肉棒在小穴內抽插著的騷麻快感,與及愛撫乳房的舒暢感覺,她把上身向前傾,雙手抓著爸爸的腰間,然後前後搖動著自己的美臀。

  “啊啊……爸爸……啊啊……很爽啊……”

  當譚雪梅到達高潮之際,爸爸也示意她快將要爆發,於是雪梅堤體脫離爸爸的肉棒,然後將玉手放在這跟脹得發紫的肉棒上下套動,不一會便爆射出濃濃的精液,弄得譚雪梅的臉上,乳房上及小腹上滿是白汙。享受過高潮的譚雪梅,伏在爸爸身上,一雙豐乳緊緊貼著他的胸膛,二人享受著高潮的余韻。

  到了晚上譚雪梅的母親回到家中,母親覺得她變得容光煥發,一時間還不明白是什麽原因。

  自此之後,姜煥杏便常在幹爹與她爸爸之間享受著這荒唐的性愛。

  光陰似箭,很快畢業分配了,由於主管分配的是她的幹爹,她單位肯定是錯不了,她被分配到了市藝術團工作,這年頭只有個牌子,沒有實本事也不行,有能力還得有人照著,她雖然工作十分努力,但是還是得不到重用,有些演出的主角根本輪不到她的頭上,雖然她很賣力……最近幾天,團�就開始編排一個節目,是在國慶五十周年聯歡晚會上表演的大型舞蹈《天香鳴玉》,這可是每個表演者夢寐以求的表演機會啊。雪梅雖然對自己的舞技很有信心,但畢竟在這個論資排輩的社會�,新人是難有這種機會的。更何況自己沒有後台。

  這時譚雪梅突然想起一個人,那就是她的陳育德幹爹陳育德,他是本市演藝界頂頂有名的人物,再說他和市�的領導又十分地熟悉,找他幫忙肯定沒問題。於是她把自己精心地打扮了一番,便來到了幹爹的家。她來到門口之後見門沒關,於是推門便進來了。此時的陳育德正作正在屋�看電視。忽然見眼前的這位絕色玉人,身材纖秀苗條、婷婷玉立,一件淡青色的寬松休閑上裝,一條青色的中裙,一雙白色的高跟鞋,顔色稍深的青色中裙質地像是絲綢一類,給人一種柔和的美感。頸間一條瑩白的珍珠項鏈,粉耀生輝,那如光如玉的晶瑩光澤再配上她那美如天仙、天姿國色的絕倫麗色和吹彈得破般嬌嫩無比的雪肌玉膚。一頭如雲的烏黑秀發自然寫意地披散在肩後,只在頸間用一根白底素花的發箍紮挽在一起,渾身給人一種松散適度、淡淡溫馨與浪漫的複合韻味,幾乎未經裝飾就散發出一種強烈至極的震憾之美。那是一種少女人獨有的妩媚風情與清純少女那特有的嬌柔之美完美地揉合在一起的一種夢幻詩韻般的美,一種惹人輕憐蜜愛的神秘之美。

  這時的陳育德還以爲是仙女下凡呢,他正看的出神呢,譚雪梅叫到:“爸爸,你怎麽了?爸--爸你怎麽了……”這時陳育德才回過神來。“啊啊是雪梅啊……你怎麽有空來了”說著但是他那雙色迷迷的眼睛卻在雪梅的胸前掃來掃去。

  “爸,這不是快過節了,我來看看你,再說我也有事要有求於你。”

  “什麽事”

  “國慶節市�要舉行文藝彙演,我想主演一個節目,這是我夢寐以求的,你能幫我嗎?”

  “就這麽點小事,沒問題,我和你們團長很熟的。”

  他看見眼前的絕色麗人臉含羞澀,桃腮暈紅,心�好一陣興奮。說著就走上前一把拉住麗人雪白粉嫩的一雙可愛小手說:“雪梅,你知道嗎爸爸這幾天是多麽地想你嗎?你的事我一定會給你辦好的,你就放心吧!”

  “謝--謝--你--爸爸,我太愛你了”說著摟著陳育德的脖子,在他臉上就親了一口。雪梅的一雙鼓脹的奶子有意無意的抵在幹爹的身上,少女柔軟的乳肉頂得陳育德春心蕩漾,欲火高漲。雙手也順勢摟著雪梅的楊柳細腰。一只手直接就往雪梅的腰間滑進去。並貪婪的親吻雪梅的粉頸、耳朵,她輕輕的哼吟幾聲,接著陳育德伸手要解開她胸前白色上衣的鈕扣,但鈕扣太緊,陳育德有些心急,只能胡亂抓著奶子。狂吻了一陣後,陳育德突然停止了,兩眼直視了雪梅一會,他是越看越愛憐,一彎腰,抱起雪梅便奔向臥室。並順勢把雪梅壓在身下。他的手也沒閑著,一只手摟著雪梅的嬌軀,另一只手開始脫雪梅的衣服,當他解小雪梅開胸前的紐扣,脫下粉紅色的胸罩時,她的兩顆豪乳立刻跳了出來,在陳育德的面前炫耀彈跳著,雪白光滑的奶子在光線照射下美極了,陳育德伸手握住她胸前高聳豐滿的乳房,輕搓細揉的愛撫著,雪梅把眼睛緊閉著,任由陳育德玩弄著玉乳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最愛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