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特工15-16

第一篇 第15章 蹲點的痛苦

    在胖子家裡骯臟不堪的沙發上窩了一夜,一大早起來,桌上已經擺好了早餐,紅茶、法式麵包,倆煎蛋。

    搞定早餐,李歡將一名黑名單上的目標交代給胖子,讓他務必在3日內搞清楚目標活動規律,胖子以前接受過李歡的強化調教,這種盯梢任務,胖子足已勝任。

    能兩個人做的活李歡絕對不會一個人擔,接受這次任務,上面只看結果,並沒有限制李歡用什麼手法與手段。

    轟動世界的31事件發生後,在最高領導人的親自指示下,軍方強力介入,軍情龐大的情報網啟動,軍情處隱藏在全球的諜報人員迅速搜集情報,31嫌疑犯名單很快搜集到位,這次獵殺的黑名單上有7名恐怖組織首腦,軍方與安全部的情報交流對照,軍情9處的情報更加更加詳實、可靠,可以說是精確到DNA。

    也許是這兩年在家裡逼得久了,胖子對李歡鋪排的任務非常積極,連餐盤都沒洗就興沖沖的出了家門,瞧著胖子有些興奮的背影,李歡心裡微微嘆息了一聲,他心裡很清楚,這是他最後一次替國家賣命,也是他跟胖子最後的合作,冒險與刺激,胖子以後怕是指望不上了……

    走出陳舊的小木樓,陽光有些刺眼,李歡心裡有點鬱悶,上面也做得太絕了,殺人武器不給配備也就算了,連特工必備的墨鏡行頭都沒給備上一幅。

    怨天尤人沒有用,還得靠自己掏腰包,李歡走進了街對面不遠的商舖,用已經少得可憐的經費買了副墨鏡,樣式不錯,戴上墨鏡照了照鏡子,酷,李歡總算有了點特工感覺。

    墨鏡是個很好的東西,除了能很好的掩飾部分容顏,還可以可以遮擋亂瞅的眼神,李歡墨鏡後的眼睛已經瞅了N個性感金髮女郎,都說法國盛產金髮美女,李歡深以為然。

    香榭里捨大街離胖子的住處只隔了兩條街,身上的歐元被胖子訛詐了一半走,能省則省,坐的士的奢侈也就免了。

    自己怕是所有為國賣命的特工裡面最窮的一個吧?想想自己為國家干極其危險的任務,卻得不到金錢的支持,李歡徹底無語,因為他怪不了政府的絕情,不用多想就知道,上面將他的身份是定位於稍微穿得體面的流浪者,而且還是一名沒有任何身份的流浪者,放在國內的稱呼就是一盲流,身上鈔票帶多了,自然也就名不符實……

    香榭里捨大街一向被視為巴黎之魂,如同一條美麗典雅的玉帶鑲在享有「花都」美譽的巴黎城腰際,令全世界的遊客心馳神往,大街兩旁兩側綠樹成行,鬱鬱蔥蔥,林蔭叢中,隱藏著芳草如茵的別緻花園,間或有乳白色的高雅建築點綴其間。

    在這一條充滿著貴族與浪漫的氣息的林蔭大道上,李歡這名有著暴力傾向的盲流走在這條道上一點都不岔眼,很悠閑,在大街上轉悠了一陣,找到了一處有著花園與草坪的露天咖啡館坐下。

    清風微拂,花香瀰漫,在太陽傘下,可以遮擋刺眼陽光的騷擾,咖啡很香濃,端起杯子小飲一口,齒頰留香,李歡此刻的感覺很愜意,盲流也有享受小資情調的權益,如果此刻再有一支古巴的瓦哈拉雪茄那就再完美不過。

    這一坐,時間似乎有點長,隨著時間的悄悄流逝,李歡在這個咖啡座上已經耗了近5個小時,咖啡已經加了5次,杯子太小,再怎麼省著喝也沒用,手一招,服務女郎為他斟上了第6杯咖啡,賺了,花30歐元可以加N次杯,李歡有些無奈的自我安慰著。

    這玩意兒喝多了,不再似先前那麼香濃,不但苦澀,還有點亢奮,李歡這會兒再也沒有先前的小資心情,但他還得這麼熬著,得耐心的等待,目標始終沒有出現,墨鏡後的眼睛,還得盯著百米外的那座豪華酒店的出口,情報顯示,首殺目標將會在那地方出現。

    蹲點是一項枯燥無味的事情,又過了一個小時,從9點出門到現在,已經是下午3點多,咖啡喝了不少,腹中卻是飢腸漉漉,飢餓可以忍受,尿意卻有點忍受不住,再這樣下去,膀胱非逼出毛病不可。

    難耐的生理問題不能解決,李歡能做的就是夾緊大腿,目標不出現他也只能這麼夾下去,逼尿,也是一名優秀特工的必備課程,這一項,李歡絕對是拔尖的。

    李歡拿著咖啡勺輕輕的攪拌著杯裡咖啡,這是他很無聊的時候一個無意識的動作,這時,李歡攪拌咖啡的手微微頓了一下,有狀況!他瞧見了一輛黑色的奔馳正駛上酒店通道。

    李歡戴著墨鏡的表情沒什麼變化,但他的唇角卻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終於來了,一定是那該死的傢夥,李歡心裡判斷著。

    黑色奔馳緩緩停穩在豪華酒店大門口,穿著制服的門童慇勤的拉開前後車門,後車門沒見人出來,前車門倒先走下一名穿著黑西服的男子,緊接著,又一名穿著黑西服的男子從後車門出來,這兩人一下車,就動張西望,似乎在觀察著什麼。

    那兩人的動靜沒有逃過李歡的眼睛,他很快做出了判斷,那兩名西裝男子應該是保鏢,正主還沒出來,這時,一名穿著白色西服,身材發福的禿頂男子從後車門步下車來,目標應該是他,百米之外的李歡目光鎖定。

    禿頭男子沒在酒店門口多作停留,在兩名西裝男子左右保護下,逕直走進了酒店。

    「買單。」李歡嗓門發出的法語發音有點顫。

    「30元,謝謝。」服務女郎遞上了單子。

    「拿去,等會兒找我……」

    李歡扔下一張100面值的歐元就開跑,留下服務女郎瞧著他瘋跑的背影一愣一愣的。

    方向右前方150米,李歡腳下生風,那裡有一處公共衛生間,李歡計算精確,那處誘人的地方他平均每5秒就要瞧上眼,連跑到衛生間的時間都精確計算出來,除去衣服與皮鞋等不利因素,李歡只用了25秒就衝進了150米處的衛生間。

    爽了,解決完生理問題的李歡回到了露天咖啡館,向服務女郎索要了找回的零頭,這一次,他的巴黎口音絕對正宗,不帶半點顫音……

    巴黎雅典娜廣場酒店,全法國最昂貴的酒店之一,在酒店內的陽台上,可以看見埃菲爾鐵塔和著名的蒙塔涅大街,裡面的皇家套房17494美元一晚,相當於李歡以前為政府賣命一年的年薪。

    既然是全法國最昂貴的酒店,安保也絕對是世界一流,要想在這家豪華酒店幹掉目標,的確是一件高難度的事情,技朮要求相當的高。

    李歡在酒店外圍晃了一圈,酒店資料情報裡顯示得很清楚,就這麼堂而皇之的進去那是不可能,服裝不符合規定,進這家超級豪華大酒店必須是正裝。

    目標就在裡面,情報顯示,目標將在這家酒店裡住上一晚,不出意外的話,入住的應該皇家套房,而套房的安全防範已經達到頂級別,除了陽台上安裝有監視器以外,入口處還安裝了指紋識別系統。

    香榭里捨大街地處開闊地帶,人來人往,遠距離狙擊根本行不通,只能近距離攻擊,現在,沒有多餘的時間與金錢給他隨機應變,情報裡的顯示很清楚,在巴黎雅典娜廣場酒店內暗殺目標是最佳地點,錯過今日,要暗殺目標得到中東,去那裡,將自己的命扔那都不一定得手。

    現在的恐怖分子都很有錢麼?酒店外的樹蔭下,瞧著金碧輝煌的大門,戴著墨鏡的李歡表情沈穩,心裡卻是罵開了花,奶奶的,住普通酒店要死人嗎?擺他娘的什麼譜啊?住這豪華酒店不是折磨老子麼?

    李歡鬱悶到極點,進去得有正裝,先不說身上這點錢只夠賣一套二手名牌西服不說,進去後還不能隨意溜躂,開房是不可能,沒有身份,也沒有錢,既然不能溜躂就得找一地待著伺機而動,得在裡面的咖啡廳或酒吧消費,進那裡,身上的錢全砸進去都冒不了泡。

    還是上面省事,奶奶的,就認定自己有辦法解決問題嗎?李歡咬牙切齒的琢磨著上面的心思,答案是明確,他的確有這個能力,要不然也不會將他這個死刑犯弄出來執行任務,想通此節,李歡的怨念稍微淡了點,被上面認可自己的超強能力,他值得小小的驕傲一下。

    溜躂,等待,李歡暫時離開酒店附近,他得耐心的等待著夜幕的降臨,現在不用再受蹲點之苦,蹲點的目的只是確認目標是否在今日進入酒店,沒出現,他也不用冒險進那地方,既然已經確認目標出現在酒店,他不用擔心目標飛了,到時只管進去屠宰完事……

    ~~~~~~~~~

    約會跟蹲點差不多,當你約了美女在某某地方見面時,美女愛遲到的德行永遠都不會變,而你,真的是連廁所都不敢上,生怕前腳走後腳到,唯一的辦法就是,膀胱逼爆了都得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篇 第16章 倒黴的意外

    天,漸漸暗了,夜幕降臨,香榭里捨大街的街燈同時然亮,大街盡頭燈火輝煌,凱旋門上空藍、白、紅三色探照燈映照著門洞上巨大的法國國旗,整條大街在夜幕來臨的那一剎那綻放出絢麗的光華。

    干陰暗事的人不喜歡這種華麗的光彩,李歡現在需要的是黑暗,夜色下的雅典娜廣場酒店流光溢彩,前後門更是燈火輝煌,不能露臉,也不能在附近轉悠,一不小心混個臉熟麻煩就大了,得離開這個繁華的地方。

    李歡離開香榭里捨大街,拐進一條相對安靜的街道找了家小西餐廳,簡單填了下胃,要了杯餐後紅茶,一個人霸佔了一張桌子,又向服務生要了本雜誌,就坐在裡面消磨著時間。

    時間在流逝,幾個小時過去,手錶上的指針指向了11點,付了帳,李歡慢吞吞的朝西餐廳外走去。

    再次回到香榭里捨大街,人流依然,車流依然,這條充滿著浪漫情調的古老大街,依然的繁華與喧囂。

    李歡跟白天那般一樣的閑庭漫步,但這次悠閑的漫步卻是按照白天觀測好的地方前進,雅典娜廣場酒店西面,那裡離大街10米的地方是一處綠地花園,綠地上的圓形裝飾燈散發出柔和的光,比起大街上的繁華,這處綠地要清淨得多。

    綠地上的過道旁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小長椅子,不少長椅上已經坐了人,這處地方的確是避免嘈雜的清靜之地,也是互訴衷腸的好地方,長椅子上,一對對熱戀中的情侶要佔大多數,很休閑,也很浪漫。

    李歡選了處長椅子坐下,沒坐多久跟著又躺下,像這種休閑公共長椅子就是流浪漢的天堂,躺下,是流浪漢特有的專利,離李歡不遠的地方就有一流浪漢睡得正香,李歡現在也享受了同等待遇,沒幾分鐘,規律的鼾聲發自他的鼻口……

    長椅子離車行過道不足3米,不時有小轎車經過李歡所睡的長椅子,李歡睡在長椅子上沒什麼動靜,小轎車的馬達聲似乎干擾不了李歡的好夢。

    夜12點正,一輛汽車緩緩駛過來,這次駛過來的是輛小貨車,車道上有緩衝線,貨車的速度並不快,車燈漫過李歡睡在長椅子的身影,燈光消逝,見鬼了?長椅子躺睡著的李歡奇跡般的消失。

    小貨車尾部底,一條身影鬼祟的冒了冒,緊接著又消失不見,那條身影緊緊附在貨車的底盤上,不用說,那條鬼祟身影正是先前在長椅子上睡得正香的李歡,其實他一直沒有睡,躺在那裡,耳朵卻靈敏的捕捉車輛馬達的聲音,他等的就是這輛小貨車,準12點,這輛小貨車的馬達聲出現,李歡憑馬達聲音就分辨出這輛車就是他為之守侯的小貨車。

    軍情3處的情報實在是太完美了,合作愉快,附在車底的李歡,此刻有點想念沒給他多少好臉色的陳夢……

    小貨車行駛不到百米就到了雅典娜廣場酒店的地下停車場入口,入口處有3名保安,見車駛近,其中一名保安示意貨車停下,按照慣例,小貨車得接受停車檢查。

    停好車,貨車司機向走近駕駛室的一名保安出示了通行証,另兩名保安則圍著車身走了一圈,其中一名保安還讓司機下車打開後車門,車門打開,裡面整齊碼放著乾淨的白色床單、毛巾等物,看來這輛車是乾洗公司的送貨車。

    保安一絲不苟的完成安全檢查,跟以前一樣,一切正常,當下放行通過,隨著欄在貨車前的欄杆緩緩拉起,小貨車駛下了停車場。

    地下停車場分兩層,小貨車下的是地下第二層,當小貨車拐下第一層時,轉彎處的道上,趁小貨車速度放緩,李歡手一鬆,依附在車底盤的身體落下,貨車毫無察覺的拐過彎,只剩下李歡直挺挺的躺在地下。

    剛翻身爬起,身後突然響起汽車的馬達聲,馬達聲轉速流暢,噪音出奇的小,但車的速度很快,還來不及做出第二反映,車燈映照,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近在眼前。

    靠,要撞上了,燈光刺眼,李歡心裡大驚,只聽「嘎」的一聲刺耳剎車聲,車堪堪碰觸到李歡的衣角的時候猛的剎住,與此同時,李歡的身體卻彈飛出去,「啪」的一聲落在地下,摔了個結實。

    車門聲響,下來一名西裝中年男子,是司機,他見李歡摔在道旁不見什麼動靜,趕緊快步朝他走去。

    李歡見中年司機靠近,哼哼嘰嘰的想爬起身子,中年司機趕緊蹲下身子把他扶著。

    「你沒事吧?」中年司機的語氣充滿著擔心,說的竟然是中文。

    「哦……疼。」李歡的表情很痛苦,嘴裡也很含糊,但那個「疼」字卻用的是法語

    「快,讓我看看,你傷哪了?」中年司機想檢查李歡的傷勢。

    「別……別動我,疼。」李歡輕輕擋住了中年司機的手,遇上這擋子意外,他心裡只能用黴來形容。

    「你……你看能不能動?看傷著哪沒?」中年司機停止了動作,眼露擔憂的審視著李歡的身體,心裡希望他的骨頭沒事。

    「沒……沒事,好像沒事。」李歡扶著中年司機的身體吃力的爬起身子,試著動了一下,的確沒事。

    「先生,真對不起,要不現在我送去你醫院看看?」中年司機的眼神露出一絲歉疚之色。

    「什麼?你……說什麼?」李歡裝做聽不懂,因為中年司機一直說的中文。

    「哦……對不起,對不起,我以為先生您是中國人。」中年司機趕緊改用法語說道:「先生需要去醫院看看嗎?」

    「不……不需要……我沒……沒事。」李歡看似有些吃力的想站直。

    中年司機趕緊扶住李歡搖搖晃晃的身體,關心的說道:「我建議您還是去醫院看看,我送你。」

    「真……真不需要去醫院,我歇一會兒就沒事了,還……還好,骨頭好像沒傷著。」李歡表情痛苦的拒絕了中年司機的好意。

    「那……你現在去哪?我送你好不好?」見李歡並不想訛詐自己,中年司機眼中的歉疚之色更濃了點。

    李歡心裡暗暗叫苦,表情更苦:「我上……上酒店,沒事,我自己上去就行了。」

    中年司機瞧了眼車道,從這裡到地下電梯至少還有200多米,眼前的年輕人痛苦的表情已經表現出行走的不便,又瞧了眼停在車道上的勞斯萊斯,略一猶豫,對李歡說道:「……這樣,你等等我,我馬上回來。」

    說完,中年司機將李歡小心扶靠在牆邊,然後朝勞斯萊斯走過去。

    不會吧?真要送我?李歡心裡微微著急。

    中年司機到了車邊,車內似乎另外有人,只見他朝著車內說了幾句什麼,這時,前車門開了,下來一名西裝男子,但沒有到李歡這邊來,而是直接打開後車門坐了進去。

    很快,中年司機返回李歡身邊,說道:「先生,這裡到地下電梯還有段距離,您行走不方便,讓我送您上酒店吧。」

    李歡表情痛楚的瞧了中年司機一眼,見他的眼神發自內心的誠懇,再拒絕,似乎說不過去,心中雖不願意,但還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中年司機很小心的扶著一瘸一拐的李歡,一步步朝勞斯萊斯走去,打開前車門,又扶李歡座好後,才回到駕駛座,將車啟動,緩緩朝地下一層駛去。

    李歡不用回頭就感覺車內人還不少,除了中年司機,至少有三人,其中還有一名女人,不知道是什麼牌子的香水,香,好聞的香,嗅著那一絲若有若無的幽香,李歡強忍著沒有轉過頭去一窺究竟,他清楚這樣很不禮貌,同時,他也感覺到一絲無形的壓力。

    車內有高手,這是他從事高危職業總結下來的感覺,無數次的生死歷練讓他的感覺超乎常人的靈敏,後面坐的到底是些什麼人?李歡的腦海裡充滿著疑問。

    黑色勞斯萊斯在離地下電梯不遠的車位停下,這個車位是個獨立位置,左近沒有車輛,應該是專用,李歡神情痛楚的坐在車內沒動,嘴裡時不時的還哼哼兩聲,他現在是傷者,得等著那名中年司機來照顧他。

    這時,後座的左車門輕輕的打開,先前從前座換到後座的西裝男子走下車來,跟著,右後車座門打開,又下去一個人,李歡迅快的瞟了眼後視鏡,下去也是名西裝男子,從身形氣度上來看,這兩名西裝男子應該是保鏢,還不是普通級別的保鏢。

    李歡心裡舒了口氣,難怪自己先前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估計這兩名西裝保鏢先前在車上一直再盯著自己。

    暗香浮動,車內的香氣似乎濃郁了些,應該是後車座的女人要下車,她身上的香水味道實在是絕妙,靜是幽謐的香,動是飄逸的香,這香氣簡直迷得死人,李歡輕聳著鼻子,光憑這迷人的女人芬芳,他都可以斷定後座的女人絕對是個大美女。

    香風渺渺,後座的女人已經下了車,李歡正想窺視一眼的時候,那名中年司機已經打開了車門,還好,不管李歡的心理活動怎麼樣,但他的表情依然是苦得十足,十足的一幅被車撞傷的倒黴鬼模樣……

    ~~~~~~~

大家一起來推爆!

△△△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大家一起來推爆!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五樓快點踹共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