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芳蹤之上海故事》(一)

第一回 惡少江龍

    上海第二大學的學生社團中心。晚上九點半。

    三樓的「野人」酒吧裡,坐著大約幾十個各院系的學生。這裡是學校最受歡

    迎的酒吧之一,來這裡的學生以一對對的情侶居多,當然也有許多單身的男生來

    這裡碰運氣。而今天,他們確實飽了眼福。

    男生們偷偷摸摸或是大膽的色迷迷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酒吧最裡面的一個角

    落,那裡坐著兩男兩女。

    兩個女孩子是外文系的肖揚和梁婉儀,都是學校裡男生BBS上選出的「上

    二大四大美女」之一。兩人都讀大二,且非常要好。兩個女孩的個頭也差不多,

    都是1米68左右的高挑身材,有著非常修長迷人的美腿。

    梁婉儀今天穿著短裙,白晰勻稱而曲線優美的長腿露在外面,令酒吧裡的男

    生都情不自禁要多看兩眼。而肖揚則穿著緊身的牛仔褲,緊緊包裹著她的長腿和

    豐滿微翹的屁股。

    坐在她們身旁的男孩,一個是現在讀大三的法學院的學生會主席李浩,是肖

    揚的男朋友(他自然令別的男生妒忌得發狂);另一個是梁婉儀的高中同學,日

    文系的李柯,同高大英俊的李浩相比,他顯得有點猥瑣。

    「你真的答應同江龍比試?」李柯道。

    李浩點點頭。

    「浩,他是校長的侄子呀。」肖揚充滿關切地望著李浩。

    「我知道,」李浩握住肖揚的纖纖小手︰「就是因為他仗著是校長的侄子而

    為所欲為,才應該壓壓他囂張的氣焰。」

    「不過這小子也是不像話,才大一就這麼狂!」李柯道。

    「我支持你。」梁婉儀優雅地交疊著兩腿,喝了口橙汁道︰「有什麼了不起

    的,教訓教訓他!」

    「你看,有梁大千金小姐替我撐腰,你還擔心什麼?」李浩笑著說。

    梁婉儀的父親梁益民是日本昌永財團在上海的中方總經理,這在學校裡也早

    不是秘密,因為梁婉儀在高中的時候就替昌永財團的雅柔系列護膚品做過上海的

    形象代言人,她靚麗純美的形像已經幾乎成為了每個男市民的心中偶像了。

    肖揚依然是顯得很擔憂的樣子。

    就在這時候,一個穿得很酷的高大男孩走進了「野人」酒吧。酒吧裡的學生

    立刻議論紛紛起來,因為進來的男孩就是「校長的侄子」°°現在新聞學院讀大

    一的江龍。

    江龍的身後跟著兩個打手模樣的人,這兩個人從初中開始就跟著江龍,他們

    沒考取高中,全靠江龍替他們安排工作,現在索性什麼都不干,就跟著江龍,做

    他的死黨。

    江龍霸道地揀了個位子坐下,要了三杯飲料。他眼光色迷迷地掃了掃周圍的

    女生,很快便看見了角落裡的肖揚、梁婉儀和李浩。江龍立刻吹了一聲很響的口

    哨,站起來朝他們走去,李浩也站了起來。

    酒吧立刻騷動起來,因為江龍同李浩約定在本週日單挑籃球的事早已經傳遍

    了全校。不僅因為李浩一直是上二大的籃球明星,更因為許多人看不慣飛揚跋扈

    的江龍,都希望李浩為大家出口氣。

    「希望到時候你不會嚇得不敢來啊!」江龍虛假地大笑著說。

    「小子,不會讓你失望的!」李浩冷冷道。

    江龍眼睛從上到下地盯著肖揚色迷迷地看了一番,道︰「肖揚小姐長得可真

    迷人啊!」

    「這與你無關。」李浩大聲道。

    江龍大笑起來︰「別激動,週日見!」說完帶著兩個打手離開了酒吧。

    李浩他們復又坐下。

    「真不是個東西!」梁婉儀道。

    「禮拜天有他好看的!」李浩輕蔑地說。

    四個人又說了一會兒話,肖揚起身去上洗手間。酒吧裡的男生都目送肖揚邁

    著修長的雙腿翩翩地走出酒吧。李浩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而這後來被證明是極

    其錯誤的。

    第二回 強姦對手美麗的女友

    洗手間在走廊的另一頭,肖揚走過迪斯高舞廳和桌球房,就在她走到電梯門

    口的時候,電梯的門打開了。肖揚沒有去注意電梯裡是誰,可是電梯裡卻突然伸

    出一隻粗大的手抓住肖揚的手臂,將她一把拉進了電梯。

    肖揚驚叫了一聲,但是卻被迪斯高舞廳裡傳出的震耳欲聾的音樂淹沒了,李

    浩根本不可能聽見。

    肖揚被拉進電梯,立刻被一隻手粗暴地摀住了嘴,然後一把冰涼的刀子架在

    了她白晰纖細的脖子上。肖揚從來沒有碰到這種事,嚇得花容失色,她看見除了

    制住自己的人外,另外還有一個人,那人按下了去七樓的按鈕。那是小電影廳,

    現在早已經結束了放映,應該沒有任何人了。

    學校的電梯裡沒有裝監視器,兩個歹徒又有刀,肖揚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才好,她只有拚命地盯著其中的一個歹徒看,希望能認出他或是記住他的樣子。

    這一看頓時讓肖揚充滿了涼意,因為她認出來,那個歹徒就是剛才跟在江龍身後

    的打手!難道是被江龍劫持了?

    電梯停在七樓,那裡果然沒有人,兩個人架著肖揚將她押入放映廳裡。穿過

    空無一人的一排排座位,肖揚被押進了放映機房裡,機房裡,一個男孩微笑地坐

    在那裡,不是江龍又是誰。

    「歡迎肖揚小姐!」江龍色迷迷地看著因慌亂羞澀而更顯嬌俏的肖揚。

    「你……想幹什麼!」肖揚盡量裝出鎮定的樣子。

    「你說我想幹什麼呢?」江龍又發出了令人討厭的笑聲︰「李浩這個傢夥很

    有種,居然想跟我鬥,我很喜歡。」江龍翹起二郎腿繼續道︰「我就喜歡和人斗

    的感覺,喜歡戰勝對手的感覺,喜歡羞辱對手的感覺。」

    「你最好馬上放了我,這裡是學校,你別亂來!」肖揚微微顫抖地說。

    江龍並不理睬她,繼續說︰「李浩是個難得的對手,所以我要好好跟他鬥一

    鬥,慢慢折磨他、羞辱他。肖揚小姐,你說要是我搞了他的漂亮心愛的女朋友,

    他會氣成什麼樣子?」

    「畜生,你太放肆了!」肖揚拚命掙扎,卻哪是江龍兩個膀大腰圓的打手的

    對手。江龍大笑著站起來,走到肖揚面前,伸手去摸她高聳的胸部。

    「別碰我!」肖揚嬌叱,無奈兩手被人制住,江龍的手隔著衣服一把捏住了

    她的乳房。肖揚又羞又憤,她知道被自己男朋友的對手汙辱會令江龍有多大的快

    感,又會令李浩多麼恥辱和痛苦,所以嬌弱的她使盡了力氣掙扎。可是不管她怎

    麼扭動她的嬌軀,江龍的手依然自如地摸弄她的乳房。

    肖揚羞澀難當,擡起修長的玉腿朝江龍蹬去,江龍早已經料到,側身一閃,

    然後伸手捉住了肖揚纖細的腳踝,他手使勁向上一舉,肖揚便被迫高高地擡起了

    她的一條長腿。像肖揚這樣溫柔的少女,雖然是憤怒地攻擊卻也是優雅得無力,

    此刻被江龍輕鬆地捏住腳踝高分著玉腿,更加顯得嬌美動人。

    「放開我!」肖揚漲紅了臉,掙扎著擺動她的長腿。

    江龍滿足地看著肖揚掙扎了一會兒,然後他放下了肖揚的腿,欺近肖揚的身

    前,這樣肖揚便無法使力踢他。江龍伸手到肖揚的纖腰去解她的皮帶。

    「不要,求你了,不要!」意識到掙扎不過三個男人的肖揚終於開口哀求。

    江龍當然不會停手,他熟練地解開皮帶,然後一下子將肖揚的緊身牛仔褲和

    白色的小巧內褲一齊剝到了腳踝處。頓時,一雙光滑白晰、曲線優美的長腿便裸

    露在了江龍的面前。

    「畜生!」肖揚絕望的嬌叫,拚命夾緊兩腿。

    江龍欣賞著肖揚的美腿和下腹部的一撮黑色的恥毛,「太美了!」江龍讚歎

    道︰「真不愧是我們學校的四美之一啊!」

    「不要……求求你!」肖揚哀求。

    「我見過那小子打球,」李浩對李柯說︰「他動作很花,可是並不實用。星

    期天一定打得那小子討饒。」李浩做夢也沒有想到,此刻他嬌美可愛的女朋友卻

    正在向他的對手討饒。

    「唰唰」幾下,江龍的手下便將肖揚的衣褲全部剝去,美女肖揚終於赤身裸

    體!

    「畜生!救命啊!浩,救我!」肖揚哀叫掙扎。

    江龍使個眼色,他手下放開了肖揚,掙脫了的肖揚下意識地向門口逃去,才

    發現自己一絲不掛。原來淫棍江龍就是想欣賞修長的肖揚裸體奔逃的美妙景像,

    肖揚的雙腿又長,屁股又翹翹的,哪怕是奔逃起來也是優雅無比,更何況她還羞

    澀地刻意夾緊玉腿,更顯得撩人。

    肖揚跑到門口,門當然鎖住。她絕望地看著江龍逼來。

    「江龍,你會後悔的!」肖揚哀叫。

    「打籃球其實最重要的是跑動,要積極地跑動……」李浩向李柯解釋。

    「畜生!」美麗的肖揚絕望地在放映室狹小的空間裡「積極」地跑動,躲避

    著故意不捉住她的惡少江龍。可是嚇得花容失色的肖揚並沒想到,她這樣裸露著

    迷人的玉體在江龍面前奔逃,其實令江龍得到更大的快感。

    江龍滿意地看著學校裡出了名的長腿美眉肖揚裸露著修長玉腿奔逃著,豐滿

    的胸部隨著身體的起伏而撩人地晃動。

    玩夠了以後,江龍叫手下捉住肖揚。

    「放開我,你這個混蛋!」被重新捉住的肖揚嬌叱。

    「肖揚小姐,現在,就讓我來欣賞一下李浩同學那嬌美無比的女朋友的身體

    吧!」江龍淫笑說。

    「你敢!」肖揚夾緊了玉腿。

    江龍向手下使了個眼色,兩人會意,各使力氣將肖揚轉過身,然後一踢她的

    後膝,肖揚便被迫跪倒在地上,然後按下肖揚的頭,這樣,肖揚的裸露的屁股就

    被迫高高地撅了起來,她一直夾緊玉腿想保護的那胯間的粉紅色的肉縫和菊花蕾

    也都無奈地張了開來。

    「江龍,你是畜生!」被弄成如此羞恥姿勢的肖揚羞憤欲死,淚水終於從她

    美麗的眼睛裡奪眶而出。

    「哈哈哈,打得那小子跪地痛哭!」李柯說道。

    「對!讓那小子跪地求饒!」李浩躊躇滿志地說。他哪裡知道,此刻自己心

    愛的女友肖揚卻跪在「那小子」面前,把她最神聖隱秘的羞處毫無遮掩地露給了

    他看。那裡就連他都沒有看到過,肖揚最多只在夏天她穿迷你短裙的時候讓他把

    手伸進她的內褲裡去過。

    「畜生!」肖揚含淚嬌叱。

    江龍的兩個手下跟隨江龍多年,許多事早就駕輕就熟,兩人將肖揚按倒在地

    上,分別在兩邊,各用一手將肖揚的玉手扯開,又各用一手捉住肖揚的腳踝,將

    肖揚兩條長腿分成超過120度。

    江龍淫笑著,趴在肖揚分開的兩腿間︰「怎麼樣,肖揚小姐,現在有什麼感

    想,即將被自己男朋友的敵人強姦?」

    「不要,求你了,啊……啊!」肖揚絕望地叫,因為江龍已經伸手逗弄她的

    兩顆粉紅色的乳頭。

    肖揚咬緊嘴唇,無奈地任由江龍玩弄她的身體,不一會兒,她的乳頭便硬了

    起來,可憐她只被李浩撫摸而硬起來過的乳頭,竟然今天被這個惡棍弄得硬了起

    來。江龍於是兩手下行,探入肖揚的胯間,撥開了她的兩片陰唇,又開始老練地

    逗弄她的陰蒂。

    肖揚自然對眼前這個校園惡少討厭之極,可她畢竟是個20歲的青春少女,

    被江龍這麼有經驗的老手逗弄她最敏感的地方,還是不可避免地產生了一種生理

    上的快感。

    「不,不!」肖揚絕望地喊,可是那花瓣裡還是不爭氣地流出了蜜汁。

    這正是江龍期待的︰「要是李浩知道他心愛的女友被我搞硬了乳頭,搞出了

    蜜汁,不知道會氣成什麼樣子!哈哈哈哈!」

    兩個打手也在旁邊陪著乾笑。

    江龍拉開褲子拉鏈,終於掏出已經堅挺的粗大無比的肉棒。他用兩個大拇指

    將肖揚的肉縫撐到最圓,然後將大雞巴捅了進去。

    「浩,救我……」肖揚淚流滿面,終於絕望地喊著李浩的名字︰「啊……啊

    ……啊……啊……」

    江龍帶著無比的滿足,將他碩大的陰莖插入了肖揚處女的陰道的深處……

    「那混蛋如果想進步一些的話,」李浩對李柯說︰「應該去練連腰腹力量,

    這樣才能做好空中動作……」

    江龍使出「腰腹力量」極爽地在肖揚緊繃的處女的陰道裡抽插,終於被辱,

    還被奪去了處女貞潔的肖揚羞憤欲死,加上是第一次,疼痛異常,所以立刻神智

    模糊,幾乎昏去。

    江龍狂干猛插了約十多分鐘,終於感到一陣極度的快感襲來,他將大雞巴拔

    出,迅速跨騎到肖揚的胸口,將神志模糊的肖揚的櫻桃小嘴扒開,把雞巴捅了進

    去。

    「啊……啊……啊……」隨著一陣快樂的號叫和抽搐,校園惡少江龍將一股

    汙濁的精液全部射入了學校無數男生夢中情人的美少女肖揚的嘴巴裡。肖揚在迷

    糊中感到一股灼熱的液體直衝喉嚨,她無奈地喝了下去,喉間痛苦地發出了「咕

    咚咕咚」的聲音。

    「咕咚咕咚」李浩滿意地一口氣將一杯西柚汁喝下。

    「肖揚怎麼去了這麼久,有半個小時了吧?」梁婉儀道。

    「應該不會有事吧?」李浩說。

    「我去洗手間看看吧!」梁婉儀起身。

    就在這時,面色蒼白的肖揚走了進來。酒吧裡的男生照例貪婪地目送,他們

    當中有的人發現肖揚的長腿似乎沒有出去時擺動得那麼優雅自然,當然他們並不

    會想到是因為眼前這個嬌美的玉人剛剛被個惡少破了處女之身的緣故。

    「你臉色不好,沒事吧?」李浩關切地問。

    「沒……沒什麼。」肖揚勉強地一笑,說。

    李浩料想是什麼婦科病症,也不好多問,梁婉儀應該會去關心的。

    「那我們早點回去吧!」梁婉儀挽住肖揚道。

    李浩點點頭。

    四人於是結了帳,離開了「野人」酒吧。

    李浩將肖揚和梁婉儀送到了寢室門口,便自己回了寢室,他並沒有注意到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