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社領隊的豔旅記【峇里島豔旅】

小莊是旅行社的領隊,人長得不帥,但他的三寸不爛之舌也給他帶來不少好處。

  這天,副總把他找去說:「莊文宏,下禮拜文X大學畢業旅行的峇里島行程由你和許弘良負責,OK?」

  「好的,沒問題。」

  一出門口心中就大干一聲:「你老師卡好,怎會跟阿炮一起去,真衰!」

  原來阿炮是小莊的組長,本名叫許弘良,因爲又愛拍馬屁又愛放馬后炮,所以才有這樣的外號。長得跟泛亞電信廣告中的「死大顆」一樣,平常混水摸魚,有事就叫下面的背黑鍋,跟他一起出團的都沒好下場,所以小莊才會這麽干。

  ************

  這天早上,小莊一早就把他的衣食父母全部集合到中正機場,而我們的阿炮卻姗姗來遲,還提著早餐,理直氣壯的說:「小莊,手續都辦好了嗎?千萬不要出包,知不知道?」

  「因爲早上買早餐,結果就碰到大塞車,所以晚了一點,不好意思。」

  真是不要臉,遲到的人還這麽大聲!小莊心中暗干著,但沒說出來。

  ************

  一到了美麗的峇里島,下了飛機一行人就開始了快樂的旅遊行程。雖然已來過了好多次,但每次都是不同的人,加上又可以出來輕松一下,倒也快活。

  這時他注意到車上有一位酷妹,一路上都是那個「屎面」,雖然長得不錯,但不管小莊怎麽說笑話,搞了很多車上團康,就是引不起她的興趣,看了真想扁下去。

  到了晚上,全團住進了當地KUDA區有名的HARD ROCK飯店。

  在吃完晚餐后,阿炮又跑過來跟小莊說:「等一下我跟當地的領隊先去洗個牛奶浴,再去96爽一下,你要看好那些人,不要出錯了。」

  「去去去,最好得愛滋病回來早死早超生。」原來96是當地的「貓仔間」

  (妓女戶)打一炮只要台幣約800元左右,而且只有要好的人才會帶去,平時是不會輕易帶我們這些團員去的。

  小莊在洗好澡后,就到樓下的PUB找樂子去。到了那,點了酒找個位子坐下來欣賞那些外國人在那搖頭。聽說那的搖頭丸、快樂丸很容易買,也很便宜。

  這時他看到了那些天真的學生也在那玩,于是他就走過打招呼,而其中早上那個酷妹也在里面,而且是酷妹變辣妹,中空的黑色無肩小可愛,配上只包住小屁屁的黑色窄裙,腳上穿著黑色高跟涼鞋,一看就好像是阻街女郎一般。

  在介紹后知道她叫林欣怡,因爲剛跟男朋友分手,所以才會悶悶不樂,而她的同學也是硬拉她來,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剛買的。這時小莊注意到她居然沒穿胸罩,這時他一股邪念油然而生。

  玩了一會后,小莊藉口上廁所離開,其實是跑去買發情藥,並趁大夥不注意時偷偷放進她的酒內,而欣怡也不知情的喝著,因她也想藉酒來消除心中的不快難過。

  而此時小莊請欣怡跳舞,隨著震耳的音樂及酒精藥效摧發下,欣怡漸漸開始快樂起來,跳舞的動作愈來愈大,已到了忘我的境界。小莊見機不可失,開始趁火打劫起來,他的手先在渾圓飽滿的小屁屁上盡情地摸著,身體也靠著酥胸摩擦著,而欣怡這時也慢慢有了快感,嘴里開始發出低吟。

  而小莊這時左手從后伸進裙內探索,右手則扶著頸子開始用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在她的香唇上親吻著,哇靠!她居然穿丁字內褲,等會不好好給她「照顧」會對不起自己,而他的小弟弟早已對著陰戶在打招呼SAY HELLO。

  就這樣,兩人交纏在一起,小莊更把欣怡的右腳擡了起來挂在腰上,而他的舌頭沿著頸部來到胸前,埋頭在欣怡的乳溝間吸吮著,欣怡也渾然忘我的大跳豔舞,已忘了自己身在何處,而任由小莊擺布。

  雖然她的同學覺得很奇怪,但因是自己的領隊也不會想到有何不妥,只當是欣怡喝醉了而完全的放松自己。

  跳了一會,小莊便說欣怡已醉了要送她回房間休息,而她的同學也感激的想說這位領隊真貼心,而讓他扶回房間了。

  到了房間后,把欣怡放在床上,接著把門反鎖,看著欣怡已不省人事,口中只是一直叫著:「我想要,快給我。」小莊這時便大膽的脫去她的衣物及鞋子,慢慢欣賞眼前這具美麗胴體。

  然后小莊把自己的衣物驅逐出境后,接著繼續未完成的使命,忍著下面早已膨脹起來的老二,先恣意的從早已硬起的乳頭進攻。而欣怡已被挑起的欲火更是一發不可收拾,桃花源早已流出豐沛的淫水等待有人進入消火。

  小莊不急不徐的先用中指插人誘人的小屄抽插著,而漸漸欣怡的細腰也配合地擺動著,口中開始「咿咿呀呀」的呻吟著。而小莊也真耐得住性子,只是一味的舔著自桃花源流出的蜜汁,而雙手在陰道及乳頭搓揉、摳弄著。

只見欣怡的呼吸聲愈來愈重,低吟變成喘氣,口中的聲音也愈來愈大:「啊……啊……啊……阿輝……好哥哥……我已受不了了……別再玩了……給我你的大雞巴……,快……用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小屄……讓我上天吧……」原來欣怡把小莊當成是她已分手的男朋友了。

  這時小莊也不計較太多,終于把高張已久的雞巴一下就全部送進緊閉的小屄中,當全根沒入后,小莊則感受到一股暖流自下面傳來,敢情我們的小怡妹妹已高潮了一次了。這樣更好,那就別說我都沒有給你爽到,于是小莊先使出「老漢推車」的招式來應付著。

  「嗯……嗯嗯……就是那里……就是那里……喔……又到了……又到了……

  啊……啊……啊……阿輝你好棒……啊……「

  只見欣怡抓著床頭,跟著全身顫抖了一下,就只剩下近乎求饒的叫聲。

  沒想到你這婊子是這麽敏感,一下子又高潮了,那今天就給你一個美好的夢境!跟著小莊把欣怡翻過身來,改以狗交式繼續大力使勁的抽插著,也不管欣怡的感覺及體力是否還能再戰。

  而欣怡只感覺她的男朋友又回到身邊跟她正在做愛,因爲已經在酒精的作祟下,全身已無力配合大雞巴的抽插,只能大聲嘶叫來發泄心中的感覺。而敏感的體質加上酒精的摧化使得她的高潮是一波接著一波不停,身體更是無力的趴在床上任小莊無情地蹂躏著。

  「好哥哥……我真的不行了……不要再插了……小屄已經被你插爛了啊……

  啊……啊……啊……「

  欣怡本能的反應想掙脫小莊的大雞巴,但無奈纖腰被小莊的雙手緊緊的扣著而跑不出去,反而變成一種更大的反彈助力,讓小莊能更順利的大力的進行活塞運動。忽然欣怡的叫聲聽不到了,而整個人也不動了,這時小莊嚇一跳,趕緊拔出老二察看欣怡的情況。

  探了探她的心跳還有在動,放心了一半,然后把半軟不硬的老二顧不得髒硬塞入欣怡的屁眼里,以期能刺激她的意識。這招果然有效,只見欣怡痛得醒了過來,而酒也醒了,忽然看到自己正被人干著屁眼,突然大叫起來,而小莊就在此時把全部的精液射進欣怡的屁眼中。

  欣怡又急又氣的大叫說:「領隊你在干什麽?」

  「對不起,我只是看你心情不好,想安慰你一下而已,沒別的意思,也請你不要說出去,拜托!」小莊像是被判死刑的向法官求情般。

  「你快給我死出去,我再也不要看到你!」欣怡把床單拉上來蓋住身體哭叫道。小莊知道這時說什麽也沒用,只得匆忙穿上衣服回自己的房間。

  「干!真倒楣,誰知道她這麽不耐操,還不知道會不會吃上官司?希望不要有事才好!」

  小莊躺在床上一直睡不著,過了一會門外的門鈴聲響起,小莊知道躲不掉只好硬著頭皮去開門。

  「進來吧!」小莊不知她要怎麽樣做才可以息事甯人,只是靜靜的坐在床上等她開口。

  「莊大哥,我可以這樣叫你嗎?」欣怡一反剛才的態度,居然出奇的溫柔,讓小莊嚇一跳,不知她葫蘆里賣什麽藥,心懷不安的說:「沒關系,你要怎麽叫都沒關系。」

  欣怡走到小莊旁邊坐了下來,然后自動送上香唇吻了他的嘴唇一下,淡淡的說:「其實我對你有好感,只是你這樣用計霸王硬上弓讓我很不爽。」

  小莊還猜不透她的想法也沒答話,等她的下一步動作。

  「我來你房間之前已想通了,其實也沒什麽大不了的,我本來就打算找個人來玩玩,只是事情來得太突然還沒準備好才會有剛才的反應,希望你別見怪。」

  「喔!原來如此!」小莊像是上訴成功改判無罪釋放般的松了一口氣。

  「那現在你要怎樣?」知道沒事了小莊的心情也輕松起來:「不如這樣吧,我請你去吃海鮮賠罪好不好?還有你在這的花費都我付可以了吧!」

  「可以,成交!你不可以賴皮ㄛ!」欣怡開心的笑道。

  「沒問題,那我們走吧!」小莊恢複了早上的快樂心情,輕松的說。

  「等一下,我要先回房間換個衣服,你先下去等我。」欣怡神秘的說。

  過了一會,小莊看見欣怡穿了一件低胸的藍色比基尼泳裝走了過來,兩個大奶幾乎要跳出外面,而外面則穿了一件透明淡黃色薄紗長袖。當場令小莊看傻了眼,已經軟了的老二馬上又稍息立正站好致敬。

  兩人叫了計程車到Kinbalan(金巴蘭)的海灘吃著美味的海鮮,欣賞峇里島美麗的夜色,聽海浪拍打著沙灘的聲音。而此時小莊也有意無意的碰著欣怡的酥胸,而欣怡也不像剛來時的冷若冰霜,反而熱情的迎合著他的挑逗。

  回到飯店后,看阿炮還沒回來,小莊便拉著欣怡進了小莊的房間。兩人一進房間便迫不及待的擁吻著,兩人的滑舌在嘴唇外交纏著,像兩條小蛇般的遊來遊去。

  小莊首先將欣怡的長袖脫去再把綁在脖子上的泳裝細線解開,兩顆大奶頓時彈了出來,小莊馬上一手一個的小心握住,深怕一個不小心會掉到地上似的接著便將嘴巴湊上去,像嬰兒般的吃著媽媽的ㄋㄟㄋㄟ,那副滿足樣真是爽。

  而欣怡也快速的除去小莊的衣物,瞬間兩條赤裸裸的肉蟲便在床上開始蠕動著,而經過剛才的陣仗后,小莊已知道如何向這熱情的尤物下手,他先從耳朵、頸部、乳頭、肚臍,而來到了女人最敏感的陰核部位,一路慢慢的品嘗著。

  欣怡哪經得起他的攻擊,美麗的桃花小穴早已水流潺潺,口中更是開始發出淫蕩的叫聲。我們的小莊沒別的長處,唯獨他的吃飯工具——比美李蓮英的功夫舌就不知殺死多少美少女。小莊利用他的蓮花燦舌及超級宇宙無敵小中指上下夾攻欣怡的大奶子及那粉嫩飽滿的陰戶,而且把大量的淫水想要一次舔干,怎料愈舔流愈多,而且欣怡也開始忍不住的大叫:

  「……莊大哥……好老公……快來插……妹妹的小穴吧……別……別再用手指了……妹妹已經飛上天了……啊……啊……啊……啊……妹妹……美死了……

  好老公……喔……喔……喔……嗯……嗯……嗯……「

  這時小莊好整以暇,將早已忍耐已久的大雞巴往美穴塞入。

  「……喔……好哥哥……你插得妹妹……好深……好爽……就這樣……不要停……再快一點……妹妹……又……又……又要上天了……啊啊……又丟了……

  啊……嗯……嗯……「

  沖了一會后,小莊把欣怡扶了起來變成兩人對坐在床上,除了兩人能更深的結合外,小莊也能藉此來吸吮那堅挺的乳房及欣賞欣怡的乳波和淫蕩的表情。

  此時欣怡也放開了心靈,盡情的享受每一波的高潮而大聲喊叫,胡言亂語:「……啊啊……喔……快插爛妹妹……的小穴吧……以后……回台灣也要來……

  干……妹妹……好不好……親……老公……好老公……啊……我又要高潮了……

  啊……「

  這時小莊也覺得快要射了,大聲的叫著:「……好妹子……我也要射了……

  你想……要我……射在你那里……快……快……說給我聽……射在你的小穴穴好不好……「

  「好哥哥……隨便你……愛……射……在那……就射在那……妹妹我……已經很滿足了……不要管我……」

  隨著欣怡的叫聲愈來愈小,小莊知道她又不行了,所以把她放倒在床上全力沖刺,每一下都又快又有力,仿佛要把子宮刺穿一般。就在欣怡與小莊一起顫抖時,小莊把他可憐子弟兵當做炮灰的,一一送去戰場慷慨就義去了。

  在小莊把白色的精液全數射進欣怡的陰道里后,兩人都全身無力地雙雙躺在床上喘息。過了一會,小莊拉著欣怡一起勉強去洗鴛鴦浴,然后送她回房去了。

  ************

  第二天是去海上玩水,一大早小莊拖著疲憊的身軀勉強吃了早餐就等那些衣食父母來吃早餐開始今天的行程。

  而欣怡今天穿得比昨晚更露,她直接就把泳裝穿在身上,今天穿的是淡橘色比基尼,是只有僅僅包住奶頭、幾乎全部的乳房都快要跑出來的那種,而下半身的泳褲是丁字褲,只用透明的一片裙紗龍圍住,從后面看是非常明顯就可以看清楚那兩片渾圓的小屁屁。

  同車的男同學是個個流鼻血,女同學則是個個妒嫉又羨慕。坐在她旁邊的惠玲跟她說:「你怎麽敢穿得這麽露?」

  欣怡則是回答她:「有什麽關系?在這沒人認識,等到回台灣后我不會、也不敢再穿了。」

  一到了海上樂園,欣怡迫不及待的把身上的長袖及一片裙脫掉,拿了防曬油走到小莊旁邊要小莊服務。小莊則是帶她去比較少人的地方,要她先把泳裝脫掉再擦,起先欣怡還不太願意,但看到旁邊的外國人是直接全裸的躺在沙灘上「曬木瓜」,所以膽子也大了起來,反而就這樣全裸的拿著那兩片小布走回同學那叫小莊的幫她做「全身的服務」。

  這樣一來不但男同學受不了,連女同學也爲她這種大膽的舉動所震驚,就在這個時候,男更衣室及廁所是空前的大爆滿,個個都在廁所更衣室打手槍,沒占到位子的則是找一個偏僻的角落快速解決。

  欣怡在接受完小莊的服務后看到有在給人彩繪刺青的,便要求小莊付錢,小莊沒辦法只好努力的殺價,最后以約600元台幣讓她在脖子、胸部、手臂、肚臍、屁股、大小腿及陰毛上各劃上各式的圖案。當然,當地人也是因爲有這樣養眼的春光才肯的。

  等到全部的作品都完成后,欣怡才慢慢的把那兩片布包回去,開始玩水上活動。有的比較大膽的男同學,則是藉口要欣賞欣怡美麗的圖案而一直靠近她的身體找機會吃豆腐,欣怡也知道他們的心思,也很大方的讓他們揩油,她想:反正來這就是要好好的玩放松自己。

  到后來,她干脆把那兩片布脫掉,就這樣全裸的跟男同學一起玩,甚至還鼓勵他們大家一起脫,而欣怡的全身幾乎都有他們的指紋。有時欣怡被大家擡起來再往水中丟去,在她四腳朝天時,大家都清楚地看到欣怡的美穴;或者玩騎馬打戰,讓欣怡的陰戶全部貼在男同學的脖子像拔罐一樣的吸著,而跟欣怡搭配的男同學是高興得不得了,其他的人就只能等機會了。

  漸漸地有些女同學受到欣怡的感染,比較大膽,身材好的都加入她的行列,一時之間就有一群天體營産生了。那些身材不好的只能恨得在旁直跺腳,而小莊則是在旁加油聳恿那些還沒脫的人,最后終于受不了小莊的激將法,不管男的、女的都把身上的衣物驅逐出境,成爲天體團了。

  ************

  在一行人非常High的情形之下,我們的學生天體團,直接前往另一個景點——海龜島。

  從水上樂園到海龜島坐船則需約半小時的航程,而那船上的底部有一個透明的玻璃罩可看到海底的情形,而爲吸引魚群來給人看,導遊還發給每人一片吐司面包丟到海中給魚吃以吸引魚群(跟各位講一個好玩的事,那就是吐司面包的泰國話叫「干你娘」,而「干你娘」在台語是罵人的粗話)。

  當船航行到一半的途中,此時在船上全身光溜溜的學生們,各個都彼此爭相要跟欣怡合照,無非是想要她的祼體畫面,有的跟她比較要好的男同學還大膽的要求欣怡擺出像日本AV女優那樣性感煽情的動作,而欣怡也非常配合的像模特兒那樣擺出各種撩人的POSE給他們拍。

  于是,此時的欣怡更像是明星在開記者會一樣,只聽周圍的相機「喀嚓」聲此起彼落,有V8的同學更是不放過這種難得的機會,忠實且完整的記錄整個過程,看來他們想角逐今年的情色奧斯卡金像獎吧!小莊見大家這麽高興,于是更提出一個瘋狂的余興節目——情侶做愛Party。

  這個點子卻招來學生情侶們比中指的回應,讓小莊下不了台,小莊這時爲了找台階下,于是找了欣怡跟她商量:「我的好妹子,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讓我有台階下呢?」

  「幫你什麽忙,要我介紹風景特色,你是專業,我可不會!」欣怡還故作白癡狀的裝傻。

  「不是那個啦。你別跟我裝傻,我是說你跟我來愛愛一次帶動氣氛嘛!」

  「哇哩咧174(你去死)!我們又不是情侶,還要大庭廣衆之下愛愛,你當我真的是在拍A片的AV女優呀!」欣怡假裝生氣的樣子說著,其實她也想跟小莊來一次大自然下的交合。

  「別這樣嘛,好老婆,好情人。只要你肯幫我,下午玩完水上活動后我帶你去血拼,好不好?」

  「這是你說的喔,你不可以到時又反悔呐!」欣怡好像要到糖果的小孩那樣的高興,露出了天真的笑容。小莊這時才發現中計了,但話已說出,所謂大丈夫一言既出,什麽馬都追不到,只得裝出燦爛的笑容但內心卻在滴血,他想:這一團所賺的獎金可能都要花在這小妮子身上了。

  于是乎,兩人真的就像拍成人片一樣,先互相擁吻愛撫,小莊更拿出他的成名絕技——宇宙摳陰指及無敵舔穴舌向欣怡的全身敏感部位進攻。

  只見小莊從欣怡的額頭、鼻子、嘴唇、粉頸至胸部用他的滑舌輕輕的滑過,最后停在欣怡迷人的右乳頭上做重點攻擊;而雙手更沒閑著,左手搓揉著欣怡左邊的乳頭,右手向她的大腿內側沿著大腿根部往上撫摸,最后停在桃花源洞口,找到那可愛的敏感小豆豆,有技巧的時輕時重的揉捏把玩著。

  「啊……好哥哥……就是那里……你的手法真高明……我的全身……都熱了起來……呀喔……別再摳那了……會、會、會……啊啊……不行了……快把……

  嗯……你的大雞巴……放進來……小穴……喔……好癢……哈……不要這樣……

  就把你的雞巴……啊……插進小 妹 妹……的穴中吧……「

  小莊看時機已成熟,木已成舟,于是讓欣怡躺在坐位上,把那早已硬到不行的老二對準穴口就一推到底的插入欣怡的騷穴中,享受那小弟弟被夾的快感,並不時發出滿足的聲音刺激在旁的觀衆。

  「喔……好妹妹……你的美穴……真是……又窄、又緊……夾得大雞巴……

  嗯……真是爽快呀……喔……快搖動你的浪臀……讓我們一起……享受在大自然下的快樂……對對……就是這樣……我的親親小賤人……哥哥……愛死你的美穴了……啊……大雞巴……嗯……要再插你……一百下……一千下……一萬下……

  一直插下去……「

  「好哥哥……好老公……快用力插吧……小浪女……願意讓你……插……操我的小穴……喔……就是那里……別停……啊……」

  欣怡這樣第一次在這公開場合之下跟人做愛,心中真是刺激美妙,那種讓人看的感覺又跟關在房門內做又不一樣,在這心理作用的刺激下,一直不斷的高潮著。

  而那些男性觀衆們一個個在看到這LIVE現場真人無碼演出時,每一個人的老二無不自動舉槍敬禮,有的人還下意識的去握住那硬梆梆的肉棒,無意識的套弄著打起手槍來了,害得小莊真的差點被「亂棒」給打死呢!有的人更在心里暗干著:爲何剛剛不跟這一個相處四年的女同學自告奮勇的開頭炮,而被別人開炮?氣得差點捏碎自己的蛋蛋自殺。

  而女同學們在看到這景象時各人反應不一,有的低下頭來不敢看,有的看得入迷,還有的自她們的小 妹 妹的口內不自覺流出口水來,讓她們好尴尬。

  反觀自從昨夜小莊跟欣怡兩人有了更親密的關系后,兩人更是配合得天衣無縫,默契十足,真的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啊……親親好老公……你頂得妹妹的花心好爽……啊……又要高潮了……

  呀……不行了……又到了……喔……「

  欣怡想反正都有人在看,便肆無忌憚的大聲浪叫著,好像真的她現在是在拍A片一樣,浪蕩不羁,好像怕人家不知道她現在正在跟人做愛。

  小莊這時已到了最后關頭,看著自己胯下這匹母野馬正在發情而被自己馴服著,心中有莫大的成就感,于是更加賣力的抽插著難得的好穴。

  「好老婆……我要射了……你這浪女……想要……嗯……吃點……補品嗎?

  快……快把嘴巴……張開……快……快……接好我的……『杏仁露』……啊……

  來了……啊……「

  小莊就像成人片那樣在沖刺一陣后,以飛快的速度抽出那即將射精的老二,把欣怡的頭擡起,就把老二塞入欣怡的口中,像汽機車要加油一樣開始將他的子弟兵全數射入欣怡的口中。而欣怡也一滴不漏的全數吃下去,好像真的很好吃,像是玉液瓊漿般滿足的吞下去,等小莊射完,還幫他把其余的精液舔干淨。

  小莊在完成這一項任務后滿意的笑著,看看周圍的觀衆有的已經開炮了,沒伴的只能別過頭去看海上的風光,想以海上的景色及船行的馬達聲壓抑心中原始的欲望。有的人則是充當攝影師,拿著V8高興地拍攝著快樂的畢業旅行。

  ************

  下午小莊則帶著欣怡到飯店附近的商家血拼實現他的諾言,而欣怡好像別人的錢比較好花,或者說買東西不要錢一樣大肆的采購,凡賽斯的太陽眼鏡、馬士其諾的包包、艾曼尼的褲子……等,還買了一些吃的東西。尤其當她看到一件當地的藍底白碎花的一片裙及一件白底鑲黑線的三角形類似中國肚兜時,更要求小莊一定要買下來。

  起先小莊怎樣也不肯,后來欣怡就說:「好哥哥,你買下來我馬上穿上去陪你去逛街。好不好嘛?」

  小莊想想,既然可看到現成的真人模特兒也不錯,不然幫她買這麽多自己都沒欣賞到,不是虧大了嗎?于是在拗不過欣怡的要求下,在跟當地人殺價后以台幣250元成交,而欣怡也沒食言,當場到試衣間換穿上去了。

  當欣怡換裝完畢走出來時,小莊那不聽話的小小莊又擡起頭來,想找小怡發泄。

  原來那件肚兜是上面用黑色細繩綁在脖子上,后面只能用剩下的布打個死結綁在后面,前面則是半截露出可愛的小肚肚及肚臍眼,當中還有洞洞,隱約可看到粉嫩的乳頭顔色。而那一片裙則是只到屁股下方約五公分的迷你裙,有點半透明,而欣怡還故意穿得有些低腰,快露出一些臀肉,把她全身的彩繪刺青表露無遺。

  再配上那酷酷剛買來的凡賽斯太陽眼鏡,整個人看起來冷豔又性感,不會感到很俗又漂亮,看得小莊差點沒流出鼻血來。

  當兩人走在路上時,不時有當地人對欣怡吹著口哨表示好感,而欣怡更是裝酷的不鳥他們,反而更摟著小莊的手走著,好像兩人真的是一對戀人一般。

  當小莊把手不經意的放在欣怡的小屁屁上時,才發現欣怡居然沒穿內褲,驚訝的對她說:「小姐,你是不是真的沒穿內褲?你不怕待會會被人干呀!」

  「唉喲,拜托我的好老公,你看我的裙子穿得這麽低,穿內褲會露出痕迹,被人看到會怪不好意思的。何況難得可以這樣出來晃晃,回台灣就沒這機會了。

  再說我覺得這樣穿還滿涼快的,何況萬一有人真的要對我怎樣,你是我的老公,應該會保護我喔,對不對?好老公!「敢情我們的欣怡已將小莊當成是她的男朋友了。

  小莊對突如其來的表白,不知她是開玩笑的還是認真的,一時不知怎麽辦,只好順其自然吧。只是當小莊知道欣怡沒穿內褲的秘密后,心中一直胡思亂想,放在屁屁的手更是不願放開,一直在那停留著,而欣怡也沒有阻止他,任由他亂摸。

  「不行,我要檢查一下看你是不是在唬爛的。」

  「在這大街上,你是開玩笑的吧!」

  「誰跟你開玩笑,你不是說我是你老公嗎,老公說的話老婆就要聽。怎樣,敢不敢?」

  「誰說我不敢!要看就給你看,你說要怎麽看?」

  「那好,現在我們背對著馬路,我們兩靠在一起,然后你把裙子拉起來給我看一下就好,我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來就來,誰怕誰?」

  于是兩人真的就在大馬路上靠在一起,然后欣怡用她顫抖的雙手慢慢地將裙子拉了上來,而從馬路上看起來,好像兩人在一起討論事情一樣。

  此時的欣怡與小莊的心情是一樣既刺激又害怕,那種公然在大街上祼露身體的事,相信在台灣是平常看不到的。

  隨著欣怡的裙子愈來愈短,裙內的春光漸漸浮現出來時,小莊的心情更像是在賭梭哈要開尾牌那樣的緊張刺激又興奮。

  終于好不容易看到了那片黑森林時,整個心幾乎快跳出外,而胯下的小弟更是緊張的提前吐了口水出來,一發不可收拾。

  在欣賞完這一幕香豔刺激的穿幫秀后,兩人略作整理,然后若無其事的走回飯店休息去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

大家一起來推爆!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助跑~~~~~~~~~~~~~~~~~~ 我推!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路過看看。。。推一下。。。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五樓快點踹共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這文章真夠牛B呀!

原PO好帥!

分享快樂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分享快樂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太棒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論壇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