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淫夢7

第七章 沖擊的肛門訓練

小泉宏美從車站里走出來,看著手上的紙條尋找公寓。裕子姐假裝平靜的聲音,還留在耳底里;當裕子打電話到醫院來時,宏美立刻接聽;昨天和今天兩天裕子無故缺勤,正擔心發生意外時,接到裕子的電話。

裕子說 發生不能在電話里說話困難,要和她商量 立刻告訴她公寓的地址;果然裕子姐發生問題。

宏美下班後立刻換好衣服跑到車站;宏美穿著像花朵盛開的粉紅色洋裝,頭上有白色緞帶花的帽子,手持紙條東張西望時,路過的男人們都露出貪婪的眼光看她。

終於找到公寓的宏美做電梯到達四樓,在406的房前按電鈴,可是沒有回應;找錯房子了嗎?再確定一次;沒有錯,推一下門,門順手推開。

   「我是小泉宏美,請問裕子姐在嗎?」

向屋里走進一步後,可是里面仍舊靜悄悄的;偶然低頭時,看到熟悉的鞋子,是裕子姐的;人在里面沒有回答,可能身體不舒服。

   「打擾了。」

宏美脫鞋後,順著走廊向里面走,立刻從左手的房間聽到哼聲;果然。推開門進去的刹那,宏美茫然的站在那里不能動了。穿白色制服的女人倒挂在房里,垂下來的黑發快要達到地上搖擺; 這是。女人的臉通紅,但無疑是裕子姐。

   「裕子姐」

正想跑過去時,忽然出現二個男人,看到男人的臉宏美幾乎嚇昏倒,原來是鐮田; 爲什麽鐮田會在這里;另外一個男人也看過,曾經到病房來看過鐮田。

   「這是怎麽回事」

宏美露出恐懼的眼色看著二個男人慢慢向牆邊退去。

   「怎麽回事奶全看到了;爲上一次的事情,給她回報而已,現在輪到奶了!」

鐮田右手拿彈簧刀向宏美走過來;宏美立刻轉身向房門跑,但在那里被三島抓住。

   「哎呀!放開我!」

宏美拚命掙扎,可是三島從背後把她抱緊;有緞帶花的帽子掉在地上,花一般的裙子淩亂,露出健美的雙腿。

   「新鮮又有活力。」

鐮田伸出舌頭舔舔嘴唇,同時用彈簧刀對正洋裝的胸口。

   「哎呀,我怕」

宏美把臉轉開,露出雪白的脖子;粉紅色的胸部上下搖擺,更引誘男人的欲望;在領口用彈簧刀割開一點,鐮田把彈簧刀用口咬住,雙手用力撕開洋裝。

   「啊」

慘叫聲和撕破布的聲音混在一起,同時露出純白的乳罩;撕破的洋裝掉在地上,露出美麗的肉體;撕下有刺繡花紋的可愛乳罩,也用力割破粉紅色的三角褲;和純真的面貌相比,乳房顯得特別大,下體的黑毛不是很茂密。鐮田和三島互望一眼,立刻把宏美推倒在地毯上。

   「救命啊」

宏美的身體像海蝦一樣的跳動,三島以熟練的動作把宏美的雙手捆在一起拉到頭上;宏美快要哭出來,拚命搖頭抵抗;鐮田先拉下自己的褲子,抓住宏美的雙腿用力向左右分開,然後把目標對正在陰唇上。

   「不要救命啊,裕子姐不要」

宏美用最大的力量喊叫,用鎖鏈從天花板上倒吊下來的裕子,聽到宏美的聲音,張開朦胧的眼睛。

   「求求你們放了她吧」

   「是奶叫來的,爲什麽要放了她!」

聽到鐮田的話,裕子咬緊嘴唇又閉上眼睛。

   「嘿嘿嘿,奶就慢慢欣賞最心愛的人和我做愛的樣子吧,宏美小姐,後來和其他男人干過了嗎?」

腦海里出現一個月前受到可怕淩辱的回憶;後來和裕子姐渡過一段和平的時光,可是今天被叫出來,竟然是這種樣子;這是爲什麽?

   「奶是乖孩子,大哥哥們要教奶性交的滋味。」 火熱的肉棒壓在大腿根上。

   「求求你們,饒了我吧」

雖然知道沒有用,但還是忍不住這樣叫;鐮田繼續發動攻勢。

   「痛啊!」

宏美皺起眉頭身體向上挪動;可是被三島壓住;鐮田又在屁股上用力向前挺。

   「啊唔」

   「喔」

   「快好了」

當鐮田全身用力的向前推動時,巨大的肉棒消失在肉洞里。

   「啊」

雖然經過一次開通典禮,但宏美的陰道里還有處女膜遺留下來的部份;粗大的肉棒強迫進入窄小的肉洞里,激烈的疼痛使宏美翻起白眼。

   「里面還一縮一放的。」

鐮田發出高興的哼聲,將體重集中在下體的一點上向前沖;把留在陰戶外的部份一下子進入根部。

   「哇」

強烈的沖擊傳到腦後,宏美的後背形成拱型,展露出雪白的喉頭。

   「沒有濕,所以會痛!」

鐮田對三島笑一笑,伸出手摸宏美的乳房,用手指柔搓粉紅色的乳頭;十九歲的年輕乳房,傳來彈性的充實感。

   「年輕就是好,有新鮮感。」

可愛的臉哭成一團;鐮田摟住宏美的細腰,自己的上身也向後仰,這樣借力使巨大的肉棒更深入肉洞里;現在的鐮田並不準備讓宏美歡喜,重要的是在她心里刻上受淩辱的痕迹,然後讓她慢慢嘗到性交的樂趣。

   「哎呀不要」

看到張大嘴嚎哭的宏美,更産生虐待的欲望; 哭吧!叫吧!我要狠狠的干到底;從鐮田的額頭上掉下汗珠,低在宏美顫抖的乳房上;插入時發出肉和肉的撞擊聲;開始濕潤的窄小陰道,瘋狂的波動。

   「痛!要裂開了!」

宏美細小的手指猛抓地毯,腳後跟在地毯上摩擦;鐮田的肉棒加快抽插v熙t度。

   「哦哦」

鐮田發出極大的咆嘯聲,將肉棒深深插入後,屁股上用力同時發生痙攣;肉棒在肉洞里跳動,精液像子彈一樣射出。

   「哎呀!」

宏美感受到火熱的東西,身體像鯉魚一樣的跳動,射出的子彈好像無止境的猛射; 這不是真的,這是夢;沒有一絲愛情,受到暴力的淩辱,從緊閉的眼里流出淚珠。

最後一滴精液也射出來的鐮田,起來和三島換班;三島要宏美趴在地上擡高屁股;那是充滿健康美的渾圓屁股;雙丘之間v熒豸f流出乳白色的液體;三島把唾液塗在溪口上方的茶褐色洞口上,手指碰到時,那里像海三動物一樣立刻收縮。

啊!那里是。意想不到的地方受到攻擊,宏美感到恐荒,因爲她不知道還有肛們性交這回事;三島把幾乎要倒在地上的宏美用力拉起,用肉棒瞄準後面插進去。

   「痛啊!」

宏美的身體向前逃,可是三島用力摟近,把她的屁股高高的拉起,再一次用力插進去;肉棒突破洞口的頑強障礙,滑入宏美的肉體里。

   「唔」

本來縮緊的女體,突然翻轉成拱型; 怎麽會有這種事情。有如從屁股用木樁次到喉嚨的強烈痛感,使她的腦海也麻痹;三島慢慢開始活動,開始還顧慮到肛門的情型,但逐漸大膽起來;宏美對這樣異常的干法實在不敢相信;激烈的疼痛,使她皺起眉頭咬緊牙關。

   「要裂開了」

   「我們的偶像宏美小姐,屁股洞被插進去了,也會變成這樣,真想讓那些病患看到!」

鐮田的臉上露出虐待狂的笑容,一面把宏美的頭壓在地毯上,一面撫摸乳房和乳頭; 痛啊!快一點弄完吧;宏美在心里這樣大叫,三島的速度開始加快。

   「痛啊!不要救命啊!」

宏美拚命的悲叫,就在這時候屁股里的肉棒突然膨脹後爆炸;三島像野獸一樣吼叫一聲全身發生痙攣,然後無力的覆蓋在宏美的後背上。

還在幾個小時前和往常一樣照顧病患的宏美,現在遭遇到地獄般的折模,爲什麽會變成這種樣子;宏美的大眼睛留下淚珠,從臉頰滑落。

   「笨蛋!要用心一點吸吮!」

   「嘿!要含深一點!」

坐在沙發上的鐮田和三島,毫不留情地提出要求;在鐮田的大腿間有裕子,在三島的大腿間有宏美蹲下來把巨大的肉棒含在嘴里,二個人都是赤裸著,雙手綁在背後,乳房上下也有繩索捆綁,豐滿的乳房顯得更隆起;受到催促,兩位護士無法抗拒,用柔軟的舌頭在堅硬的肉棒上舔,然後把肉棒深深吞下到喉嚨里。

   「嗯,好香,這樣喝的啤酒,有特別的味道。」

鐮田喝好幾罐啤酒後,很滿意的歎一口氣。

   「她們二個是同性戀,真的嗎?」 三島撫摸宏美的頭發說。

   「嗯,我是親眼看到的,還拍下錄影帶,被那個外科部長沒收,實在太可惜」

   「真想看一看這二個女人搞同性戀的樣子。」

   「再拍一次也好,送到錄影帶專業店,也許還能賣到好價錢。」

聽到二個人談話的裕子和宏美,好像商量過似的停止動作。

   「嘿!什說可以停止,要弄到射出爲止!現在要舔肉袋!」

鐮田冷酷的聲音在深夜的公寓里發出回音;幾分鍾之後,宏美和裕子一起倒在地毯的中央;鐮田拿著錄影機看著照門,走來走去選擇拍攝的角度和位置。

   「宏美,對不起,這都是我害奶的。」 裕子低下頭自責。

   「」 宏美無言的低下頭,裕子留下眼淚。

   「宏美對不起對不起」

從裕子美麗的大眼睛留下珍珠般的淚水。

   「差不多該開始了,要表現的比上次更熱情。」

鐮田說完以後,三島就打開電門;房里的照明突然發生變化還播放很有氣氛的背景音樂;紅色的燈光照射漂亮的兩個裸體,形成非常豔麗的氣氛,有如脫衣舞般的表演。

   「這樣才夠味道,聽說這里的牆有隔音設備,可以好好的享受一番。」

鐮田看著攝影機的照們說;三島拿來發出黑色光澤的假陽具,交給露出困惑表情v爾 l,龜頭部份像印地安人,已經開始轉動。

   「不能再折磨她了,求求你們放了她吧!」 裕子喃喃的哀求。

   「還想反抗嗎?可以再來一次浣腸,還是想洗泥鳅澡!」 鐮田粗暴的說。

   「不要!不要那樣!」

裕子猛烈搖頭,一股寒氣立刻從背後掠過,千萬不能再那樣。

   「那就開始弄吧,已經落到這種程度,擺出高姿態的風度有什麽用。」

裕子看宏美,宏美夾緊雙腿,雙手抱在胸前露出恐懼的眼光; 她是這樣可愛的女孩,我真是壞女人;裕子濕潤的眼里露出強烈的情感,用力握緊手里的假陽具。

   「不!我不要」

發現裕子的表情有了變化,宏美不由得向後退,裕子的心里充滿虐待的欲望。 可愛的女人淋到男人的精液,愈來愈性感。豔麗的照明和低沈的背景音樂,更煽動裕子的虐待欲望。

   「宏美,已經落到這種地步,現在掙扎也沒有用不要只讓那些男人痛快,我們也尋樂吧;奶真可愛。」

受到南男們的淩辱,使美麗的裕子更有性感和妖豔,說完之後就壓在宏美的身上;宏美對裕子的突變幾乎不敢相信,可是裕子在宏美顫抖的可愛嘴唇上,像小鳥吃食一樣的接吻,還用電動假陽具的龜頭部份摩擦宏美敏感的乳房。

   「不要裕子姐我不要」

宏美左右搖頭躲避裕子的嘴唇,可是對宏美而言,裕子是帶給她有生以來第一次的歡愉,是最特殊的人;當受到最了解女人肉體的美妙愛撫時,從身體里産生無法克制的性感,宏美搖頭的動作越來越無力。

裕子確實捕抓嘴唇,很熱情的吸吮,隨著急促的呼吸,宏美的嘴唇張開,把舌頭伸入縫隙里時,宏美的嘴唇立刻綻放; 我沒有看錯她有同性戀的素質,好像以前的我一樣;頭的角度向左右更換,更濃密的深吻時,宏美開始主動用舌尖糾纏,那種幼稚的動作,更煽動虐待欲望的心理。

把蠕動的假陽具從乳房滑到腋下,再到細細的腰上,宏美開始扭動像蛇一樣的腰枝,發出低沈的聲音,舌頭也更熱情的活動; 她的身體真敏感妙極了。

裕子逐漸忘記有攝影機拍照的事情,完全投入變態的性行爲里;長吻結束後,宏美很難爲情地把頭轉過去,光滑如陶瓷般的雙肩微微振動。

   「可愛極了,真想吃掉。」

用發出黑色光澤的電動假陽具,從乳房的邊緣慢慢向山頂揉搓,美麗的小山丘有強韌的彈力,反彈假陽具;在可愛如珍珠般勃起的乳頭上振動時,宏美用手背壓在嘴上歎息。

   「唔」

宏美的身體非常成熟,不像是不到二十歲的女孩;從細細的腰到豐滿的屁股,用電動假陽具摩擦時,宏美咬緊牙關,但從鼻子里發出無法忍耐的哼聲,雪白的下腹部隨著痙攣;裕子向宏美的下體方向移動,然後把她的雙腿分開成M字型;這是女人看到也會感到情欲的雙腿,還有在大腿根上剛受到淩辱的肉洞,發出淫糜的光澤。

太淫亂了,就因爲有這種東西,女人才會變成男人的奴隸;裕子濕潤的眼里冒出情欲的火焰,用假陽具的頭部在肉縫里從上向下摩擦。

   「啊」 宏美縮緊身體想閉合美麗的雙腿。

   「不要緊,交給我吧!」

裕子用冷靜的口吻阻止她後,用雙手撥開花瓣,粉紅色的肉壁沾滿了白色的液體。

   「姐我難爲情」

   「很美,美的讓我羨慕,是閃閃發亮的!」

裕子把蠕動的假陽具龜頭小心翼翼送入窄小的肉洞里;已經有二根巨大肉棒蹂躏過的十九歲女人的肉洞,很順利的吞下印地安人的頭。

   「奶要放松力量,奶的身體很敏感,向上會感到舒服」

慢慢抽插假陽具查看宏美的反應,像二片機關的肉片圍繞發出黑色光澤的假陽具;電動假陽具的感覺和真的肉棒一樣,但有突出的分支刺激肉縫上面的敏感肉芽,裕子的手在宏美的乳房上輕輕揉搓。

   「啊我快要發瘋了」

   「這樣就對了,女人都會這樣的。」

   「可是,有人看太難爲情了」

   「不要放在心上,要故意弄給他們看。」

沒有多久,從宏美的嘴里如藕絲般的哀切歎息聲音;從大腿根發出淫糜的摩擦聲。

   「啊我才會瘋狂」

裕子扭動美麗的裸體就騎在宏美的身上,彎下身體挺出屁股采取69式的姿勢。

   「宏美,摸摸我的」

一面在宏美的肉洞里抽插假陽具,裕子一面扭動妖美的屁股,可是宏美好像來不及那樣做的樣子,投入自己的快感里。

從照們看二個女人淫靡姿態的鐮田,對三島作出信號,三島點點頭,就來到裕子身後;從兩側抓住淫蕩扭動的豐滿雙丘,突然把勃起的肉棒對正屁股溝里張開嘴的肉洞口,裕子緊張的回頭看,美麗的眼睛張的很大;就在這刹那,三島的肉棒已經插入火熱的肉洞。

   「喔!」

強烈的沖擊帶來美感,裕子的頭猛烈向後仰;三島開始活動,就在宏美的臉上,像狗一樣的從後面奸淫裕子;噗吱噗吱,在深夜的公寓里響起。

   「噢啊」

受到強烈的沖擊,全身的肉開始顫抖,裕子發出嬌豔的喜悅聲。

   「嘿!奶的手空了!」

經過三島提醒後,裕子想抽插假陽具,可是一點力量也沒有。

   「宏美想泄出來了,讓她泄出來吧!」 三島突然停止抽插v滌 @。

   「啊不要停求求你繼續弄吧!」

裕子好像迫不及待的扭動屁股。

   「真拿奶沒有辦法。」 三島苦笑後,再度有節奏的抽插。

   「好啊插吧深深的插吧!」

裕子終於從喉嚨里擠出野獸般的聲音,自己也用力旋轉屁股,手里拿的假陽具也掉在地上扭動。

差不多輪到我出場了。鐮田把攝影機固定在三角架上,向三個人走過去,三島在結合的狀態下拉裕子離開宏美,用狗爬姿勢拚命抽插;宏美剩下自己一個人,看到眼前展現難以相信的情景,受到很大的沖擊,茫然的在紅色的照明下動也不動。

   「奶孤獨了,奶的姐姐抛棄奶,跑到男人那里去了,男人比奶還好的樣子;看吧,她像發情的母狗扭動屁股。」

宏美向裕子看了一眼,裕子趴在地毯上高高的舉起屁股,不顧一切的哼出甜美聲音。

   「不要!我不要那樣」

宏美好像看到不該看的情景,猛烈搖頭。

   「我們也不能輸給他們。」

鐮田也讓宏美像狗一樣趴下,拉起雪白的屁股;在有彈性的豐滿雙丘之間,肉洞沾滿蜜汁發出光澤。

   「奶也很敏感,蜜汁已經流到大腿根上了。」

   「」

   「看奶不說話的樣子,大概是被我說對了,給奶用假陽具,實在很可憐,還是讓奶享受我的肉棒吧。」

鐮田說完就把巨大的肉棒插進去。

   「嘿嘿嘿,比剛才輕松多了,出現和裕子同性戀的效果。」

一面說一面慢慢挺進粗大肉棒。

   「唔」

宏美哼一聲,咬住嘴唇,在下腹部有漲痛的充實感外,腦海里出現麻痹般的陶醉感。 這是什麽感覺?和電動假陽具完全不同,有強烈的甜美感;鐮田和剛才那一次完全不同,動作很慎重,好像要培育快感的嫩芽;慢慢的把肉棒插入到深處後,一點一點的向外拉。

身體有如漂浮的美妙快感,使得宏美幾乎産生恐懼,但這時候又深深的插進去。像高壓的電流傳到腦頂,宏美忍不住發出哼聲,全身的肉都在顫抖;鐮田好像完全了解宏美的欲望,雙手從背後深到前面撫摸乳房,用輕微的摩擦在乳頭上刺激。

   「啊那里」

宏美終於露出歡喜的表情,扭動美妙的表情,幾乎不敢相信自己會說出那種話;可是完全麻痹的腦海里,已經沒有一絲記憶,現在只想把自己投入有生以來第一次享受到的快感里。

鐮田已經發現宏美的變化,當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用盡一切手段使宏美的快感更擴大;撫摸十九歲女人的光滑乳房和屁股,逐漸加快抽插v熙t度。

   「啊唔啊哦喔」幾乎不敢相信這樣可愛的女孩會發出惱人的性感聲音,唱出歡喜的歌曲;在這個歌聲中混入另一種聲音,鐮田看旁邊不到一公尺的地方,正是裕子飛散美麗的頭發,全身像波浪一樣的扭動,唱出高潮的樂章; 我也該讓她泄出來了;鐮田猛然加快速度,宏美的短發飛舞,充滿彈性的肉體反轉。

   「噢噢」

屁股連續受到強烈沖擊,宏美感覺出從下體里湧出快要爆炸的欲火;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刹那間有恐懼感,可是欲火越來越旺盛,就在粗大肉棒深深插入時,眼睛里冒出金花,五體好像要散開。

   「我完了噢」

露出雪白的喉嚨,全身無力的趴下去;腦海里變成空白,只有高潮的馀韻支配全身,在這不久之後,裕子發出慘叫聲泄出來,宏美在朦胧的意識里,還聽到裕子的聲音。

從天花板上有二個裸體像魚一樣吊在那里,雙腿捆綁在約一公尺的鐵管兩端,在分開成V字型的修長大腿之間,插入發出黑色光澤的電動假陽具,露出在外面的部份還不停的扭動;裕子的長發垂下,發尖微微碰到地毯,宏美的黑發被汗水沾在臉上,可愛的臉充血染成紅色。

   「好看極了,白衣天使變成這樣也就完蛋了。」

鐮田交護的看電視畫面和實際人物,露出得意的笑容,畫面上是剛剛攝影的同性戀場面。

   「拍攝的不錯呀賣出去以後一定得到好評。」

   「就用(美麗女護士的瘋狂同性戀)做標題吧。」

   「好啊,一定能賺到大錢。」

   「如果還有第二部、第三部,一千萬是很容易了。」

只要是有關女人和錢的事情,鐮田和三島是一拍即合;在這一段時間里,裕子和宏美仍舊倒挂在那里,大腿根的假陽具發出嗡嗡的聲音扭動。

   「關於島村那一邊,有沒有新的消息進來。」

鐮田問三島,對裕子已經完成報複的感覺,可是只要想起那個趕他出院的外科部長,心里就會感到憤怒;被那神氣活現的家夥害得我變成跛腳;就是徹底的淩辱裕子和宏美,對島村的憤怒始終不能消失。像蛇一樣陰沈的鐮田,拜托三島調查島村的生活。

   「我聽到一件有趣的事,島村有一個獨生女叫美幸,在S女學院讀一年級,這個女兒非常美,是島村的掌上明珠。」

   「所以」

鐮田探出身體,S學院是著名的貴足學校,鐮田想起那個有特徵的制服,忍不住吞下口水。

   「他的獨生女前幾天住院了,好像是手腕骨折。」

   「你說住院,就是島村上班的那個醫院嗎?」

   「是啊,就是這二個人的醫院。」 三島說著看一眼吊起來的二個女人。

   「原來父女在同一個醫院里」 鐮田的眼光盯在半空中。

   「要干」

喃喃的說著向二個女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