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夫妻小店

清晨佳佳和阿勝把重重的卷閘門,今天是他們的小吃店第一天開業。因為對小吃店的經營沒有技術和經驗,小店還請了位有做過小吃店的師傅阿貴。說是小吃店,其實店面也就只有六十平米。除去吧台和廚房,剩下的地方也只能擺七張卡座了(有一小塊地方被當作了收銀台)。

  阿勝原名陸偉勝,他父親人稱老陸大(在家排行老大)。他們是住在和越南交界的一個小鎮上,原來靠捕魚為生,是地地道道的漁夫。在阿勝還是十三、四歲的時候,邊疆地區剛開始發展起來,而柴油的價格是一直往上漲,而越南的柴油價格卻便宜的厲害。

  雖說老陸大只是沒讀過書的個漁夫,但是頗有商業頭腦。他用自己的小漁船到越南拿到低價的柴油,再販賣到內地,以此賺差價,很快就積累的一定的財富。其實這樣做是國家不允許的,屬于逃稅。但老陸大膽大心細,這幾年生意做得順風順水。還用全部積蓄買了條能容納五十噸柴油的大船。

  作為生活在小鎮的陸偉勝,自然被大家當成太子爺。作為太子爺,阿勝有早早的就輟學了,還染上了賭習,進進出處都有一幫小混混擁戴著。后來網遊盛行,有沈迷網絡。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了幾年,老陸大決定該讓阿勝收收心了,就找了媒人介紹姑娘給阿勝,讓阿勝塊點成家立業。

   

   有了老陸大的指示,媒人哪里敢怠慢。找來了全鎮最漂亮的韋佳佳來和阿勝相親。佳佳五官非常清秀,身高161CM,大腿顯得修長而勻稱。最重要的是這36D的傲人乳房,哪個男人看了都會想過去摸一把。

  當然阿勝也是個正常男人,當然開心得不行。佳佳比阿勝小兩歲,而且還很漂亮,老陸大當然是開心的不得了。而因為阿勝的家底,佳佳這邊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就這樣,阿勝和佳佳結婚了,一年過去后生了個孩子,是個男孩。一家子人三代同堂,其樂融融。但天有不測之風云,老陸大的油船因為工人的小失誤,一下子沈了。船沈了還是其次,更重要的是里面還有滿滿的柴油。

  這次的虧損非常大,老陸大急于把錢賺回來。把房子抵押了買回另一條船,想把虧損補回來。天意弄人,海關的一次突擊行動中,把老陸家徹底打回了原形。

  這下佳佳傻眼了,才嫁過來三年,現在要自力更生了。剩下的錢只能在人流量不大的地方開個小吃店了,這才有了開頭的一幕。

  開業當天生意還不錯,陸陸續續的有客人來。阿勝負責弄飲料,阿貴負責弄小吃,佳佳則充當服務員。因為沒經驗佳佳做事都是一路小跑,胸前的大奶更是一直在晃,仿佛想跳出來一般。雖說阿貴一直忙著弄小吃,但是他一直盯著老板娘的大奶看,就像把衣服看穿了一樣。

   

   特別是客人走了以后,佳佳彎腰在收拾桌子。看著佳佳的乳房若隱若現,白花花的被包在粉紅色的蕾絲內衣里,阿貴眼珠子都要掉了。此時阿貴心理暗想,一定要把這漂亮可愛的小少婦弄到手。

   

   小吃店開了一個月,雖然有盈利,但是掙錢不多。這樣的小錢在根本提不起阿勝的興致,阿勝的網遊癮又犯了。阿勝覺得店里沒人的時候呆著等于浪費時間,于是他直接在收銀台這里裝了台電腦。只有在客人多到忙不過來的時候他才會離開電腦,幫幫做些飲料。

   

   這天又有貨到了,要把貨擺進小貨倉的冰櫃里。不用說,肯定是啊貴和佳佳進小倉庫擺貨。小倉庫確實很小,進去之后不把門關上連冰櫃的門都打不開。阿貴趁佳佳低頭把東西擺進冰櫃的時候,對佳佳的春光一覽無遺。而佳佳以前買的衣服都是貼身性感的,就連現在開店做事也找不出一件可以工作的衣服。穿著牛仔短裙,高跟涼鞋和一件低領T恤。

  阿貴故意放慢擺貨的速度,看著漂亮的老板娘那美妙是身材想入非非。就在佳佳低頭整理貨物的時候,阿貴從衣領盯著佳佳的大奶看著有點出神,就伸手過去抓了一把。這把佳佳嚇了一跳,佳佳措手不及,只能紅著臉看著阿貴。

  看到佳佳楚楚可憐的樣子,阿貴直接撲了上去,把佳佳強吻了。佳佳不敢發出聲音,怕老公聽到聲音進來的話那就更解釋不清楚了。只能輕輕的反抗,想把臉轉開不讓阿貴吻。

  在阿貴的猛烈的攻擊下,佳佳也進入了狀態,慢慢開始迎合阿貴。阿貴知道時機成熟了,將手慢慢的從腰一路摸到了日思夜想的大奶里面。用力的把兩個白白的大奶揉到變形,一邊舔著佳佳的脖子。

  佳佳開始重重的呼吸了,阿貴把手申進佳佳的內褲里面,一片汪洋啊。阿貴在佳佳的耳邊輕聲說:“老板娘,想要了吧。”

   

   佳佳並沒有回應,只是繼續喘著粗氣。阿貴把佳佳的上半身脫光,看著美妙曲線的胴體,獸性大發。把佳佳粗暴的按趴在了冰箱面上,用力的扯去了內褲,提槍怒衝。

  在插入小穴的一霎,一直不吭聲的佳佳忍不住哇的一聲。阿貴進入小穴之后就一直快速抽插,而佳佳則是一直咬著嘴唇不敢發出聲音。老公正在外面玩遊戲,而自己卻在倉庫內被另一個男人的雞巴享用著,如果聲音太大被老公發現就麻煩了。

  一直在抽插的阿貴頻率越來越快,搞得冰櫃伴隨著啪啪的響聲砰砰作響。佳佳此時已經神迷意亂了,只知道自己不能發出喊聲,其余的思考能力已經沒有了。

   突然阿貴低吼一聲,用盡全身力氣抽插了二三十下,如數吧精子射進了佳佳的子宮里。把雞巴拔出來后,放開了佳佳。佳佳身子馬上軟倒在地上,還碰到了貨架發出了響聲。但是佳佳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偶爾間有幾下抽搐。

  阿貴也毫不客氣,拉著佳佳的頭發把她的都提起來:“老板娘,把最張開,清理干淨。”佳佳順從的張開了最,讓阿貴把雞巴放到嘴里,慢慢的吸允干淨剩下的精子。

  阿貴那麼容易就得手了連自己都無法相信,后來才得知,阿勝整天回到家里就只玩電腦,好久沒有碰過她了。而佳佳現在非常喜歡這種偷情的氣氛,只有阿貴想,一個眼神佳佳就懂得進小倉庫為阿貴服務。

(中)

 今天周末,生意好得不行,連平時不做事的阿勝都要幫忙做事。阿貴已經一

整天沒得碰過那可愛的老板娘了,看著阿勝喜滋滋的在收錢,心想:「等等打烊

了看我不幹死妳老婆。」

  終于要打烊了,阿勝正在數今天的營業額,阿貴在搞廚房的衛生,佳佳在擦

拭制冰機 制冰機放在廚房和吧臺中間,廚房和吧臺是由制冰機和保溫櫃隔開的。

  看著佳佳穿著短裙翹著屁股在搞衛生,阿貴忍不住去揉佳佳的屁股,反正在

前面看衹能看到佳佳的上半身,不怕老板懷疑。

  阿勝:「佳佳,今天怎麼少了一百元啊?」

  佳佳:「不會啊,妳是不是算錯了。」

  阿勝:「那我再算一次。」

  佳佳:「今天人那麼多,不會是妳找錯錢了吧?啊…」佳佳突然覺得下體一

冰,忍不住喊了出來。

  阿勝:「怎麼了?制冰機漏電了?」

  佳佳:「沒…沒有,不小心…心劃了一下手。」

  阿勝:「我想起來了,今天我拿了一百元付煤氣費了,行了,我先拿錢上樓

了,等等妳搞完衛生記得鎖門 」說完頭也不回的上樓去了。

  佳佳紅著臉責問阿貴:「妳搞什麼啊,我正在和老公說話,妳突然之間把冰

塊塞進我�面,被發現怎麼辦?這樣太過分了!」

  阿貴:「我把冰塊塞進妳那�啊?」說著就過去樓住佳佳。

  佳佳推開阿貴:「妳再這樣我就不讓妳碰了,被老公發現的話我還怎麼生活。」

  阿貴並沒有放開佳佳,而是直接抓住佳佳的內褲往上拉,讓內褲和小穴進行

摩擦。一邊舔著佳佳的脖子一邊低聲的問:「剛才我把冰塊放到妳那�了?」

  此時佳佳已經面紅耳赤,心理想到:「不能讓他那麼容易就得逞,要不然以

後會越來越過分的。」啊…!

  阿貴突然把手指伸進佳佳小穴�面,另一衹伸進衣服�面手用力的揉搓著佳

佳的大奶。又問了一遍:「老板娘,回答我,剛才我把冰塊放到哪�了?」

  佳佳腦子已經一篇空白,身體反應高速她,現在衹需要性慾和快感,其他什

麼都不管了:「放進小…小穴,啊…。」

  阿貴:「放進誰的小穴啊?」

  佳佳:「放進佳佳的…的小穴。」此時佳佳已經呼吸急促,眼神迷離

  阿貴繼續摳著小穴:「那把冰塊放進小穴�的感覺怎麼樣?」

  佳佳:「嗯…冰…冰涼涼的,好…刺激。」

  阿貴把手指抽了出來,帶出很多不知道是淫水還是冰塊融化的水出來。佳佳

立馬軟坐在了地上。

  阿貴掏出肉棒,粗暴的拉著佳佳的頭發:「吸!」

  佳佳吸著這一整天沒洗的肉棒,問著臭哄哄的味道,更是情慾高漲 特別是

阿貴把她的頭死死按住,把肉棒插到她喉嚨深處的時候,佳佳打了個冷戰,差點

就高潮了。

  佳佳掙扎開阿貴的肉棒,吼到:「幹我!」

  阿貴讓佳佳趴在制冰機上,並不急于讓佳佳滿足,而是用龜頭摩擦佳佳的陰

唇,摩擦到洞口之後又慢慢移到陰帝如此來回。佳佳早就慾火焚身了,扭動著屁

股想要配合阿貴往小穴�插。

  阿貴邊摩擦邊問:「現在是不是在求我幹妳呀?」

  佳佳:「是,求求妳幹我。」

  阿貴又問:「幹妳哪�啊?」

  佳佳:「塊!幹我小穴。」

  阿貴加大摩擦力度:「哈哈,剛才誰說我過分,以後不讓我碰了?」

  佳佳:「啊!以後妳想怎麼玩都行,都不過分。」

  阿貴:「以後不準說妳的是小穴,要說騷穴、爛穴!」

  佳佳:「是!求求妳快幹我的騷穴、爛穴!」

  阿貴提槍一入到底,佳佳立馬達到高潮了,淫水如同決堤般的噴湧而出。但

是佳佳不敢太大聲的喊出來,因為店�的卷閘門衹關下來一半,街上雖然人少,

但被人碰到就麻煩了。阿貴持續幹了十來分鐘,佳佳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叫聲

也越來越大:「幹、幹我的…的騷穴,幹我的爛穴!」

  阿貴怒吼:「把妳的肚子操大,給我生個孩子!」

  說著,把精液如數射到了佳佳的小穴� 但這次阿貴並不急于讓佳佳清理龜

頭,而是掏出手機 把虛脫的佳佳放到地上張開大腿,看著還沒回復的小穴流著

白白的精液,阿貴按下了快門,把佳佳最淫亂的一面都記錄了下來。

  拍完照片,佳佳的意識也慢慢恢復了。阿貴把手機切換到錄影機,對著佳佳

說到:「把妳剛才說的話再說一遍!」

  佳佳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喘著粗氣問到:「什麼話?」

  阿貴:「還給我裝,剛才妳說過的話妳不記得了?」

  說著用手指粗暴的按了一下佳佳的陰帝。

  佳佳:「啊!記得!以後隨便妳幹,怎麼玩都不過分。」

  阿貴:「怎麼玩都行嗎?玩哪�?」

  佳佳:「隨便怎麼玩都行,玩我的騷穴、爛穴,玩我的大奶!」

  阿貴知道,佳佳已經完全被自己掌握了。說到:「說,妳衹是一條母狗,饑

渴淫蕩的母狗,誰來都可以幹妳!」

  佳佳:「是,我是一直母狗,饑渴淫蕩的母狗,誰來都可以幹我。」

  阿貴非常滿意,把肉棒伸到佳佳面前:「現在母狗幫我把肉棒清理幹凈。」

  直到拍完佳佳清理肉棒的所有過程,阿貴才收起手機 兩人整理好衣服,準

備回家。阿貴突然想起什麼,回頭叫住佳佳:「老板娘,明天上班的時候我不想

看到妳穿有內衣內褲哦,我會檢查的。」

  佳佳連一下子紅了,不知道是因為感覺到羞恥,還是刺激。但此時的佳佳對

阿貴已是言聽計從,輕輕的點了一下頭之後轉身上樓了。

  回到家�洗完澡,佳佳一直在想著今天的事,覺得這樣很對不起老公,但是

自己就像吸毒一樣,心理一直想著阿貴,很享受給他幹的過程,喜歡被他羞辱的

感覺 看到正在玩遊戲的老公,心想:「還不是妳衹顧著遊戲,太久沒碰我被人

  (下)

  小店正常開門,一切都和往常一樣,阿勝坐在收銀台前打網遊,阿貴在準備

小吃迎來新的一天,佳佳正在準備做飲料的材料。不同的是,佳佳臉上多了以往

沒有等紅暈和嘴角淺淺等微笑。外人看來可能會認為阿勝昨天晚上餵過她了,餵

是餵了,不過不是他等老公餵,而是其貌不揚等阿貴代勞了。

  佳佳今天穿了自認為最合身的牛仔連衣短裙,一雙15公分的黑色高跟鞋把

她的身材襯托得高挑性感,哪個過路的男人都會忍不住多看兩眼,只恨眼睛沒有

透視功能,不能欣賞到連衣裙內的春光。只是,此身打扮也不是為同床共枕的丈

夫阿勝打扮的。

  「今天老闆娘打扮得好漂亮喲,要有什麼喜事嗎?」阿貴故意提高分貝,讓

正在玩遊戲的阿勝聽到。

  佳佳有點難為情的看了阿貴一眼:「才沒有,平時我不都是這樣穿,家裡的

衣服都差不多。」

  「對了,昨天的雞翅放在那裡了,怎麼找不到了?」阿貴打了個眼色說道。

  此時佳佳已經會意了,紅著臉小聲的回答:「那我進去幫你找找看。」

  從頭到尾,阿勝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過顯示屏,根本上沒發現自己老婆在和

阿貴對話時臉上表情的變化。

  「把裙子拉上來,讓我檢查檢查。」阿貴低聲道。

  佳佳順從的把裙子拉至腰部,露出整潔的黑毛。

  「再拉高點,我要看到你的大奶子,我要看看你是否穿有內衣。」

  「可是……」佳佳欲言又止。因為製冰機和保溫櫃只能擋住下半身,所以如

果完全把裙子拉到乳房的話,阿貴只要一回頭就會發現他們的姦情了。

  「沒有什麼好可是的,母狗就要聽話!現在把裙子拉到你奶子上!」

  佳佳沒有再猶豫,直接把牛仔連衣裙拉到胸部,露出她那白花花的大奶。

  阿貴狠狠的捏了一下佳佳的大奶:「很聽話的母狗,等等我會獎勵你的。」

說著阿貴一把抓住佳佳的連衣裙往上一拉,整條裙子奪下來,這下佳佳變成全裸

了。

  佳佳也沒想到阿貴會這樣,雖說這個時候街上還沒什麼人,但是自己的老公

只要一回頭就什麼都發現了。

  「佳佳,等等你去隔壁便利店換點零錢,昨天剩下的零錢不多了。咦?佳佳

呢?」阿勝邊回頭邊邊說。

  「哦……老公,我……我正在看看雞翅有沒有在冰箱呢!等等零錢我會去換

的。」還好阿貴反應快,一把將佳佳按蹲下去,而製冰機剛好擋住了蹲在下面的

佳佳。佳佳只好假裝蹲下找雞翅,只能這樣回答。

  阿勝沒有一探究竟,轉臉繼續對著電腦,還嘟噥了一句:「怎麼找個雞翅都

找不到。」

  阿貴把連衣裙遞給佳佳,佳佳立馬把連衣裙套上,呼了一口氣。雖說危險解

除了,可佳佳的臉卻紅到極點,自己可是第一次這樣欺騙老公。其實她不知道,

有太多太多的第一次等著她呢!

  佳佳站起身,準備出去換零錢,阿貴把佳佳拉住,手往佳佳小穴裡摳:「怎

麼濕答答的,剛才這樣你很興奮是吧?」

  其實佳佳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興奮,只是覺得:這樣雖然很緊張,但是莫名

其妙的喜歡這種感覺,覺得阿貴好變態,也覺得自己好變態。

  阿貴拿起了剛洗好的一根黃瓜,本來這些黃瓜是準備做雞肉卷和點綴實物用

的,但這根黃瓜被阿貴深深的捅進了佳佳的體內,二十多厘米的黃瓜一下子進去

了一半。

  「啊……」佳佳失聲叫道,意識到老公還在旁邊就馬上收住了聲音,但阿勝

明顯聽到了。

  「怎麼了?」阿勝剛好打完這局,起身邊走邊問。

  「老……老公,我看到剛才有隻蟑螂。」佳佳有了前面的經驗,雖說緊張,

但是馬上調整過來了。

  「開飲食店的有蟑螂很正常。快去換零錢吧,等等就要有客人來了。」

  「嗯,那我出去換零錢了。」

  雖說佳佳努力地克制住了自己的聲音,但她轉身想要走出廚房的時候遇到難

題了。黃瓜還夾在自己的小穴裡呢,雖說黃瓜只有二十多厘米,但是剛才時間倉

促,才插了一半進去,有一半露在小穴外面,一不小心掉出來怎麼辦,那不是要

丟臉死了?

  佳佳只能夾著大腿,把腳步放慢,小步小步的行走。這樣的走路姿勢誰都看

得出不自然,何況是睡在她枕邊的老公阿勝呢!

  「你怎麼了?怎麼走路姿勢怪怪的。」看見妻子走路姿勢奇怪,阿勝就順口

問了一下。

  「沒事,這雙鞋子很少穿,有點不習慣,等等習慣就好了。」佳佳這次對答

入流,除了臉紅以外,其它方面都鎮定自若。

  阿勝在廚房弄了點吃的,繼續回到他的電腦桌前。

  阿貴看著佳佳的背影,一絲邪惡的笑在他臉上略過。他知道這個女人天生就

是個當母狗的料,現在被自己開發出來了,不把以前變態的想法用在她身上那就

是太浪費了。同時還發現,自己越來越愛這份工作了。

  佳佳慢步走到了便利店:「黃老闆,我想換點零錢,不知道有沒有呢?」

  黃老闆五十多歲,肥頭大耳,因為頭髮差不多掉光了,把左邊僅剩的幾根頭

髮留得長長的,然後梳到右邊去來擋住他的地中海。早年他因強姦未遂被關了幾

年,一雙色迷迷的小眼睛在佳佳走過來時就一直注視著她了,走路姿勢當然也看

進了眼裡,不過他不會想到,這是因為這個少婦體內插著一根黃瓜所造成的。

  「喲!老闆娘又來換零錢啊,早就給你準備好了。」黃老闆露出他那一排黑

煙牙答道。

  「又要麻煩黃老闆了,我那邊零錢老是不夠用。」佳佳很反感黃老闆,每次

看自己都是一副色迷迷的樣子,語言還很挑逗輕浮,最主要是知道他以前因為強

姦未遂坐過牢。

  「不用客氣,那麼漂亮的老闆娘來我這裡換零錢,我求之不得呢!」黃老闆

繼續盯著佳佳的乳房,可能是因為牛仔裙的布料有點厚,黃老闆根本沒看出來佳

佳沒穿內衣。

  「哪裡話啊,都生過小孩了,還漂亮什麼,謝謝黃老闆了。」雖說這些讚美

是出自一個老流氓之口,但佳佳也很開心,自己的丈夫從來沒有誇過自己漂亮。

  看著佳佳慢慢走遠的背影,黃老闆心想:要是能幹一炮這個美麗的少婦,少

活幾年都願意啊!

  佳佳慢慢地走回到店裡,小穴裡的水越來越多,黃瓜也越來越潤滑,感覺黃

瓜隨時要掉出來了,太滑了,光夾住不是辦法,只能用力往上吸。

  把錢交給老公後,轉身向廚房走去,剛進到廚房就忍不住了,黃瓜「啪」的

一聲掉到地上,還帶出了一灘水,整個人也像虛脫了一樣,只能扶著保溫櫃勉強

站穩。

  阿貴則小嘻嘻的走到了佳佳的身邊:「高潮了吧?你真是個騷貨。」佳佳只

能紅著臉,喘著粗氣。不可否認,這樣做給她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她發覺自

己越來越喜歡這些變態的遊戲了。

  「把一隻腳擡起來!」

  佳佳知道阿貴接下來要做什麼了,但心裡卻沒有任何抵抗,相反還非常期待

阿貴的下一步。

  阿貴非常輕鬆的就把兩隻手指插入了佳佳的小穴了,慢慢地摳挖。佳佳的表

情越來越凝重,自己咬住自己的嘴唇忍住不發出聲音。阿貴加大力度,不到兩分

鐘佳佳就噴得地板全濕了。

  「要兩杯檸檬茶,加冰。」店裡來了一對小情侶,看樣子剛拍拖不久。

  佳佳扶著保溫箱,還沈浸在剛才的高潮當中,聽到有人突然點單,一下子驚

醒:「是,請您坐下稍等。」

  佳佳剛移動步伐就一個踉蹌,幸好用手扶住了吧台,要不然肯定會摔個狗吃

屎。此時她才發現自己全身無力,只能扶著吧台慢慢移動,直到兩杯飲料做好以

後才覺得回復了一點力氣。

  「做得很好,以後也要像今天這樣的表現才可以哦!」阿貴捏了捏佳佳的翹

臀誇獎道。

  佳佳臉已經沒那麼紅了,聽了阿貴的誇獎,臉一下子又紅了起來,害羞的一

笑。佳佳也不知道自己做了那麼丟臉的事,但是阿貴只要誇獎一句,自己心裡就

非常開心,還想要做得更好來討好阿貴,覺得阿貴誇獎一句,自己做什麼都是值

得的。她慢慢也知道,自己已經陷進這荒唐的遊戲裡面了。

  「沒什麼客人了,今天早點打烊吧!」阿勝伸了個懶腰,從凳子上站起來。

  「啊?這……這麼早就……打烊了?」佳佳正在享受阿貴的指姦,聽到丈夫

的話才如夢初醒。

  「是啊,你看街上冷冷清清的,不會再有客人來了。錢我已經點好了,你們

把衛生搞一下就收工吧,我先上去了。」阿勝很討厭在店裡等客人,不如回到家

裡好好的打兩局遊戲爽快。

  「知道了,我……我搞完衛生就上去。」阿貴的手指還沒有拿出來,只是放

慢了速度。

  「忍了我一天了,快把我的肉棒清理乾淨,等等給你個驚喜。」阿勝剛轉過

身去,阿貴就命令道。

  佳佳順從地蹲下吸吮阿貴的肉棒,不知道阿貴又有什麼變態的新玩法,但無

論怎麼玩,自己都不會再覺得過份了。

  「跪在地板上!」阿貴繼續命令道

  「嗯,我先去把門拉下來。」佳佳放開了阿貴的肉棒,轉身想去把門拉下。

  「今天不用拉門。跪在地板上趴好,把裙子掀起來。」

  佳佳沒有再堅持,因為阿貴說的話對她而言就好像是聖旨,而服從阿貴的聖

旨自己覺得非常享受。佳佳翹好屁股,等著她的主人臨幸。

  「啊!你弄錯了,不是這個洞,小穴不在這裡。」突然覺得肛門一陣刺痛,

佳佳以為阿貴沒找準位置。

  「我剛才不是說要給你個驚喜嗎,讓你享受肛交的快感,你會愛上這種感覺

的。」

  「可是……」佳佳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自己老公都未曾玩過的肛門,今天

卻要在這裡給店裡的工人了。

  雖然阿貴的肉棒上已經有了佳佳的口水作為潤滑,但是佳佳的肛門實在太緊

了,只能進去了半個龜頭就進不去了,於是阿貴把龜頭拔出來,一下刺進了佳佳

的騷穴內。

  「噢!」佳佳以為阿貴暫時放過她的後門了,專心享受起來。

  阿貴邊抽插佳佳的小穴,邊用手指蘸了佳佳的淫水,把蘸有淫水的手指慢慢

捅進佳佳的肛門裡面,慢慢摳挖。佳佳第一次兩洞一起被搞,雖說後門不是特別

舒服,但非常刺激,越來越興奮。

  就這樣幹了七、八分鐘,佳佳剛準備要到高潮的時候,阿貴卻把肉棒拔了出

來。佳佳一下子覺得好空虛,挺了挺屁股,想讓阿貴送她到頂點。

  「啊!」突如其來的充實,伴隨著一陣撕裂的痛,佳佳失聲大叫。

  阿貴再次向肛門發出進攻,這次和上次不同,大獲全勝,整根肉棒都浸沒在

佳佳的肛門了。

  阿貴一邊慢慢抽動,一邊重重的拍打著佳佳的屁股,佳佳好像很快就適應了

阿貴的節奏,開始慢慢是呻吟起來。

  「母狗就是母狗,只要被打就興奮。菊花被幹的感覺怎麼樣?」

  「舒……舒服……」

  「誰覺得舒服?」

  「騷貨母狗覺得舒服。」

  加上語言上的侮辱,佳佳又迎來了另一個興奮點,慢慢地發覺了肛交的美妙

之處了。

  阿貴抽出肉棒,把佳佳扶起來:「用手撐住吧台,把肛門露出來。」

  此時門沒有關,雖然這裡地處偏僻,街上早早的就沒什麼行人了,但如果有

人在門口經過的話,店裡的畫面肯定一覽無餘。但佳佳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她

現在要的只是高潮,來自肛門的高潮。

  阿貴用力地衝刺了十來分鐘,把精子全部留在了佳佳的直腸內。把肉棒抽出

來後,佳佳立馬軟了下來,只能扶著吧台蹲著。而阿貴看了看已經射精的肉棒,

上面還沾有黃黃的液體。

  佳佳蹲下以後習慣性的把嘴巴張開,等著清理阿貴的肉棒,阿貴順勢把肉棒

插入了佳佳的嘴裡,狂抽了幾十下才拿出來。本想著佳佳會反感,但佳佳的表現

卻出乎意料,不僅把肉棒清理乾淨,還把所有的汙穢物都吞了進去。

  「嗯,今天的小母狗做得非常好哦!以後都不能再穿內衣內褲來店面了,知

道嗎?」

  「嗯。」

  「要說騷穴母狗知道了。」

  「是,騷穴母狗知道了。」佳佳已經無可救藥了

  店門外有一個人的影子急促的離開,可是店裡的人卻沒有注意到。此黑影很

臃腫,動作很遲緩,還依稀可以看得出是個禿頭……

                【完】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好帖就要跟好朋友分享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原PO好帥!愛死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