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換2

小喬笑著說道:「快把你的肉莖插到我桃源洞去吧 」啊強故忌慢吞的捏著弄著。小喬急了,她催促道:「我的肉洞癢死了,快來吧」啊強捏著她的玉乳道:「小喬,你發騷了。你的肉洞為什麼會癢呢 我們現在是研究生理呀 你何必這麼緊張呢,慢慢也來不遲呀 」小喬道:「哎呀你又在說便宜話。你想吊我的胃口?冤家,你這樣的作弄我,我就要咬死你了。」小喬說完之後,果然狠狠在啊強肩頭上咬了一下。她的身體不停的扭擺,肉洞痕癢難忍。聽見啊強叫了一聲。啊強叫道:「痛死我了,你為什麼咬我呢?」小喬道:「你為什麼作弄我呀?弄得我周身騷了起來,你又不把肉莖插到我的洞裡去,所以就要咬你。」小喬說過之後,立即用手去拉男人的肉莖。

不拉猶可,一拉,他的肉莖竟軟了下來。小喬大吃一驚,說道:「你的東西怎麼軟了呀 」啊強道:「你為什麼咬我,你一咬我就軟了嘛 」小喬說道:「唉呀冤家,我以後不敢咬你了,請你硬硬吧,哎呀 我難過死了,假加你不硬,我可就要跳樓了。」

這時的小喬終於連眼淚都流出來了,小喬急道:「哎呀你害得我好慘呀」啊強見她的態度,也好可憐。而他的痛也過了。望著小喬裸體扭動,乳房搖曳,他的東西馬上又硬了,當他的東西觸到小喬的下體時,她立刻知道了。她大喜的說道:「哎呀 好了,你的東西終於又硬了,可以插我了,快把你的東西插到我的洞去吧」這時,啊強也不好再作弄她了。忙把那東西對著她的肉洞說道:「好了,我開始強奸你了,但你千萬不可咬我,否則那東西會再次軟的。」

啊強笑著說道:「你的小屄也不錯呀」小喬道:「我先生的東西還沒有你一半大,那能插得我過癮,哎呀,太舒服了」啊強因為自己的東西太大,大得她太太頂不住,一插進太太的陰道就叫痛,所以每一次和他太太性交,插了一半,就停住了。

啊強感到特別痛快。他以前插他太太,從來沒有過插得她陰水直流。他聽到小喬的叫聲,抽插得更狠了。她便把屁股住上迎,迎湊著肉莖。啊強也跟著往下送。這時小喬貨在太舒服了。大龜頭在小桃源洞裡,不停進出,把一個浪穴插得是淫水直流不止。穴口上的兩片陰唇,也隨著大肉莖進進出出不住地煽動著。穴裡的嫩肉也向外直翻。

小喬的心裡也癢了。人也快軟了,身體就像要飄起來一樣。一陣陣地打冷顫。啊強一見她快到了,也叫出聲來了。他知道她快要泄了。就猛頂了幾下,連根插到小喬的穴裡。突然,小喬發狠了,用力的把嫩穴,狠很的一夾。啊強惑到巨棒好像被咬住似的,一陣特別的舒暢,湧向自己的全身。啊強的全身酥麻,屁股溝裡,好像觸電一樣。大龜頭上,一陣熱燙。龜頭上的馬眼一張,滋的一聲,就射出了一股熱熱濃精,又黏又燙。全都射在小喬的穴心上了。

小喬也在同時把恥部一挺,穴心用力一吮。她的全身, 是發抖。穴心上一陣奇酥怪癢,傳遍速了全身。穴裡也泄出了白液,兩人足足糾纏了四十五分鐘,才在同一時間泄身了。

小喬全身軟綿綿無力了。啊強也有些飄飄蕩蕩了,他氣喘如牛地壓在她的身上,一動也不動。小喬也嬌喘噓噓的,躺在床上不動,連話也說不出來了。

小喬覺得,全身都處在舒暢和疲乏之中。肉洞裡,已是十分舒暢了。好半天,他們才恢復過來。小喬伸手在啊強臉上摸了一把,笑道:「啊強哥,你真會幹,弄得我舒服死了 」啊強笑著說道:「你還滿意吧」小喬道:「當然滿意,如不滿意我就不會這麼累了。」啊強道:「你的肉洞又大又深,我們是半近八兩的。」小喬道:「我也喜歡你的大肉莖,好粗好長頂得我心花怒放。」啊強道:「其實你做我老婆才適合呢 」小喬道:「可是偏偏就不是。」啊強緊緊把她摟在懷裡。不一會,地們便相擁著睡著了。

因此,他們各懷心事。因為每天晚上都聽到各人床第之間的事,他們就無奈地對望苦笑。但他們也不敢說什麼,一直到散場,兩人才一起回家。

回家之後,各人都睡著了。這一層樓,是分開兩截的。前一截就是小華,和啊強兩家後一截是其他三房客住。全樓都是小華包租的。因此小華和啊強兩人在前座。

小華一行到房門口,即聽到一陣十分刺耳的聲音。是女人被男人奸淫時發出聲音。這種聲音,啊敏也聽到了。她覺察到這聲音是由她房出來的,心中不由得感到奇怪起來了。為什座自己房中有這種聲音呢?

這明明是男女交台的聲響。劈劈拍拍的肉與肉接觸,和滋滋的淫水聲,以及吱吱的床板活動聲,還有雪雪的過癮之聲。

啊敏聽得不禁無名火冒三丈,她想立即衝進房去看個究竟。她正要踏進房間裡的時候,小華立即拉住她。

他細聲對她說:「啊敏,何必性急呢?不如回到我房間去聽聽是誰吧,或者問問我太太就知道了。」啊敏認為小華說得合理。她就同小華走進他的房間去。她踏入房門就叫道:「周太太 周太太 」誰知她叫了幾聲都沒有人應。這時她大吃驚,立即去開燈,電燈亮了之後,果撚不見小喬,小華也感到奇怪。

為什麼不見小喬呢?他們兩人正在猶豫之間,隔房有一個女人說話了。 聽她呻叫著說道:「啊 啊強哥,你真行,你的話兒不但又長又大,還很硬哩插進我洞裡好舒服哦 」接著又是床板吱吱之聲,不斷地響著,接著又是氣喘噓噓之聲,和插穴時的滋滋之聲。

一會兒,又聽到:「哎呀你的肉莖插得我舒服死了 雪 快活死了,好男人,你把我插到天亮好了 」「哎呀這些聲音,不正是小喬的聲音嗎?」小華說道。他和啊敏都聽得傻住了。倆人你望我,我望你。啊敏立即感到很離過,知道自己丈夫和小喬正在偷歡。她麵對著小華,不禁臉紅了起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兩人都窘極了。一會兒,兩個人都不約而同的坐到床邊上。但就在這時,又聽到了啊強在說話,他說道:「小喬,你這個肉洞真好,我可以放心橫衝直撞,不像我太太那樣,稍一用力就又哭又叫的。你的淫水這麼多,一定好過癮吧」小喬道:「我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他的東西太小了。」啊強道:「我也是這樣,自從結婚後,每插到一半,她就叫痛,不知道她的小屄為什麼生得那麼細小。」

小喬道:「我先生的肉莖還不是一樣,插到我裡麵一點感覺都沒有。」啊強道:「對了,我有辦法。」小喬道:「什座辦法?」啊強道:「就是不知他們願不願意?」小喬道:「說說看嘛」啊強道:「不如我和小華商量,兩家交換太太來玩吧。我睡他的太太,他睡我的太太。小喬,這辦法你贊成嗎?」小喬道:「妙極了,如果能這樣就太好了。」啊強道:「就是怕小華不肯。」

淑真道:「就是她不贊成,我也要偷偷和你來。」停了一會兒,小喬又說道:「不知啊敏會妒嫉嗎?」啊強道:「我跟她說說看」小喬道:「如果行,這樣一來,你太太也不用辛苦,而能享受到樂趣了。等他們回來之後,我提出向他們說明。」這樣的話,小華和啊敏都聽得清清楚楚。小華不由得感到十分有趣。他望望啊敏,誰知道啊敏嗶然一聲,倒在床上哭起來了。

這把小華弄得莫明其妙起來。他不知所措,低聲道:「你哭什麼呀 他們的話你不是聽到了嗎?哭有什麼用。我們還是想辦法對付他們吧」啊敏道:「他們已經做出來了,我們還有什麼辦法呢?」

小華想了一會,他靈機一動,心裡想道:何不乘機同啊敏做起那事呢?一來可以試試啊敏的滋味,二來,也是報復的行動呀於是他對啊敏說道:「其實他們所說的話也是有道理的。因為他們兩個都是大碼之物,而我們封是細小之物,巨大對巨大,細小對細小,也是合理之事。」啊敏沈吟不語,小華也知到,即使啊敏不願意,也不會出醜的。因為已經有她們兩個先做了。

小華想到這裡,就大忙起來了。因為這時的啊敏已經伏在床上了。小華就乘機睡在她身邊,他伸出手輕輕的抱著她,安慰她道:「啊敏,你何必傷心呢,既然他們可以做得出,我們也可以做,你的意思怎樣?」小華說過之後,更加把啊敏抱得緊緊的。這時的啊敏聯想到小華這番話,才知道自己的身體也在小華的懷抱中。她感到甚難為情,羞得不敢看小華一眼。

但她一想,自己丈夫的肉莖實在太長,不能適合自己的肉洞,同時又聽到他們在說小華的東西小。如果交換做愛,也是個好辦法。不過啊敏是個正經的女人,對這事是不便開口的。歪曲她又是沒有什麼意見的。當下,啊敏惟有不出聲,連動也不敢動。

枉財見啊敏不言,知道她是怕羞,他就再進一步,去把啊敏身體各處摸了起來。接著,小華就把自己的衣服脫個精光。然後又去摟著啊敏,撫摸她的乳房。在她耳邊輕輕道:「他們玩得那麼高興,我們也來試試吧看我們是不是比較配合一點。」

啊敏一聽小華的話,羞得無地自容。她偶而望了他一眼,見他全身赤條條的抱著自己,不由心中一震蕩。像這種行為,她從來未曾做過的,所以她不覺失聲叫了起了。隨即又道:「周先生,這多難為情,怎麼可以呢?」小華道:「怕什麼?他們都已經做了。我們就試試吧」

啊敏道:「不太好吧 」小華道:「起來吧,我替你脫衣服」啊敏聽小華要為自己脫衣服,心中不禁驚慌起來。她不知所措,忙用手掩若玉乳。但小華一動手時,她的全身都酥麻了,好任由小華把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地脫去。不一會兒,小華已將她的外衣脫下了,剩三角褲。可是這時啊敏用手拉住褲頭,不讓小華再脫了。

她說道:「周先生,不要了嘛 」小華在啊敏耳邊說道:「我好愛你呀 你給我吧」啊敏粉麵通紅地說道:「如此醜怪的事,怎做得出來呀 」小華道:「有什麼不可以呢?來吧,乖乖 」小華又去脫她的三角褲,但還是被她阻止了。

小華無可奈何, 好用力在三角褲腳一拉。 聞嘶一聲,她的三角褲就破了一邊。餘下的一邊很容易就拉開了。這時啊敏的肉洞就可全部見到了。 見啊敏又是「唉呀」一聲,把頭伏在他的胸前,不敢看他了。她的心直在跳功著。

這時小華緊緊抱著她,一直在撫摸著她的乳房。小華道:「啊敏,我來插你了,你仰起身子吧」啊敏嬌軟無力的說道:「我怕,你的東西長不長呢?」她真的十分害怕害怕大肉莖。她已經被丈夫粗硬的大陽具弄怕了。

小華溫柔地摟住她輕聲說道:「不,不會的,你用手摸摸就知道了。」說著拉著她的手,放住自己的肉莖上。啊敏用手去摸他的肉莖,輕輕捏了一下。見他的肉莖,十分堅硬,竟如鐵棒似的。但是就不及丈夫的粗大,啊敏的心裡登時踏實了許多,她即刻擺正了姿勢,把兩條大腿左右張開。這時她已不再畏羞了。她的兩手緊緊抱著男人的身體。

小華立即給她一個甜吻,隨即用手玩弄她的乳房。捏弄著她的風流洞,感到洞裡已濕潤潤了。這時啊敏被弄得全身酥軟了。她說道:「哎呀,不要再玩我了。癢得要命了。我的那裡宜在難過極了,你要弄,就快把你的肉棒插進去吧」小華聞言,就把肉棒對準了她的小穴。而啊敏也用手去拉他的肉棒,帶到自己的陰道口。他把龜頭在洞口磨了幾下,小屄中隨即流了淫水出來。

小華稍稍用力,把肉棒一頂,就進去了。啊敏覺得十分舒服,並無痛苦的感覺。她就大叫起來道:「唉呀 好快活哩 為什麼你弄我不會痛呢?真的是十分舒服哩」小華道:「好了 這就真的太好了」小華也是從來沒有一次過癮的。現在可就不同了,她的肉洞和他的肉棒合得來,所以感到很過癮。他見啊敏發出淫語浪聲,他也十分高興。他挺起了大肉棒,不斷出出入入,啊敏的小屄被地插得滋滋作響。

小華狠狠地插著女人的陰穴。那根肉棒越頂越硬,好像要插死她才甘心似的。啊敏的穴裡感到好充實,但不會像啊強插她時那麼痛苦。她的小穴裡脹脹的,每一下都頂在穴心子上。她原來那癢的地方,被他一頂就不再癢了,反而穴心子上,舒舒坦坦的。如果他的肉棒不用力頂,陰道裡反而又會癢了。

小華一陣狂抽猛插,女人小穴中的浪水又流出來了。啊敏一邊挨插,一邊想著:原來性交是這麼舒服呀 是自己的丈夫的肉棒太,所以就 有痛苦而沒有快感。要知道做愛是這麼好,早就該和小華偷情了。

兩人快樂得不斷發出淫聲浪語,這些淫聲浪語淫傳到鄰房。啊強和小喬知道小華和啊敏在隔室幹開了。倆人高興地慶幸計劃成功了。小喬不由哈哈笑道:「啊強,我們成功了 我們可以繼續經常在一起開心了 」

啊強也樂得緊摟住小喬。他說道:「是呀我們有好日子了。」小喬道:「你的太太和我的先生在玩得多開心,他們也舒服死了。」

啊強道:「他們是一對配合的貨色。我也為也們惑到高興,從今以後,我的太太也得到歡樂了。」小喬這時高聲叫道:「啊敏,你們玩得開心嗎?」啊敏回答道:「好呀 舒服死了」小喬道:「這你應該感謝我才對。」啊敏道:「感謝你什麼呀?」

小喬道:「感謝我借一個老公給你呀 」啊敏道:「哼 是你先搶走我的先生呀」小喬道:「所以你就奪走我先生,是嗎?」啊敏道:「這是公平交易嘛 哎呀 雪雪 我太妙了 你老公玩得我好舒服哦 」小喬道:「我也好過癮哩你先生的大肉棒插死我了 」啊敏道:「小喬,你老公也很會弄的哩」她們淫聲浪語的互相嘌應著。

過了一會,忽然見到小喬和啊強兩人赤身裸體地推門走了進來。小喬哈哈大笑道:「痛快吧你們兩個東西,也這般快樂舒暢嗎?我們是來觀戰的。」

啊敏忽然見自己的丈夫來了,不由險紅了起來,說道:「阿鵬,我對你不住。但這是小華叫我給他弄的。本來是不關我事的,你可別怪我 」啊強笑道:「沒關係的,我也弄他的太太呢」啊強說完之後、就和小喬一起坐在床沿看自己的太太和小華交媾。這時小喬和啊強都是赤條條的。她和他也互相撫摸著對方的身體。

看了一會兒之後,見小華喘著氣說道:「哎呀 我要出精了 」啊敏道「哎呀 我也快樂了死了,你暫時停下來吧」他們說過之後,已是喘著氣,動彈不得。小喬大笑道:「你們也太不中用了,還不到一小時,就無能為力了」而啊強這時陽具已筆直,他說道:「小喬,我的陽具又堅硬了,你躺下來,再給我弄一弄吧 」

小喬聞言大喜道:「可以呀你真有本領,這麼快就又硬起來了。我是任你插不厭的,我們就在這裡幹一次給他們看吧」小喬說完之後,馬上睡到床上,粉腿高高擡起。小華和啊敏見了此情形,便馬上坐起來,看他們兩件巨形的東西在大戰。

見啊強的東西果然粗大,好像鐵棍似的。而小喬睡在床上,一個洞口露了出來。啊敏看了大叫道:「哎呀小喬,你的小屄好大好深呀。你張開來好像大洞似的,難怪你不怕我先生的大肉棒呢 」

這時啊強壓在小喬身上,挺著又粗又硬的肉棒插下去。聽見『滋』的一聲,整條大肉棒盡根沒入。小喬叫道:「好 快活 妙極了,」啊敏看得春心大動,也說道:「財哥,我們也來吧」此時,兩個男人,兩個女人,同在一張床,大戰不休,幹得死去活來。

自從這個晚上之後,這兩對夫婦不時地互相交換著做愛,以方便尋歡作樂,他們共同生活在一起,過著十分美滿的生活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