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換

啊強和啊敏兩口子自從搬入新居之後,經常都聽見包租的小喬和小華兩夫婦大吵特吵的,幾乎吵到天亮才罷休。他們吵得左右鄰居都不能入睡。尤其是啊強兩夫婦更加難過。因為他們從來就沒有被人如比吵過。現在一旦聽到吵鬧聲音,更加不能入睡了。而且他們又是一對新婚夫婦。聽到此種聲音,不禁感到驚奇。

小華和小喬為什麼事吵呢?原來小喬是一個天生奇異的女人,她的小屄生得十分闊大,而且子宮又生得非常深入。而小華呢?他的陽具,卻生得小得可憐,而且很短。所以在性生活方麵,小華就不能使小喬滿足了。

每當小喬要求小華行房的時候,小華就有點懼怕起來。他總是戰戰兢兢,常有臨陣退縮之表現。而小喬就覺得十分吊癮。

及至玩至小華高興的時侯,那條幾吧硬了,然後插到小喬的小屄裡去,小喬卻覺得一隻老鼠走入大洞似的。她感到空空無物,且毫無快感可言。

所以每當小華和小喬相好的時侯,小喬必定會大罵小華。甚至大吵特吵,大鬧特鬧的。把通屋子的人都吵醒了。不過如今屋裡人都習慣了。倒也不覺得有什座難過之處。可是新來的啊強兩夫婦呢?因為他們沒有習慣這種吵鬧的聲浪,所以就覺得奇怪起來。

他們奇怪的是什麼呢?原來他兩夫婦也是一對陰陽兩具不合的冤家。

這天晚上,啊強睡到半夜的時候,忽聽到隔房有聲響。側身再聽清楚一點時,聽到小喬對小華道:「喂快上來開波吧,我的底下癢得很了。老公快點用幫我止癢吧 」小華道:「今晚我不想做了 」小喬怒罵道:「什麼?你說什麼話你是什麼意思?不想作我?你這話從何說起。你是我的老公,找是你老婆,你不應該盡責任嗎?

小華道:「不是我不盡責任,而是每次作你時,總被你大罵一頓,難道我盡了責任還要挨你的罵嗎?」小喬道:「哎呀這話虧你說得出來,你學人做什麼男人?一個妻子都不能慰籍,虧你還是男人呢 」小華道:「我可管不了那麼多 」小喬道:「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你趕快脫下褲子吧來弄吧 否則,我就偷漢子勾男人,看你戴綠帽,才覺得舒服吧 」

小華一聽老婆要讓他戴綠帽,他就驚慌起來。他馬上對太太說道:「好好吧 你別吵了,我來插你就是了。」小喬道:「這還差不多」這就是小華和小喬的前奏曲。啊強聽到也感到奇怪了。他心裡想:想不到除了我兩夫婦是一對陰陽不合的夫婦之外,還另外有一對呢啊強等了一陣之後,又聽小喬道:「哎呀 我好癢呀 我的下麵更加得得厲害了,為什麼你的肉腸還不插到小屄裡去呢?」

小華道:「太太,我的家夥早插進小屄去啦」小喬道:「我怎麼沒有感覺到呢?」小華道:「我的家夥此時正在你的肉洞中出出入入呢 」小喬道:「哎呀你這死鬼,真是我的大冤家。你的肉腸細小得可憐。我的小屄又那麼大,都不知我和你怎麼可以做一世夫婦呢?」

小華忙道:「太太,我盡力就是」小喬又叫道:「哎呀 你這沒用的人,天下間最沒用的就是你了。」小喬說罷,一巴掌照看他臉上打去。聽得拍的一聲。啊強這邊聽得十分清楚。他不禁暗暗吃驚,他的心裡推測著,小喬的小屄一定是很巨型了。否則不會如此的。

啊強又想到自己是一個巨型陽具的人物,假如能配上小喬就好了。他想了一下,不覺幾吧又硬起來,這時他又禁不住淫興大發。他馬上對妻子迫:「來吧啊敏,我的幾吧又硬了 你讓我來一次吧」啊敏一聽到丈夫要插她,就覺得是件痛苦的事。

這大約與她的小屄生得太小有關係吧。她丈夫的幾吧實在太長,太大了。她恐懼地說『不要了吧』啊強聽了太太的話,就不高興了。他道:「你是我的太太,你有這個義務的。」啊敏道:「哎呀,也沒有天天要的道理呀」啊強道:「你為什麼會這麼討厭呢?」啊敏皺著眉頭,滴下眼淚來說道:「你插死我算了,我大概是前世欠你的吧」

啊強道:「那你就快脫衣褲吧,我的幾吧好硬了」當下啊強就翻身上來,騎在啊敏的身上。他把啊敏的乳罩拿掉。啊敏的乳房生得雪白高聳,柔若無骨,像個皮球一樣。啊強把她玉乳抓了一回之後。雖然捏得啊敏周身酥癢起來,可是她一見丈夫的幾吧,就害怕起來了。她總是擔心小穴會脹裂。

她曾經用尺量過丈夫的陽具,足足有七寸長,差不多有寸半口徑那麼大,難怪啊敏見而生畏,心驚膽顫了。

啊強把幾吧向她的小屄插了進去,誰知僅僅進了一個龜頭,啊敏就嘌痛連連了。而這時啊強卻不理那麼多,挺著陽具,用力一插。『滋』的一聲,就把整恨幾吧都進她的陰道裡去了。 聽啊敏大聲叫道:「哎呀 痛死我了」啊敏一麵哭,一麵叫。麵青唇白,十分痛楚。然而啊強毫無憐香惜玉之心,還是不斷抽插著幾吧。痛得啊敏大叫道:「哎呀 你插死人了,求求你輕點吧」啊敏隨床動哀嗚,十分淒涼。這聲音給小喬聽到了,卻感到十分有趣。

聽見啊敏又叫道:「老公呀 你慢一點插吧 你的幾吧太大了,我的小屄就要裂開啦 哎呀 實在痛死我了」小喬一媳啊敏大叫大嘌,又聽她說丈夫的幾吧又長又大,心裡不禁羨慕起來了。她心想:假加兩對夫婦交換一下就好了。為什麼啊強的幾吧這麼大,而我丈夫的小呢?這太不公平了。何不交換來玩一下,豈不是大家都得到快樂嗎?

小喬雖然這麼想著,但她又說不出口。 好任由人家插得淒涼不勘了。

過了一會,啊敏嬌喘噓噓的聲音傳來。她對丈夫哀求道:「啊 老公 我實在受不了啦 」啊強道:「忍著點吧」他依然故我的狠狠抽插著。啊敏哀聲道:「求求你 可憐我吧 快把幾吧撥出來 哎呀 我同你打飛機好了 我實在受不了」啊敏十分淒涼的對丈夫求情。啊強看她實在可憐。無可奈何的, 好把幾吧撥出來啊敏的痛苦一解除,立即用手替丈夫打飛機。見她的手捏著啊強的幾吧,上上下下的套動著。不一會,啊強的肉槍也就噴射了,於是他過癮了。一切突然變得清靜了。

隔鄰房的性事做完,小喬感到十分可惜。小喬雖然同小華插了,此時小屄中仍然癢得厲害。但也不敢出聲。她實在沒法,惟有叫小華用手同她挖小屄來過過癮。

小華無奈何, 好用手插進她的陰道裡去挖,挖了一會、小喬的小屄裡的騷癢才消失了。他們一直睡到天亮。

次日,小喬因為知道啊強的幾吧大,她就對啊強十分要好,總是借故討好他,同地親近。她的一舉一動,都變成一個淫婦的樣子。啊強也和她周旋。兩個雖然肩來眼去,但各懷心事,不敢明言。因他們一個是有婦之夫。另一個是有夫之婦。怎麼可以相親相近呢?

小喬忽然計上心來,走去戲院買 了兩張戲票回來。她對小華道:「小華,有個朋友送了一張戲票誦我去看大戲,你知道我不喜歡看大戲,不如給你去看吧」小華聽說大喜,即刻答允。小喬又走到啊敏那裡去。她對啊敏道:「喂我今晚請你去看大戲,你先行一步,我馬上來。」

小喬把戲票遞給她。啊敏是個戲迷,見到小喬請她看大戲,她當然大喜了。她連忙道:「哎呀周太,讓你破費了,真謝謝你啦」啊敏果然吃過晚飯,就去看戲了。啊敏走進戲院,才發覺小華在鄰座。她問道:周先生,你太太怎麼沒來呢?」小華道:「我太太不喜歡看大戲,所以她叫我來看。」

啊敏也不盤問,就看下去了。啊強這天放工回來,不見了太太,正想追問。而小喬已走過來道:「你的太太同我丈夫看大戲去了。」啊強道:「真的嗎?」小喬道:「這有什座奇怪,你戴綠帽子,你還不知道嗎?」

勞啊強聞言大喜,忙問道:「你丈夫同我老婆勾搭上了嗎?」小喬道:「這有什座奇怪的。虧你還不知道呀。他們兩個早已勾搭上了,幾乎連我都騙了。」啊強道:「周太太,為什麼你願忌讓丈夫勾引情人呢?」小喬道:「我當然不是願意的,但後來他們說出原因,我也心服了。」

啊強道:「什麼原因?」小喬撒嬌地打了他一下,才笑道:「你太太的小屄太小了。她說每次和你做愛時都相當痛苦,而我丈夫的幾吧也細小,所以他們就脫下來看看。他們原不想勾搭的,但又想試,怎知一試就快活起來,因此他們便常常幽會,我也不理他們。」

啊強道:「是真的麼?」小喬道:「是真的呀」啊強道:「沒騙我?」小喬道:「我怎會騙你呢 」啊強呆呆的看著她。小喬又道:你的幾吧是否太大呢?」啊強聽小喬如此大膽,這件事她也敢說出來。因此,他對她就想入非非,而對自己的太太也不理了。

他說道:「小喬,你的小屄是否很大呢?」小喬見他說出如此挑逗的話,就浪起來。她說道:「啊強,不如我們脫下來研究一番好嗎 」啊強道:「啊 好呀」小喬笑道:「你先脫吧」啊強道:「假如我的幾吧硬了,怎麼是好呢?」小喬笑道:「你是壞東西,大家不過研究一下生理,怎的你又想入非非?正經一下好不好。我們就脫吧」小喬說完,立即把衣服脫去。她躺到啊強的床上。

啊強見到小喬好像一頭大肥豬一樣。她那兩隻肉乳,十分碩大,差不多好像大湯碗反轉來似的。然而她的小屄呢?說來真是令一般男人害怕呀 她的小屄周圍有六寸的縱橫,陰唇兩邊高高突起,好像兩個包子一樣,而且陰肉也十分豐滿。

啊強看得呆了,心中大喜。他立刻上床抱住了小喬。

小喬道:「哎呀,你這人真壞,你是想占便宜呀?我現在要和你研究生理啊 你為什麼來玩我?」啊強笑道:「你好動人呀 」小喬道:「那就快脫衣研究一下吧」啊強哈哈笑道:「好吧,我也脫下衫褲給你看看吧 你的小屄的確夠闊了,但我的幾吧也是巨型之物呢」說罷,他便脫下褲子來。啊強的褲子一脫下,幾吧就跳出來。粗粗長長的,好像大鐵棒似的。龜頭正在一跳一跳的耀武揚威。

小喬看了他的陽具,不覺吃了一驚。她說道:「哎 你的幾吧真是太大了,也太長了呀 」啊強道:「你的小屄也不小呀」小喬道:「比起你的可要小一點了。」啊強道:「不會吧 」小喬道:「怪不得聽見你的太太晚晚叫痛呢 」啊強道:「她的小屄實在太小呢」小喬道:「我的小屄恐怕也頂不住呀 」這時的小喬見到他的陽具後,心中大喜過望,立即用手去抓住他的陽具, 是捏得一半。另一半仍虎虎生威突出來。

這時啊強哈哈大笑道:「小喬,為什麼你又來非禮我呢?」小喬道:「你先來非禮我,所以我也要非禮你呀 」啊強道:「你真是風騷」小喬道:「你要強奸我嗎?」啊強道:「我強奸你又怎樣?」小喬浪道:「你敢嗎?」啊強道:「我們大家研究生理嘛 當然敢啦難道你也用強奸手段報復我嗎?」啊強說完之後,就抱起小喬。兩個人便緊的抱在一起。

啊強的嘴對著她的嘴吻了下去,他一手在她乳房上撫摸著,摸捏著。另一隻手指扣得她的騷水直流,給他玩得不亦乎。她渾身上下都酥麻了。她說道:「好癢哦 」啊強道:「那裡癢呢?」小喬道:「還有那裡呢?不就是小屄嘛」啊強道:「來,我來幫你搔搔養吧 」小喬道:「死人,你說要強奸我,為什麼不開進攻呢?」啊強道:「我怎敢強奸你呢?」小喬道:「沒有關係的呀」

啊強道:「強奸是犯法的行為,我是一個好人呀,怎能去犯呀?」小喬道:「起哎呀,你是一個假君子呀。你強奸,我不控告你,你也不會犯罪呀。既然你怕犯罪,不如大家研究生理吧 」啊強道:「你不會想嗎?」小喬道:「可是你不敢呀 」啊強道:「試試看吧」

小喬道:「我的小屄很深的,你的肉棒插進來研究研究吧」啊強聞言哈哈大笑:「小喬,你真是風騷的婦人,虧你能夠想出這個名詞呀,這麼的研究生理,豈不也是性交嗎?」小喬道:「不錯,因為你怕犯罪,所以我才想出這個名堂來呀 」啊強道:「對 有道理。」小喬笑道:「研究生理既不犯法,又不傷風化,豈不兩全其美嗎?」啊強說道:「你不怕我的肉莖又長又大嗎?

小喬道:「我就是不知道怕不怕,所以叫你來研究一下。你的肉莖插入我的洞洞之後,就知道怕不怕了。」這時,啊強就翻身上馬。他跨在小喬的上麵,壓到她身上去。小喬心頭一跳,一陣肉緊,她立即把啊強緊抱著不放。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