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十六歲女孩做愛

樸載是我從小玩到大的朋友﹐他是朝鮮族的﹐一副很標準的朝鮮族男人的相貌﹐平臉﹐細長的眼睛﹐薄嘴脣﹐臉上的線條很堅硬﹐現在看來很有男人味道﹐而且他倔強﹐天不怕地不怕的蠻牛性子。

跟他好的好處是我很少被人欺負﹐其實我長的比樸載要高﹐但不知道為什麼﹐一遇到事情﹐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跑﹐我的確跑的挺快的﹐區運動會都拿第一名。

不過我覺得跑的快不是什麼好事﹐反而是恥辱﹐跟我一心要當的英雄有很大的差距﹐我真想像樸載那樣厲害﹐於是我跟他玩﹐用自己的零花錢給他買冰棍﹐似乎跟他在一起上下學﹐我的腰桿也能直一點。不過我爸媽多反對我和樸載一起玩﹐因為他學習不好﹐而且經常闖禍﹐是典型的壞學生。

不過我不管﹐我還是總和他在一起。樸載和講義氣﹐上了初中後﹐我們不在一個班了﹐他依然什麼事兒都照應我﹐而且再也不花我的零花錢﹐他不知道怎麼發財的。

初二的時候﹐樸載的爸爸被所�公派到日本去工作了﹐為期三年﹐他的媽媽也跟著去了﹐於是樸載就更加自由自在了﹐我真羨慕他沒人管。

這天下午沒課﹐本來是準備跟我們班的幾個還不賴的同學去公園寫生的﹐樸載神秘兮兮的出現在我們班的門口﹐使勁地衝我招手。

“乾嗎﹖”我興衝衝地竄過去﹐要是去欺負一年級的小孩﹐那就是賞心樂事了﹐那能滿足我的英雄夢。“有好東西﹗”他壓低了聲音在我耳邊說﹐做了一個我們都明白的下流手勢。我疑惑了。“我尻﹐你不是挺聰明的嗎﹖﹗”我決定跟樸載走﹐他從來沒騙過我。回去收拾書包的時候﹐我發現班�的氣氛不怎麼對勁﹐男生都回避著我的目光﹐有的也挺羨慕的﹐女生就多數是翻白眼了。

我們這個班是尖子班﹐都是好學生﹐大家似乎都蔑視暴力﹐對於樸載這些在周圍幾個中學都鼎鼎大名的傳奇人物很不感冒﹐他們習慣按“魚找魚﹐蝦找蝦”的邏輯把人分成好學生、壞學生兩種﹐我跟樸載好﹐那麼就也是臭魚一個。我不在乎別人的看法﹐但我很在乎曲靖飛的看法﹐從初一開始﹐她就把我迷的五迷三道的﹐在我眼�﹐她是最漂亮的姑娘﹐她笑的時候﹐那動人的酒窩﹐弄的我魂飛魄散的﹐她愛跟學習好的聊天﹐於是我就玩命地啃書﹐她愛畫畫﹐於是我也經常出去寫生﹐全不管自己不是畫畫的材料﹐我和樸載的來往似乎沒使她對我反感﹐現在也是﹐她沒有和其他女生一樣衝我翻白眼。

“什麼好東西呀﹖”我跟著樸載跑出了教學樓﹐直奔存車處。“《錯誤第一步》﹗”

“什麼他媽的﹐錯誤第一步啊﹖”“錄像帶唄﹗可他媽的好了。”我的心怦怦地跳了起來﹐我知道有黃色錄像帶這一說﹐從來也沒有看過﹐能弄到一本寫的一塌糊塗的色情小說已經能使我興奮半天了﹐居然能弄到錄像帶﹗我覺得自己口乾舌燥﹐頭皮發麻﹐不僅是好奇了﹐我終於有機會把對女人的那些近乎怪誕的想像 邥�掑F。

“你他媽的快點啊﹗”我急切地叫著﹐看著樸載蹲在電視旁擺弄著﹐看他實在弄不明白了﹐隻好自己過去。其實我心�也沒底﹐那時候﹐我們家還沒有錄像機﹐不過還好﹐操作麵板上的英文字我還認識﹐雖然快進和慢放我還不認識﹐但播放和停止還是清清楚楚的﹐看著樸載忙活的滿頭大汗的樣子﹐我就想樂。

不過很快我就樂不出來了﹐錄像機是開始運做了﹐電視上還沒影﹐連聲音也沒有﹐就一片藍。“操他媽的﹗”我和樸載異口同聲地破口大罵﹐臉憋的通紅﹐然後使勁地播臺……“別動﹗就是它﹗”樸載興奮地大吼有聲﹐從茶幾那邊竄了過來。

“喔﹐噢﹐噢……”電視的喇叭傳出了讓人心跳加速的聲音夾雜在一陣低回纏綿的音樂中﹐還沒來得及看到畫麵﹐我就覺得自己發生了奇妙的變化。

電視上其實是一片極其模糊的斑點﹐不時地滾動著雪花﹐不過我挪不開我的眼睛了﹐想扒開那些討厭的雪花﹐看到到底發生了什麼﹐短暫的清晰已經使我看到了兩個糾纏在一起的肉體﹐音樂帶著沙沙聲、呻吟聲、肉體碰撞的“吧唧、吧唧”的聲音﹐我使勁地揉眼睛﹐還是看的很不清楚﹐就是紅乎乎的一片﹐大約有個人體的輪廓﹐不過那聲音實在令我熱血沸騰﹐不能自持……我看見樸載褲子的中間也鼓得高高的。我們翻來覆去地把這個實在看不清楚的錄像帶看了好幾遍﹐都眼淚直流。

我有了個答案﹐雖然的確很模糊﹐但成熟女人的身體在我的腦海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像﹐雖然X乎沒有什麼美感﹐的確非常地刺激﹐尤其是明確了性交是怎麼回事。

回家後﹐吃過晚飯﹐我就躲進自己的房間﹐反插上房門﹐然後趴在我的床上﹐這是我的世界﹐我有過手淫的經驗﹐今天我格外地需要﹐把褲子褪到膝蓋上﹐撅起屁股﹐使勁地擼著那漲得難受的雞巴﹐越擼就越急切﹐我的身子繃得緊緊的﹐都有點酸疼了﹐不過不能停﹐得加把勁﹐我知道射出來後那美妙的疲憊﹐我格外地要﹐為此﹐我還準備了一條毛巾……

這一回射的格外的多﹐而且似乎是沒有先兆的﹐我很擔心我媽發現被單被弄臟了。

從此﹐我看女生的眼神就和以前不一樣了﹐我不再把注意力都放在她是不是乾淨﹐是不是又穿了一條漂亮的裙子﹐她的眼睛瞄人的時候是不是水汪汪的﹐我跟注意她們的腿﹐裙子�麵是不是圓滾滾的﹐還有她們的胸脯。改變了視線後﹐我發現自己移情別戀了。

曲靖飛雖然永遠乾淨漂亮﹐不過她太瘦了﹐胳膊﹐腿﹐都像麻桿似的﹐胸前也平平的﹐屁股也窄窄的﹐像男孩。我關注了我們班另外的一個姑娘﹐她叫左小舟﹐體育委員﹐個高﹐雖然她沒有曲靖飛漂亮﹐也不白﹐不過那胸前沈甸甸的兩坨肉﹐以及那渾圓的屁股﹐兩條長腿﹐都具備了對我來說不能抵擋的魅力。

“你畫的是什麼呀﹖”曲靖飛突然出現在我的身後﹐她離我很近。我嚇了一跳﹐想把我的畫給藏起來﹐不過我突然愣住了﹐我聞到了一股撩撥我心扉的清香﹐雖然很淡﹐但綿綿地﹐不能斷絕﹐這是我第一次不是因為女孩子的胸脯或者屁股而有了這樣的感覺﹐一陣輕風吹過﹐她柔軟的發絲拂得我的脖子癢癢的﹐我覺得自己的心在跳﹐呼吸在加速﹐我的肌肉還扭起來了。

“你這是印像派吧﹖﹗”曲靖飛咯咯地笑了。同學們圍過來﹐有的哂笑﹐有的嘖嘖稱贊﹐有的茫然。還好﹐我沒有真的把對麵湖堤長椅上看書的那個姑娘按我的意願畫成裸體的﹐我的印像�﹐她就是沒穿衣服的﹐透過裙角﹐還能看到那細嫩的大腿。

樸載又弄到了帶子﹐這回比上次清楚﹐不過看完之後﹐我的眼睛還是一個勁地跳。“他媽的就不能弄個中央一套來呀﹗”“我尻﹐你就知足吧﹐不行﹐咱倆去遊泳吧﹗遊泳館的丫頭跟沒穿也沒什麼兩樣。”我覺得這個提議非常地好。

進入夏天後﹐我們院五百米遠的正興遊泳館就門庭若市了﹐淺水區簡直就是泡澡﹐深水區也是摩肩接踵的﹐不過我們的目的不是遊泳﹐人多就最好。“操他媽的﹐那丫頭看著挺好﹐那屁股鬆的像老太太的臉﹐沒法看。”樸載滿臉憤懣地鑽出來。

我的水性雖然比樸載好很多﹐不過我還是不敢像他那樣潛泳過去看女孩子的屁股﹐我怕被人發現。“你看清楚了麼﹖”

“清楚﹗她屁股上有幾道褶﹐都一清二楚的。你說女人屁股上有幾道褶﹖”我忍不住臉紅了﹐最近我很敏感﹐隻要聽到這樣的話﹐身體就會有反應﹐我的遊泳褲是不是得換個大一點的﹖我鼓足勇氣潛過去﹐看到的是一個變形了的屁股和腿﹐樸載雖然有點誇張了﹐不過的確全是肥肉﹐而且那遊泳衣最下麵的連接處晃蕩蕩的﹐一點美感也沒有了﹐邋遢﹐甚至惡心﹐我決定再也不因為好奇而受這樣的折磨了。

聽了評書聯播三國演義後﹐樸載提議像劉關張一樣﹐我們倆也結義為異姓手足﹐我沒反對﹐因為他對我實在很好﹐我應該對他也一樣好。

“劉商﹐我最近老想著一個人。”喝了一點葡萄酒後﹐樸載的臉很紅。我估計自己也差不多

﹐喝酒的滋味挺美﹐熱乎乎的﹐冒汗﹐而且全身的神經都亢奮著﹐似乎比平時要有力的多﹐衝動的多。“想誰家的姑娘了吧﹖”我說話都有點不利索了﹐不過我覺得自己至少是清醒的﹐因為我還能明白樸載的感覺﹐單相思雖然挺甜蜜的﹐不過那牽腸掛肚的滋味實在不怎麼好受。

“你就是我肚子�的蛔蟲﹐什麼都﹐都知道。告訴你﹐我覺得我愛上尹敏了﹐我一閉眼睛﹐全是她衝我笑。”“我尻﹗你愛上她了﹖”尹敏是誰﹖哦﹗是我們院一個比我們大兩歲的姑娘﹐也是朝鮮族的﹐尹家和樸家是世交﹐兩家過往很密切﹐她長的挺白的﹐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和紅乎乎的小嘴﹐具體的我就沒太多的印像了﹐我對比自己大的姑娘沒什麼興趣﹐我惹不起她們。

“可不是麼。劉商﹐我想死她了。”樸載滿臉的痛苦使我很受刺激﹐我抓起茶幾上的葡萄酒瓶子﹐咕嘟咕嘟地喝了一大口﹐覺得渾身發熱﹐葡萄酒真好喝。“你﹐你﹐你甭著急。她﹐她家電話多少﹖我 A把﹐把她變出來。”

尹敏出現在門口的時候皺了皺眉﹐“劉商﹐你怎麼也喝酒了﹖”

我乜斜著眼睛﹐雖然有點晃﹐但至少我覺得是清醒的﹐我覺得她真好看﹐尤其是穿著這樣白色的無袖小褂﹐肯定有時髦的名字﹐不過我覺得就地小褂﹐能看見�麵乳罩的印子﹐她的胸脯聳翹著﹐真想摸一把﹐還有那白晃晃的胳膊﹐烏黑的頭發隨意地盤在頭上﹐她的額頭真飽滿﹐那滿月一般的圓臉真好看﹐我怎麼以前就沒注意呢﹖

她就穿著包裹住屁股的那種超短裙﹐連絲襪也沒穿﹐那渾圓性感的大腿真白﹐估計摸上去﹐肯定能流鼻血﹗那腳丫﹐她的腳趾甲上塗著鮮豔的蔻丹。“喝﹐喝﹐喝多了﹐樸載現在不行了。”是設計好的﹐樸載現在趴在沙發上﹐我覺得男人可憐一點﹐女人就溫柔一點﹐不知道對不對﹖

“你乾什麼呀﹗”尹敏驚叫起來。樸載一把摟住尹敏﹐把滿是s氣的嘴往她的嘴上弄。

他們乾嗎呢﹖我使勁地揉眼睛﹐晃的厲害﹐也沒看的很清楚﹐就像看那不怎麼清楚的錄像……

沒有叫喊了﹐隻有撕鬥。“過來幫忙呀﹗”樸載向我求助。這忙可一定得幫﹐兄弟麼﹐可不能白拜了。我掙紮著從後麵過去﹐第一下沒弄著﹐不過我還是摟住了尹敏﹐我從來也沒有過這麼大的勁﹐我的手抓到了一團肉乎乎的地方﹐那感覺很古怪﹐很奇特﹐不過我還糊塗著呢。

尹敏不再掙紮了﹐也沒有喊叫﹐她平躺在樸載父母的那張大床上﹐頭發披散開了﹐仰著頭﹐不錯眼珠地盯著我。我使勁地抓著那兩條白晃晃的胳膊﹐女人的皮膚真滑﹐真軟﹐好幾次都差點脫手了﹐我把她的手放在我的肚子上﹐然後扣住她的胳膊肘。

到底在乾什麼﹐我不怎麼清楚了﹐不過看見樸載正著急忙慌地往下扒尹敏的褲衩﹐先看到的是肚臍眼﹐她的白肚子一動一動的﹐估計是在喘氣﹐然後看到的是一蓬黑乎乎的毛毛﹐怎麼女人也有毛毛﹖錄像上不都是光溜溜的嗎﹖我費解了﹐一點也沒勃起。看到樸載趴在尹敏的大腿中間來回地舔﹐我突然一個激靈﹐有點明白是在乾什麼了﹐我一點也沒害怕﹐就是覺得朋友妻﹐不可戲﹐我這麼現場直播算怎麼回事呢﹖“劉﹐劉商﹐你 瓻鬖磽o﹗”

我看見樸載直起腰來﹐他三下五除二地脫掉了褲子﹐雞巴在空氣中跳著詭異的舞蹈。按就按唄﹐我使勁地按住她的肩膀﹐突然﹐我不能動彈了﹐我覺得尹敏的手在摸我的身子﹐這身子除了我媽﹐還沒有別的女人摸過呢﹐她根本就不是在推我﹐她就是在摸我﹐像把玩一件花瓶

她的手在我的身上滑動著﹐摸索著我腋下﹐癢﹗我不由自主地把身子前傾﹐她又摸我的胸脯了﹐她真會摸﹐弄的我的肌肉都扭動起來了﹐氣很不夠喘的了

我覺得一陣電流從我的乳頭的位置迅速地在我的身體�亂竄起來了﹐我的雞巴一下子就站起來了﹐被褲子束縛住﹐很難受﹐還摸﹗“啊哈﹗”樸載喊了一嗓子﹐我覺得尹敏的動作停了﹐她的身子震動了一下﹐雙腿叉開﹐舉了起來﹐錄像帶上的情景就在眼前了﹐樸載的上身壓到了尹敏的身上﹐他急切地把尹敏的上衣弄開﹐實在要受不了啦

我第一次這樣近地看見了女人那圓鼓鼓的乳房﹐像兩個放在尹敏胸前的大饅頭﹐不完全像﹐因為那乳房會動﹐那些微妙的漣漪﹐酥嫩的顫動﹐我覺得真的要流鼻血了﹐我的血管在無限製地擴張﹐能清晰地感到自己的血流﹐我的汗毛孔也在擴張﹐似乎那些毛發都要脫落掉了﹐其實是整個身體都在擴張﹐最要命的就是雞巴﹐而且在樸載動了幾下後﹐她又開始摸我了……

樸載沒有一會就滾到一邊去了﹐我看著樸載那黑乎乎的、已經變軟的雞巴頭上帶著一些殘留的白色的黏液﹐有點發愣﹐主要是尹敏對我的撫摸使我無處躲藏﹐我要她摸我。她的臉上帶著奇異的潮紅﹐她的目光似乎在流﹐她白花花的身子﹐還有我對那白花花的身體的衝動

不過我知道朋友妻不可戲﹐但我實在沒辦法……

手淫的時候通常能堅持很長的時間﹐現在很丟人﹐我覺得自己堅持的還沒有樸載的長﹐主要是我還沒有進入那使我魂牽夢縈的身體﹐她就是用手擼﹐用嘴巴含﹐她的舌頭刮在我龜頭頂端裂縫的時候﹐我就覺得有點受不了啦﹐我大口地嚥著唾沫﹐吭嘰著﹐我的汗毛孔不安地開合著

汗﹐還有扭動肌肉的酸﹐大概隻摑了十幾下﹐我就覺得會陰的位置一股猛烈的電流帶著酸麻的戰慄刺穿了脊髓﹐直接攻擊了我的大腦﹐然後就是一陣更劇烈的戰慄從大腦奔突到全身﹐我的肌肉沒法使勁﹐一股熱流盤旋著﹐噴薄而出﹐經過雞巴的時候﹐那奇妙的麻癢、熱、以及痛快淋漓的癲狂﹐我大喊了出來……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