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人玩了

是個發生2008年我和妻子的蜜月旅遊過程中的故事。我們來了一個旅遊城市。這是一個風景如畫的美麗的地方。下了火車之后我們就興沖沖直奔那些慕名已久的名勝寶地,遊玩了一天之后天色漸暗。我們商量要找個旅館休息。我和妻子都是工薪階層所以高檔的酒店我們是住不起的。只想找一個中等檔次干淨衛生的小旅館。時值國慶黃金周我們找了一家又一家可得到的答復都是客滿。 

   

    正在我們感到絕望而又疲憊不堪的時候。一個老頭可能看到我們應該是外地來的旅遊者於是上前問問我們需不需要住宿。這句話對我們來說簡直是一個救命稻草一樣的好消息。當得到認可的回答之后老頭帶著我們小兩口去他的所謂旅館。 

   

    我們跟著他穿街走巷。走進了一個偏僻的小胡同。然后七轉八拐的來到了一個民居。這是一個比較陳舊的老房子。牆壁上用紅油漆寫著家庭旅館。 

   

    進去之后我就后悔了。每一個房間像一個小火柴盒僅放了一張雙人床和床頭櫃。房間之間用三合板隔開。又陰又暗。老頭看到我不滿意的表情馬上介紹說這裡一夜50元,這是最后一個空房間其他的都住滿了。有公共的洗澡間和廁所。 

   

    然后就開始說他這裡價格便宜,外出方便你們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 

   

    但是他的話對我一點作用沒有,我想自己再窮也不能和妻子在這樣的地方渡蜜月啊。讓我沒想到的是妻子把行李一扔坐在床上大口的喘氣。是啊,她實在太累了,坐了一夜的火車,又玩了一天。我和她商量:「我們走吧再,找找看有其它的旅館嗎?」妻子撒嬌的說:「不嘛,我太累了,實在走不動了。」老頭在一邊說道:「你們走吧,現在是旅遊旺季現在這個時間你們休想再找到住的地方。我這裡已經很不錯了。你們走了就找不到了。」我看了外面黑暗的天空,時間已經七點多了。我於是只好決定住在這裡。我和老頭開始討價還價。我堅持三十元一夜而老頭說只讓十元錢。正在我們僵持不下的時候,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又帶著一對中年夫婦進來了,他們的臉上同樣寫滿疲憊,看樣子是和我們一樣的旅遊者。青年一邊走著一邊對這對夫婦說:「我這裡保證你們滿意。六十元一夜。」然后走進了房間。老頭對這個青年說已經有人了。然后轉過頭來問我們確定住下嗎?那個青年說道他們出多少錢,老頭回答四十。 

   

    青年說這兩位給六十已經說好了。這時妻子搶著說道:「我們已經定下了四十一夜你們怎麼能反悔。」青年打量了一下我年輕漂亮的妻子說道:「好吧什麼事講個先來后到,你們住吧。」我們就這樣安頓了下來。唉!當時真的對他們心存感激啊。可我在跟著他們辦手續的時候發現他們臉上都流露著詭異的笑容——由於我們實在太累了,所以我和妻子決定早早休息。於是我拿著洗漱用品走進了洗澡間,這裡確實是簡陋,洗澡間是個間小房子用三合板隔成兩小間,只能容納一個人洗澡。 

   

    正要關門的時候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腳步聲。我向外一瞧一個十八九歲打扮入時妙齡少妙齡少女拿著盆走了過來,走進了隔壁的小間。這種三合板的隔音效果真的太差了,少女脫衣服的聲音,開水龍頭的聲音,甚至連呼吸的聲音都聽的一清二楚。 

   

    隔壁的水嘩啦啦的響著。我自己開始有些心不在焉,一邊洗澡一邊幻想著少女洗澡的情形。我開始仔細觀察這個洗澡間發現三合板下面竟然是懸空的,離地面有大約三十多公分的距離。我頓時興奮起來。悄悄的趴下來向隔壁看了過去。 

   

    大失所望啊,只能看到少女的腳,向上也只能看到小腿的位置。正在我懊惱的時候隔壁的水聲停止了,一個臉盆放到了地上,仿佛一道白光一閃,一個白白嫩嫩,又蹶又翹的屁股出現在我的眼前。我嚇得猛的站起來心髒劇烈的跳動。我定下神來把水龍頭開到最大,然后彎下腰去。原來女孩正蹲在盆裡洗屁屁,我不禁大喜過望。 

   

    她背對著我蹶著小屁股蛋,用手清洗屁股溝裡那個小巧的屁眼,隱約可見一道小縫向前延伸。我看的神魂顛倒,口水直流,雞巴也硬了起來。美景不長女孩站起身把盆裡的水倒了。正在我以為好戲已經結束的時候。嘩嘩嘩只聽女孩又接了一盆水。我興奮的都要流鼻血了。 

   

   

    我像是被子彈擊中了,B,好美的B,白皙,嬌嫩,誘人。女孩認真的用手指擦洗著她的小BB,不放過一個角落。指尖在小陰唇上劃來劃去,然后努力分到最大,用手指撥弄開小陰唇,一下一下的用水沖著那個誘人小穴。我的雞巴暴漲,幾乎就要失控了。呼吸困難,大腦缺氧。女孩打上肥皂,用力揉搓著,BB泛起一片雪花。當清水沖走雪花之后女孩陰部顯得更加嬌嫩可愛。我在離她只有這幾十厘米的距離仿佛都能嗅到她發出的清香。 

   

    然后就像她突然出現在我眼前一樣。美景瞬間消失了。我失神的草草洗完澡,回到了房間。 

   

    妻子看到我洗完了,高興地對我說:「你洗干淨了。」「嗯。」我心不在焉地答了一聲。 

   

    「好,那我去洗,洗完晚上我們……呵呵」妻子調皮的吻了我臉頰一下,我明白妻子那是在暗示什麼。 

   

    妻子出去之后我渾渾噩噩的坐在床上回憶著浴室裡的那一幕幕。 

   

    突然,我想起現在妻子洗澡的時候如果隔壁是個男人會不會發生那些場景。 

   

    我急忙沖出房間跑向浴室,還好,心裡長出了一口氣,只有妻子在裡面另一側沒有人。妻子聽到我的聲音,問我來干什麼。我答到看看你洗完了沒有。妻子呵呵一笑,說道:「傻瓜,我脫衣服還沒開始呢,這麼性急啊。你來的正好,我的換洗內衣沒拿來,你把我的干淨內衣幫我拿來,然后把你換下的內褲也拿來我給你洗洗。」我回到房間拿了妻子的胸罩和三角褲又送進了浴室。當我出來的時候。迎面遇到了那個老頭走了過來,笑嘻嘻的對我說:「我們這裡環境不錯吧,保證讓你住了還想住。」然后奸笑著轉身進入我妻子隔壁的浴室。 

   

    我的頭像是被人猛擊了一下。難道我偷窺那個女孩洗澡被他發現了,不會吧? 

   

    我心裡想著。 

   

    這時浴室裡響起了流水聲我妻子開始洗澡了。然后另一側也響起了流水聲而且聲音開的很大。難道老頭要偷窺我妻子,我默默地乞求著希望妻子不要像那個女孩一樣蹲下。不要給這老頭任何可乘之機。我急切的想知道妻子在作什麼,我彎下腰透過門下部的氣窗,看了過去。 

   

    事與願違啊,妻子正在和那個女孩一樣蹲在地上不過她並沒有像女孩那樣清洗陰部,而是在清洗自己的長發。我向隔壁看了過去,果然不出所料老頭正在像我先前做的那樣趴在地上流著口水看向隔壁的浴室。目光直勾勾的指向我妻子身體。 

   

    妻子可能感覺這樣蹲著不舒服於是轉身背對老頭的方向跪在地上,由於房間太小了,由於盆放在身子前面,整個身體就要向后移動。妻子蹶著的屁股緊靠在三合板的下沿。我向隔壁望了過去,老頭真性福啊,臉距離妻子屁屁只有幾厘米的距離,雙手作著捧摸扣弄狀。 

   

    這時更不能讓我接受的出現了,妻子跪在地上把身子伏下把頭放在臉盆,而她卻不知道自己那因而高高翹起的屁股正對著一個陌生男人的面部,妻子的屁眼,小穴完全暴露了。老頭趴在地上在一面觀賞著我妻子的身體,一面撫摩著自己的雞巴,嘴巴張開,嘴唇和舌頭不停的做吮吸和舔穴狀。仿佛他真的是在從后邊為我妻子口交。 

   

    這時我的雞巴竟然也不爭氣的硬了起來。這時老頭感覺還不過瘾竟然跪坐在地上身子向后仰著,一邊看著妻子的屁眼和BB一邊把自己硬硬的雞巴對著妻子頂了過去。 

   

    我差點要驚呼出來難道他真的要插入妻子的小穴?他的雞巴在離妻子幾厘米的地方跳動著,妻子房間裡的燈是那麼的亮,而老頭早已把自己浴室的燈關上了,一個在明一個在暗。妻子對發生的這一切竟然一無所知。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