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被人淫,我和爸爸旁邊看

那是小時候4,5歲時候看到的事情了…… 

   

  那時候媽媽是小鎮子上數一數二的美女,飄逸的長發,豐滿的胸部聽說媽媽在給我喂奶的時候一堆男人趁我爸不在的時候上去搭讪,去偷窺那兩只圓滾滾的乳房和能插下所有碩大陽棍的乳溝……不幸的是爸爸經常不在…… 

   

  媽媽的聲音簡直和媽媽的長相絕配……一張讓所有人愛憐的白白嫩嫩的可愛娃娃臉,說話聲音就像在時時刻刻在撒嬌……所有的男人都喜歡聽媽媽打哈欠和歎氣的聲音,因爲那就像世界上最銷魂的呻吟聲……不幸的是媽媽經常打哈欠…… 

   

  媽媽的小臀夏天總是被爸爸出差買回來的鎮子上沒有的緊身絲裙包裹出優美的曲線,所有的男人都說媽媽不搖屁股走不動路…心里卻在想,著屁股要是插在我老二上再搖該有多銷魂……不幸的是… 

   

  那個夏天……爸爸把這個鎮子上最誘惑男人的胸部、臉蛋兒、呻吟聲和小屁股送給了另外一個男人… 

   

  一開始,這件事爸爸並不知道…說實話,那時候我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直到長大 

   

  是夏,早晨,雨后 

   

  爸爸一如往常的上班去了,媽媽那個閑職,去不去都一樣,留在家里,我在自己家大院子下的大榕樹下捉螞蟻,一如之前的每一個普通早晨…… 

   

  不同尋常的是媽媽起床后,開始在正對著我的另一棵小樹下淋浴,平時都是晚上帶著我一起洗的麽估計那時候我在慶幸,因爲媽媽洗了澡,就不會拉著最討厭洗澡的我洗澡了…… 

   

  現在倒是沒機會和那時的媽媽一起洗澡了,不然估計媽媽也得生個我的孩子了…… 

   

  輕輕的敲門聲…媽媽裸著白嫩的身子拉我進屋,“小龍吃飯,吃不完不能出來,不然送你去公安局!””公安局”是那時候我最怕的一個詞了…So,乖乖的去吃飯 

   

  媽媽又裸著白嫩的身子沿著鵝軟石小路跑了出去…… 

   

  但是我還想看看是不是有小朋友來找我玩兒了……所以跑過去躲在門簾后偷看院子,就看到了那一幕…… 

   

  媽媽躲在門邊瞄了一下,很開心的躲在大鐵門后拉開了門闩,一個男人推開了門—是我叔叔,那個城里來的叔叔,平時都是來找他哥哥我爸的,今天爸爸不在家…… 

   

  媽媽卻從門后跳出來一把抱住叔叔,叔叔顯然沒有被媽媽嚇到……這一招都是我用來嚇隔壁的小妹妹的……而且叔叔身上單薄的衣服顯然已經感覺到了媽媽的胴體正一絲不挂的緊緊貼著他,把手里拎著的東西扔在一邊,哈哈笑了一聲,反手背起媽媽就往屋里跑,媽媽卻在叔叔背上打他,小聲給他說了句什麽(可能是說我在屋里吧……) 

   

  媽媽跳下叔叔的背,蹦跳地跑向大門,想去把門闩插好吧,媽媽這誘惑的臀部稍微一扭就是對男人致命的有惑,別說一個沒結婚的小夥子了,何況看到的還是媽媽的蹦蹦跳跳的裸臀,叔叔兩下扒下自己的涼褲內褲,從后面迎上去,奔著媽媽扭扭跳跳的小肥臀就沖了過去…… 

   

  沒等媽媽插好門闩,抓住媽媽的雙手拍在大鐵門上扶著,堅硬的老二就插進了媽媽的小屁股……“啊嗯嗯嗯!!!~~~~”估計是媽媽剛才洗澡還沒干,屁眼兒里的水起了潤滑作用,媽媽那銷魂的叫聲,顯然是叔叔順利的舒服的插進了媽媽的屁眼兒…… 

   

  一陣陣麻酥火熱的快感湧上來,媽媽的雙手在鐵門上不斷的筆劃,不知道想抓住什麽,又拼命翹起自己的小翹臀,又配合著叔叔的節奏使勁兒往后拱著,讓叔叔插得更舒服更有力一些,想讓自己插地更深入些…… 

   

  媽媽的呻吟聲不像第一聲那麽大了,畢竟街坊鄰居也有老人小孩兒不上班的……一邊回過頭來嬌怨地看著叔叔,一邊小聲地嬌喘著…“啊恩恩餓…小海,嗯~嗯~嗯~……你讓我想…想死了……啊嗯啊嗯愛恩…嫂…嫂子愛死你了……恩恩恩恩恩餓……你哥有你…一半兒厲害就好了…插死嫂子~~~” 

   

  “小嫂子…你好好給我叫叫……我…你叫床都能叫死你弟弟!” 

   

  “嗯……啊恩恩餓…小海,嗯~嗯~嗯~……你讓我想…想死了……啊嗯啊嗯愛恩…嫂…嫂子愛死你了……恩恩恩恩恩餓……啊恩恩餓…小海,嗯~嗯~嗯~……你讓我想…想死了……啊嗯啊嗯愛恩…嫂…嫂子愛死你了……恩恩恩恩恩餓……” 

   

  媽媽的這中天上人間少有的嬌喘聲音真的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以前在爸媽的臥室里傳來過,現在又奉獻給了自己家老二的大老二…… 

   

  叔叔也真是金剛不壞,這要是放在我這兒,手里放著著一個尤物的小臀使勁兒揉捏,陽棍插在美人臀里進進出出,聽著未成年懷春少女似的呻吟,插不了幾下就一瀉千里了……再想想,考慮到叔叔的屁股在媽媽的屁股后起伏的幅度,估計叔叔的老二也得有接近二十厘米了……羨慕中 

   

  這個過程估計得有三四十下,媽媽已經被插的只剩大聲得喘著粗氣,細細地呻吟,小屁股都快擡不起了,可還是使勁兒想擡起來,迎接叔叔的強力入侵…… 

   

  估計是叔叔可憐媽媽和快被媽媽揉爛的我們家的大鐵門,終于把陽具拔了出來,拍拍媽媽的小屁股,“起來吧,小騷腚,嘿嘿”,說罷雙手向上滑,撫摸著媽媽光滑的脊梁,側過身扶著媽媽的奶子想把媽媽扶起來 

   

  這時候媽媽的小屁股竟然還在那兒翹著,一顫一顫的,估計是還在回味那粗暴的快感,麻酥得醒不過來,而我也看到,媽媽雙腿之間,往下滴著一滴滴的液體,叔叔一只手揉捏著媽媽的胸部,一只手在那兒摸了一把,“恩……”媽媽又嬌叫了一聲, 

   

  也有機會看到叔叔的陽具……不是很粗,真的很長,龜頭部分竟然還明顯地上翹……這樣的龜頭干起女人來是不是雙方都很爽…… 

   

  媽媽起身倒在叔叔懷里,嘤咛著,輕輕打著叔叔的胸口,叔叔輕笑著,捧起媽媽的小臉蛋兒,兩個人又熱吻在一起…… 

   

  媽媽的一只手還拽著叔叔下面的棍棍,揉捏著,踮起腳尖,慢慢把叔叔的大棍子往下壓,想把那大棍子偷偷插進自己前面的小穴,叔叔卻一下抱緊媽媽貼在自己身上,沒讓媽媽得逞……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