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主播影音視訊秀 - 免費裸聊直播間網站 - 網路視訊聊天交友網路視訊辣妹 - 線上視訊台灣聊天 - 女主播視訊聊天室線上視訊交友網 - 美女視頻聊天秀 - UT視訊辣妹免費聊天網

倫敦豔遇

  是一個難得的假期,俞隆華由美國加尼褔尼亞州,搭上往英國的六三四班機,到倫敦作為期一週的度假。

    到倫敦希斯羅機場的飛行路線中,乃從東到西掠過這座首都上空,初看下去這城市似乎美的驚人;下面是一大片高大而顯得矛柔美的住屋大樓,那斜埠排屋和工廠,邊緣處有相當蒼翠的樹木和草地,一公里又一公里的奇特景色,間雜著歐洲特有的風光。

    接著那些歷史名蹟就一一呈現在眼前,褐色的倫敦塔蹲伏在泰晤士河邊,在所有著名建築物中最像玩具和最複雜的議會大廈,聳立在西敏斯特旁。

    聞名國際的白金漢宮即座在廣大的青荵花園中。

    俞隆華休息於英吉利大飯店,當一切清理完畢,即一人散步在倫敦橋邊。

    如今在倫敦最富詩意的已不是那林蔭大道,而是倫敦橋在新倫敦橋的半中腰觀看,那是第四座的倫敦橋,剛造好沒幾年,它跨過泰晤士河。

    在十八世紀時,詩人屋茨華斯從河上另一座橋上觀賞倫敦的景色,看得如癡如醉。他說:「世界上沒有更美的景色了。」

    今我俞隆華站在這座橋邊,豎立在河邊的鐵欄竿,在那浪漫而神秘的濃霧消逝之後,這城市已經用水氣洗刷一新,只是恰逢冬季,那空氣中猶存著些幾許的寒意,比起定鄉台灣東部花蓮,這是容易感覺得出的。

    偶而陣陣的寒風吹起,使得雖身著大衣的俞隆華,禁不起胡思亂想今如有位女伴來溫存,那可是件愜心之事。

    想著想著突然,「先生!你是否見到一位三、四歲的小男孩?」

    那嬌聲連連,使得俞隆華迅速即回頭望了去。

    只見一位上身穿白色的毛衣,下穿黑色長裙,而臉上揚溢著春色,秀髮飄飄,風韻十足的淑女。

    「喔!有何需要我幫忙嗎?」

    俞隆華一時情急,忘了那小姐的問語,而又故意討好地詢問道。

    「是的!先生!我叫袁嘉佩!」她首先先自我介紹自已道,望了望俞隆華那充滿性感的鬍子又道:「剛才,我姊姊的小孩寶明走丟了,不知先生看見了沒有?」

    「沒沒有,真對不起,但我願幫妳尋找,對了,我叫俞隆華,從美國來貴國遊覽。」

    「咿?你的腔調似乎是亞洲人。」袁嘉佩問道。

    「對,我的家鄉是台灣東部花蓮人,我覺的妳面熟,好像是香港某個的演員吧!」俞隆華反問著。

    「是呀!我以前在香港專演三級片還算小有名氣,現在來這裡是想重新塑造自己,學一些國外演戲的技巧。」袁嘉佩著說。

    「那等事情一辦完,我將可作你的免費嚮導,這孩子早晨我姊姊託我帶上托兒所,結果一吃完早餐即溜了,我家兩位姊姊都嫁到這裡,我姊夫在印度總督府辦事,真好笑,剛見面,竟似乎是一見如故,告訴你這麼多。」

    「我喜歡聽,尤其長期在海外能聽到家鄉話,而妳那聲音更是動人,且妳是我見過最美麗的女人。」

    「喔!對了!我先打電話到我二姊處,問這小傢夥是否跑到她家去。」

    於是俞隆華像見老朋友般,與袁嘉佩互相環繞著手,走向公用電話亭。

    「是嘉芬嗎?大姊的小孩寶明在那裡嗎?」

    對方即傳來聲音道:「是小妹嗎?」

    「是的!」袁嘉佩回答。

    「寶明剛來,可真是人小鬼大,單獨一人來呢!」

    「這小傢夥真會開溜!」袁嘉佩有點抱冤的說。

    「要過來嗎?」

    「過一陣子吧!先讓他陪小麗玩一會兒吧!拜拜!」袁嘉佩說完掛了電話。

    真把站在身旁的俞隆華聽得樂壞了,心裡忙打著主意,下步該怎麼作。

    「袁小姐,這下免費嚮導可是當定了!」

    望著那英俊的臉龐,那黑叢叢的鬍子充滿著男性的魅力,心中不覺猛跳不已,口中興奮地道:「是的,我極願為你服務,要到白金漢宮去看禦林軍旳操演呢!還是去觀賞溫莎國王的花園,我會為你作一切的服務!」

    「一切的服務!」俞隆華心中一聽到這句話,迅速即覆頌了一遍,心想她久離香港,難得碰到中國人,又太久沒與男人作愛,素為玩家的俞隆華那有不明白袁嘉佩言下之意呢!又接著道:「我不去參觀白金漢宮,也不到溫莎國王的花園,我有點累,我今只要妳陪著我,到我休息的英吉利大飯店,好好的聊一聊」

    袁嘉佩一聽,雖正合她意,然居於女人顏面,故作猶豫態。

    於是俞隆華牽起袁嘉佩的手,走向英吉利大飯店的方向走了去。

    倫敦這名字一向聲來回聲震盪,霧氣重重,所以好萊烏每一部有關這地方的影都充滿了濃濃的霧,而英吉利大飯店聳立在這霧中,更有如直上雲霄。

    當俞隆華帶袁嘉佩上飯店大門時,袁嘉佩心中已曉得要幹什麼事了,久未作愛的她,似乎像少女般第一次與男朋友上飯店開房間一樣,臉上一陣一陣地熱,心中更是猛跳不已。

    而俞隆華在倫敦這寒泠的天氣,心中就渴望著一個女人來溫存。

    似乎上帝對他特別的仁慈,對他又特別的了解,當他心中有所求時,馬上送來一個可人的袁嘉佩,光看她那噴火的身材,且又風韻十足,那性經驗可是豐富,這份易見的條件,就足把俞隆華看得心中大癢。

    一進入房間,那溫度加上倆人心中的興奮感,使得俞隆華及袁嘉佩均把外套及大衣脫了下來。

    等袁嘉佩坐在床上時,俞隆華早已迫不及待旳靠坐在她身旁。

    俞隆華那雙似乎已看透袁嘉佩的心,令她臉頰一陣紅暈,不由自主輕輕地為袁嘉佩禦下白毛衣的扣子及裙子上的拉練。

    袁嘉佩全身細皮白肉,白的︱像雪般晶亮,妙的是還微透著那蘋果般的粉紅,襯上那潔白的天鵝絨床,映成她全身的肌膚呈粉紅色。

    她那堅挺的雙峰,己經作著那不規則的顫動了。

    袁嘉佩忙著躺了下去,面向著俞隆華,慾火如焚,眉眼如絲。

    俞隆華就在袁嘉佩躺下的時刻,雙手齊來,輕輕地拉下她身上唯一的黑色薄莎三角褲。

    此時一股像火般似熔岩一樣,滾熱的燒遍袁嘉佩的全身,使她失去女人固有的持著。

    全身不留片物,那光滑柔潤的胴體,就有如倫敦最突出的模特兒,色香肉嫩那粉紅的粉頰,結實而富有彈性的乳房,及那豐滿而肥大的陰戶,圍繞在周圍的黑色毛茸茸的陰毛。

    俞隆華亦不顧身上衣服未脫,移動全身對準袁嘉佩的陰,他即壓了上去。

    左手與袁嘉佩的右手緊緊地握著。

    袁嘉佩慢慢地把雙眼閉上,四片嘴唇緊緊地合一起了,吻!熱吻

    她的香舌又嫩又軟,尖尖地在袁嘉佩的嘴中有韻律的滑動,俞隆華亦用舌頭翻弄著,當他將舌兒伸入袁嘉佩口內,她便立刻吸吮起來,她吐著氣,如蘭似的香氣,漸漸地袁嘉佩狂吻著俞隆華的舌頭,一次比一次用力,她的粉臉更是紅透了,像個熟透了的蘋果般。

    她輕微地顫抖著,詩樣的藝語:「好好哥哥我我那小穴真真是癢癢到了極點」

    袁嘉佩呻吟的聲音如鳥鳴一樣的迷人,聽得叫俞隆華陣陣肉緊。

    於是俞隆華以最快的速度將他身上所有的衣服褪了下來。

    他倆的體溫亦不斷地昇躍著,顫抖著,他們已忘了自我的存在,連這天地之事也不記得,倆人完全盡情地享受。

    那性慾之火,由舌尖傳遍了全身,每個細胞都活躍著撫弄且興奮不已,俞隆華及袁嘉佩失去理智全身沸騰開始衝動了。

    只聽袁嘉佩又在浪叫著:「真真美啊好好久沒如此這這般舒服俞隆華你你趕快吸吮我那雙乳那乳尖癢哼」。

    這時著聲音使得俞隆華不知不覺地照著袁嘉佩的話去做,並且使自已的大雞巴盡量地摩擦袁嘉佩的陰戶。

    袁嘉佩的乳頭亦呈粉紅色,堅挺高聳著。

    當俞隆華將乳頭含在口中吸吮時,那乳頭在他的口中跳動著,真是逗人喜歡,於是把袁嘉佩吻得左腿真往上抬,嘴上更是浪哼著

    俞隆華由乳頭慢慢地由上往下吻了下來,那凸起的陰戶,整個一片就好像是裂開的水蜜桃似的,那密密的陰毛,黑的發亮,與那潔白的肌膚,互相輝映,可愛極了,真叫人垂涎三尺呢。

    袁嘉佩那又細又嫩的的陰戶,在那黑毧毧的陰毛下,有兩片白裡透紅又細嫩的外陰唇,還有那道小溪,更有隱隱約約的朝露濕潤著那小溪口,引人入勝。

    於是俞隆華先用那滿臉的鬍子去刺激她,而袁嘉佩這陰戶小穴,也是件精緻巧雅的藝術傑作,輪廓突出而顯明,又更顯得精巧而柔美,這時更是為淫水所泛濫,且散發出那誘人的香味。

    「俞我我要嘗嘗你那那大雞巴的的味道我已好久好久沒有吃過它了哼哼哼」袁嘉佩嘴哼著浪叫。

    俞隆華便坐著起來,倚靠在床上的牆邊,袁嘉佩立刻翻身而上,把整個頭部埋入俞隆華的雙腿之間。

    袁嘉佩的小嘴一張,俞隆華那根挺直,粗壯的大雞巴已整根落入她的嘴中。

    當袁嘉佩玩雞巴時,俞隆華伸出右手,輕輕地挑弄著袁嘉佩的乳頭。

    「俞我我下面那陰戶已經受受不了你你快用那那大雞巴插進去給給我太久沒有滋潤的騷穴止止止癢哼嗯哼唔」

    袁嘉佩邊浪叫著,身體邊挺了上來,好讓她那癢得利害的騷穴能夠接觸到俞隆華的大雞巴。

    俞隆華邊用嘴吸吮著袁嘉佩的乳頭,下頭更是不停地蠕動,以便能更充分地磨著她的陰戶,這直把袁嘉佩磨得上氣不接下氣,心裡頭難過萬分,那久未作愛的陰戶更是浪水如潮湧般,噴流在俞隆華的雞巴上。

    袁嘉佩口中更形浪叫著:「啊!俞哥哥親愛的求饒了饒饒穴空等著呢快插進去不得了了。」

    俞隆華知道再這樣玩弄袁嘉佩,將使她止不住癢了,於是雙手一抱,雙雙滾在床上了。

    俞隆華由於雞巴有九寸之長,於是他採取由後向前的姿式,倆人雙眼相看,俞隆華在下面奮戰不已,似又成另一番情趣。

    俞隆華連續抽送百餘下之後,便將袁嘉佩的身子旋轉個身,把她仰放在床上了。

    袁嘉佩兩條粉紅色的大腿,「V」字大分,讓那根粗黑的大雞巴插的更深入,且兩腿向上交叉把俞隆華的屁股夾住,搖擺臀部,迎接抽送。

    俞隆華邊抽送,一面又用嘴去吸吮那乳頭。

    這使得袁嘉佩口中狂叫:「這這樣插我實實在美妙我我那陰穴裡面太久沒有這樣舒服過了俞我好舒服你你快用力幹使我飄飄欲仙哼哼太太美了唔」

    只見袁嘉佩嬌呼連連,臉上也露出快樂的神色,她已嘗到好久好久沒有過的甜頭。

    俞隆華漸由慢而急,由淺而深,有時候把那大雞巴在子宮口旋轉磨擦,使袁嘉佩更是有忍不住的快感並顫抖。

    俞隆華又叫袁嘉佩跪著,俞隆華由背後跪著挺著大雞巴,往前一送「滋」,應聲而入。 

    那像狗爬式的作愛方式,使得袁嘉佩的陰戶裡只覺得又酸又麻,說不出的一種感受,口中也語無倫次的嬌喊著:「唉呀嗯俞插插死我我吧你你雞巴好長插得我骨頭都都要酥了哼哼美美死我快快沒命了哦哦美死了唉太太美妙了好好舒服嗯我我可活活不成了哼要要上天了丟我要丟要丟了俞快快用力快在幹兩下讓我更更痛快弄出來哼哼對對了丟丟了唔」

    俞隆華那龜頭被那滾熱呼呼的陰精一射,不覺精關一緊,那股強而有勁的精水,亦忍不住地往外衝出來,直噴得袁嘉佩的小穴舒舒服服。

    倆人在床上溫存了一陣子後,便下床來吃點東西。

    俞隆華開了一罐香酒,扭開了音樂。

    悠悠的樂聲,宛轉的韻律。

    他倆邊喝邊跳起那慢三步的華爾滋。

    舞步輕盈,翩翩姿融,雙方感情更加親蜜,倆人己加深了雙方的感情。

    「俞你覺得此趟倫敦之遊如何?」

    「袁有妳的出現,一切變得更有意義,本來充滿詩意而神秘的倫敦,有妳的襯托,更是顯露出她的可愛,今我覺得有一個城市比她討人喜歡呢!」

    「俞你能每年均來倫敦一遊嗎?」

    「那那當然,有妳的存在,倫敦更顯出對我的重要性。」

    「在我的未來生命中,你的光臨倫敦,將是我生命冒出火花的時刻,我隨時期待它的來臨。」

    「我將不使妳失望的,美人兒!」

    「但願如此!」

    袁嘉佩己是芳心己許,在她這幾年寂寞的心路旅程裡,今天俞隆華的來臨,使她積於心中的一股憂悶,全部發洩的無影無蹟。

    難怪有人,建議正當的性慾乃解決疾病及煩惱的萬靈藥。

    這情似火樣的閃動,熱愛像光般的勾引,袁嘉佩的心境更是對俞隆華而傾倒。

    她此時己忘了一切,她那姊姊托付的寶貝孩子尚在她妹妹家中,她己忘了此次出來的目的。

    她情意翻騰,這剎那間,愛神使她的心志,失去主宰,忘記了一切,興奮的拿取酒杯,淺嘗慢飲。

    不覺酒味香氣薰心,芳香透神,她意態迷失的又快要頻臨醉的邊緣。

    倆人裸露著身子,互相緊貼著。

    俞隆華那健壯的身體,那下面的雞巴似乎已受到酒精的作用,又硬挺了起來。

    那巨大的龜頭剛好頂在袁嘉佩下頭的陰核之上。

    「俞,剛才感到舒暢嗎?」

    「親愛的,那是我有生以來,感到最美妙的時刻,妳呢?」

    「我卻渾然忘我了,倒不知何感覺,只是輕飄飄,有如上了天!」

    說到這袁嘉佩此時更是吐氣如蘭,發出醉人的清香,她心中像小羊般的跳動,一股熱流如觸似的衝向她的全身,真如她說,陶陶然,如飛上雲霄一樣,她又:「俞我我還想要」

    「我盡力就是!」

    俞隆華一付陶氣狀,真叫袁嘉佩又昇起異樣的感觸,舒暢與銷魂,她禁不住嬌軀的顫抖,又墜入慾火的燃燒之中了。

    俞隆華抱著如蘭似麝的軟綿香軀,那顫抖的雙乳,使他再度的衝動起來。

    這時袁嘉佩半蓋著星目,那長長的眼毛,位垂眼簾之中。

    袁嘉佩像一隻柔順的綿羊,溫柔撫媚的任憑俞隆華的擁抱,自己卻飄飄欲仙的享受著男性的愛撫。

    這時唱機上更是播放了那首優美的舒情歌曲。

    這詩般的倫敦之晨,就這樣充滿了神秘和誘惑!

    細雨絲絲!

    對那不高的樹木眨眼;

    人影欄姍!

    衝進愛的世界裡!

    低沈的天空中!

    神秘中,內藏著多少的歡笑!

    媚笑撩醉啊!

    多少的人們,投入那慾海深淵!

    杯酒裡頭!

    啊!這迷人的早晨!是真的神秘!還是愛情!

    濃得化不開的霧裡!

    它揮舞著誘人色情之旗,使人心中搖亂!

    歌罷韻轉,音迥曲圓,那首歌曲,便使俞隆華、袁嘉佩意柔態變,擺動著臀浪,雙乳顫抖,秋波直落俞隆華的心坎上,生起陣陣無法名狀的快感。

    軟酥的表情,只見星目半閉,好像骨浸的搖擺,他倆喘出歇斯底里的音符來。

    俞隆華心火難奈,然剛才的激烈,只是用手去撫弄那乳頭。

    袁嘉佩頗善解人意,道:「俞這次由我在上你就在下,把那雞巴扶正即可好嗎?」

    俞隆華想道:「畢竟袁嘉佩是位性經驗豐富的女人!」

    一面說道:「袁聽妳就是了!」

    兩個乾柴烈火,只聽見一連串的漬漬陰水聲,蔔蔔乍乍的響著,她的媚眼已經細瞇得像一條縫,細腰扭擺得更加急,那兩扇肥厚的肉門呀!一開一合一張一收便緊緊咬著那粗大的雞巴不放了。這一陣猛烈的肉搏戰,堅持到有將近一個小時之久。

    袁嘉佩擺臀,裡夾,外夾,把俞隆華夾得服服貼貼,把袁嘉佩的床上功夫,佩服到家。

    袁嘉佩那粉紅色的淫水,便是不停往床舖上流。

    「袁妳浪起來,那圓臀擺起來,夠美了」

    「希望你會喜歡!」袁嘉佩道。

    「何止喜歡,我倒真想不回美國了!」俞隆華道。

    「那我太高興了!」袁嘉佩道。

    「我真希望那龜頭,永遠讓妳套玩!」俞隆華道。

    「那我會十分的珍惜它!」袁嘉佩道。

    倆人邊說邊套玩著,充滿無限春情!袁嘉佩心醉了醉得像一匹發狂的野馬奔騰在原野上,不住的起伏一上一落一高一低,下下是那樣的重真達花心,次次是那樣的急來回抽插。

    突然,袁嘉佩加速套弄著,她更加淫浪了,口裡的喊聲更是含糊不清了!

    「哦!我我的心肝寶貝今天可可夠舒服了我我的骨頭都要酥了俞你你真好你你實在太太好了我不知該該怎麼謝謝你哼哼丟丟了」

    袁嘉佩陰壁收得更緊,俞隆華的雞巴也舒服無比。

    俞隆華也陣陣快感襲上了他的心頭,長長地呼了一口氣,將她一抱,那個大龜頭吻住花心一陣跳動,陽關一陣緊縮,雞巴一挺,一串熱滾滾辣辣的精液像連珠砲似放旳直射深處進了子宮,袁嘉佩好似得了玉液瓊漿液夾緊了肥大飽滿的陰戶,一點也不讓它流到外面去。

    俞隆華只覺得全身,輕鬆無比。

    袁嘉佩此時全身癲倒在他的身上,有如窒息般,她癱瘓了也滿足了,靈魂輕飄飄的隨風飛盪了。

    她那兩個高聳乳峰,更是緊緊地壓住在俞隆華的胸部之上,只覺軟綿綿的,舒適無比。

    鬆馳之後,也覺得這等肌膚相親的感覺,也是舒適快樂無比。

    倆人抱的緊緊的,玉體溫香,雞巴在穴裡還跳跳著,慢慢睡了去。

  ××    ×××    ×××    ×××    ×××    ×××    ×××    ××

    俞隆華又到了希斯羅機場,比他剛來時瘦了些,並非是水土不服,而是夜夜良霄長久苦戰。

    而精神振奮的袁嘉佩,揮不掉在她臉上的層層離愁,她又要忍受那性飢渴的痛苦。

    「俞你說過,每年會來此地的」

    「是的,親愛的,我會永遠記住那句話!」

    「愛人我需要你,還有那」

    倆人一再擁吻,難分難捨!

    當飛機飄向雲際,俞隆華望望那機場,剛來倫敦的一切柔美,傾刻之間己變成傷心之地。

    「願明年的假期,還能再見到袁嘉佩小姐!」俞隆華在心中祈待著。



您可能也會喜歡
互動視頻辣妹性感影片 - 免費視訊美女交友免費色情小遊戲區
uthome視訊聊天室愛愛電影貼片區無碼a片卡通
免費av18影片性愛遊戲線上玩交友美女memesh
影音聊聊天室情色短片自拍 - 線上性愛短片性生活視頻
跳舞吧美女聊天室漂亮寶貝視訊聊天室真愛旅舍夫妻交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