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視訊辣妹 - 線上視訊台灣聊天 - 女主播視訊聊天室線上視訊交友網 - 美女視頻聊天秀 - UT視訊辣妹免費聊天網線上視訊正妹聊天室 - live173視訊免費試看 - 線上交友聊天

女經理王燕的大陰唇

  淫城高新技術開發區某物業公司38歲的女經理王燕,坐在鷹陽大廈地下4 7層她的辦公室裡,盯著她眼前的屏幕,那一排屏幕是大廈各處監視器攝取的畫 面。

  王燕百無聊賴地看著屏幕,突然,她從椅子上坐直身子,緊緊盯住監視十三 號電梯的那個屏幕。

  十三號電梯裡,有一男一女。男的,王燕認識,是某公司經理孫誠,經常到 鷹陽大廈來辦事。

  電梯裡那個女的,是大廈裡某公司的女職員張曼。

  這是一個深秋的下午,孫誠到鷹陽大廈辦事。進了電梯,他看見裡面只有一 個女人。電梯是朝地下走的。那女人到地下83層,孫誠到地下74層,所以電 梯得走一會兒。

  孫誠盯著眼前這個女人,只見她,四十多歲年紀,身高約1米64的樣子, 頗有些姿色,穿著套裝短裙,肉色褲襪,奶白色小皮靴,很是性感。而最吸引孫 誠的地方,是她的大胸。

  這女人的乳部很大,而且還在不停地微微顫動。孫誠看在眼裡,雞巴開始硬 了。

  張曼是一個大乳房女人,她穿再多的衣服,都難以遮掩她大乳房的顫動。她 早已發現眼前這個男人在盯著她的大乳房看,於是不自在地把衣服掩了掩。

  孫誠實在按捺不住,慢慢朝那女人靠了過去。張曼一直在躲,但最後還是被 孫誠擠到了電梯的角落裡。

  慾火焚身的孫誠伸出魔爪,就去摸那女人的大乳房。張曼掙紮不得,連聲叫 道:「你幹什麼呀?」一邊用手去推孫誠。但她那玉手嬌弱無力,哪裡推得動? 張曼的大乳房又大又軟,孫誠又摸又捏,越摸越起勁。

  張曼的大乳房是她的性敏感區,最怕被男人碰,現在被孫誠這麼一摸,她立 時乳房發癢,直癢到屄裡去了。她不由得停止了掙紮,嬌吟起來:「呀…呀…」

  監控室裡,王燕看得緊張得屏住呼吸。她想看看這出淫戲如何收場,於是按 了一個按鈕,那十三號電梯忽然停在地下43層與44層之間,不動了。

  孫誠發現電梯停了,更加肆無忌憚,索性把張曼上衣全解開,掀起毛衣,露 出了張曼的奶罩。

  張曼奶大,奶罩很薄,孫誠把她的奶罩往上掀起,她的大乳房一下就洩了下 來。孫誠見張曼的奶頭,又大又黑,由於被他摸奶,張曼興奮了,大奶頭直直地 撅起。孫誠衝動地一口叼住張曼的大奶頭,使勁吮吸起來。

  張曼那大奶頭最為敏感,癢得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哎呀……哎呀……流 氓……流氓……」電梯隔音很好,外面根本聽不到裡面發生了些什麼。但控制室 裡的王燕卻聽得十分真切。

  王燕坐在椅子上,看著看著,忍不住脫了高跟鞋,把兩條美腿抬起,放到面 前的桌子上。她穿的也是套裝短裙,肉色褲襪外加了條小三角褲。王燕分開兩條 大美腿,把小三角褲連同肉色褲襪一齊脫到美麗的小腿,把纖纖玉手伸向兩腿之 間,開始撥弄她自己的大陰唇。

  電梯裡,孫誠吃奶吃得很爽,索性解開褲子,然後把張曼的一條美腿抬起, 將她的肉色褲襪和小三角褲也脫到腿彎處。張曼稍一掙紮,孫誠就狠咬她的大奶 頭子,疼得張曼慘叫一聲,不敢再動了。

  孫誠的雞巴早已挺起,他一邊撕咬張曼的大奶頭,一邊挺著雞巴在張曼下身 亂頂,尋找突破口。很快他的雞巴頂到張曼的屄眼,用力頂了進去。張曼被孫誠 摸奶吃奶,下面早已流出淫水,所以方便了孫誠的頂入。只是張曼的屄眼還未張 開,孫誠的雞巴一路開拓進去,把她屄眼強行頂開,張曼感到有些難受,連連叫 喚:「呀……呀……」她痛苦地呻吟道:「你們男人怎麼都這樣?」

  孫誠一邊頂一邊說:「都這樣?噢,想必你經常被男人弄!這就對了,你這 麼性感的女人,應該大家分享!」

  張曼呻吟道:「你們男人都瘋了……」

  孫誠道:「你那麼大的乳房,男人見了,不瘋才怪!」說罷狠狠頂入。

  王燕看得淫水直流,玉指在自己的屄裡不停地摳弄著。正在此時,門開了。

  王燕嚇得停止了動作,明明她把門反鎖了,這門只有她有鑰匙,怎麼會開了 呢?看見來人,她才鬆了口氣。

  原來,進來的人是她十四歲的兒子陽陽。

  陽陽下午一放學,就到媽媽辦公室裡寫作業,媽媽下班後和媽媽一起回家。 王燕怕有時自己不在,兒子進不了門,就瞞著公司,給兒子專門配了一把鑰匙。

  陽陽一進門,媽媽就衝他叫:「快把門鎖上!」陽陽趕緊反鎖上門,回頭再 看媽媽,陽陽的雞巴一下子就硬了。

  王燕坐在椅子上,靠著椅背,兩條大美腿分開,兩隻精美的襪蓮放在面前的 桌子上,那發黑的襪尖分外誘人,她的手伸在兩腿之間,正放在屄上。

  自從國慶長假期間陽陽和媽媽交配後,他每天都要和媽媽交配。到媽媽公司 寫作業,其實是他和媽媽交配的最好時機,回到家裡,有爸爸在,反而不方便了。

  陽陽放下書包,來到媽媽桌前,盯著媽媽的精美襪蓮,使勁嚥著口水。

  他捉住媽媽的襪蓮,低下頭,使勁聞著那發黑的襪尖。王燕襪尖醉人的蓮香 被兒子深深吸入大腦,使得他雞巴暴硬!他使勁捏著媽媽的襪蓮。王燕被兒子玩 她襪蓮,忍不住又摳起了屄眼,嘴裡不住地哼哼。

  陽陽捧著媽媽襪蓮,又聞又捏,玩了好一會,才抬起頭來。他看著媽媽的大 陰唇,使勁嚥著口水。

  王燕的大陰唇,又大又黑,肥厚,乾淨,柔軟,從大叢陰毛中搭拉下來。陽 陽從媽媽抬起的大腿下鑽到媽媽兩腿之間,跪了下來,張開嘴,親吻媽媽的大陰 唇。親著親著,他情不自禁輕輕地咬媽媽的大陰唇。

  王燕輕聲叫了起來:「陽陽…陽陽…輕點咬啊……別把媽媽咬痛了啊……」 陽陽使勁地吮吸媽媽的大陰唇,把媽媽的大陰唇吸到嘴裡。王燕刺激得有些受不 了,連聲呻吟:「陽陽……你好壞……就喜歡舔媽媽那裡……哎呀…哎呀……」

  王燕的大陰唇很大,平時把屄眼遮掩在裡面,這時被兒子吮吸,填飽了兒子 的大半個嘴。陽陽品嚐著媽媽那又大又軟又乾淨的大陰唇肉,一邊吮吸,一邊輕 輕咀嚼,含糊不清地說:「媽媽,你的大陰唇真好吃!」王燕癢得淫水不停湧出, 順著兩大片大陰唇中間的縫,流進兒子嘴裡。陽陽吃著媽媽的大陰唇和淫水,雞 巴越來越硬。

  他吃媽媽大陰唇吃了很久,才張嘴把媽媽大陰唇放出來,然後用手把媽媽的 大陰唇扒開。王燕的兩大片大陰唇很大,很容易被男人用手揪住,扒開。

  這時王燕的屄眼露了出來,陽陽貪饞地舔著媽媽的屄眼。

  王燕一邊被兒子舔屄,一邊看著屏幕,淫水更是止不住地流。

  這時,在電梯裡,孫誠把張曼擠在角落,抬起她一條美腿,叼住她一隻大奶 頭,同時用力把雞巴朝她屄眼深處裡頂。張曼被頂到花心了,忍不住失聲喊叫。 孫誠一會兒吮奶頭,一會兒咬奶頭,弄得張曼奶頭又疼又癢,叫得更厲害了: 「……呀……呀……你別咬呀……求求你……放過我吧……我有老公……有孩子 ……年紀這麼大了……你就別折磨我了……好嗎……」

  孫誠獰笑道:「哼哼,誰叫你的奶長那麼大!」說完狠咬張曼的大奶頭子, 張曼疼得連聲驚叫:「……呀……呀……」

  王燕看在眼裡,忍不住把兩條大美腿夾緊,使勁夾住兒子的頭。陽陽覺得媽 媽的大腿柔軟極了,被媽媽的大腿夾住,他心裡特別溫暖。

  陽陽心裡發熱,使勁地舔媽媽的屄眼,吃媽媽的淫水。王燕不停地哼哼著: 「陽陽…陽陽…壞陽陽……你弄得媽媽……好舒服啊……真是媽媽的好兒子…… 陽陽呀……媽媽的號陽陽……哎呀……哎呀……」

  陽陽一邊舔媽的屄,一邊含糊不清地表態:「媽媽,陽陽要好好孝順你!」

  電梯裡,張曼也被孫誠頂得受不了了,叫聲越來越大,孫誠便放開她的大乳 房,一邊和她親嘴一邊操她。張曼嘴被堵住,叫不出聲,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孫誠從前面干,還不過癮,又把張曼翻過來,從後面插進她的屄眼。

  張曼這個性感的中年婦女,扶著電梯的側壁,撅著肥白柔軟的屁股,被孫誠 從後面奸得不住哀叫:「哎呀…哎呀……小夥子……快饒了我吧……我這麼大年 紀…能當你的大姐……弄兩下就行了好嗎……別再插了呀…大姐受不了了啊……」

  孫誠從後面伸出手,抓住張曼的兩隻大乳房,使勁揉弄著,一邊使勁從後面 頂她,一邊說:「大姐,沒辦法,你那麼大乳房,是男人見了都動心,要怪,就 怪你太性感了!」

  張曼被孫誠摸奶操屄,淫婦本性哪裡忍得住,見不能擺脫,剛才拚命想遮掩 的騷性不由得籠罩了她全身,她想,既然不能擺脫,就讓這個男人狠狠地插吧。 她想被男人插的淫婦本性發作出來了。張曼恢復了風騷本性,連聲呼喊:「…… 操死我吧……實在受不了了呀……」

  孫誠鐵硬的雞巴在張曼屄裡亂搗,張曼突然急促地叫了起來:「快…快頂… 頂我!頂呀!使勁頂!」原來,這個淫婦被孫誠操得快到高潮了。

  孫誠倍感刺激,挺起雞巴一陣狂頂,張曼連連嚎叫:「頂死我吧…小夥子… 頂死你大姐吧……呀……呀……」在她自己的嚎叫聲中,張曼達到了高潮。孫誠 被張曼的淫叫所刺激,也不由得瘋狂射精!

  監控室內的王燕見張曼她們達到高潮,也激動起來,分開腿叫道:「陽陽! 快!快插進來!」

  陽陽忙從媽媽兩腿之間站起,把媽媽兩條大美腿掀了起來,亮出媽媽陰毛叢 生的屄眼,把媽媽按在椅子上,將鐵硬的雞巴狠狠頂入媽媽的屄眼。

  王燕那淫水氾濫的屄眼被兒子火熱滾燙的雞巴在裡面亂頂亂撞,不由大聲叫 了起來:「陽陽……快……快……快頂……你頂得媽媽好舒服……哼……哼…… 呀……呀……」

  王燕的美腿架在陽陽肩頭,陽陽看著媽媽性感的襪蓮在自己頭上晃動,更加 興奮,使勁把雞巴往媽媽屄眼深處裡亂戳。王燕被兒子頂到子宮,又疼又癢,連 聲驚叫。

  王燕高舉美腿,她脫到小腿的褲襪襠部,就在兒子頭上。陽陽把媽媽褲襪襠 部拉到臉上。使勁聞那發黃的襠部,王燕的褲襪是貼身穿在小三角褲裡面的,所 以褲襪襠部一片黃漬。陽陽使勁聞著,媽媽褲襪襠部的騷味被他深深吸入!

  陽陽獸性大發,向媽媽屄眼深處發起瘋狂的進攻!王燕嚎叫著達到了高潮! 陽陽也憋不住了,在媽媽屄裡射入大量的精液。

  王燕喘息了半天,才回過神來。

  她朝屏幕裡一看,孫誠和張曼也已經緩過來了,剛整理完衣服,正互相交換 電話和姓名呢。

  王燕按了按鈕,十三號電梯又開始運轉起來。

  張曼的樓層到了,她下了電梯。孫誠卻意猶未盡。他想起位於地下三十八層 的新世紀俱樂部在搞售樓活動。他的另一個情婦正在那裡。於是他沒有下電梯, 而是上到了地下三十八層。

  俱樂部大廳裡,有不少人在咨詢購房適宜。房地產公司漂亮的女職員們耐心 地給顧客們講解著。

  大廳的一邊,是現場辦理按揭手續的信貸部,銀行的女職員們也在忙碌著給 準備按揭買房的顧客們辦理手續。銀行的值班女經理章蘋坐在辦公桌前,監看著 部下們的工作。

  章蘋今年47歲,身高1米68,容貌標緻,高大豐滿,穿著套裝西褲,肉 色褲襪高跟鞋,非常性感的一個中年婦人。

  孫誠來到大廳,找了一下,發現了章蘋,就朝她走了過去。看見章蘋那穿著 肉色褲襪的標緻的腳,孫誠的雞巴又開始發硬了。淫城高新技術開發區,面積一萬多平方公里,比淫城舊城還大,高樓林立, 美婦如雲,是一個與淫城舊城完全不同的新城市。

  在高新技術開發區林立的高樓中,有一座鷹陽國際大廈,地上高38層,地 下110層,樓裡有很多公司,性感婦人甚多。大廈物業部的幾位女經理,個個 都是身材高大的美婦人。其中一位女經理王燕,今年38歲,身高1米69,貌 俊美,很是性感。

  王燕有一個還算溫暖的家庭,她的丈夫小她一歲,叫趙兵,在一家公司做職 員。她為丈夫生的兒子陽陽,今年十三歲,在上中學。

  十一國慶長假,淫雨綿綿,王燕的小家庭也發生了一些淫事。

  9月30日晚,王燕一家三口是在她丈夫的父母家過的,吃過晚飯,看了一 會電視。丈夫就催著,冒雨急急趕回他們的小家庭。

  一回到家,趙兵就催著陽陽洗洗睡覺,陽陽說:「我還要看會電視呢。」趙 兵說了句:「別看太晚了。」就和妻子進了臥室,關上了房門。

  一進房門,趙兵就將妻子掀翻在床上,扒了個一絲不掛,他站在床邊,扛起 妻子兩條修長的大美腿,狠操起妻子來。

  窗外淫雨綿綿,正是操妻子的大好時機。趙兵越戰越勇,把個那麼高大的妻 子操得不住叫喚。

  王燕說:「輕點!弄得人家受不了,叫那麼大聲,再叫陽陽聽見。」

  趙兵粗魯地說:「沒事,外面電視聲那麼大,他聽不見。」說罷操得更加勇 猛。

  就在王燕在裡屋被丈夫蹂躪的時候,外面,陽陽也沒閒著。

  現在的社會,孩子都早熟,母親也很性感,所以,陽陽早就開始迷戀媽媽的 身體了。王燕的大白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陽陽對媽媽的大白腳特別迷戀,媽媽 脫下未洗換穿的肉色褲襪,陽陽聞了多少次啊。

  剛才,爸爸媽媽一進房,關上門,陽陽就知道,爸爸又要對媽媽幹那事了。

  他把電視聲音開的很大,關了客廳的燈,來到衛生間,從洗衣機裡拿出一付 媽媽脫下扔進去要洗的肉色褲襪,然後輕手輕腳,來到爸媽的臥室門口,聽著裡 面媽媽的叫聲,把媽媽絲襪那發黑的襪尖放到鼻子下面,使勁地聞著。媽媽那成 熟性感婦人襪尖的異香,沁入心脾,陽陽深深吸入大腦,就像吸毒者吸毒一樣, 覺得實在太爽了。聞著媽媽的絲襪,陽陽的雞巴一下就硬起來了。

  他繼續聞著媽媽褲襪一隻發黑的襪尖,然後,把另一隻發黑的襪尖套在雞巴 上。他的雞巴頭正頂在襪尖上。陽陽感覺雞巴舒服極了。

  臥室裡面,王燕被丈夫操得大呼小叫,要死要活。她丈夫工作一般,掙錢也 不多,她之所以一直跟定丈夫,沒有跟有錢人跑,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丈夫能把 她這樣一個高大女人操得死去活來。她喜歡被男人操得死去活來。

  陽陽在外面聽著,一邊繼續嗅著媽媽的絲襪。

  突然,裡面媽媽嚎叫起來,爸爸也低聲吼了起來。原來,趙兵射了,王燕被 丈夫射得到了高潮,忍不住大聲淫叫起來。王燕的淫叫聲實在太刺激了,陽陽憋 不住了,精液狂奔,射透了媽媽絲襪那發黑的襪尖。

  屋裡面消停下來了。陽陽又來到衛生間,將被他玷汙的媽媽的絲襪,從雞巴 上取出,再放回洗衣機裡。

  他又回到了客廳,從沙發上拿了一付媽媽脫下未洗換穿的肉色褲襪,關了電 視,回到自己房裡,躺進被窩,繼續聞媽媽的絲襪。

  陽陽的門虛掩著,過了一會,爸媽的房裡又響起了媽媽的叫聲。陽陽知道爸 爸又開始折騰媽媽了。

  他又把媽媽褲襪的一隻襪尖套在雞巴上,繼續聞媽媽另一隻發黑的襪尖。

  這一夜,趙兵一口氣奸了妻子四次。陽陽也射了三次媽媽的絲襪。直到深夜 兩點多,一家人才昏昏熟睡過去。

  第二天,10月1日上午,陽陽起來,見爸媽房門還關著,他自己從冰箱裡 拿了些吃的,胡亂吃了些,又回去睡了。

  窗外,雨一直不停地下著,讓人沒興致出門,正好在家睡覺。

  下午三點多,陽陽起來上廁所,見爸媽房門開著,他們像是起來了,他往裡 一看,只見爸爸只穿了條大褲衩,媽媽穿了件白色小背心,穿了條半透明小三角 褲,雙手扶著爸爸的肩頭,撅著屁股,像是正在求爸爸什麼。

  陽陽裝著沒看見,逕直上衛生間去了。

  王燕正在求趙兵再操她。

  趙兵關上房門,命妻子扶著梳妝台,撅起屁股站在梳妝台前。王燕自己脫了 小三角褲,撅著肥白的屁股。趙兵站到她身後,從後面揉摸著妻子長及腹部的長 奶子,然後往前一頂,將雞巴頂入了妻子的屁眼。他一邊摸妻子的奶子,一邊連 續地從後面捅妻子的 眼。王燕忍不住又淫叫起來。

  趙兵有力的衝撞,深入妻子的身體深處,頂到了王燕的子宮,王燕疼得叫了 起來:「哎呀,疼!疼!」

  趙兵聽了叫道:「就是要你疼!」說罷頂得更加用力,王燕叫得更厲害了。

  衛生間的門沒有關,陽陽聽得一清二楚,他又從洗衣機裡拿出媽媽另一付褲 襪,將發黑的襪尖套在了雞巴上,同時使勁地聞褲襪另一隻發黑的襪尖。媽媽的 叫聲,媽媽的腳香,刺激得陽陽雞巴發癢,他一時沒憋住,精液又射了出來,射 透媽媽的絲襪襪尖。

  陽陽用這絲襪將雞巴擦乾淨,然後放回洗衣機。他回到屋裡,昨天在被窩裡 射過的媽媽的絲襪,他早已在桌子上晾乾了,絲襪襪尖上都是乾硬的精斑。他把 這付絲襪放回沙發上。這種事他可沒少干。媽媽早上匆匆忙忙上班,哪裡知道絲 襪被他射過,穿上就走。媽媽的秀美玉趾頂在絲襪襪尖陽陽的精斑上在街上匆匆 地走,陽陽一想起來雞巴就會硬。

  陽陽射了精,在自己的小屋裡疲倦地睡去。

  趙兵也很快在妻子 眼裡射了精。他們一直睡到晚上。

  晚上,全家起來,吃了晚飯。

  趙兵又擁著妻子進了臥室,他玩上癮了。王燕只來得及對兒子說了句:「看 電視別太晚了。」就被丈夫推進房裡。新一輪蹂躪又開始了。

  這次,趙兵命令王燕撅著屁股跪趴在床邊,他站在床前,從後面插入妻子的 眼。趙兵雞巴很長,從後面插妻子,插入很深。王燕被丈夫頂到子宮,疼得叫 道:「輕點呀,太深啦!」趙兵不管,繼續狠頂。王燕疼得叫道:「被頂啦,疼 呀!親爹呀!求求你啦!」

  趙兵邊頂邊說道:「疼了就叫親爹啦,是不是你在家當姑娘的時候被你爸頂 過?說!」

  說著又狠頂了一下,疼得王燕忙說:「沒,沒有!」

  趙兵說:「你這麼性感,你爸沒動過你?我不信!我頂!頂!我頂死你!」

  裡面王燕被丈夫操得死去活來。外面,陽陽又一次射在媽媽的絲襪上。

  第二天,10月2日,仍然是淫雨綿綿,快到中午的時候,趙兵起了床,王 燕躺在床上沒起來,慵懶地對丈夫說:「今天你得去我家看看我爸我媽,買點禮 物,跟他們說,我在家照顧陽陽,脫不開身。快去快回啊,我還等著你呢。」

  趙兵穿好衣服,草草吃了點飯,急匆匆出了門,冒雨趕往嶽父家。

  王燕起了床,進了衛生間洗澡。

  衛生間與廚房連著,陽陽來到廚房,上了水池台,從衛生間的天窗往裡看。 他看到媽媽的一身白肉,下面黑乎乎一片。這事,他幹了不知多少次了。每次看 雞巴都硬得難受。

  王燕洗完澡,吃了點東西,進屋又睡。陰雨連綿,不想出門。

  陽陽雞巴實在硬得難受,媽媽白皙的肉體一直在他眼前晃動。他手足無措, 六神無主,滿屋子亂轉,最後,來到媽媽臥室門口。

  門虛掩著,沒鎖。陽陽輕輕推開門,走了進去。

  他站在媽媽床頭,看著媽媽。

  王燕沒有蓋被子,只穿著半透明白色小三角褲,光著上身,躺在床上。小三 角褲裡,隱隱約約黑乎乎一大片。她的陰毛很多,從三角褲兩側露出來不少。她 的奶子很大,攤在兩邊,奶頭子被丈夫越咬越大,大如褐色的葡萄。柔密的腋毛 從她的腋下伸出,性感誘人。

  陽陽的目光掃遍媽媽的全身,最後,落在媽媽的大白腳上。

  王燕的大白腳長得實在性感,陽陽實在憋不住了,伸手捉住媽媽的大白腳, 細細地吮吸著媽媽的秀長玉趾。

  王燕在睡夢中發出低低的呻吟聲,她的大白腳被兒子舔得很舒服,她雖感覺 到了,但舒服得不想醒來。

  陽陽順著媽媽美麗的小腿大腿,一路舔上去。他顫抖著將手伸進了媽媽的小 三角褲,抓住了媽媽的陰毛,頓時,他的手像是觸電一般,這是他第一次摸到媽 媽的陰部啊!陽陽輕輕摸著媽媽的大叢陰毛。王燕半夢半醒,嘟囔著說:「你這麼快就回 來了啊?」

  陽陽一聽這話,知道媽媽把他當成爸爸了,於是大著膽子,把媽媽的小三角 褲脫了下來。至於後果會是怎樣,他此時已完全不去想了。媽媽的肉體,已經使 陽陽瘋狂了。

  陽陽脫了媽媽的小三角褲,然後埋頭於媽媽的胯下,顫抖著雙手,扒開媽媽 的大陰唇,貪婪地舔起媽媽的 眼來。

  王燕仍是閉著眼睛,舒服地哼哼著:「趙兵,你真好,舔得我真舒服。」她 的淫水如此時窗外越來越大的淫雨一般,越流越多。陽陽吃著媽媽的淫水,雞巴 更加堅硬。

  陽陽跪在媽媽兩腿之間,把媽媽兩條大美腿扛在肩頭,雞巴硬硬地,就往裡 捅。王燕分開兩腿,亮出 眼,她的 眼不知羞恥地張開著,陽陽的雞巴順利地 插入了媽媽的 眼。那一剎那,陽陽渾身發抖,激動得直哆嗦。他終於插入了他 朝思暮想的母親的肉體了呀!

  王燕昏昏沈沈地說:「快呀!趙兵!」

  陽陽扛著媽媽雙腿,把雞巴使勁地往媽媽的 眼深處裡頂。王燕被頂得不停 地低聲叫喚。

  陽陽見自己也能把高大的媽媽頂得亂叫,信心大增,雞巴也更硬了,於是越 頂越快。

  王燕被頂得淫水直流。

  陽陽越頂越熟練,一邊頂,一邊捉了媽媽一隻大白腳,吞進嘴裡。

  王燕被頂得完全醒了,她隱隱感覺身上男人的性習慣與丈夫有些不一樣,於 是睜開了眼睛。

  王燕睜開眼一看,天哪!正在與自己性交的是竟是自己的兒子!她驚叫了一 聲,就想掙紮。陽陽使勁一咬媽媽翹起的大玉趾,王燕疼得尖叫一聲,放緩了掙 紮的動作。

  陽陽緊緊摟著媽媽兩條大美腿,王燕無法掙紮,同時,她被兒子頂得淫水直 流,她感到深深的快感。王燕停止了掙紮,一邊有氣無力地叫著:「陽陽,你怎 麼能這樣!你怎麼能這樣?快放開媽媽!」一邊被兒子奸得不住叫喚。

  陽陽一邊奸母一邊說:「媽!我喜歡你!媽!你別怪我,我愛你,媽媽!」 王燕一邊被兒子奸得發騷,一邊又悔恨自己不小心,竟然讓這樣的醜事發生。王 燕的眼淚慢慢流了出來。她的叫聲也變成了淫叫加哭叫。

  陽陽再也憋不住了,他突然狠咬媽媽的大玉趾,在媽媽的驚叫聲中,精液狂 奔,全都射入媽媽的子宮!

  陽陽雞巴軟了,但仍在媽媽 裡,他渾身沒了力氣,壓在媽媽身上。母子倆 就這樣倒在床上,聽著窗外的雨聲。

  突然,門鈴響了。王燕警覺地坐起來:「不好,你爸回來了。快回你屋別出 來,要讓你爸知道這事,非打死你不可!」

  陽陽拿了褲子,逃回自己的小屋。

  王燕手忙腳亂,忙穿上小三角褲,去給丈夫開門。

  趙兵一進門,見妻子這樣,說:「怎麼這樣就出來了,別叫咱兒子看見。」

  王燕說:「陽陽睡了,你先進去,我先洗個澡。」

  趙兵說:「還洗什麼澡啊?咱們接著來吧!」不由分說,將王燕推進臥室, 又幹了起來。

  王燕被丈夫操到深夜,兩口子才昏昏睡去。

  天亮了,已是10月3日的早上。淫雨仍然不停。

  王燕想和陽陽談談,於是對丈夫說:「哎,咱倆可不能再這麼無休止地弄下 去了,你也該串串門,去領導同事那裡看看了。」趙兵還想賴在床上,王燕把鳳 眼一瞪:「你去不去?」王燕動了真的,趙兵也是怕她的,當下趕緊起床收拾, 十點多,他出門走了。

  王燕來到陽陽屋裡,陽陽還躺著,他睜開眼,眼前是媽媽豐美白嫩的大腿。 他知道爸爸已經出門了,於是大膽地將手伸進媽媽的小三角褲裡,去摸媽媽的陰 毛。

  王燕被兒子摸得很舒服,也就沒有掙紮,歎了口氣說:「哎,陽陽,你怎麼 能對媽媽做這種事呢?」

  陽陽振振有詞地說道:「媽!我愛你!愛媽媽,就和媽媽做愛,有什麼不對 嗎?」他向媽媽講述了班上有已經十幾個同學和媽媽性交了,並且現在這種事在 他們同學裡發生的不少。他們還互相交流經驗。

  王燕聽得半信半疑:「是嗎?"她打交道的人多,也聽女伴們說過這種事, 沒想到兒子比她知道得還多。

  陽陽下了床,打開電腦,帶媽媽流覽一個又一個日本和歐洲的熟婦網站, 看著那些母子亂倫的圖片,王燕看得面紅心跳,胯下不由得開始流出淫水。

  陽陽又將手伸進媽媽的小三角褲,摸著媽的 ,說:「媽!這事現在是不希 奇的。媽!我愛你!你愛我嗎?」

  王燕喃喃地說:「當然,你是媽的寶貝兒子……」

  陽陽見媽媽這樣說,就勢靠在媽媽懷裡,吮吸她的大奶頭子。王燕被兒子摳 吃奶,癢得淫水越來越多,她把兒子抱在懷裡,哼哼著:「陽陽,陽陽,你把 媽媽都給帶壞了……」

  陽陽把媽媽推到在他的小床上,王燕習慣性地分開腿,陽陽卻說:「媽,我要 你跪在那裡,屁股朝外那種的。」

  王燕紅著臉說:「你這孩子真壞!」

  她跪趴在床邊,屁股朝外。

  陽陽仔細地研究著媽媽的屁眼。王燕的屁眼長得非常精緻,周圍長著細密的 肛毛,非常性感。陽養情不自禁舔起媽媽的屁眼來,還不放過屁眼周圍媽媽的肛 毛。

  王燕被兒子舔得受不了,不住地哼哼。

  陽陽站起身,站在床前,挺身插入媽媽的 眼。

  高大的性感婦人王燕,跪趴在床邊,被兒子操得嗷嗷直叫。窗外淫雨綿綿, 屋裡王燕淫水潺潺。

  陽陽見媽媽伸在床外的兩隻大白腳實在性感,便將媽媽的大白腳抓在手裡, 更加有力地從後面操媽的 ,一邊操一邊說:「媽!我爸操你的時候,你喊他親 爹,我也要你叫我親爹!」

  王燕罵道:「死陽陽,你還得寸進尺啦?」

  陽陽說:「不叫是吧?我叫你嘗嘗你兒子的厲害!」說著,便去撓媽媽白嫩 敏感的腳心。

  王燕的 被兒子操得舒服極了,腳心又被撓, 也癢,腳也癢,癢得她亂叫 喚。

  陽陽見媽媽還是不叫他親爹,便挺起雞巴狠狠地往母親陰道深處裡頂。陽陽 的雞巴雖然細,但卻很長,形如鉛筆,直戳媽媽的子宮。王燕疼得受不了,連聲 叫道:「親爹呀!受不了啦,別往裡戳了呀!親爹!」

  陽陽見高大的媽媽被他操成這樣,心裡一癢,精液再度噴射,王燕被兒子射 得叫做一團。

  陽陽一連奸了媽媽兩次。王燕怕兒子傷身體,就不讓他操了。

  晚上,雨還在下,趙兵回來了,將妻子推進裡屋繼續蹂躪,直折騰到10月 4日淩晨。

  此後,一直到10月7日夜晚,國慶長假的最後一夜,王燕都是白天把丈夫 打發出去,她自己白天被兒子操,晚上丈夫回來,她夜裡再被丈夫操。

  國慶長假過後,陽陽和媽媽的關係與國慶節前相比,發生了本質的變化。王 燕成為兒子的長期情婦,只要趙兵不在家,陽陽想怎麼玩她,就可以怎麼玩她。 經過2003年的國慶長假,陽陽的媽媽王燕,成了陽陽的女人。



您可能也會喜歡
魅力空間成人網 - 台灣情人視頻多人聊天互動視頻
ut女同志聊天室視訊聊天室uthome視訊聊天室
免費視訊在線K歌娛樂臺灣情色自拍免費av18影片
漂亮女孩自拍照片 - 年年年年視頻直播間美女安平夜跑影音聊聊天室
裸聊直播合集 - 真愛旅舍美女視頻直播平台showlive美女視訊交友網站 - 173liveshow視頻秀聊天室 - uthome網絡聊天美女跳舞吧美女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