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金瓶梅視訊觀看ut視訊辣妹免費聊天室進入uthome 正妹視訊聊天

寶貝的正確使用方法 3

揉著有點發疼的肌肉,這幾天高強度的身體活動,對於方三月的宅人生來說,運動後的肌肉撕裂疼痛是他非常陌生的感覺。

此時的他,正站在捷運車門旁,倚著透明隔板,觀望著或坐或站的乘客。

幾年了,只要是通勤時,他很習慣地打量乘客的姿態和神情。猜測著,皺著眉正煩惱著什麼?閉著眼是假寐休息?還是在逃避?不斷擺弄著手,是在不安著什麼?

最後一天,想到前幾天各種煩人的隨機強化,扭動、呻吟、擁抱 等。聽著沒什麼威脅性,甚至讓人遐想,但在最後階段都特別難纏。

「不能再大意了。」

低頭瞄著選中的目標,講著電話的年輕婦人,幸福的表情顯得婉約從容。方三月臉色凝重地提醒著自己。

一開始還嬌弱不堪性交刺激過大,而昏迷嬌喘的柔美家庭主婦。饑渴,今天的強化,將她變成追著他咬的野獸。方三月在人堆裡連擠帶鑽,從最後一截車廂跑到列車長室門外。一個小男孩被他當成障礙物拉著手甩扔出去,將從後面撲咬而來的婦人撞倒在地上,看準機會一把逮住她,連腿抱著死死壓在門上。因激烈運動而莫名堅硬的陰莖,瞄都沒瞄就插進長著濃密陰毛下的陰戶,瘋狂的婦人尖叫了一聲,一口咬在他脖子上。脖子被咬開一大塊肉,要命的疼痛感、血液吞嚥聲和自己身上出乎意料的緊抱力度,讓他緊張的感受不到一點快感。用力擺動的下半身,像要搗穿女人一樣,勉強靠著自己的意志,從陰莖中擠出精液完成任務。

「又大意了,還偷加基礎體能,被逮到甩都甩不掉。」

方三月摸著自己脖子上逐漸合攏的創口,想到聽見饑渴兩字時,腦中滿是饑渴蕩婦的畫面,心有餘悸地喃喃自語。

【任務徹底完成!請問是否清除目標相關記憶?或是選擇性清除?】

「上車後的記憶全部清除。」

在任予晴身體裡舒服地進出時,他便想到這問題。複數目標的記憶問題,所以在完成時,特地在進度回報時詢問,得到了每日任務完成時,都可以主動要求刪去記憶的答案。

「臭老鼠,不知還有多少事沒說清楚?」

【發佈任務完成獎勵:能量汲取純度達標,開放獎勵選取,已確認。1 平均提升已取得素質 2 隨機能力選取 3 保存能量,獲得隨意使用一次,已使用過道具的機會。】

「隨機能力選取。」

經歷了一週的強化任務,他感到自己對於意料之外的突發事件,常常因為身體素質不佳而落於下風,甚至多次陷入差點無法挽回的困境。

【2 隨機能力選取,已確認!】【獎勵使用者反應能力提升。】

在陰莖上的濕黏的肉體貼附感被吸收後,將一臉溫婉熟睡的婦人抱到椅子上坐好,整理好衣物的方三月在到站後,啵的一聲穿破光暗分明的空間間隙,想到什麼似的摘下眼鏡後,快步走出車站。

一回到屋中,他專注地看著架上的東西,就在剛剛獎勵發佈的第三個選擇,讓他忽然想起青蟲說過的話。

「能力會隨機附在房裡的東西。這兩週的任務,任務和激活能力都與物品本來的功能有關。」

若有所思的方三月,隨手挑出了一個滿是鏽痕的油燈,拎著就想走出房間。結果剛走出門,拿著油燈的右手,砸牆般卡在身後,很顯然他的如意算盤撥錯了。

「還以為有漏洞可鑽,看來臭老鼠也沒那麼笨。」

看著從手上鬆脫掉落的油燈,在落地前方三月轉身彎腰,颼一下抓起了油燈,比起上次的綜合素質,這次反應能力很明顯的提升了。

鑑於上次睡過頭過晚重置任務,打算早早上床先睡一覺養足精神,再好好重開新一輪任務。

「請問,如果我重置任務,可以自己決定點開任務的時間嗎?還有,我要怎麼稱呼你?」

對著只有幾片水漬汙痕的天花板,他有些不習慣地問道。一直以來只出現在腦海裡的飄渺聲音,看不見摸不著,他也不曉得該怎麼稱呼對方,不自覺地口氣都禮貌了起來。

【使用者可在選取該輪任務道具後,自行決定開始時間。】

【使用者稱呼我為代理人即可。】

聽到回答後,他心底的不安消失了。幾次的詢問下來,他發現代理人是有問必答的,那股從青蟲休眠後,一直茫然無所適從的心也莫名安定了下來。

「好的,以後還請多多指教。」

決定先選取道具,熬著疲憊的身體,在光點灑落成一顆骰子後,方三月終於撐不住,沈沈地睡著了。

一早,醒來的方三月翻找著雜亂的架上物品,最後才趴在地上,看到掉落到架後地上的骰子,本以為力氣變大想把架子挪開,結果貨架一動不動,只好伸長手好不容易才將骰子掏出來。

「是素質增加的還不夠嗎?」他疑惑地吹掉檀木雕骰子上的灰塵。

放下骰子,方三月才慢悠悠地刷牙洗臉吃早餐。心裡有事讓他一大早就醒過來,他本來想著等快中午,人潮多時再開始的。

外出買早餐時,還碰到了準備去上課的陳禾悅。看都不看他,不悅地輕哼一聲走過他面前,只是那股親密接觸時的幽香,鬼魅般鑽進他的鼻中,故意似的勾起了回憶。望著穿著學生服下樓的她,幾乎有女人妖嬈嫵媚的身影,突來的慾望讓他有想跟上好好揉一揉的衝動。

不過現實就是盆冷水,在回到房中休息到近中午,看著手中骰子時,他的旖旎謬思像是汽泡般破裂,謹慎地點開了任務光點。

【一階段任務:使用者投擲六面骰,隨機擲出本市中六個區域,完成決定區域任務。本次任務串完成時限為當天零點,請使用者仔細斟酌各階段使用時間。】

手中骰子瞬間由不定向射出的12條光線組成了方塊,方三月投出後,在空中滾動翻繞,骰子中心閃耀的光球不時噴出光點飛出。

在他面前突然攤開了一張青藍光點地圖,清楚標示著本市各個區域,只見光點飛進其中六個區域,六個區域邊條一下被高亮光條標註,赫然見到自己所在的區域也在其中。

「運氣不錯,看看任務是什麼?」

手指點在了近似方形的高亮青藍色區塊,區塊一下從地圖被拔出放大,平攤在方三月面前的,已經變成了有著細小路名的區域地圖,蚯蚓般的細線上佈著為數不少的粉紅光點。

【任務提示:投擲百面骰選取目標,此次目標並非使用者自選,因此可放棄後再次選取。】

似乎是考驗運氣的關卡,方三月不再多想,將準備好的東西塞進背包,抓起骰子就往門外走。

站在公寓大門外,就在他扔出已變成圓形的骰子瞬間,眼前景像一變。當空烈日一下被墨鏡遮住似的,天色像是被黑暗構成的濃霧遮蔽,所有街景事物都只剩些許輪廓,路面浮現畫著閃亮線條的格子,就著原本的道路沿伸至遠方。有些被黑暗籠罩只能依稀見到身體線條的路人,身體裡收縮聚起點點粉紅光點,最後在胸口處凝聚成一顆拳頭大小的粉紅光球,像心臟般規律地縮放跳動,不時散發出耀眼光暈。

方三月馬上瞭解任務進行方式,在骰子停下時,他臉前跳出13的數字,腳下往前方沿伸出的13光格馬上被填實,引領著他前進的方向。

「好,開始吧。」提起精神拍了拍臉,踏上了眼前青藍亮色格板上。

但當他走到了第13格,他不敢相信地揉了下眼睛。看著依稀有著女人輪廓的身影,但是有粉紅色光球的,卻是她身下的機車。

「麻煩大了,完全在考驗人品呀。」

從小就沒遇過好事,方三月一直就認為人品這種東西,是該被近代科學淘汰的非理性學問。

不太高興地按了下彈出了放棄字樣,再次扔下骰子。骰子滾動時,四周有著光球的輪廓已被他刻意地收進眼底。

「攤販、汽車、老婦、小孩、野狗 …」

還沒來得及哀聲嘆氣,數字5已經出現在眼前。眼前本來泛光平坦的光格,似乎變得有些黯淡了。

兩個小時後,在骰出數字66,結果等著他的,是差點迎面高速疾馳碾過他的光球。靠著加強過的反應力勉強閃過,光球上還在遠處傳來了陣陣叫罵聲,他決定先休息下,一路上骰中的東西太震撼他了。

「再這樣下去,別說漂亮的目標,是不是女人都顧不上了。」

話剛說完,他被身後趕上的光球撞了一下。

「厚,別突然停住啦。」

從他身旁經過的輪廓,傳來了刻意撒嬌似的輕嚅女孩抱怨聲。而他手中的骰子,也在那一撞,從手中落下,轉動,數字1。

聽到悅耳的女孩聲,他下意識地往前踏了一步,想看看女孩的長相,是不是配得上她的聲音。

兩人一前一後,卻同時踩在了那剛填實的光格上。方三月看到臉前的同意、放棄兩組字樣,毫不猶豫地按下了同意。

意識到撞上的人追上來,有著光球的女孩輪廓停下腳步,在方三月按下同意時,轉過來的虛暗臉部線條中,迅速漾出紅粉細嫩的色彩,原本四周充斥的黯淡,一下回覆成了熱風炙人的午後街景。

【一階段任務完成!】

【二階段任務:邀請被命運選中的人,讓骰子帶領你們走遍命運注視過的地方。求偶並非只能展現虛偽華麗的羽翼,殷實沈甸的汗水才更有延續的價值。警告:目標任何的拒絕行為,都將導致任務失敗,請謹言慎行。】

擦著嫣紅眼影的細長眼睛,正含著淚水,隨著睹氣般的步伐,一步步抖出了眼眶。

一早滿心期待精心打扮了自己,在約好的咖啡廳內,傻瓜似地等了幾個小時,但是等到的,只是電話裡無所謂的藉口。

「不好意思呀小辰,昨天書看晚了,睡過頭。要不妳先回家吧,我們改天再約。」

在說完馬上掛斷的聲音中,似乎有著遊戲的激烈打鬥音效聲。看著被掛斷後,跳回手機桌面的帥氣臉孔,她擰著細柔的眉毛,咬牙一下就刪掉了他的照片。

「又不是不讓你玩,太可惡了,老是放我鴿子,這次一定要跟你分手。」

說歸說,可是隨著腳步抖落的眼淚,似乎又一點一點的,把她的不滿也流掉,不一會兒她又心軟的把照片放回桌面。正要按下確認鍵,卻一下撞上了前面突然停下的人。

「厚,別突然停住啦。」

隨後望向身後跟上的人,那是一張俊秀卻帶著滄桑的臉,臉的主人正盯著自己瞧。

「看什麼看?是你不對,別想要我道歉。」

正在氣頭上,小辰不客氣的對著方三月發脾氣,她知道用這種眼神瞧自己的人,多半是對自己有意思,在外拍界待久了,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不是的,我是想跟妳道歉。這件事是我不好。」

沒想到對方這麼乾脆認錯,她反而有點不好意思,一下子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呆立著。

不過沒等她反應,方三月已經抽出面紙遞給她。

「太陽這麼大,妳眼淚再這樣流會脫水的。」

戴著圓沿草帽,她本來以為不會被看見,沒想到對方會發現。以為對方想安慰自己,沒想到只是說出一句讓她意料外的玩笑話,一下噗聲笑出來。

「對呀,都是那該死的傢夥。謝謝你,嘻。」

接過方三月的善意,一下便對眼前的陌生人感到有點放心,說話也就不再顧忌,借方三月的話繞彎罵放自己鴿子的人。

「妳打扮的好別緻,比一般漂亮女孩還特別呢。」

緣於小時母親的奇怪嗜好,方三月對於女裝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他不會變裝,但會觀注,也會去瞭解,就像此刻眼前的小辰。

「哦?你看出來啦,嘻。我平時會接些外拍,客人一般都是動漫迷,所以也算是coser吧。」

簡化過的蘿莉塔風格服裝和精巧配飾,算是她把職業經驗生活化的體會,看著不特別突兀,但又能給人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只是內搭再加上黑色短襯衫,虧得下半身是一件黑短裙,不然可不是只是熱得流出眼淚而已。

不過再望向黑短裙和膝上黑長襪時,隔出顯得特別白皙的大腿閃過,讓方三月有點移不開眼睛。

「喂!看哪兒呢?」

雖然已經習慣被注視了,但聊著聊著就盯著自己大腿發呆,她還是推了下方三月,有點不滿地嗔道。

回過神,他不好意思的扇了扇臉,一副被熱暈的樣子。

「天氣好熱,擋妳的路真不好意思,要不我請妳喝點東西,就當是賠禮吧。」

眼前的男人,雖然也跟那些男人差不多,老是看著自己的身體發呆。

「看在你的面紙的份上,好吧。」小辰擺出姿態,勉強答應了。

方三月擲出骰子,放低的手順勢擺出女士優先的姿勢。

「至少在對女孩子來說,還算體貼和紳士的吧。」心裡對這男人的評價卻沒太差。

數字74、數字46、數字87、數字1、數字1 …

火鍋店、沒開的冷飲店、冰品店、賓館、旅館 …

為了保持身材纖瘦,她堅持只喝無糖飲料。

「你停在這幹嘛?」

走走停停的方三月也是苦不堪言,好死不死還連擲了兩個1,惹得小辰疑心地看著他。

「太 …太熱了,吹吹冷氣,很涼對吧?」

說完,在小辰奇怪地看著一對親暱摟著走出的情侶時,趕緊再擲出了骰子,數字80。

一下就擲出了大數字,方三月鬆了口氣,趁著小辰沒有再問些什麼,趕緊拉著她就繼續走了。

終於兩人在幾分鐘後,順利走進了一家複合式餐飲店,方三月差點沒哭出來,從中午就一直卡在第一階段,他也是三急的不得了,饑、渴、尿急。

嘴裡咬著吸管,望著坐在對面一臉解脫的方三月,想起了早上的委屈,小辰找到垃圾桶似的說個不停,不斷數落男友的不是,又說著自己多愛他。

「你們男人都是這樣,到手的東西都不珍惜。大叔,你一定也是這樣。」

本來已經無聊到開始神遊,忽然年紀和節操都被針對,不爽地想起不快的童年,沒忍住當心情垃圾桶絕不回話的鐵則,反駁起了小辰。

「哪有啊?我連女朋友都沒交過,哪裡有東西讓我不珍惜了。倒是你們女人,有事沒事就數落男人。我媽以前就是這樣,搞得我那認真工作的老爸不爽,結果倒楣的是我。」

想到最終還是離異的父母,不滿的反駁小辰對自己的指控。

「你哪裡會有我倒楣,交不到比交到爛的好多了。我爸媽也離婚,每次幼稚園下課,都只剩我一個人。你能想像嗎?在太陽快下山的黃昏裡,一個小小女孩,還蹲在沙坑裡孤單的玩沙。」

說著說著,小辰的眼淚又溢出了眼眶,抽泣得像個可憐的小女孩。

「妳才一個玩沙,不錯了。妳知道嗎?我是被討厭我的小朋友,當玩具埋進沙坑裡。我媽沒事還喜歡把我打扮成女生,妳有我不幸嗎?」

人生的不幸,總是能在比較中不斷堆疊出新高度來。

「嗚 …好像你比較可憐。三月大叔,我忽然覺得我們可以做好朋友。可是呀 …」

抬起臉,扁著嘴吸著鼻子,她忽然坐到方三月旁邊的空位,靠在他身邊,謹慎地打量著。

看她坐過來,清新的水果香氣從身上飄散,被陽光曬出的熱氣,將香氣熏成水果酒般的芬芳氣味,他陶醉地深吸了一口氣。

「我覺得大叔你很好,跟你說一件事,你應該不會看不起我。」

「…我以前很愛玩,在高中時老是跟朋友瞎混,結果就被男人欺負。他們 …」

聽著小辰越來越低的聲音,他不禁有點心疼的摸著她的頭,最後讓她在自己懷裡發洩似的哭泣。

「其實大叔也知道,以前的事都已經過去了。但是難過的事,總還是忍不住翻出來看。後來才懂,能偶爾拿出來自虐一下,才是比較健康的方法,不然憋著早晚會內傷的。」

「嗯,所以我才想跟大叔講。我們都有慘痛的過去,你應該能瞭解我的心情 …像我男友,我打死都不會跟他講,他一知道,一定會嫌我髒,馬上跟我分手。」

已經坐回原位的小辰,點點頭同意他的說法。

「那就別說了,我自己的事也從不跟人說。今天運氣好遇到妳,有人一起分享秘密,心情好多了。」

他咧嘴對還吸著鼻子的她笑了笑,就像是認識很多年的朋友一樣。

兩個人哭哭笑笑地說了很久,窗外耀眼的金黃光芒,漸漸被暗下的天色摻成暗淡的橘黃色,方三月眼角望見了一道閃過的光點。

那是骰子上的光點,提醒著他似的,任務並沒有完成。

「已經晚了,我有點餓,想去吃點東西,一起去?」

就剩下幾步就能完成任務,方三月有點緊張地看著小辰,若是她有事或想回家,那這任務就算是砸了。

「嗯 …大叔,你剛不會又想帶我去吹冷氣吧?」

拎起脫下的襯衫站了起來,一臉調皮的調侃方三月,那態度與進冷飲店前,已經是天差地遠了,算是同意了他的提議吧。

「能吹冷氣的地方多的是,誰說只有屋子裡能吹。」

不服輸地調戲回她,順手將骰子擲了出去,數字78,終於完成了。

【第二階段任務完成!】

【第三階段任務:手裡捧著的命運,是緊緊握住,或任其在指縫中溜走?嚐盡苦難的勇者呀,是時候抬起頭正視內心的時候了。請使用者,為目標人生悲慘的三段記憶中,添加一絲屬於你們的甘甜回憶,解放彼此的苦難。】

「 勇者們流盡苦難血汗後,最終得利者還是臭老鼠。」

方三月在心裡幫代理人備註了一段吐嘈後,望著眼前充斥了歡樂笑聲和吵雜電子bgm的遊樂場。

「三月大叔,我以前最喜歡來這裡了。」

吃完飯後,兩人順路逛到了這裡,小辰開心地提議要進去玩。

他有點瞭解她說的,這裡就是最純粹的歡樂場,來這裡就是為了開心,其他情緒都會被排除在外。

看小辰熟稔地換了代幣,跑到投籃機歡快地玩了起來,他笑著托起已經回覆深棕色的骰子,看著上面亮著三顆光點,由小至大自暗到亮。不用說也知道,點了下最小的光點。

身體週遭的空氣一瞬間凝滯,小辰投出了籃球逐漸慢下,最後完全停在空中,四週事物全部靜止不動。只有方三月瞭然地等待著,小光點就像漩渦旋轉起來,越轉越大轉成扭曲狀的大漏斗,捲著方三月一下轉進了小辰的懷裡,那個之前還是一顆粉紅光球的位置。

本應是熱鬧的幼稚園區,連教師也走得一個不剩,蕭索寂寥中只留下蟲鳴和小女孩蹲著的身影。沙坑裡小小的身影,玩具鏟笨拙地戳進沙地裡,所謂夕陽餘暉,不過就是連小女孩表情也照不清的殘陽。

「笨蛋馬麻,笨蛋把拔,老師也是,你們都是笨蛋 …」

小小的臉每天到這個時候,都會淌著淚水,只是嘴裡倔強的罵著,想緩和那還不懂什麼叫傷心,小小腦袋裡止不住的難過。

「你也是笨蛋,幹嘛自己一個人玩?」

身旁忽然傳來稚嫩的男孩聲,小女孩瞪大著眼,被那聲音嚇得跌坐在地上,咬著嘴唇不讓自己哭出來,害怕地轉頭看向陌生的小男孩。

「我把拔馬麻也是笨蛋,都不陪我玩,我們一起玩吧。」

小男孩露出晶亮的大眼睛,咧開缺了幾顆牙的嘴笑著,顯得和善又單純。

愣了一下,小女孩瞇著細細的眼睛,開心地笑了,她只知道,自己不再是一個人了。

「我叫小辰,你叫什麼名字?」邊說著,邊將玩具鏟遞給了小男孩。

「我叫三月,馬麻都叫我小月。」接過玩具鏟,一下鏟飛了一把細沙,飛向小女孩臉上。

放學後,本應是空蕩無人的幼稚園區,沒了蟲鳴,只有小男孩和小女孩的歡笑嬉鬧聲。

遠離建築群的廣大公園裡,僻靜得一點人煙也沒有。據說,未來這一帶,會規劃出一大片住宅大樓。

位於公園深處的男廁內,一具女性軀體躺在小便斗旁,頭枕著小便斗的陶瓷底座上,渾身沾滿了黏稠的濁白色液體。穿著高中制服的身體,響起一聲未帶喜怒的輕微笑聲,顫抖的手撐起了身體,緩緩爬向角落,坐起身體屈膝抱著,然後又是一聲嘆息,略帶著崩潰的嘶啞咳嗽聲。

「終究,男人腦子裡想的,就只有這種事。」

想起和自己稱兄道弟的男人們,哄著自己到這沒人的地方,露出猙獰的面孔,好可怕。通紅的雙眼沒有流下淚,哀莫大於心死,她只想著,怎麼才能永遠逃離這裡?

「妳還是個笨蛋,幹嘛跟那麼多男人玩?」

好像在哪聽過類似的話?頭也不抬地,瞪著門口被園內路燈照得看不見臉孔的男人。忽然,這種對話氣氛讓她想起了一些事,很久以前的事。

「我叫小辰,你叫什麼名字?」招了招手,她,忽然很想看看這個人是誰?

「我叫三月,小時候有個好朋友,她叫我小月。」男人走了進來,輕柔地抱起了小辰。

一路無話,兩個人到了公園中央大路口,輕輕放下小辰,男人坐到了她身旁。伸手將她攬進懷裡,嘴裡哼著不知名的歌曲,旋律輕緩溫和,就好像再多看一下,就會落下的夕陽。

「嗚 …」

終於忍不住,小辰輕聲地抽泣,世界末日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即使他的出現已經讓她又有了繼續活下去的理由。

「我一直不曉得怎麼跟妳坦白 我一直很喜歡妳。只是 …這幾年交了太多女朋友,一直覺得自己很髒,配不上單純美麗的妳。」

知道他為什麼這麼說,被自己喜歡的人,看到自己被糟蹋的慘狀,可是他又願意包容自己。細微的抽泣逐漸變為撕心裂肺的啕嚎。

「看到妳一次交了這麼多男朋友,我有點吃醋。如果妳不嫌我自大,以後可以只有我一個男朋友嗎?」

懷裡的哭聲漸漸停下,被需要的感覺,讓她抬起望著他的雙眼裡,又泛起了一絲希望。

擦著嫣紅眼影的細長眼睛,一早滿心期待精心打扮了自己,小辰走向約好的咖啡廳,人還沒到,就看在趴在靠窗坐位上的男人。

「還睡?」

走進了咖啡廳,她雙指捏起一下戳在肋骨上,男人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似的彈了起來。

「哎唷,不要這麼大力啦,我肌肉還在痠痛耶。」

「痠痛?昨晚我不在你那,你幹了什麼事?」

掐住男人耳朵,小辰像是被侵犯領地的地主,手腕兇狠地轉了一圈問道。

「哇靠,痛 …妳還敢問?還不是妳,早上跟下午要了那麼多次,我能不酸不痛嗎?」

「你 …你那麼大聲幹嘛?會被聽見啦!笨~蛋~」

咖啡廳內傳出兩人的鬥嘴聲,和其他客人忍俊不住的哄笑聲。

【三階段任務全數完成!】

【道具功能激活:命運呀!總是眷顧著愛得義無反顧的戀情!但,據說命運是位女神,而,是女人就會嫉妒。功能立刻激活,開啟每日能量儲存槽,接下去的每日任務,會有一次投擲百面骰的機會,骰動數字即為注入次數。註:水庫也有乾掉的一天。警告:每日任務失敗,立刻抹除生育能力。】

「呵呵,這小鬼,才走開一會兒,就玩成這樣。」

才想著自己心裡想的話,是不是被代理人聽見了,就聽見身旁的說話聲。方三月回過神,轉頭看向一臉笑意望著跳舞機的男人。

「你朋友?」

擔心自己小兄弟保命的機會被帶走,他不禁脫口一問。

「其中一個是,就那個綁著紅辮子的。」

「哦。」

高高提起的心放了下來,才轉頭看著跳舞機上的女孩們。

比小辰高的紅辮女孩,簡單一句話就是惹火,絕對全方位吸引男人的尤物。不過相較下,他的目光還是被脫下了襯衣的小辰吸引著,一字肩上衣隨著身體擺動,不時露出嫩白的肌肉線條,還得在動作激烈時抬手按住帽子的率性,柔嫩的胸部總在抬手時忽隱忽現,大角度開腿時手壓短裙襬的羞澀,裙下隨著遊戲機指示,如風吹柳枝般輕盈舞動的淨白雙腿。一舉手一抬足,小辰吸引著全場所有男人的目光,方三月甚至聽到身旁男人吞嚥口水的聲音。

最後,在全場熱烈的掌聲,和小辰與紅辮女孩親切的擁抱下,完美的落幕。

「怎麼樣?跳得還可以吧?」跑向他,緊抱住他手臂的小辰問道。

任務完成後,小辰看向方三月的眼神已經不同,那是信任和愛戀的神情。

「妳現在可是所有男人的女神,這樣抱著我,等等可能會有人在門口堵我。」

不在乎的撥著帽下紊亂的長髮,拉了方三月就到一邊的椅子上坐著休息。

「才不管他們,只要你喜歡就行了。」

聽到方三月稱讚她,喜孜孜地抬頭望著他,略帶濕潤的上衣,隨著喘息一上一下撩撥著方三月的心情。

「小月 …」

看著方三月看向她的胸口,她略帶羞赧地拉了他的衣服,指了指大廳邊角上的女廁。

「人家想要 …」

說完也不管方三月怎麼反應,拉著他就跑向女廁。

砰一聲關上了沒人的隔間,小辰急切地吻上了方三月,手還邊解著他的褲扣,雙手伸進他的褲中,揉起早就硬到發疼的陰莖。早就被她若隱若現的乳房逗得心癢難耐,一下就扒掉她的上衣,伸進胸罩裡陶醉地揉捏起來。

『啊~好大 …揉快 …快點 …』交纏著舌頭,模糊發出了驚呼,和愉悅的催促聲。

『唔 …小月 …怎麼不記得你有這麼大 …』小辰滿意地低聲說道,手上還緊握了一下。

『嗯嗚 …哥哥快點 …你弄得我好爽 …別停嘛 …』

聽到隔壁傳出挑釁般的呻吟,小辰只是賊賊地笑道:

『記得那個紅頭髮的嗎?剛剛就是看到她一臉淫笑,勾著男伴走進來,我才會想到在這做的。』

感覺方三月份量不輕的陰莖,在她說完後一跳一跳的顫動,她媚笑中帶了點理解。是他拯救了自己,壓抑他的慾望,這不是她想看見的。

『小月 …只要你想,不管怎樣我都會滿足你的。」火熱的嫩滑舌頭,熱烈地舔弄起來。

『好大 …好熱 …弄得人家肚子也熱熱的 …』隔壁傳來示威似的浪叫,看來紅辮女孩也不是好惹的。但想起她的細白修長雙腿,陰莖還是不禁顫了兩下。

小辰嬌媚的細眼雙眉,理解地的勾了我一眼,隨後蹲在我腳邊。

「哎唷,大叔~人家也要吃嘛~」小月是只有她能喊的小名,壞壞地喊了聲會引人遐想的稱呼。

『哥哥 …好想要你插人家小穴 …』戰況被紅辮女孩升級了…

『叔叔 …你這麼大 …等等小力點 …人家怕小穴會壞掉 …』我們家的小辰根本不怕,她直接就壞掉了…

『人家才沒那麼脆弱,哥哥你幹越大力越好,最好幹壞人家。』那邊的紅毛,乾脆將壞掉的等級提升了 …

『…我 …我也是,叔叔,你也是,不可以輸。』小辰,妳才不能輸,妳可以壞得徹底一點…

被你來我往的淫聲浪語摧殘著,方三月有點出神,腦海裡滿是兩個女孩拉扯的身影,自己就夾在中間,考慮著要先插哪邊?

「我都快軟掉了,要不 …妳們等辦完事再比吧?」

隔壁的男人忍不住出聲勸阻,方三月忍不住哧聲笑出,果然男人想的,都是同一件事。

小辰乾脆笑著坐在馬桶上,微張著嘴,將眼前讓她期待的陰莖,緩緩的,嘖嘖有聲地塞進了嘴裡。口腔裡的嫩肉,努力地適應著與記憶中尺寸有所出入的陰莖,隨著緩緩進退的動作,嫩滑的舌頭,靈活地纏著陰莖舔弄。逐漸加快的動作,小辰乾脆閉起雙眼,享受地用力吸吮起陰莖,不時停下用舌尖勾舔龜頭,用力嗅著分泌物的味道,滿足地嚥下溢滿了口中的混合液體,淫穢的吞嚥聲在女廁裡不時響起。

看著小辰享受的表情,方三月下半身被觸動般,緩緩地擺動起來。小辰睜開了眼睛,帶著鼓勵地笑意望著他。被她黏滑細膩的嫩肉唾液包裹著,每一個動作方三月的陰莖都拉扯著絲絲晶亮絲液,在小辰口中交織出淫穢圖樣。加快抽進再拔出的動作,都不斷挑起小辰更深層的慾望。

『嗚 …只要是小月 …什麼都可以哦 …』

口中完全被陰莖塞滿,小辰含糊的語意,還是輕易被方三月理解了,開始以抽插小穴的方式折騰小辰的口腔嫩肉。被頂撞著咽喉,小辰滿是淫慾的黏稠嘖嘖作嘔聲滿佈著女廁。泛起紅暈的臉頰被她吸得凹下,雙眼已被陰莖頂得只剩迷離慾望。

在小辰努力的吸吮中,早掛在方三月面前的數字74,奇蹟似的減了一個位數,洪水似射進咽喉的炙熱精液,在小辰口中不斷傳出的吞嚥聲中,滑淌進了食道後,奇妙地消失了。而剛射完精液的陰莖,一下子又恢復成了脹出血管的慾求不滿狀態。

『小辰,妳好棒,我還想要。』

被回填的精力,慾望也再次灌進了身體裡,沒等還在感受著快感的小辰反應過來,方三月直接拉起坐著的她,按在了隔間門上。一鼓一鼓的龜頭,忍受不住地輕輕撥開小辰沾滿自己愛液的陰唇,探進了小穴內。感到下體有東西進入,回過神的小辰驚訝的喊道:

『啊 …才射完就要進來 …等 …好 …好大 …啊 …』

『哦嗚 …好大 …叔叔 …我沒被 …這麼大 …弄的 …哈 …』

她想說的話,被自己的呻吟聲給淹沒了。

緩緩動著只插進一半的陰莖,他關心地望著小辰的表情,必要的話,還是以不弄傷她為前提,才好完成這次的任務。

原本就濕潤的小穴,在陰莖的帶動下滲出了更多愛液,嘖嘖愛液擠弄聲在小穴中不曾停過。小辰的嬌喘聲越來越大,甚至主動迎合著方三月的陰莖,前後搖晃起臀部。他見小辰準備好了,在她將臀部往他來時,突然一口將陰莖插到了底。

『小辰 …好舒服 …叔叔 …好深 …小穴 …到底了 …』

小辰尖聲浪叫聲突然響起,方三月也回應起她的期望,大幅度擺動著腰部,拉弓似的,陰莖每下都在蓄力後頂進小穴的最深處。

『哦 …哦 …小月 …用力 …好 …還要 …』

再也沒有人理會稱呼,小辰只是不斷喊著,想要更多,希望更深。

『啪嘖 …啪嘖 …啪啪 …啪啪啪 …』

被緊緊裹住的陰莖享受著小辰身體的溫度和柔軟,方三月賣力地搖動著腰部,他完全不用在乎體力的問題,完全沈浸在插穴的快感,還有更多的快感等著他和小辰。

也不知插了多久,在終於受不了龜頭噴發的射精感,深深插進小辰穴內,在小穴內放肆的射出塗抹。雙腿無力支撐不了不停被快感奔襲的身體,小辰受不了跪在地上,微張的嘴不斷喘著氣。抬起冒著汗水的紅潤臉頰,滿足地笑道:

『你 …幹得人家 …腿都軟了 …』

『…你 …怎麼又硬了 …』

『隔壁的 …好像 …』

沒等她話說完,方三月將黏膩的陰莖,塞進了小辰的小嘴裡。清理似的在她嘴裡進出,又開始小辰嘴裡的另一次肆虐,現在的他,是有著用不完精力的性獸。



您可能也會喜歡
醉人視訊聊天室羅聊視頻免費觀看台灣18文學
免費影音視訊1對1視訊、美女視頻直播聊天室 - 網路人氣美女台灣激情網愛影音視訊
視頻live秀極品美腿色慾蔓延 - 禁地成人版
ut網愛影音聊天室 - 天堂情色網狠狠擼電影成人影院網視訊美女網美女
173liveshow夫妻視訊交友台灣uu華人隨機視訊聊天ut成人色情視訊交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