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視訊辣妹免費聊天室進入uthome 正妹視訊聊天真人meme104視訊

寶貝的正確使用方法 2

聽著窗外物品拖拉的吵雜聲,店舖攤販逐漸加大的喧譁聲,正提醒著方三月現在的時間。

『唔…哼嗯…呼嗚…』

躺在床上,氣噓噓地仰視著身體上方規律擺動的身體。她這動作已經持續了幾個小時,就在陳禾悅中午主動敲開他房門,連衣服也沒脫,她脫下學生短摺裙底的內褲,不發一語的坐了上去。

搖動身體,皮膚不時緊繃地聚起了紅暈,脫力後便趴在方三月身上喘氣。休息過後復又將陰莖塞進自己的體內,咬著牙,從未聽她大聲地喊出聲音,倔強的咬住了下唇,從鼻中傳出虛弱的悶哼聲,好像插入她陰道內的東西,在裡面不斷地擊打著她瀕臨崩潰的神智。

看著她皺眉咬唇,悶哼著不讓自己喊出聲音,明明纖瘦身體已是顫抖不止,仍硬撐著搖動下半身。記得第一夜,兩人最後的對話,想來是記在心上了,孩子氣的想證明方三月是錯的。

週四,約定好的最後一天,沒料到她中午便過來,正打算撥打手機激活能力,卻被她一下拿走放在桌上。早在第二天,她便已知道自己的不對勁是來自於手機,真是聰明的孩子。

將方三月推到床上,連前戲都不做,強硬地壓著他將陰莖塞入略帶濕潤的陰道內,那好勝的神情中隱隱帶著病態的固執。

『啪滋…啪滋…啪滋…』

因為能力並未激發,精液沒有被汲走,已將陳禾悅陰道、陰唇沾粘的一蹋糊塗。紅腫的陰唇,仍然不停地上下擠壓著他的下體,沾起的濃白黏液發著滋哩響聲,在安靜的房內催化著兩人的詭異情感,萬分的不願,卻執著地交換著體液,只為了一句話。

想起中午她走進門的果決神情,似乎想要了斷什麼。

「妳有空再來我這,我可以配合妳的時間。」

記得第二天夜裡,她鬼祟地輕聲走進他的房間,方三月體貼地告訴她這句話。之後,她便會在下課、晚飯後,甚至剛過十二點,穿著睡衣,喊醒前一夜剛與她做完愛,累得睡著的方三月,再次起身給足當日的配額。

想著她的抗拒,方三月內心也煎熬著,強逼著別人,向來不是他會做的事。雖然陳禾悅惡劣的行徑在前,他狠下心接連幾天蹂躪著她的肉體,甚至讓她說著一些違心的情色話語,但畢竟做的是違心之舉,他也沒想到良心的譴責會如此強烈。

「呼…我很抱歉,那天我不該跟妳說那樣的話,是我輸了,請妳不要勉強自己了。」

就在方三月說完,他感覺陰莖上一陣陣的肉壁收縮感,陳禾悅緊皺的眉舒展了開來,臉頰上泛著興奮的潮紅,疲憊的眼裡露出得意的表情。

『啊啊…哈啊…好熱…嗚啊…』

在方三月示弱後,陳禾悅鬆懈的肉體,終於忍不住享受著體內的衝撞,一下子沒控制住,肉壁失控地緊夾著陰莖,她不斷抽搐著身體,方三月感覺下半身一陣濕潤,兩人身體交合處,溢出了一片透明液體。

陳禾悅抽動著身體,無力地趴下緊抱著方三月。她呼著熱氣的小嘴,只是緊咬著自己的手,陰道內不斷顫抖收縮,夾得他終於忍不住,在她體內再次射出濃稠精液,燙得她的身體又是一陣顫動,抱著方三月,久久無語。

兩人就在床上緊擁,分擔著彼此在體內肆虐的快感。

方三月伸手拿起了手機,撥出了陳禾悅的手機號,在撥號那一瞬間,兩人身上、體內的分泌物被捲得一乾二淨,除了衣物上的皺褶和皮膚上的汗水,就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

「謝謝妳,這幾天辛苦妳了。說好的,以後我不會再煩妳了。」

說完便想起身,只是壓在自己身體上的陳禾悅,沒聽見似的,仍緊緊抱著。他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輕輕拍著她的背,只當是她還沒緩過氣,仍需要休息。

「啪!」

突然,她一下直起了身體,用力地打了方三月一個耳光,眼神冷漠地盯著身下的人。

「高中女生的身體,是能讓你隨便玩的嗎?你給我小心點。」

說完跳下床,抓起了書包,轉身扭開房門大步走了,連扔在床上的內褲也沒穿。只是在她關上門轉身上樓時,那冷漠眼神才露出了複雜神色。

望著被大力關上的房門,他有點不明白她到底怎麼了?

【任務徹底完成!請問是否清除目標相關記憶?或是選擇性清除?】

「選擇性清除。將手機激發能力相關記憶清除,其餘的,都別動。」

想了一會兒,方三月決定,讓陳禾悅保留這七天的記憶,不全是愉快,但總覺得不全是壞事。再者也可以讓她有所警惕,想起摔下樓梯的事,他鼻子仍隱隱作痛。

【發佈任務完成獎勵!任務汲取能量達標,將給予隨機獎勵,已確認!獎勵使用者身體綜合素質提升。】

「還有獎勵嗎?不錯,不過,呼…還真累呀。」

處理好所有事,方三月感到濃重的疲倦和睡意,被操了一整個下午,即使隱隱感覺有股力量,暗地裡不斷幫著自己回氣,保持陰莖的堅挺,但他的體力仍被抽空一樣,累得昏沈睡去。

【滴!滴!滴!】

窗外仍是一片漆黑,一陣低頻的聲響中,方三月揉著痠疼的下半身,睜開雙眼,便看見眼前一顆奶白色亮點懸空上下浮動著,跟那任務提示星號有點像。點了一下。眼前的亮點,捲軸似的橫向攤開,在他身前展成白色方框,上面有些小字。

【留意身邊所有可疑亮點。PS,我還有點餓。】

看著沒頭沒尾的話,方三月不知怎麼就想起了青蟲,想來也只有他能這樣留話給自己。

「是是是,想吃飽是吧,就盡力壓榨我吧。」

說完翻身眼睛一闔,便又睡著了。只是他沒注意,在關閉闔方框後,又出現了一個太陽型符號閃動著。

下午刺眼的陽光,從窗戶直射在方三月臉上,不知照了多久他終於醒了過來。睡得發木的他,只是撓著頭無神地往浴室走去,在刷著牙看著鏡中的自己時,才發現那顆橘黃光點,閃得有點急促的太陽符號。他趕緊點了一下:

【每週任務重置,請確認準備好開始下一輪任務。」

草草打理完自己,方三月急忙走到沙發坐下,這一覺睡到下午,他浪費太多時間了。

「確認。」

【是否開始選擇附加能力及道具?】

「是。」

與上週相同,大量光點在頭上灑成青蟲的臉。高亮光點開始轉動,在方三月緊張的注視下,停在了一副眼鏡上。

「眼鏡?我放哪了?」

起身翻找架上物品,他並沒有對這些古舊物品分門別類,只是覺得怎麼放就怎麼好,通常都是整理完後隨手亂放。

終於,在一個刻著草木紋路的木盒中,翻到了閃著青藍光點的眼鏡,這是一副玳瑁鏡架做成的平光眼鏡,當初只覺得戴著眼鏡,或許能多點書卷氣,所以便將眼鏡買了回來。

吹掉上面的灰塵,忍著壓得鼻樑難受的感覺,透過鏡片看著光點,緊張地點了下去,他閉起眼祈禱著。

「拜託,不要出現太誇張的任務。」

【一階段任務:使用者於一小時內,在一密閉空間中,與選定目標對視至少五秒。註:任務期間,使用者必須穿戴著任務道具,卸下道具即判定任務失敗。】

「密閉空間?這 說的應該是火車或公車之類的地方吧。」

他想著住家附近的地理位置,這時間公車人潮應該還不是很多,趁現在趕緊完成簡單點的階段任務。若再晚點,搞不好車裡人會擠到動彈不得,到時就不好辦了。

換上外出服,他急忙地出了門,朝公車站牌跑去。

在只有引擎轉動聲的公車內,方三月無語地望著空曠的車內空間,他已經浪費了半小時,在各路公車轉了又轉,可就是遇不到適合的目標。車上不是老人,便是帶著小孩的婦人。

就在他準備換另一輛公車時,在行駛中的公車窗外看見一閃兒過的高挑婀娜人影,站在堆滿了人的公車站牌下。即使只是一瞥,他已經知道這人是誰。

下了車,他朝著公車來時的方向狂奔,那是另一家客運公司的站牌,估計也就幾百公尺,他祈求著在他到之前,這人可別先他一步搭上了車。

就在那人走進公車內,車門即將關閉的前一刻,方三月終於鑽上了公車。

「呼~呼~」

不停喘著氣的方三月,身上冒著熱氣汗水,連司機都忍不住笑著說道:

「有這麼趕嗎?老遠就看你跑過來,我們家的車五分鐘就一班呀,哈哈。」

在司機一副方三月做了白工似的揶揄中,他只是往車內擠,想快到那人影身旁。只是現在的時間,已近下班時間,車內擁擠的讓他很難前進。

好不容易在旁人的白眼中,他擠到了她身旁。

不需低頭便能望著她,在黑長直髮垂下稍稍遮掩的側臉,帶著疲憊仍散發著高冷氣息的美麗臉孔,稍濃的眉毛和豔抹的紅唇並不顯俗氣,在穿上成熟的米色貼身連衣裙,顯得高貴豔麗。不禁讓方三月,想到了那個常在雜誌上出現的倩影。

即使模特兒的職業需要,任予晴沒少被注視過,但仍對身側那肆無忌憚的目光感到不悅。冷眼瞄了眼身旁的男子,只見眼鏡後的雙眼不安地看著自己,見到自己看向他,才趕緊將目光轉開。不禁冷哼了一聲,才收起不悅的眼神。這種有色心沒色膽的男人,就是在攝影棚裡也多了去。要不是今天剛好車壞了,這種男人怎麼會有機會靠近自己。但又想到有事無法接送自己的男友,她心裡很是不滿,明明今天是交往紀念日,結果還得自己搭公車過去找他。

轉過頭的方三月,緊張地心臟蹦蹦直跳,他可沒有直接與這種大美人接觸的經驗,明明是完成任務的好機會,自己一緊張就自卑地躲開了她的目光,知道這機會不多,說不定等等人家就要下車了,趕緊安撫自己:

「別急,別怕。只要完成任務,她就只是任妳魚肉的美味佳餚。」

想著,目光便又轉向任予晴,用著比方才更加熱烈的目光,盯著甜點般放肆打量著。

不舒服的感覺又出現了,任予晴不耐煩地又是一瞥,但這回不同。只見身側的男人即使緊張的直吸氣,但那目光卻深邃的讓她不安,那像是在打量獵物的眼神。這是她沒有過的經驗,身旁的男人,哪個不是寵著讓著她。不服輸的她,對著方三月又是狠狠一瞪,卻在一陣對望後,他淡淡地扶了下鏡框,把頭轉開了。見他認輸,她得意地一笑。

「呵呵,終於完成任務了,趕緊看看下一階段要做什麼?」

揣著不同的想法,方三月自言自語,連忙點開動的青藍色任務光點。

【一階段任務完成!】

【二階段任務:開啟道具透視功能。接下去的一個小時內,目標身上將出現光點,請同時點擊光點,光點數將逐次增加一顆。最低任務完成次數,三次。】

任務一發佈,方三月眼鏡鏡片突然閃過一陣白光。

「哇靠…」

方三月突然罵道。不管旁人感到奇怪的盯著他,他只是摀著嘴,下腹湧上的熱氣,讓他差點沒憋住一口吹向任予晴。眼前的景象,應該是所有男人的夢想。

就在鏡片上白光閃過,方三月只見車上所有人的衣物,一下子全部消失,包括身邊的任予晴。

盯著她白嫩聳立的胸部和挺翹的臀部,即使是一絲不掛地擠在車內,仍是站姿優雅,雙手緊護在胸前,緊夾的修長結實大腿,私密處仍攤著一片細毛。

緩緩隆起的褲襠,讓方三月一陣燥熱的急喘,又惹來了任予晴的白眼。

他緊張顫抖地吸著氣,趕緊定下心神盯著仁予晴,時間真的不多了,再過不久,便要到公車總站,車上大部份的人,有很大機會在那下車,那自己就沒有完成二階段任務的機會了。

「要看著她火辣的身材,還要保持冷靜,要不要這麼折磨人呀?」

終於,他在她臀部尾椎,發現埋進股溝的光點。

「這得怎麼樣不被發現點掉光點,一被發現,恐怕之後兩次就不好辦了。」

想到這,公車煞車被急忙踩下,任予晴和方三月都往前一晃。看著機不可失,就在她後面的男人,被慣性甩貼到她身後時,方三月出手了,一下就將手指按進她臀部的夾縫裡。

「呀!」

聽到任予晴嬌急的驚呼聲,車上的人都盯著貼在她身後的男人,只見他在眾人注射中,尷尬地退了幾步,臉紅的不得了,看來即使嫁禍給他,他也沒有吃虧。

公車總站就在眼前,沒有理會眼前一片混亂,只是趁著亂再次盯上任予晴的身體,她現在正忙著用眼神淩遲身後的男人,完全沒感覺到方三月,正用眼睛掃視著她全身。

看著她緊抱著左臂下,胳肢窩裡泛出了青藍光芒,另一的光點則是在肚臍裡。正想著怎麼讓她把手抬起來,見到那個快被眼神殺死的男人,終於忍不住想下車,正往前擠。

方三月伸出腳直接卡進他的雙腳間,將他絆的踉蹌往前撲,急得就揮手亂抓,最近處的任予晴,頭髮被他一抓痛得大叫,下意識舉起雙手護住了臉。看著只顧著護住臉的她,輕鬆地伸出雙手一齊點下了兩處光點。

此時舉著手的任予晴,目光已是死死盯著方三月,他剛剛伸手摸她,剛好被她全部瞧在眼裡。當然他此時盯著她的身體,遊移著目光想找出三個光點,也被她看在眼裡。

「你這個死變態,剛剛是你摸我的吧。」

任予晴並不是劇情片裡,那種被摸了,就會乖乖等著自己濕掉任人魚肉的可口小點心,嗆辣的直接質問起方三月。

方三月裝成不知情,一臉不在乎的繼續低著頭尋找光點,現在他已經看到兩點,兩邊的乳頭上各一點。就是找不到最後一點,不禁低聲說著:

「其他重要部位都出現過了,該不會是在私處吧。」

看著眼前的猥瑣男人不理自己,只是低頭大膽地盯著自己的身體,更可惡的,是看著自己緊夾的大腿,說出私處兩個字。任予晴不禁怒火中燒,伸手拽起了方三月的領口,強硬地逼他看著自己。

被逼得抬起頭的方三月,無奈地看著任予晴的臉。若是平時,他會很樂意盯著瞧,看上一整天都不會煩,可是現在即將面臨任務失敗,他也不禁煩躁地瞪了任予晴一眼。卻發現,原來最後一個光點,在她嘴裡泛出青藍光芒。

被那不耐眼神一瞪,她傻住了,應該不耐煩的是自己吧?

就在她想著怎麼教訓這男人,但卻在四周好奇圍觀群眾的目光下,她被強吻了。舌頭在雙唇接觸瞬間便伸出,輕點了她未來得及躲閃的舌頭。來不及反應,更感覺雙乳前端,被用力地狠狠掐住,即使有胸罩罩著,她仍是嗚咽痛喊了一聲。

方三月在賭,他知道還有三階段任務,強行完成二階段任務,絕對會提升後續任務的難度,例如他被群眾圍毆後送進警局。但是總好過任務失敗,眼前的女人,是他多次幻想過的對象,尤其是看過了她的裸體,他不想放棄。

「比起上一週,這一週二階段任務難多了,青蟲不會把路堵死的。」

【一階段任務完成!】【二階段任務完成!】

【三階段任務 / 道具功能提前激活:透過道具注視目標,將使用者與目標強行拉進空間間隙。周圍一切人事物將完全忽略使用者與目標的存在。請於2小時內,完成2次強制注入任務。每次注入完成,都將重置使用者身體狀況,並改變目標心靈狀態。請注意,第二次注入,目標將獲得隨機強化,請注意自身安全。註:生物進行繁殖時的各種抵抗行為,將增加能量純度與質量。】

「原來如此,利用提早釋出功能激活,沖淡三次任務總合難度。」

「啊!你幹嘛?變態!救命呀!」

任予晴驚聲大喊救命,周圍的民眾也傻了,這男人想女人想瘋了。不過還是有幾人馬上反應過來,伸手就想抓方三月。

強行扳正她的臉,方三月緊抓著任予晴的臉凝視著她,她驚慌的拚命掙紮。只見眼前方三月的眼鏡,鏡片閃著流動的白光,像是水波盪開,起伏波紋突然整片張開,兩人就像投入激起波紋的石頭,一下子被白光吞沒。車上激動的人群瞬間全數停止動作,卻在下一秒又沒事人般,回到原本的位置。

仍尖聲大喊的任予晴被眼前景象嚇得噤了聲,在白光吞沒自己後,週遭景象像是調暗了亮度。原本要幫她的人,已經不再理會自己,他不禁推了原本要出手抓方三月的男人,只見對方被推得往後一退,卻又理所當然的站了回來,就像是她從沒推過他一樣。

她突然感到毛骨悚然,又是那盯著自己的目光,那是在尖叫中被她推開的人。

「哎…累死我了,還好有賭這一次,以後得再樂觀大膽點才行。」

嘴上雖然抱怨著,但方三月的目光,卻恣意地欣賞著眼前裸體的女人。

即使被週遭人無視,但是身體仍能接觸,任予晴想退,但卻被滿車的人擋著,只能縮著身體害怕喊叫:

「不要過來,拜託,你別碰我,嗚…對不起,我剛剛不是故意的。」

退無可退,她看著已抓住自己手腕的方三月,終於被嚇得哭了出來,剛剛的強勢已蕩然無存。

方三月將軟倒坐在地上的她扶起,雙手上下攬過她的背和腰,讓她的身體,緊貼著自己。

「我知道這是在強人所難,但我也有苦衷。我答應妳,過了今天,就不會再找妳麻煩。」

似乎聽出了話中之意,任予晴知道他要幹嘛,揮著手反抗,一下下打在方三月臉上,差點就將他的眼鏡揮落。

他趕緊將她一推,讓她背對自己,就這一下,讓方三月不禁陶醉了起來。她的臀部,正緊密地貼在他的下半身,越是激動掙紮磨擦就越利害,他忍不住顫抖地呼了一口氣。

「啊,我常常看著妳的照片想,這麼漂亮的女人,一輩子都不可能擁有。這讓我對妳有著異常的偏執,今天在車上看到妳,就決定目標是妳了,不管怎麼樣都要追上妳。」

說完,直接將身旁座位上的兩個人,兩下就拉出扔在走道上。經過上次任務獎勵,他感覺自己手上的力氣,比普通人要大了一點。只見被扔出的兩人,愣愣地爬了起來,說是沒有知覺,更像是遊戲裡的npc,對於玩家特定行為以外的舉動,完全不會有反應。

將哭喊著的任予晴按趴在椅背上,跪在椅子上,她的臀部高高翹起,不禁伸手撩起米色輕薄裙襬,為了男友特意穿上了深紫色開襠性感內褲,一下便讓方三月看了個遍。

「妳穿這樣不會覺得害羞嗎?我如果是妳男人,大概會興奮到炸掉吧。」

伸手在開襠的地方摸了下,再揉了揉自己緊繃的褲襠,伸手將褲拉鍊拉下,從未有像今日這般脹得發疼。充血的陰莖剛一探頭,就碰在自己身前臀部的細滑皮膚上,早就滲出了透明黏液。方三月握著陰莖到處沾著,讓害怕大哭的任予晴放聲大喊: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你要什麼我都答應你,求你別碰我…」

感覺碰著自己臀部的東西份量不小,她不斷哀求,只是那東西越來越靠近中心,越來越熱。

握著陰莖,方三月像是特意感受著任予晴的恐懼,只是不住地在臀部遊移,最後也只是讓龜頭抵著任予晴的陰唇,那陰唇看著粉嫩誘人,不知是不是自識甚高,大概連最親密的男人也沒碰過幾次。

「妳男人還真不識貨,這麼好的東西,整天晾著不用,曬鮑魚乾呀?」

說完,忍不住低頭輕嗅。

「微微的汗味和香水味。」

再伸出舌頭舔了一口。

「一點點鹹味,加上妳身體的味道,有點特別,可是感覺很好。」

接著便一口一口,舔冰棒似的,用舌面覆上整個陰部,舌尖再刮進中間的縫裡。

『啊…別舔…嗚…別舔了…好奇怪…』

感覺嚇人的陰莖移開,卻被跟上的舌頭舔得發顫了,從來沒人能這樣舔她,她絕對不允許。

『嗚嘖…啾…嗚…呼…嘖…』

方三月舔得興起,低下頭一口含住了充血陰蒂,不顧任予晴的尖聲喊叫,興奮地不斷吸吮,每一次深啜口中淺粉色的小肉珠,她的大喊都會攙雜不由自主的低呼。陰道中漸漸溢出的液體,濺得他臉上,嘖嘖吸舔聲越來越大,任予晴到後來只能緊弓著身體,喊不出聲音,因為這感覺太陌生太刺激,她被吸到臉頰緋紅神色恍惚。

即使背上押著她的手臂早已移開,她卻毫不知覺,只是下意識地翹著屁股,想感受更多這種快感,那舌頭柔軟卻又力,強硬的舔舐中又帶著輕柔的撫慰,即使吸著自己害羞的私密處的,是意淫自己很久,想與自己性交的陌生男人。

那支有力的手臂突然又押在她的背上,她感覺到了,忍不住回頭看著,為什麼他不舔自己了,那感覺真奇妙,她還想要更多。

『嗚?啊…別插…別進來…出去…』

方三月的陰莖,在她還想著他的舌頭時,咕嘖一聲,一下插進了她濕潤夠的小穴裡。感受到體內大尺寸的陰莖,她的身體不自覺收緊夾了起來,口中掙紮脫口而出:

『好大…太大了…啊…』

她不斷地掙紮著,想轉過身卻被他按了回去,雙腿不停踢著,但卻不可能踢中跪在她雙腿間,不停抽插的方三月。小穴被持續不斷地插入拔出,任予晴只感到下半身虛弱無力,力氣在抽插中被放盡,卻又不停地湧出讓她興奮的快感,這讓她心裡矛盾地掙紮,臉上淚水不停流下,就算她可以接受和人作愛,但不應該是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呀。

『…超爽的…妳一定不懂得作愛的樂趣,等等妳會感受到的。』

『嗚…不要再插了…求求你…我根本不認識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嗯…為什麼?…大概…是因為我喜歡妳吧…妳不會想跟喜歡的人親近嗎?』

大概是想到自己喜歡的人,她的臉更加紅潤。一下子反應不及,被方三月突然地深插,弄得嬌喘了一聲。

『哦嗚~~可是我不喜歡你,我不想要你進我身體裡,你出去,拜託…嗚』

這時公車緩緩停下,四周的人接連走過。又是另一批人上車,仍是對兩人視若無睹。趴在椅背上的任予晴,對著後座看起來不滿五歲,正嘻嘻笑著的小女孩,流著淚哭泣著,呻吟著。

『那…我犧牲點,反正妳也背對著我,妳就把我當成妳喜歡的人。反正插都插了,再拔出來也改變不了妳被插的事實,是吧?』

方三月無理地對她說道。

『可是…我喜歡的人…沒有這麼大…』

「跟妳認真是我的錯,我就是白癡…啪…」

惱自己改不了的性格,大力拍了下任予晴的豐潤臀部。方三月改變不了自己的尺寸,乾脆加快了力道,更快速地擺動著下半身。經過先前的適應,她的小穴已經不再緊縮顫抖,只是配合他的節奏,抖動著柔嫩的肉壁接受陰莖的突入擠壓,認份地流出滑潤的汁液。

『啊…啊嗚…哎啊…』

被加快節奏衝擊的雙眼一片茫然,任予晴已經不再喊叫掙紮,只是緊抱著椅背,閉著眼接受後方陌生男人的陰莖。每次插入都能聽到她細細地嗚咽聲。看著欣賞已久的女人,在身下虛弱無力地承受自己的蹂躪,他腹中一股雄風豪氣不禁上湧,伸手就把她的連身裙往上拉,一把拉下胸罩,白嫩雙乳一沈,懸空晃了幾下。方三月雙手握住,用力地揉著,這不知被多少人意淫過的乳房,手指掐著桃紅色,讓人忍不住嚥著口水的乳頭。

看著窗外總站內的時鐘,方三月估算了下,剛剛花了太多時間在說話上,還有一次注入任務,得加快速度了。

想著,他雙手緊抓住任予晴的細腰,雙膝頂開了她雙腳,調整個角度,試著讓自己的陰莖能夠插得更深點,並加大插入的力道,一直以來對女性自然而然的溫柔,被他收了起來。

『哦嗚…啊嗯…太深了…不…不可以…』

下意識抗拒著男人的侵犯,任予晴在忘情的呻吟時,仍不自覺地喊著不可以。

超時的危機意識讓方三月認真地幹著小穴,不再多想。最後在她被撞得泛紅的臀部和陰唇中,感受到任予晴第二次的高潮緊縮後,他也受不了那鮮嫩肉壁的磨擦揉動,在陰道深處射出了濃熱的精液,她也在這直射深處的熱液中,暈呼呼躺在椅子上,不知是不是睡著的喘著氣。

【任務提示:第一次注入成功1/2,目光心智狂暴化,請務必全力維護自身安全,並請完成第二次注入任務。】

就在方三月,剛剛感覺到體力恢復的一瞬間,他感受到身後一股令他打著寒顫的冷冽氣息。

「呼,你敢強暴我,還幹得我這麼爽。你要付出代價,你一定得付出代價。」

話剛完,來不及回頭,一股劇痛自他腰間傳來,猛地便撞入走道的人群裡。回頭一看,任予晴雙眼通紅,穿著高跟鞋用力踹出的腳還抬著,一旁都是擋道被她拽翻的乘客。

揉著疼痛的腰迅速站起。

「心智狂暴化?心智?那表示肉體並沒有被加強,她現在只是透支自己的體力,發出潛力跟我對掐,應該沒辦法持續太久。」

「還好第一輪任務,身體素質被提升,應該沒有問題的。」

當方三月還估計著勝算時,任予晴已經尖喊著衝了過來,一副不將他撕成碎片不甘心的模樣,沒想太多,雙手抓住朝他抓來的手腕。剛接觸那一瞬,素質被提升過的身體一低,他差點沒扛住任予晴那一撲。

「哪…有這樣的,心智狂暴化不就是吐吐口水罵罵髒話嗎?」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泛紅雙眼仍流著淚,溢出口水的嘴咬牙狂喊,這不是好像,這就是跟他有深仇大恨。

知道她無法支撐太久,方三月蹲在地上,苦撐著任予晴拚死壓下的身體,一邊試著移動身體,想尋找突破困境的機會。

突然,他看見她的胸前有個青藍光點,想起青蟲留給自己的話,他艱難地屈起了膝蓋,直接點上了光點上。

【功能光點觸發:目前已解封能力 – 控制目標身體,目前效果:控制目標身體1秒 每日零時重置。使用方法:點擊功能光點後,以思緒激發。】

看著她全身重心都壓在上半身,方三月直接將光點能力往她身上砸,看她身體一僵,身上壓力一輕,猛地將她雙手往後一帶,順勢在她脛骨上一踹,她的重心整個往前傾。在她撲倒在地的同時,方三月馬上反折了她的雙手,膝蓋頂住她的脊椎,情勢一下逆轉。在地上撲騰掙紮,任予晴只能不斷地消耗著自己的體力。

沒有多久,她便虛弱地趴在地上喘氣,方三月溫柔地抱起了她,一路走到了最後排,將乘客全部拉開,讓她躺在長椅上。

「至少,最後我能做的,就是溫柔點,儘量讓妳感到舒服和愉快。」

看著閉著的眼仍流著淚,一身狼狽的任予晴,他輕柔地進入她仍濕熱的身體。即使心智仍未回覆,但身體的反應依然在,在陰莖進出時,她不斷喘著氣,嘴裡輕吐著詛咒方三月的話語。雙手被按住,雙腿忽然用力地夾住了他的腰,方三月只當成是她不想自己離開,最後在異常的平靜中,射進了她的身體,並在一股吸力中被全數汲走。

【三階段任務全數完成!】



您可能也會喜歡
帥哥照片河南同聊聊天室醉人視訊聊天室
女性開放聊天室女友視訊免費影音視訊
線上視頻 - 美女秀聊天室情色光碟網站視頻live秀
et自拍貼圖美國免費ut網愛影音聊天室 - 天堂情色網
173liveshow視訊美女聊天情迷意亂視訊聊天室173liveshow夫妻視訊交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