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家丁04

第四集 序幕。

  面對曾經態意玩弄的「獵物」惡奴還未正式按摩,他已赤裸了下身;美婦人

妻的褻衣離體而去,一代惡奴的大手貼在了柔膩的肌膚之上,以美容為名,肆無

忌憚地品味著巨乳的滋味。

  小奴隸不想再浪費時間,意念一動,潛伏在月夫人體內的淫精立刻開始輕輕

流轉;就連水之聖女也抵擋不住此等威力,月夫人的呻吟自然也是縈繞不休,男

人的揉動不再討厭,一縷縷電流應指而生。

  「嗯……石頭,重一點,啊……你看,我的雙乳是不是更大了?」

  「大,好大!夫人,奴才豐乳有效吧,嘿、嘿……」

  家丁的聲音不再恭敬,巨乳在手,美臀搖曳,石誠恍惚間又回到了夢城大廳

那銷魂的一夜,順著腦海記憶,他五指一張,掌心覆蓋了月夫人的飽滿桃源。

  強烈的熱力從少年掌心透體而出,受襲的月夫人沒有驚叫,而是沈醉地身子

一顫,美臀下意識向上擺出了更加肉感的曲線。

  「唔……石頭,你這是……啊……做什麼?」

  絕色美婦,無雙巨乳,銷魂呻吟……無不刺激著石誠身心的慾火,胯下陽根

不用召喚,早已堅挺無比,紅光直冒,騰騰的熱力將美婦小穴的春水蒸發成了淫

靡的薄霧,一時間,滿室皆香。

  「夫人,我這是為你做蜜穴美容,把腿分開一點,奴才手指進不去,呃,精

油……快出來啦!」

  一次次用力的套動,男人終於火山爆發,滾燙的陽精光速般在春丸內堆積,

然後,他猛然一聲——慘叫。

  「呀,夫人,你……」

  一隻玉手化作了鐵鉗,死死抓住了石誠的陽根,讓一波又一波的淫精在陽物

內奔騰,就是衝不出圓頭,憋得石誠面容通紅,渾身扭曲。

  「臭小子,果然是你!」

  月夫人的肌膚還瀰漫著情慾的嫣紅,但她的雙眸卻充斥著殺氣,原來這一切

都是美婦人布下的一個陷阱,一個色誘真兇現形的圈套。

  石誠的陽根突突跳個不停,小腹已被脹得隱隱發疼,心神更是三魂不見了七

魄。

  雞雞那個東東,難怪說色慾薰心的男人都是白癡,老子已在月媚身上栽了一

次,這次又栽在了她母親手上,活該!

  「夫人饒命,小人實在不是有心冒犯,當日一進大廳,就被……夫人你按倒

在地,強行把小人……」

  月夫人一愣,事情的經過她已推敲了上百遍,還真有可能是她強姦了小家丁

,小家丁為了她的面子編假話,也真說得過去。

  石誠已被憋得彎腰跳腳,但理虧的月夫人卻還是不放手,鏡花大陸的習慣讓

美婦人飛速抹殺了愧疚,惡狠狠地一揮掌刀道:「石頭,念你救我一命,本夫人

就饒你不死,不過你這惡奴竟敢欺騙主子,這孽根留不得。」

  強大的內息讓掌緣發光,月夫人的殺氣絕沒有半分軟弱,她對自己的本領也

是信心百倍,但她卻沒有料到,不會武功的小家丁還有一樣本領她抵擋不了。

  生死已在一瞬之間,石誠再不敢有半點停留,玄妙的意念徹底激發了月夫人

體內的淫精,控制了美婦人的慾望。

  情慾潮水般充斥了月夫人心房,一汪春水隨即衝開了緊閉的玉門,桃源花瓣

一片泥濘,就連床榻也濕了好大一片,冰冷的殺氣受到慾火衝擊,月夫人的殺招

自然頓了一頓。

  停頓只有一秒鐘,已足夠石誠與他的小弟弟起死回生;陽根前所未有地猛烈

一彈,雖然還不能掙脫束縛,但陽精卻轟的一聲火山狂噴。

  「噗、噗、噗……」

  一發又一發流彈激射而出,惡奴故意射入了巨乳美婦檀口之中,特別的精液

一沾香舌,就像毒藥般令月青虹四肢發軟,心神迷亂。

  射,使勁的射,瘋狂的射,堆積的慾望在虛空連成一線,那道白色的「淫線

」從男人肉棒,一直連到了美婦人妻的嘴中。

  轉眼之間,月夫人的小嘴已被精液灌滿,雖然一部分滑入了體內,但更多的

卻溢出了朱唇,順著唇角流到了豐潤下頷,流淌到了那對巨乳之上。

  不待陽精從乳溝滑入肚臍,狡猾惡奴已一把推倒了美婦主人,然後一不做,

二不休,在月夫人肥美多汁的花瓣上磨了磨,隨即找準穴口,狠狠向裡一入。

  「滋……」

  春水嘩嘩激射,足有七寸的陽根閃電般消失不見,全根而入的剎那,神奇肉

棒又暴長了兩寸,狠狠刺入了月夫人子宮花心。

  「呀——」

  趴伏在床的月青虹就連靈魂都在尖叫,身子被瘋狂插入的一刻,她迷離的腦

海只剩下了唯一的意念。

  是他,果然是他,夢中的感覺又出現了,啊,好脹!

  石誠站在床遠,一連就是上百記抽插,徹底征服美婦人身心已成了他保命的

唯一辦法,況且,能佔有這麼美麗的人妻貴婦,天下又有哪個男人會假意推辭。

,陽根記記刺入花心,圓頭次次刮過肉壁,石誠性起之下,兩手抱著美婦香臀向

上一提,月夫人的美臀本能地向上一升,雙膝下意識自動跪在了床邊,讓少年插

得更加深入而狂野。

  狂野的背入勢剛一開始,月夫人的花心就開了,美婦人愛液奔騰,而水之神

槍立刻也陽精暴射,男人與女人的精液在蜜道中激情交匯,慾望的快感達到了最

美的巔峰。

  不等噴射的快感結束,男人已再次揮動水之神槍,在美婦人穴內旋轉起來。

  雙臂一攬,瘦小的石誠把豐盈夫人抱了起來,以立身摟抱的姿勢在室內遊走

,每走一步,就是一次重重的抽插,每一次進出,都會灑下一地的淫靡。

  「啪、啪、啪……」

  肉體撞擊的聲音從沒有停止的時候,狂風暴雨的交歡寫滿了野蠻征服的慾望

  又是一聲尖叫,月夫人的腳趾都在高潮中繃直,石誠大手一揮,又將美婦人

按到了地上,然後,新一輪的衝刺開始了。

  時光與月光一起轉動,看得臉兒發紅的弦月已過中天。

  「啊……不要,石頭,求求你……不要,沒水了,我下面已經沒水了,好疼

!」

  「不……不行,石頭,我不行了,快抽出來!」

  高高在上的豪門美婦把頭搖成了撥浪鼓,每當她想運功擊殺惡奴時,男人的

陽根就會吸走她的力量與意志,到最後,月青虹已乖乖地攤開了身子,任憑石誠

的陽根在她視野與下體中進進出出。

  得到月夫人如此回應,少年的陽根卻不滿地又插了進去,三兩下抽動後,男

人手指在交合之處一抹,隨即邪氣地晃動指尖道:「嘿、嘿……夫人,你看,又

有水了。」

  時光繼續在狂亂中流逝,畫面一閃,月夫人整個人抱住了廳中的柱子,而她

的右腿則被惡奴拉得向後平伸,男人在後從容地蹂躪著她高貴的身子。

  三更的鑼聲敲響,石誠又一次緊緊抵住了美婦人下體,一動不動,一邊射精

灌溉美婦子宮,一邊凝視著月夫人散亂的美眸道:「夫人,你恨我嗎?」

  「我、我……不恨,嗚……求求你,饒了……我,別射啦……好脹!」

  哀聲未落,石誠已扯下了一縷桃源芳草,然後強行命令月夫人的雙手撐地,

他則將美人雙腿攬在了腰間,就此「推」著美婦在室內爬行起來。

  屈辱、淫辱、玩弄,惡奴狠狠打擊著月青虹高貴的心靈,酥麻、酸脹、充實

,慾望快感又好似火一般融化著她的身子,爬行在佈滿陽精與春水的地面,美婦

人的眼神開始了閃爍變化。

  「噢……深……好深!來……來啦,我要來啦,石頭,給……給我,快射給

我……」

  一對特別的男女又躺在了床上,狂野之後,傳統的男上女下式又成為了循環

的起點,僵直幾秒過後,石誠用美婦的巨乳夾住了陽根,一邊抽插,一邊又一次

問道:「夫人,你恨我嗎?」

  「恨,我恨你,惡棍、色狼、壞蛋,我恨你——」

  這一次,月夫人說得是又急又快,還咬牙切齒,但少年卻笑了,他知道自己

成功了!

  天下第一淫精果然名不虛傳,月夫人看著已然入夢的小家丁,她竟然生不出

絲毫恨意;萬千思緒從九天回歸,美婦人凝神回首,眼中立刻躍入了一道黎明的

曙光,天啦,這臭小子竟然弄了她一整夜!

  月夫人可不想自己「偷情」之事被人發覺,她用力撐起了酥軟的雙臂,身子

一動,一股酥麻在下體湧現,瞬間瀰漫了美婦全身。

  「唔……」

  羞紅飛速蔓延,月青虹一低頭,這才發覺,惡奴的陽根還插在她不堪撻伐的

蜜穴內,男人雖然已經入睡,但那壞玩意兒依然將她的小腹高高鼓起,嗯,好大

,好長!

  月夫人強行挪開了目光,擡起美臀,試圖將陽根甩出體外,下體擡起一半,

心兒慌亂、手兒發軟的美婦突然後力不濟,身子又向下一沈。

  「滋……」

  不知什麼時候,美人桃源竟已是水色滋潤,意外的一沈,換來室內低吟再現

,春色復甦。

  月夫人腦海再沒有羞澀,美臀比意念還快,緊接著已是二次擡起,然後輕輕

滑下,隨即左右旋轉,然後又往上回升……

  「嘿、嘿……」

  某個「熟睡」的男人心花怒放,全身三萬七千毛孔都在亢奮高歌,經過這美

妙的「測試」他終於敢完全肯定,自己的「魅力」果然天下無敵——其實是他的

陽精天下無敵!

  一個翻身,男人不再裝睡,摟住美婦雙腿,隨即就是一陣大開大合的抽插,

同時上身向前一縮,紅舌閃電般殺入了月夫人檀口之中。

  「嗯……」

  家丁的熱吻來得突然,美婦主人的反應則是欣然回應,兩舌交纏之間,欲與

靈終於有了第一次的交響之音。

  足足三分鐘狂吻之後,石誠這才收回了紅舌,不料,月夫人的香舌主動追了

出來,反而殺入了男人口中,就像這鏡花大陸的習慣一般,美婦香舌比男人還霸

道幾分,吻得石誠又樂又苦,差一點窒息昏倒。

  「啪、啪……」

  上下交纏的激情讓時光如箭,等二人從狂亂中分開之時,天色已然大明。

  「石頭,不要啦,小心被人……啊……發現,這可是在……上將軍府!」

  美婦玉手想推開少年,但卻是那麼軟弱無力,惡奴一邊悄然從一旁的衣堆裡

摸出一個小瓶,一邊咬著美婦耳垂調戲道:「寶貝兒,我還沒夠呢,再來一次,

啪!」

  隨著陽根的狂抽猛插,月夫人很快又陷入了迷亂之中,身子不停顫抖,朱唇

開合不斷,全然不知惡奴已將藥水抹在了她背上。

  「咦,怎麼沒有?」

  石誠眨了眨眼,隨即又一邊抽送,一邊再抹了一次藥水,可結果還是一樣。

  「石頭,你在……抹什麼?」

  下夫人,你看這是什麼,嘿、嘿……嘗一嘗,味道怎麼樣,嘿、嘿……「狡

猾家丁自然不會把藥水給月夫人看,伸手在美婦下體一抹,然後又將手指伸到了

主人唇邊。

  男人手指微微向前一送,高貴美婦竟然不由自主張開了朱唇,以最為誘人的

動作吸入了男人的手指。

  「呃!」

  轟的一聲,石誠的慾望因這剎那而爆炸,陽精少有地主動傾洩而出……

  ※※※※※※※「什麼?月青虹背上沒有地圖,這怎麼可能!」

  水月女皇突然一揚手,長鞭勒住了石誠的脖子,「石頭,你敢欺騙朕,不想

活啦?」

  「陛下,饒命——」

  石誠自進皇宮以來,似乎說的最多的就是這麼一句,任憑他如何伶牙俐齒,

可惜女皇根本不給惡奴開口的機會。

  長鞭一收,大內總管的脖子轉瞬被勒成了上下兩截,少年眼前一片金光直冒

,耳中似乎還聽到了頸骨碎裂的聲音。

  「母皇,手下留情!」

  最危險的剎那,救星終於出現,彩雲公主不是一片雲彩,而是一股狂風,人

還未到,一道劍芒已經生生砍斷了長鞭。

  「母皇,女兒的怪病只有石頭才能醫治,求母皇看在女兒份上,放過小石頭

吧!」

  水月女皇的權威受到了女兒打擊,但她卻沒有怒氣,隨手鬆開了長鞭,疼愛

地摟著小公主道:「剛才為娘是一時氣糊塗了,寶貝兒放心,為娘向你保證,不

再要石頭的小命,乖,你先回宮休息。」

  「真的?嗯,謝謝母皇,那女兒先回去休息了。」

  一聽救星要被哄走,小家丁不由使勁眨眼睛,可惜遲鈍公主一點沒有看懂他

的意思,還對著石頭甜甜一笑,歡快地離開了禦書房。

  大內總管手腳一軟,心中暗呼雞雞那個東東,這下玩完了,早知道就把愛錢

公主教聰明一點了!嗚……

  女皇的長鞭果然又把石誠捲上了半空,好在最糟糕的事情並沒有發生,第一

變態女人盯著奴才眼珠子,又冷又狠地把少年的心情弄得更加煩悶。

  「石頭,朕再給你一次將功贖罪的機會,把夢城月氏所有女人的後背都給我

查一遍,還有,過些日子就是慶典比武,不管你用什麼法子,朕要月氏——輸!

月氏不輸,你就再準備一個腦袋吧!」

  帶著一身冷汗,石誠驚魂未定地走出了皇宮。

  狡猾家丁把小虎牙咬得咯咯直響,雞雞那個東東,女皇真他娘的超級變態,

原來淫精也不是萬能的,至少對慾海女皇就不見功效!

  大內總管雖然還未見過那什麼上將軍,但平日耳濡目染,早已在心中留下了

一個可怕的模糊影子,一想起要與殺人如麻的三軍統帥作對,石誠心窩更加發毛

  唉……怎麼可能在上將軍府動得了手腳,還要把化功散放入勞什子比武選手

的茶水裡,老子連是誰都還不知道呢。

  惡奴的心靈還在痛苦掙扎,但老天似乎還嫌他不夠煩,一輛神秘馬車突然中

途出現,一隻大手幻影一閃,就把走在大街上的大內總管抓了進去。

  車內,胖乎乎的一個老傢夥,赫然正是水月宗祠的三長老,老小子樂呵呵一

開口,讓本已頭疼的小家丁差一點腦袋爆炸。

  「石兄弟,只要讓月家在水月大典上比武獲勝,老夫就送你一個大美人,哈

、哈……這生意劃算吧。」

  「讓月家獲勝……」

  三長老已經離去良久,被扔回大街的石誠還在呢喃重複,女皇要月家輸,不

然砍老子的腦袋;水月宗祠要月家贏,不然就殺老子的老婆,雞雞那個東東,這

還要不要人活!

  該死的水月大典,狗日的比武大會!

  不過這三長老倒解決了他一個小小的難題,熱情地告訴了大內總管,月氏參

加比武大會的高手就是——火之聖女月茵!

  嗚……又牽扯出了月大小姐,不說自己與月家母女的曖昧關係,就說月茵那

雙看穿天地的目光,就讓惡奴撲通一聲,心神昏倒。

  唉!到底怎麼辦呀?

  大典之日已越來越近,傳聞殺人如麻的上將軍也即將回朝,但雙面間諜依然

還是拿不定主意;粉身碎骨的壓力鋪天蓋地,小家丁知道,自己必須在大典之日

前,做出艱難的抉擇!

  嘴唇一繃,惡奴猛然咬緊了小虎牙……

第四集 第一章 弄月春色

  「臭小子,這有什麼猶豫的,當然是救纖塵了!」

  靜養於床的木青霞半坐而起,激動的呼吸牽動了內傷,柳眉微蹙,蒼白玉臉

平添一抹驚心動魄的潮紅。

  「伯母,別生氣,我當然會救纖塵了。」

  石誠不由自主衝上前去,扶住了江湖美婦,香肩雪膚一人手,少年忍不住心

神一蕩,十指在薄薄春衫上壓出了明顯的凹痕。

  曖昧的風兒伺機已久,異樣的沈寂又一次突兀來臨,石誠雖然鬆手很快,但

美婦人妻的豐腴身子依然顫了一顫。

  讓人難熬的十幾秒時光後,小家丁還在繼續催化曖昧,木青霞則銀牙暗咬,

強自回復了平靜,雙目精光閃爍道:「水月慶典之日,大部分水月長老必會出席

,到時我會聯絡附近分舵的高手,突襲他們的老窩,定能救出纖塵。」

  惡奴雖然有心維持空間的異樣,但還是禁不住興奮回應道:「哦,我明白了

,青霞的意思是先拖著水月宗祠,然後再來個出其不意,OK,沒問題。」

  更加親密的稱呼讓江湖美婦身子再次一繃,對於臭小子時不時的奇言怪語,

她已見慣不驚,一翻白眼,突然翻臉道:「滾回將軍府去,別打擾姑奶奶養傷。

  地球少年對異界女人的「變態」也是習以為常,呵呵一笑,再次狠狠盯了木

青霞半露的乳溝一眼,這才快速逃了出去。

  「臭小子!」

  木青霞對著少年的背影追罵了一句,這才低頭看了看自己那單薄的褻衣,美

婦人不由心房一慌:糟啦,忘了穿外衣,又讓這臭小子佔便宜了!    跨出總管

府門檻的剎那,狡猾家丁已經拿定了主意,面對女皇與宗祠的夾擊,他唯有一字

記之曰——拖,拖到大典之日,救出纖塵,然後靠木青霞之力一走了之。

  對了,在逃跑之前,還是可以執行香艷計畫地,嘿嘿……惡奴想到美處,不

由咧嘴一樂,小虎牙瞬間閃閃發亮。

  水月宗祠,石誠又來「送禮」了,不過他這一次竟然沒有帶上遲鈍的財運公

主,讓笑呵呵的三長老詫異地愣了愣。

  狡猾家丁俯身一禮道:「三長老,奴才已經打探出水家比武選手,原來就是

彩雲公主。」

  「此話可有根據?」

  三長老臉上的笑容更加濃厚,但卻笑得石頭渾身發冷,惡奴兩腿一打顫,但

話語卻更加肯定道:「這是奴才親自從小公主口中聽來的,她的怪病已痊癒,女

皇想讓她藉慶典建立威信,小公主正在加緊修練什麼神功,聽說已快大成了。」

  一想到石誠與彩雲公主的特殊關係,三長老終於收回了幾分殺氣,不待老小

子開口,惡奴已自動繼續道:「長老放心,奴才一定會將化功散投入公主食物。

  「哈哈……石兄弟放心,老夫也會照顧好陸姑娘。」

  一對大小狐狸各有心思笑出聲來,惡奴成功「拖」住了水月宗祠的老怪物,

又把目光轉向了水月女皇。

  當水無心的長鞭又要高高舉起剎那,狡猾家丁搶先跪了下去。

  「啟稟陛下,奴才已經打探到,月家這次會派月茵出戰,奴才與夢城月氏關

係不錯,定能輕易下藥,請陛下放心。」

  「哼,那你為何還不動手?」

  長鞭還是揮舞出去了,不過只是撕裂了小家丁的衣襟,並沒有一如往常,把

石頭打得皮開肉綻。

  「陛下,奴才是想,如果提前下手,萬一被月氏發覺,奴才掉腦袋事小,月

氏換高手壞了陛下大計,那奴才就是死一萬次,也對不起陛下呀!」

  惡奴說得是五內如焚,七情上面,終於換來了變態女皇輕輕一點頭,「嗯,

說得有理,那就按你的意思去辦吧;對了,石頭,你的氣色不錯呀。」

  「哎喲,疼死啦!救命……陛下,求你賞賜奴才一粒解藥。」

  水月女皇懷疑的目光剛剛掃向皇家家丁,他瘦小的身板兒已突然彊屍般摔倒

,片刻前還是滿面紅光,此刻卻是黑氣瀰漫,五官扭曲,大顆大顆的汗珠不停冒

出。

  「咦,這毒性怎麼這麼猛,難道毒醫房那群蠢才把劑量弄錯了?咯、咯……

石頭,把這粒解藥吃了吧,可以管上十日。」

  石誠艱難地吞下藥丸,好一會兒後,才回復了正常,惡奴一邊謝恩,一邊暗

地裡揉了揉腿根處的淤血。

  雞雞那個東東,剛才用力過猛了一點,一不小心把自己的毛毛都扯掉了好幾

根;臭婆娘,總有一天老子要剃光你的陰毛!

  「拖」字訣再次成功,小家丁得意洋洋回到了上將軍府,安安心心地開始了

他的香艷任務。

  美妙的夜晚在曖昧中降臨。

  石誠還未翻窗而出,一個嬌小人兒已經一閃而入,殘影還在原地顫動,玉瑩

已把猝不及防的惡奴沖翻在地。

  美人自己投懷送抱,惡奴自然喜出望外,大手剛剛攬住小魔女細腰,不料玉

瑩卻惡狠狠地揪住了他耳朵。

  「臭小子,老實交代,有沒有在外拈花惹草?還有,月姨為什麼說你是天闈

?」

  耳朵被揪成了九十度,可少年卻笑得很是燦爛,不答反問道:「老婆,你這

兒大了好多呀,嘿、嘿……老公的功勞大吧!」

  以惡奴的狡猾,對付還未出師的小魔女,自是小事一樁,大手熟練地攀上了

玉女峰,曖昧地在乳尖上輕輕一捏,刁蠻幹金瞬間渾身發軟,倒在了惡奴身上。

  石誠呼吸一熱,小魔女雖然不是第一目標,男人的慾火依然鋪天蓋地,他連

床也來不及上,一個翻身,就地壓在了少女嬌小而不失曼妙的青春玉體上。

  「唔……」

  大口的灼熱覆蓋了玉瑩小嘴,當火熱的紅舌追逐丁香的瞬間,玉瑩突然由一

匹野馬變成了小貓,任憑惡奴的大手攀上乳峰,隨意揉捏。

  一對有情人兒如膠似漆,眼看就要鴛夢重溫,水乳交融;不料,房門突然被

撞開,一對極品玉乳火辣辣地破壞了和諧春色。

  「你們在幹什麼!好呀,師妹,半夜三更不睡覺,竟然來偷男人;哼,我要

代師父教訓你。」

  「哼,師姐,那你又來這兒幹什麼?」

  小魔女毫無懼色躍身而起,氣勢雖不差,但卻酥乳半露,下身微涼,怎也沒

有羅剎之氣。

  歷史第無數次重演,兩個美女半真半假打鬥起來,從屋內打到屋外,又從院

子打到了屋頂,巡邏的女兵們苦笑著搖了搖頭,繼續各幹各的工作,而石誠則難

受地捂著下體,他知道,自己今晚又要當孤家寡人了。

  嗚……看來應該把兩個小娘皮分開,各個擊破,不然老子非被憋死不可,更

別說查驗地圖的「偉大」任務了!    要想支開很有主見的月二小姐,當然很不

容易,好在地球村來的狡猾家丁就是不一樣,第二天,他隨便一個跨越時代的「

發明」輕易就把科學女狂人弄進了實驗室裡。

  雖然還是大白天,但月二小姐剛走,惡奴立刻鑽進了小魔女房間,狡猾家丁

在威嚴將軍府的荒淫生活又翻開了新的一頁。

  「啊,壞蛋……又咬人家……」

  馬尾已完全散開,野性的髮絲在床邊淩空晃動,玉瑩的月牙美眸剎那蒙上了

一層迷離輕霧。

  撫弄嬌小玲瓏的玉體,吮吸那盈盈一握的稚嫩酥乳,享受著自己親手開發的

美麗果實,石誠心中的自豪不可言語,他一邊推動乳浪搖晃,一邊呢語道:「老

婆,想不想念老公的精油呀,嘿、嘿……」

  玉瑩敏銳地感應到滾燙的東西抵在了她花辦之上,少女心兒一蕩,腦海立刻

浮現出那最羞人的一幕,也是最讓她難忘的一幕。

  少女不由自主向上一頂,嬌嫩身子與陽根接觸得更加緊貼,那觸感瞬間十倍

放大,刺入花辦的圓頭刺得玉瑩的呻吟脫口而出。

  得到如此邀請,少年樂得渾身滾燙,下體順勢重重向前一入,猛然充斥了玉

瑩的身心。玉門,陰脣,肉壁,最後是花心,一寸、兩寸、三寸……男人的肉棒

一路勢如破竹,圓頭深深陷入了一團柔膩之中。

  少女的嬌嫩不同美婦的飽滿,緊窄的蜜穴夾得男人魂魄發酥,激動的陽根猛

然衝破了柔膩的包圍,進入了少女的子宮花房。

  「呀——壞蛋……臭小子,你這……啊……大壞蛋!啪!」

  小魔女就是與眾不同,身心飄上了青天,但她的怒火卻與酥麻分離開來,揮

手就在男人背上來了一巴掌,一邊打一邊罵,芳草稀疏的桃源也猛然重重夾了一

下。

  「你這小娘皮,竟敢打老公?反了天了!」

  少年的狠勁兒也上來了,水之神槍調整到最佳大小,連續不斷地將美少女嫩

穴花辦弄得翻進翻出,一汪又一汪春水四溢流淌。

  「啊!」

  屋外悄然響起半聲驚叫,月二小姐熱辣的身子緊貼門扉,手捂朱脣,呆呆地

看著門內的一幕。天啦,大白天,他們就……唉,晚來了一步,討厭,就知道這

臭小子無事獻慇勤,沒安好心。

  生氣的月媚本要震開房門,就在這一剎那,石誠突然抱著玉瑩一滾,換了一

個方位,正好把二人的交接之處映入了月媚眼中。

  「啪、啪……」

  狡猾家丁突然由不疾不徐變成了狂風驟雨,每一次插入都會弄入子宮,每一

次抽出,必然會把大半陽根抽離,只留圓頭在花辦間旋轉。

  「唔……」

  呻吟從月媚齒縫間進出,房中的春色更加清晰,她能看到壞石頭陽根上的晶

瑩水色,甚至還能看到師妹的一根芳草緩緩飄落。

  芳心怦怦狂跳,月二小姐在震撼中心弦一變:咦,怪了,自己也與石頭玩過

射精實驗,為什麼沒有房中那種氣氛,為什麼師妹叫得那麼大聲,還拚命抖動,

真是奇怪?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月二小姐竟然還有此等「研究」精神,科

學女狂人的名號果然驚天地、泣鬼神。    .    月媚凝神細看,房中的少年又

突然放慢了速度,陽根緊抵玉瑩花心,緩緩旋轉起來,轉上三五圈,才會突然重

重抽插一下。

  狂野轉瞬消失,似水柔情悠然流淌,少男少女摟抱著坐在了床上,肢體交纏

,脣舌相連,不一樣的氣氛引來了「科學家」更大的好奇,月二小姐看得更是仔

細,不知不覺中,奶牛巨乳已經擠壓在門屝之上,鼓脹的乳浪壓得木門瑟瑟發抖

  哦!難怪氣氛不一樣,自己與臭小子沒有嘴對嘴,還有,最關鍵應該是下面

的連接,嗯……難道那樣插進去真有那麼舒服,為什麼會那麼舒服呢?    舊的

疑惑消失,新的疑問又連串叢生,月媚圓亮的美眸看得更加專注仔細。

  「呀——」

  房內突然傳來一聲前所未有的尖叫,玉瑩就像八爪魚一般纏住了石頭瘦小的

身子,而少年也是咬牙切齒,男人的吼叫首次鑽入了月媚耳中。

  天長地久的十幾秒過後,玉瑩才緩緩回過神來,臉上一片幸福艷光,但小魔

女口中依然本性難栘,「臭小子,這麼用力,想弄死人家呀。」

  「老婆,剛才不知是誰一個勁兒叫『老公,再用力一點』,嘿嘿……」

  賊笑聲中,男人又翻身而上,嚇得小魔女嫣紅的細臉一片驚慌。

  「不要啦,老公,好老公,人家下面都腫啦,不來啦!」

  「不行!」

  砰的一聲,房門被重重推開,高挑嫵媚的月二小姐風風火火衝了進來,少女

雙目異彩瀰漫,很是變態地催促道:「繼續,你們快開始呀,我還沒看夠呢,快

呀……」

  「撲通!」

  石誠雖然不意外月媚的出現,但卻被科學女狂人認真的話語當場雷倒,先前

費盡心機營造的氣氛就此破壞一空,更別說一箭雙鵰的奢望了。

  幾秒的尷尬沈寂過後,嚇呆了的玉瑩突然發出了穿雲裂空的尖叫,一邊將被

單裹在身上,她一邊跳了起來,惱羞成怒地撲向了月媚。

  「轟——」

  可憐的屋頂出現了大洞,瓦礫紛飛之中,某個壞蛋家丁慘叫著飛了出去,他

這才明白,自己是自作自受,計畫雖妙,奈何兩個小娘皮太變態,嗚……笨死啦

!  「你們在幹什麼!」

  威儀的呵斥中止了鬧劇,月夫人一手一個,提著兩女飛速離去,轉身之際,

美婦人不忘狠狠瞪了小情人一眼,內息包裹著她酸溜溜的聲音,直接在少年耳中

響起。

  「臭小子,待會兒再給你算帳,還不快把衣衫穿好,難看死了!」

  機會就這樣被意外浪費,石誠雖然還想繼續偉大的任務,可惜有了防備的月

夫人再不給小奴隸機會。

  美婦人不但命人看守兩個「純真」少女,還將小奴隸叫進自己房中貼身監管

;不論石誠怎樣找藉口,甚至把她弄得癱軟似水,美婦人就是不改變主意。

  「嗯,石頭,你要是……敢動媚兒,我就……啊……真閹了你!」

  豪門美婦雙眸似若滴水般嫵媚,小家丁雖然知道大半是在嚇唬自己,但還是

心驚肉跳,一怒之下,把一腔鬱悶都發洩在了美婦人前後兩處小穴內。

  唉……身為一個平民,還是一個「低賤」的男人,要想在這鏡花大陸立身保

命,真他娘的難、難、難!    「啪、啪……」

  想到這兒,一代惡奴的短髮立刻根根直豎,胯下之物威力大增,紅光直冒,

九寸巨物全根而入,美婦子宮彷彿被戳成了兩半。

  滿足的呻吟與肉體的撞擊持續不斷,無雙巨乳一次次代替紅腫的蜜穴安撫暴

動的水之神槍,淫靡的交歡在美婦主人與狡猾家丁間蕩漾不休。

  終於,月夫人的巨乳向上一升,驚聲的尖叫中,豪門美婦在極樂中昏迷,惡

奴眼珠一轉,溜入了後院的茅房,準備來一個尿遁,然後再偷偷潛入二小姐房間

偷香竊玉。

  惡奴進去不到十秒鐘,茅房門竟然被重重推開,兩個女兵肆無忌憚地走了進

來,叉腰而立,斜視著一條腿搭在矮牆上的小家丁。

  「嘿、嘿……我們地球村流行這樣撒尿,有益身心健康。」

  狡猾傢夥一臉自然,隨即作勢要脫下褲子,可惜兩女兵一點也沒有閃躲的意

思,其中一女不層地撇嘴道:「脫呀,快脫呀,男人的玩意兒姑奶奶見多了,要

不咱們給你把尿吧?哼!」

  「不、不……不用,我剛才已經尿完了,多謝兩位美女。」

  異世界的變態再次打敗了地球少年的無恥,小家丁又乖乖回到了月夫人房間

  女皇給的期限一天天過去,石誠雖然不會懼怕什麼毒藥,但卻害怕變態女皇

的長鞭,可惜任憑他多麼狡猾,依然無計可施。

  這一天,惡奴一覺睡到了日上三竿,懶洋洋地伸展著四肢走出房門,擡眼四

望:咦,侍衛到哪兒去了?難道她們不監視老子了嗎?太……太不正常了!不妙

的預感沒來由地鑽進了惡奴心中。

  整個將軍府顯得異常安靜,石頭走了好大一圈,這才在府門口看到了兩個守

門女兵,一問,惡奴眼底殘餘的睡意瞬間嚇到了九霄雲外。

  「上將軍?啊,上將軍回來啦!」

  如雷貫耳的名字早已深深刻入了腦海,潛意識之中,心懷不軌的小家丁已對

未曾謀面的上將軍有了三分懼意,心一慌,他就躲進了皇宮大內。

  他本想尋求女皇的庇護,不料水月女皇竟然也出城十里迎接上將軍去了,讓

狡猾家丁脖子一縮,對鏡花大陸的女戰神已是七分懼意。

  雞雞那個東東,這麼強大的人物,老子怎麼繼續動手腳?    ※※※※※※

※京城外,十里亭,人影密佈,鴉雀無聲,整個水月朝堂似乎都被搬到了這兒。

  水無心高坐汗血寶馬之上,外披玄黃披風,內罩玄黃戰甲,頭頂王冠燦爛奪

目,眉心寶石光華流轉,皇者之威直逼天空艷陽。

  地平線突然沙塵翻滾,沙浪好似咆哮怒潮,急遽翻湧而來,當距離文武百官

還有;剛之地時,天地就像中了魔咒一般,突然由動化靜。

  塵浪緩緩落地,一排排黑色的騎兵出現在百官眼中,黑盔黑甲,黑刀黑馬,

震懾鏡花大陸的黑月鐵騎就像一排化石,矗立在大地之邊。

  當最後一點煙塵飄落的剎那,一騎戰馬獨自排眾而出,不疾不徐向水月女皇

踏來。

  同樣也是黑盔黑甲,臉戴面具,但萬眾的目光一下就認出了她,整個水月皇

朝,包括塞外各族,能讓高山仰視,日月無光者,唯有——上將軍月無情一人而

已。

  「無情,我等你回京相眾這一刻,一等就是十年呀!」

  「我這不是回來了嗎?這一次一定陪你聊上三天三夜,把咱們姐妹十年的思

念一起聊完。」

  大陸最有力量的兩個女人終於近在咫尺,親密的稱呼只在她們彼此間迴盪,

平和的笑聲卻令風雲變幻。

  石誠在外溜躂了半天,下意識走向了城門,當初他連夢城也出不去,更別說

這堂堂京師了,幾個大內侍衛的身影隨便一晃,大內總管立刻跑得比兔子還快,

飛快逃回了上將軍府。

  將軍府上下依然一片冷清,上將軍應該還在皇宮,惡奴不由輕鬆了幾分,雞

雞那個東東,死不死不管了,先把肚子填飽再說。

  還未走近廚房,一陣誘人的香味已飄入了石誠鼻中,少年不由加快了腳步,

不打招呼直接推門而入。

  香氣環繞之中,一個身著灰色廚裙,瘦瘦高高的廚娘正在竈台邊忙碌,對於

石誠的出現,她只是回頭看了一眼,隨即又揮動鍋鏟,與油煙奮戰不休。

  現在還不是吃飯時分,這女人一定也是想偷吃的同行,嘿、嘿……

  心中這樣認定,石誠的膽子立刻大了幾分,看了看對方那曲線分明、不夠嬌

柔的平凡臉頰,同樣平凡的傢夥不由生出了一絲親切。

  小家丁來到竈台邊,一邊大吞口水,一邊欣賞著廚娘熟練的動作;看了一會

兒,地球村的鄉巴佬忍不住道:「別慌,土豆絲先放進冷水裡泡一泡,再下鍋,

這樣吃起來脆,你們女子吃了還不會長胖,呵、呵……」

  廚娘半天沒有理睬陌生人,直到這時才擡起了刀削一般的下頷,看了看石誠

的一臉饞相,然後半信半疑地照做起來。